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嘉佑嬉事 > 第五百六十一章 立威(2)
  对面容稍稍整了整,卢仚就从‘卢仚’变成了‘鲁智深’。
  九凤仙朝,皇都天凤城。
  剑门世俗附庸仙朝中,九凤仙朝排名居中,其皇室宗亲,三万年来,一直是剑门李氏一族的嫡系族人。而李氏一族,也是剑门内一座颇为强盛山头。
  大白天的,天凤城内气氛却是极其的诡异。
  就在皇城南门口,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梧桐树上,莫名的长出了几株红色的灵芝草。阳光下,几株灵芝草升腾起淡淡的红雾,雾气中可见巴掌大小的娇小少女身影在翩翩起舞。
  南门口,几名守卫在这里的禁军将领怒叱出声,齐齐出剑。
  剑光划过,几株灵芝草同时从树干上脱落,但是它们坠落之时,灵芝草就化为淡淡的血雾升腾,几条巴掌大小的少女人影,身形一晃,就化为常人大小,身穿红色嫁衣的新娘子。
  “相公!”几个少女朝着南门口的守将招了招手,娇滴滴的呼唤了一声。
  几个守将,连同附近的近千禁军官兵心口一热,一口血喷出老远。有修为较低的禁军士兵,更是裤裆里一片水迹喷出,双腿一软,趴在地上疯狂抽搐。
  这几個少女只是轻轻一声呼喊,这些禁军官兵就浑身精元流逝,根源受损,元气大伤。
  少女们整整齐齐的一排站在皇城的南门口,和五六岁的小姑娘戏耍一样,蹦跳着,整整齐齐的蹦跳着,欢快的拍打着小手,唱着快乐的童谣。
  四面八方,一盏盏红灯笼汇聚了过来。
  红灯笼一旋,就有一朵朵巴掌大小红色火光化为绚烂牡丹花飘落。
  天凤城的皇城上,一层光晕亮起。这些火光凝成的牡丹花落在光晕上,‘轰轰轰’猛烈炸开,炸得光晕疯狂颤抖,皇城内不断传来无数太监、宫女惊恐的呼喊声。
  稍远处,隔着一座巨大的广场,一座茶楼上,几名外来的修士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些邪诡围攻九凤仙朝皇城。
  “这是剑门领地,这是九凤仙朝的皇城啊……这,这!”
  修士们全惊呆了。
  皇城内,一座极高的楼阁上,九凤仙朝现任皇帝李元阴沉着脸看着坐在一旁,轻松的品尝着糕点香茗的白鼋。胤垣翘着二郎腿,坐在白鼋身边,笑呵呵的透过窗子,看着远处越来越多的红灯笼。
  “少宗!”李元的话很有点不客气:“敢问少宗奉命去苍陵大原剿灭邪诡,为何邪诡反而越来越多,甚至……冲出苍陵大原,侵入我九凤仙朝境内?”
  李元咬着牙,低声吼道:“少宗这些年,带着无数精英弟子四处游荡,究竟做了什么?”
  白鼋翻了个白眼。
  小小世俗仙朝皇帝,她不屑于和他说话。
  胤垣‘当啷’一声,将茶盏丢在地上,站起身来,很是不客气的指着李元放声呵斥:“放肆……区区九凤仙朝皇帝,蝼蚁般的人物,谁给你的胆量,让你如此这般和少宗说话?”
  “你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说少宗剿灭邪诡不力?嗯?什么叫做‘游荡’?你给我解释清楚!”
  “少宗风餐露宿,带着无数剑门弟子四处奔波,辛辛苦苦剿灭邪诡,为天下求一个太平……你们不感恩不领情也就算了,你们居然还敢当面对少宗不敬!”
  “当面都是如此,背后你们还不知道如何诽谤少宗!”
  胤垣压低了声音,轻声道:“难不成,你们李氏一族,对少宗有意见?你们李氏一族,对掌教有意见?嗯?”
  李元的脸色微变。
  胤垣笑得很灿烂:“没错了,你们对掌教有意见……唔,有意见,你们直接说嘛,我相信,掌教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有意见,可以当面提嘛……但是,你们不当面提,不当面说,难不成,你们想要造反?”
  李元震怒,他大袖一挥,厉声喝道:“胡说八道,满口胡柴。你是何人,胆敢如此……”
  白鼋放下茶盏,冷声道:“他是我相公!你,有什么意见么?”
  李元闭嘴,退后一步,向胤垣鞠躬行礼。
  没意见。
  能有什么意见?
  这些年,白鼋和胤垣双宿双飞,好得蜜里调油,这事情,剑门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连白鼋的亲老子白玄月都不管这事情,他李元,能说什么?
