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醉枕东都 > 第一九三章 两伙人
  蒙面人来砍腿的时候,李奏心里很明白,这是皇兄的人。未必是来要他的命,皇兄要试试,他的腿是不是真瘸了。

  倘若不是,便弄假成真。

  可当蒙面人想掳走洛泱的时候,李奏疑云顿起:

  皇兄没理由抓洛泱,若因为“九州天书”传言,必定或多或少议论过,然而李好古没有任何消息。

  是谁会同时有两种需求?

  蒙面人的面巾都被扯了下来,他们一个也不认识。

  “公子,我觉得事有蹊跷。我跟四个人交过手,有三个招术很有北司内卫风格,另一个武功更高明些,路数却看不出来,也有可能是北司在宫外的亲卫。”

  李奏看了一眼李蕊道:“蕊娘,你们女人上车,不叫不许出来。”

  李蕊刚关上车门,就隐约听到阿郎下令:“把他们裤子扒了。”

  很快一阵动作,结果却出乎他们意料:

  死的四十多人,并没有内卫。他们都是宫外男人,清一色的黑衣蒙面,弓箭、横刀也都是最基本的配置,并不能说明他们的身份。

  都是王守澄的外卫?是他假公济私针对洛泱?还是他自己的主意?

  百思不得其解。

  “拖到崖边扔下去,上车赶路。”

  李奏心里没有确切答案,只能先在天黑之前赶到天池。阿漠看已经没什么小娘子不能看的场面了,便对马车里说:

  “小娘子,可以出来了。”

  洛泱松开阿娘的手,笑道:“阿娘,我去看看几时能走。您放心吧,您刚才说的话我都记住了。他们死了这么多人,不会很快再来,现在应该是安全的。”

  下了车,她看见护卫们拖着杀手的尸体往崖下抛。

  自己人也死了几个,那些突厥小子都哭丧着脸,将自己的伙伴抬到他们的马背上,这条小路没有合适的安葬地,他们要把伙伴们的尸体带走。

  这让洛泱很难受,三百突厥兵,是跟着自己才千里迢迢来到中原,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走上了诀别路。

  她停在思睿的身边,看他往尸体身上绑绳子。那死去的突厥小子洛泱叫不出名字,可脸却很熟,似乎总喜欢跟在阿夔后面......

  “替我把他们的名字都记下来,苏家的勇士,都值得一块刻着他名字的墓碑。”

  听到小娘子的话,思睿动作顿了顿,却不敢回头看她,只是咬着牙根,狠狠的点了点头。

  洛泱走到李奏身边,只见他眉心轻蹙,脸上的表情冷得厉害。刚才听阿漠说不让女人下车,她就猜到李奏要验他们的身份。

  “查到是什么人了吗?”

  李奏依然直视着前方:“肯定有王守澄的人,就是不知他为何要绑架你,也不知是不是我皇兄的意思。”

  洛泱顺着他的眼光,也看着崖边正在被抛下去的尸首。

  突然,她的眉皱了起来,叫到:“停一下!”

  她快步向着剩下几具尸体走去,李奏他们都跟着洛泱来到崖边。只见她指着尸体脚上的黑色短靴肯定道:

  “这几个是军人,这两个不是。我给阿兄做过靴子,最先用的是普通鞋底,后来丁香替我找来亲军们专用的鞋底,说那种更耐磨。

  你们看,这两个是普通鞋底,这几个的鞋底和你们的一样,但靴面用的是麂皮,应该不是普通士兵。”

  都是黑色短靴,晃眼看并没什么差别。

  但洛泱是女人,她当时为了鼓励四兄把锦靴还给史墨白,曾巴巴的学着做了双麂皮靴送给四兄。手指被针戳了好几下,她不会看错。

  她这么一说,大家都抬脚看自己的靴底、靴面,还真是有区别。

  身上的黑色麻布衣衫都一样,看似一样的黑靴子,靴底却暴露了不同。

  李奏心里的疑团随之豁然开朗:

  “他们是两伙人!”

  砍他腿的是王守澄的外卫,他们穿的是麂皮鞋。

  因为神策军里有很多士族、官宦子弟,他们本来就生活优越,加上一直以来,神策军的军资都比地方军强。

  最精良的装备、最多的军饷。苏家亲军军乱的时候,提出的就是要向神策军看齐,

  劫持洛泱的是穿普通靴子的杀手,他们很有可能并不是王守澄的手下,而是像神射手阿辛那样,是谁的门客。

  王家已经打散了,绝无可能。像王家那样养门客、幕僚的,也不是一个两个。

  这不属于神策军,也不属于地方军的刺客,到底是什么人?

  “别想了,我要找东西的时候,往往翻箱倒柜找不到,不找的时候,它又莫名其妙出现在眼前。”洛泱安慰着李奏。

  站在旁边的阿慕,将拿在手里看的靴子扔在地上,正想一脚踢下山崖,旺财以为是主人跟它玩游戏,冲过来叼起那只靴子就跑。

  阿慕去追它,它跑跑停停,就是不放下口中叼着的靴子。

  大家都上车上马,准备重新出发了,阿慕也只好放弃问旺财要靴子的想法。

  旺财雄赳赳气昂昂的叼着靴子跟在马后,旁边的来福总想去闻闻,旺财跑得更快了。

  对付刺客花了不少时间,想天黑前赶到天池都很难了。车队需加快速度,阿慕还是把两只狗子赶上了最后一辆马车。

  天池原叫“渑池”,这是个一等驿,配有八十匹驿马,整个驿站像是个小型庄子,甚至有附近的农户挑些瓜果来卖。

  这会儿虽已日暮,驿站门前仍然闹哄哄的,像个小集市。

  李奏他们的马车直接进了后院。

  为了方便瞭望,驿站内没有高大的树木,花树种的也不多,就算现在暮色笼罩,望过去也能一目了然。

  驿丞很快就跟着阿凛过来,他参见了巢县公,领着他们去了个独立小院:

  “公子放心,天池驿物品丰富,您需要什么尽管跟在下说。驿内东西各有一座瞭望塔,夜里也有驿兵巡逻,您就放心吧。”

  洛泱扶着阿娘上了二楼,这里的小楼跟新安驿一样,楼上楼下各有四间厢房。

  今晚,李奏把李蕊她们也叫到楼上,住进靠两头的厢房。

  洛泱刚进房,丁香正把她的被褥铺上,旁边荷花叫到:“快看,来福去哪也得了一只鞋?”

  真是奇了,刚才看到旺财嘴里叼着一只鞋,来福并没有。

  怎么现在它俩嘴里一狗叼着一只,摇着尾巴在洛泱面前打转转,看这样子,它们是想拿鞋换夹肉蒸饼吃。

  “小娘子......好诡异......”蹲在地上看鞋的荷花讷讷道:

  “这两只鞋是一样的,而且,都是左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