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命运系游戏 > 第2章 这个生日不快乐(二)
  “轰隆!”

  窗外一声雷鸣。

  田野的脸在闪电掩映下如同死人一样苍白。

  他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一起神秘的超自然事件,但不知道这款软件为什么选上自己。

  似乎一切的答案,都隐藏在游戏里。

  田野按下播放键,CG剧情继续播放。

  此时的剧情中,白雪正在少年宫音乐班弹钢琴。

  旁边的老师在母亲面前夸赞说,这孩子心灵手巧,比其他小朋友聪明多了。

  母亲听了很高兴,说要带女儿去买一套动漫手办,作为她8岁的生日礼物。

  画面一转:那是一家名叫勿忘我的礼品店。

  母女二人走进店里,老板很会装饰,四壁悬挂着闪亮的水晶挂饰,那釉瓷般的光亮像一层漫过了时光隧道的薄雾,仿佛诉说着那些逝去的童年。

  大厅里陈列着很多东西,鲜花文具,手办玩偶,东西的摆放错落有致。

  缓步其中,让人应接不暇。

  ‘狮子王’。

  ‘封神榜传奇’。

  ‘西游记’。

  ‘小精灵灰豆’。

  ‘犬夜叉’。

  ‘聪明的一休哥’。

  ‘天上掉下个猪八戒’。

  ‘鸟之诗’。

  ‘宝莲灯’。

  ‘火影忍者’。

  ‘海贼王’。

  ‘幸运的卢克’。

  ‘喜洋洋灰太狼’。

  ‘熊来了’。

  ‘蓝猫淘气’。

  ‘变形金刚’。

  ‘大草原上的小老鼠’。

  ‘魔神坛斗士’。

  ‘阿拉蕾’。

  ‘阿凡提’。

  ‘多啦A梦’。

  ‘圣斗士星矢’。

  ‘我是小甜甜’。

  ‘美少女战士’。

  ‘快乐家家车’。

  ‘蓝精灵’。

  ‘玩具之家’。

  ‘熊猫晶晶’。

  ‘名侦探柯南’。

  ‘小糊涂神’。

  ‘小虎返乡’。

  ‘小神仙和小仙女’。

  ‘花仙子’。

  ‘太阳之子’。

  ‘十二生肖守护神’。

  ‘猛兽侠’。

  ‘四驱兄弟’。

  ‘蓝宝石之谜’。

  ‘铁甲小宝’。

  ‘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

  ……

  田野盯着屏幕,着实看得眼花缭乱。

  最后白雪选中了大头儿子一家,她还要给他们买一套玩具屋。

  于是母亲问她,“你不是买了手办?为什么还要个玩具屋呀?”

  白雪天真地答道,“这样小头爸爸就不用像我爸爸一样,那么辛苦的当房奴了。

  田野叹气:真是个懂事的小姑娘!

  等等……

  大头儿子!

  田野悚然一惊,看向了张伟的房间。

  他没记错的话,刚搬进来的时候就看见窗台上有个大头儿子手办,袁莉好像很喜欢的样子。

  如果她知道这是死人留下的东西,恐怕得吓个半死吧?

  田野摇了摇头,不敢再胡思乱想。

  这时那对母女已经买下一个白色的玩具屋,离开了礼品店。

  回到家里,白雪把玩具屋放在床头柜上,打开那扇小窗户,把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摆在沙发上,围裙妈妈放在厨房里。

  她还对着玩具屋好开心地许愿说,“大家里面有小家,真希望我家能和大头儿子家一样温馨,爸爸妈妈以后都不会再吵架了。”

  晚上,白雪的爸爸回来了。

  吃饭的时候,餐桌上的气氛十分压抑。

  父母一言不发,各自吃着碗里的饭。

  白雪也默默地吃饭,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小雪,你吃完了回房间去,我有话跟你妈妈说!”父亲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嗯!”白雪放下碗筷,回到房间里。

  接着,客厅里就爆发出激烈的争吵声。

  “周洁,你又在爸妈面前说什么了?”

  “你的丑事还用得着我说了,你去公司打听打听,谁不知道王莉莉是你金牌小三!”

  “住口,你这是无中生有,我为这个家付出这么多,你有什么资格在爸妈面前诋毁我,我看你是好日子不想过了!”

  “白大利,你就是一个混蛋,这日子我早就不想过了……”

  接着传来一声碎响,好像打碎了什么东西,有水蔓延进来。

  白雪趴在地上从门缝往外看,只看到一条小金鱼使劲扑腾着地板,在她眼前垂死挣扎。

  父母的争吵还在继续,越演越烈。

  她坐在床上,似乎很害怕,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温馨的玩具屋就放在床头柜上。

  她想,如果围裙妈妈和小头爸爸吵架了,大头儿子会怎么办呢?

  于是白雪向里面看了一眼。

  喝,老天!

  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小头爸爸不见了。

  他跑进了厨房里,正在和围裙妈妈争吵着什么,两个人的表情分外狰狞。

  可怜的大头儿子躲在墙角,似乎被吓得抱着脑袋大哭。

  田野惊呆了。

  是谁移动了他们的位置?

  难道……

  这些玩具都活了吗?

  这时,屏幕出现三个选项。

  1.【将玩具屋藏在床底下】

  2.【告知爸爸妈妈】

  3.【将玩具屋丢掉】

  白雪显然是被吓坏了,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屏幕外面的田野也在手心攥了把冷汗。

  没有人知道,十五年前那起惨案的罪魁祸首究竟是什么。

  报道上说,白雪的妈妈突发精神病,因而酿成惨案,但是看过这个诡异的剧情之后,田野也不能确定这女人是真的疯了,还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

  他试着将游戏存档,发现根本没有存档功能。

  这意味着玩家只能选择一次,选错了也没有补救的机会。

  “不行,这个游戏不简单,万一选错了,可能会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似乎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先把游戏暂停,等查清楚当年惨案的细节之后,再去帮女主做出选择!”

