星汇文学 > 玄幻小说 > 灼晚诀 > 第四十六章 妖狐劫(28)
  她心中想着,微微扬起了嘴角。

  那是一个很好看很好看的笑容。她本就是一个极为貌美的女子,可如今的她没有了往日的高贵,就像是一个寻常人家的女子,过着平淡却又幸福的日子,露出了灿烂又阳光的笑容。

  “明彦。”她最后一次叫出了他的名字,迎着他的目光,却像是在向他道歉一般。还不等明彦反应,她便飞快的从发间拔下了一根发簪,狠狠地,朝着他心窝的方向刺去。

  明彦察觉到了她的心思,他的瞳孔微缩,才刚张了张嘴,那一声‘不要’还没有喊出声,茗玉的身下便已经出现了一个法阵。一根冰锥从法阵中出现,直挺挺的从茗玉的胸口刺入,刺穿了她整个身子,温热的血液从她的伤口流出,将她身上华贵的衣裳染成了鲜红色。

  疼,生疼。就连一次轻微的呼吸都会牵扯到伤口,撕裂的痛从伤口处一下下刺激着大脑。原来被人开膛破肚,竟会是这般疼痛。那些死在自己手下的百姓,也是这样的疼吗?

  茗玉心中想着,眼前的视线渐渐模糊了。发簪在明彦的胸前停了下来,她松开了手中的发簪,抬起手,轻轻的握住了他胸口处的衣裳。她的唇瓣微微动,刚想开口,却咳出了鲜血。鼻尖环绕着浓烈的血腥味,她不喜欢这样的味道。她紧蹙着眉头,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向前倾了倾身子,额头靠在了明彦的胸口。

  明彦的手颤抖着,他能感受到怀里女子的生命在一点点的流逝。他的嗓子涩涩的,有些想哭,可却又哭不出来,最终,他只能轻轻的将她拥住,就像是在安慰她一般,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青丝,一下下,动作缓慢又温柔。

  “原谅,我……韶……”茗玉的瞳孔变得涣散,鼻尖也没了气息,连话都还没有说完,原本握着明彦衣裳的手便松开了,无力地垂了下来。

  “他会的。”明彦的声音沉沉的,还有些嘶哑。他跪坐在原地,怀中的姑娘早已没了气息,可他却依旧保持着那样的姿势,将茗玉紧抱在怀中,一遍遍的在她的耳畔低语。

  这样的景色落在我的眼底,不知怎的,我只觉得心里堵得慌。

  月光是冷清的,落在茗玉的身上,让那原本刺目的赤色变得柔和了许多。风中夹杂着血腥味,隐约还带着不知名的花香,她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嘴角还带着隐隐的笑,那是我从未见她露出过的笑容。

  千雪一个人站在离明彦最远的地方,目光一直一直落在明彦的身上,不曾挪动半分。她的睫毛又长又卷,还微微颤动着,在眼下遮住了一片阴影,叫人瞧不清她眼底的神色。

  她想,爱情这个东西,真真是让她将世间的苦楚都尝尽了。从前的时候,只要目光触及到明彦,她便会开心、会高兴,可是后来,每当她看见明彦与茗玉并肩而立,她的心便总是苦涩的,那种名为嫉妒的情绪在她的脑海里叫嚣。如今,好不容易他身边的女子死了,那个叫她嫉妒成狂的女子死了,可是她的心还是在疼,生生的疼着。

  她是第一次看见明彦这样,这样难过,这样悲伤。原来在看到明彦难过的时候,她的心也会跟着疼,就像是被人从心间生生挖去了一块。

  “原来……如今的我,只要看着你就会觉得痛苦。”千雪的声音极轻,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这句话也随着夜风消散于空中,没有传到任何人的耳畔。

  她突然,有一点后悔了。

  她极缓的转过身,微微仰起头,瞧着那天边的明月。月光映照在她的瞳孔中,却照不出她眼底的光彩。她的双眼暗沉着、空洞着,就像是在安慰自己一般,她不断地喃喃自语着:“没关系,一切都会过去的。”顿了顿,她便迈开了步子向前走去。她的身影单薄,脚下的步伐也是虚弱的,就好像一阵风都能将她吹倒,可她却像是想要从那儿逃离一般,不停地向远处走去。

  ——分界线——

  是夜,又或许天快要亮了。

  今夜的太子府格外的安静,就连平日里爱在枝头嬉闹的麻雀都不见了踪影,只能听见细微的风声和树枝摇曳的声音,融在这黎明前的黑暗里。

  不知怎的,明明今天已经很累了,可我却睡不着。

  为了打发时间,我随手拿了件披风披着便出了院子。月华的屋子还点着烛灯,她应当也是睡不着的,我本想叫上她一起走走,可思量了许久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终究是我亲手杀了茗玉,她应当是怪我的。

  夜风穿进了衣袖里,抚过我身上的肌肤带着几分凉意,我将身上的披风裹紧了些,微微抬眸,这才发觉自己竟是下意识的走到了茗玉生前居住的院子。

  如今这院子已经没有人居住了,茗玉已死,她在小婢们身上施的妖术也不再起效了。那些小婢都昏睡了过去,不过好在没有性命之忧,休息几日便能恢复了。只是如今,这院子却变得空无一人,凄凉的紧。

  我在院子的门口站了一会儿,这才迈开步子走进了院子。刚进院子,就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明彦穿的单薄,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那院中,他背对着我,正瞧着茗玉的屋子出神。许是听见了我的动静,他的肩膀轻颤,缓缓的转过身,侧过头朝着我的方向望来。在瞧见来的人是我之后,他松了口气。

  “仙人也睡不着吗?”明彦的声音沉沉的,和平日里相比要沙哑的多。他抬眸看着我,面上一副冷漠的表情,就连往日的笑容都懒得伪装。他顿了顿,自顾自的走到了屋檐下的回廊,坐在了檐下的栏杆上,淡淡道:“若是仙人有时间,不妨陪我闲聊一会儿,就当是消磨时间吧。”

  我点点头,轻声应了下来,走到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