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玄幻小说 > 灼晚诀 > 第四十八章 妖狐劫(30)
  千雪垂下眼眸,目光扫了一眼小婢手中端着的食物,在瞧见盘中那碟精致的芙蓉糖糕时,她的目光顿了顿,轻声道:“明彦……殿下不喜欢吃甜食,这盘糕点最好还是撤了。”说到这儿,她顿了顿,又抬眸扫了眼小婢发间的珠花:“还有这珠花,最好还是摘了。”

  那小婢低着头,听了千雪的话却不自觉的蹙紧了眉头,眼底带着不屑的情绪。她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千雪的时候,又极为巧妙的将她眼底的情绪掩藏好,她朝着千雪笑了笑,娇滴滴的说道:“这午膳是小厨房定下的食谱,奴婢也不好擅自更改。况且……”她顿了顿,眼底的笑意更甚,微微挑了挑眉,笑道:“千雪姑娘也不是府里的主子,奴婢能不能戴珠花,也只有主子和奴婢自己能决定。”

  千雪愣了一下,但又很快恢复过来。她的眼中带着几分不明的情绪,抬眸瞧着眼前的小婢。眼前的小婢姿色算是上乘,但也不是那种一眼就能让人惊艳的,可她的眼中却带着狡诈又自信的光芒,灼人的紧。

  千雪微微扬起了嘴角,语气轻轻:“你叫什么名字?”

  小婢垂下眼眸,回答道:“奴婢名为似锦。”

  “前程似锦,是个好名字。”千雪轻声呢喃着,抬起手,指尖碰了碰似锦发间的珠花,握住那珠花将它在发间戴的更紧了些。

  一支银针顺着千雪的指尖刺进了似锦的发间,似锦感觉到了头顶传来的刺痛,她蹙了蹙眉倒吸了口凉气,还不等她开口,千雪就将手收了回来,面带抱歉的瞧着她:“抱歉,我瞧那珠花挪了位置,本想帮你将它戴好的,却不想弄疼了你。”

  瞧着千雪都这么说了,似锦犹豫了片刻便也没有深究,她垂下头朝着千雪行了礼,轻声道:“奴婢怕殿下等久,就先告辞了。”说罢,她也不等千雪回应,便转过身走进了屋子。

  千雪瞧着似锦离去的方向,沉默了良久,知道听见书房里传来了器皿摔碎的声音,她才幽幽的勾起了嘴角,

  “自作聪明的蠢货。”千雪的声音极轻,斜眸扫了一眼书房的方向,随后便转过身,轻步离开了明彦的院子。

  她本是有些担心明彦,想过来看看他的,可如今他被似锦那个蠢货惹恼了,她便也不想往上凑了。

  不,或许她本就不敢见他。

  她有些害怕,害怕看见明彦因为茗玉的死而伤心痛苦的模样,光是想想,她便觉得呼吸都变得酸涩了。

  “没关系,一切都会好的。”千雪停下了脚步,垂眸瞧着自己的脚尖,月白色的软靴边沾了些许泥土,也不知究竟是何时蹭上的。她将脚尖向后收了一些,把鞋尖藏在了裙摆下,动作极缓慢的抬起了头,瞧着天边的方向,轻声呢喃:“都会好的。”

  ——分界线——

  妖狐的事算是解决的,我本是该即可回玄水派的,可如今离玲珑宴还有一段日子,我又是好不容易才下山一趟,便想着在京中多带几日再回去。幸好因为明彦的筹谋,这些日子京中也逐渐热闹了起来,虽是不及我记忆中的那般繁华,但却也比我和月华刚来的时候要好上许多。

  在茗玉死后,月华的心情一直都很不好,虽是没有提出即刻返回玄水派,却也整日的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几乎不怎么出门。我瞧着她那样,不知怎的总觉得心里闷闷的,思前想后也不知该怎么办,索性不去想她的事儿。今儿个一大早我瞧着天气不错,便拉上了千雪,请她陪我一同在城里逛逛。

  “说起来,那家店是太子殿下送你的?”我的嘴里刚咬了一口酱肉包,这会儿说话也是有些含糊。我一手拿着热乎乎的酱肉包,一手拿着刚买上的冰糖葫芦,嘴巴几乎没听过,目光飞快的在街道两旁的店面上扫过,随口问道:“他就直接把整个店送给你了?”

  千雪与我并肩而行,瞧见我嘴角沾上了酱汁,她将自己贴身的帕子取了出来,温柔的用帕子将我嘴角的酱汁擦干净,这才回答道:“恩,对呀。是在我用午膳的时候,他就突然给了我一张房契一张地契,我当时吓了一跳,还以为他要赶我走。说起来,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究竟为什么要把那家店买下来送给我。”

  “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吗?”我又咬了一口酱肉包,细细回想了一下记忆中那店铺的模样。那店铺虽然不算大,可却也是在东市最热闹的地段,要买下来应该也要花好大一笔银子吧?

  哎,真羡慕,有钱真好。

  我心中想着,面上也不自觉的露出了羡慕的表情,超着千雪撅了撅嘴,撒娇道:“千雪姑娘,我不想努力了,要不你包养我吧?我很乖的,武功又高吃的又少。”

  瞧着我撒娇的模样,千雪也止不住笑了起来,她抬起手轻轻的捏了捏我的脸颊,故作一副打量的模样,目光打量了我一番,说道:“前两点倒是不错,只是在吃这方面,我怕我养不起你这小馋猫呢。”

  我眨了眨眼,低眸瞧了眼我左手的糖葫芦,又扫了眼右手的酱肉包。

  好吧,确实可能要比寻常姑娘家吃的多那么一点点。

  心中想着,我便把最后一点酱肉包塞到了嘴里,咽下去后才朝着千雪笑了笑。

  千雪一手抵着下巴,目光自上而下扫过我的身子,认认真真的打量了一番,犹豫了一会儿后才开口问道:“晚晚仙人是不是稍微……长胖了些?”

  “诶?”我愣了一下,连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腰间,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错觉,我竟也觉得自己的腰粗了几分。顿时,方才的包子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沉在我的胃里,手上的糖葫芦都变得不香了。我的心沉了下去,低下头左看看又看看,伸手捏了捏我的手臂又揉了揉脸颊,语气犹豫着说道:“应当……应当是错觉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