  田野的考量十分慎重,没有人能保证它只是单纯的模拟或推演,而不会把推演的结果变成现实。

  毕竟,这款游戏本身就是一起超自然事件啊。

  想着,田野暂停游戏后先睡觉了。

  这一觉只睡两个小时,天就亮了。

  打开手机,看到游戏还处于暂停状态,田野稍感心安。

  下了床,田野走出卧室。

  他看到洗手间的门没锁,有个人影正在里面对着镜子化妆。

  田野往里面瞄了一眼。

  “啊!”

  就是这不经意的一眼,几乎把他的魂给吓掉了。

  田野骇然地看见,袁莉在眼角下面点了一颗痣。

  是的,一颗泪痣!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当年惨案中被车撞死的女主角白雪,眼睛下面就有一颗泪痣。

  袁莉化好妆后走出来,奇怪地看着如同见鬼般的田野。

  “你、你干嘛要在脸上画一颗痣呀?”田野斗胆问道。

  “你说它吗?”袁莉指着自己的眼角,像个小女孩般笑着问,“我美不美呀?嘻嘻嘻……”

  这真的是袁莉吗?

  田野总觉得她的神态好像游戏中的女主角。

  但他最后也没敢跟张伟说这事,决定事情弄清楚之前,暂时先不要节外生枝了。

  两人下楼买早点的时候,田野从张伟要了房东的电话号码,想打听一下当年的惨案。

  张伟显然对此毫不知情,打个哈欠说,“昨晚快被袁莉折腾死了,你呢,睡得好吗?”

  田野一脸倦怠,“我在写论文,早上才睡着,哪有你那么幸福!”

  “你想到哪去了?”张伟苦逼地抱怨说,“昨晚袁莉也不知道怎么了,一晚上都站在窗户前,唱了一夜小白船!”

  “这么邪的吗?”田野额头的冷汗都流出来了。

  眼看事情越来越邪门,他决定把凶宅的事告诉张伟,也好有个心理准备,早做提防。

  “我说一件事,你别害怕,你知道这套房子为什么这么便宜吗?”

  “为啥呀?”

  “其实这是凶宅来着,十五年前有一家三口死在这,女的是上吊自杀的,小女儿是撞车死的!”

  张伟好奇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

  田野怕把神秘软件的事泄露出来,就谎称自己是从网上搜来信息的。

  张伟这才坦言道,“其实在签合同的时候,我就听房东说了这事,我没敢告诉你和袁莉,就怕你们住着不舒服!”

  田野没怪他。

  凶宅固然让人忌惮,但是跟残酷的现实比起来,再恐怖的凶宅也不过是童话而已。

  “但这房子也太邪门了……要不搬出去吧?”田野忧心忡忡地说。

  张伟大大咧咧地安慰他,“不就是死过人吗?没什么大不了的,亏你还是个爷们!”

  田野欲言又止,但也没法说什么。

  总不能跟他说,让他小心自己的女朋友吧?

  吃完早饭,田野打电话联系了房东。

  房东称,“这个房子是我从中介买的,我也知道房里死过人,但具体细节就不清楚了,你打听这个干什么?”

  田野谎称自己发现了死者的遗物,问房东能否联系上原来的业主,或者家属也行。

  房东只说帮忙联系一下,就挂了电话。

  为了尽快弄清楚那件惨案,田野便在小区里四处打听起来。

  这个小区有许多老住户,但是经过一天的走访,田野收获甚微,只有一条有用的信息。

  据说在当年惨案发生后,白雪被警察带回去录口供,半路上突然跳车,葬身在了车轮之下。

  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做,这一切充满了诡异离奇。

  晚上,田野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家里。

  正在客厅里编排话剧的张伟把他拉过来,非要田野加入进来,还兴致勃勃地给他介绍着剧本。

  故事主角是一对正在经历七年之痒的夫妻,在女儿生日当天,妻子终于释放了多年的压抑,亲手干掉了丈夫,然后她用带血的刀,给女儿切开生日蛋糕……

  “怎么样,故事是不是特别有张力?”张伟兴致勃勃地说,“我把凶宅的事跟莉莉说了,这件事带给她很大的灵感,这剧本是不是有那味了?”

  “有你妹啊!”田野恼怒道,“你们怎么能拿死者的不幸来消遣呢?这是在吃人血馒头!”

  袁莉直直地盯着他,脸上没有表情。

  田野被她盯着毛骨悚然,赶忙打了个哈哈,“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高于生活,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尤其这种现实主义题材,就是要将现实事件用戏曲的舞台艺术语言表现出来,以起到警示世人的作用。”

  袁莉也还是那样,眼神冰冷,似有滔天的恨。

  这时田野注意到茶几上有个大头娃娃手办,看着分外眼熟,一股好奇感涌上了心头。

  这就是游戏中那个玩具娃娃吗?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娃娃,把手伸了过去。

  “把手拿开!”

  “啊~~”

  田野吓了一到跳。

  他看到袁莉向抢财宝一样把娃娃抢走了,那一双眼睛直勾勾地对着自己,脸上充满了恶狠狠的表情。

  “这娃娃是我的,你们谁都不许碰!”

  “啊~不不,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我不是故意的!”,田野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这个娃娃绝对有问题。

  但袁莉像是又突然变了一个人,抱起娃娃向卧室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