  一旁一直静悄悄的站在屋子角落里,一声不吭的鱼长乐,轻手轻脚的凑上前来,重新拿了一套茶盏,给胤垣倒了一杯茶水,又轻手轻脚的退回了屋子角落里。
  刚来元灵天的时候,鱼长乐混进了影楼。
  后来,胤垣一番运作,最近几年,鱼长乐又回到了胤垣身边。昏君权阉,一对儿好搭档,又凑到了一块儿。
  这些年,白鼋没能剿灭邪诡,反而让邪诡四散,折腾得元灵天鸡犬不宁……呃,很大的功劳,就在这一对儿主仆身上了。有他们跟在白鼋身边,你还指望白鼋能做成什么事情么?
  白鼋看到李元如此恭敬的动作,满意的点了点头,慵懒的说道:“那些邪诡,好似油里泥鳅,很难捉住他们。这些年来,我都是带着人四处灭火,哪里有了邪诡出现,我们就跑去哪里将其扑灭。”
  “但是这样做,效率很低。”
  “邪诡太多,我们剿灭一处,她们冒出十处,我们剿灭十处,她们冒出百处……所以,我家相公提出了一个很好的计划!”
  李元的心脏骤然一抽:“什么计划?”
  他隐隐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情。
  白鼋微笑,悠然道:“我家相公说,既然他们这么滑溜,我们就找一个风水宝地,想办法将她们聚集起来,尽可能多的聚集起来……然后,一次性打杀她们!”
  李元瞪大了眼睛。
  胤垣在一旁补充道:“根据我们这些年的分析,这些邪诡,喜欢在有女子被害,被杀,被凌虐,被凌辱,有女子滔天怨气的地方出现。这天下,对女子戕害最甚之处,还有哪里比得上皇宫的么?”
  “所以,有劳陛下您,下一份旨意,就说,要充实皇城,特意征调天下良家少女十亿人,充任宫女。嗯,旨意可以晚点发,但是可以先让各地官府‘抓人’!”
  “注意了,是‘抓人’,而不是‘征采’!”
  “一定要弄得天怒人怨,吓得那些姑娘魂飞魄散,哭天喊地,然后将她们聚集在皇城中……依照我们的经验,不出半月,定然有无数邪诡聚集过来。”
  李元的身体一抽一抽的,面皮青红不定的看着胤垣。
  这都是什么缺德带冒烟的主意啊?
  他承认,皇城嘛……够黑,够脏,无数见不得人的下三滥污浊之事,都在这里发生。但是要他李元下这么一份旨意……
  征采十亿宫女?
  你把李元这皇帝当什么?当种-猪么?问题是,种-猪都不带这么夸张的!
  这道旨意一下,那些邪诡会不会被吸引过来还是两说,但是李元,他九凤仙朝,甚至是剑门李氏一族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想到这里,李元心里激灵灵一个寒颤。
  他想起了最近一些年,剑门内内外外的一些事。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白鼋,这丫头这次跑来九凤仙朝,不会就是为了毁他名声的吧?
  “此事,当……从长计量!”李元轻咳了一声。
  “嗯?”白鼋轻哼了一声,她缓缓站起身来,朝着李元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这件事情,不是和你商量,而是,向你下令!”
  李元呼出一口气,他挺直了腰身,肃然看着白鼋:“那就,恕难从命!”
  白鼋微微一笑:“既然如此,就由我暂代九凤仙朝皇帝一职,你和你的族人,自己去天牢走一遭吧!”
  李元向后连退了好几步:“恕难从命!这九凤仙朝,世世代代由我李氏一族掌控,少宗你,似乎也无权剥夺我的皇位!”
  白鼋眸子里寒光一闪,她咬着牙,就要发作。
  一名剑门长老悄然走了进来,他看了看楼阁中几乎凝滞的气氛,轻声道:“少宗,那鲁智深,来了。”
  白鼋呆了呆。
  鲁智深?
  谁啊?
  这些年过去了,卢仚不在她面前晃悠,白鼋真的将‘鲁智深’这个名字抛去了九霄云外。
  但是胤垣则是猛地抚掌大笑,他大声说道:“小白,我的亲肉肉啊,我家智深兄弟来了……罢了,先放过这厮,我们先去迎接我家智深兄弟!”
  白鼋一下子回过神来,她拍了一下脑门,笑道:“原来是鲁兄弟来了。嗯,的确要去迎接一下,多年不见,也不知道他这些年跑去做什么了……嗯,他之前不是和弥罗教混在一起么?”
  白鼋笑道:“当年,我们还去化雨城给他助过阵呢。”
  笑了几声,白鼋狠狠一指李元:“暂且放过你,你给我等着……呵呵,李氏一族?了不起么?我看,你们就是包藏不轨之心,你们且给莪等着!”
  白鼋、胤垣、鱼长乐一行人急匆匆离开了。
  李元站在楼阁中,神色变幻不定的朝着远处聚集起来的邪诡望了一眼,轻轻打了个响指:“给老祖传信,就说,白鼋这贼婆子进城了……怕是对我李氏颇有谋划,还请老祖,多做绸缪。”
  一缕极细的剑芒从楼阁角落里急速飞走。
  李元耷拉着眼皮,低声嘟囔:“山雨欲来风满楼……最近,飘摇动荡得狠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