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在咒高装瞎的宇智波 > 第9章 第9章
硝子无奈地揉了揉宇智波知的脑袋,笑道:“你听八卦不要只听一半——我们在讨论,究竟是怎样的家伙才能愿意给五条悟当女朋友。”

八卦一般是促进同期之间友谊的利器,听到此,宇智波知立马感兴趣地探头,非常好奇地问道:“那找到了吗?”

歌姬撑着下巴,系了一下自己的蝴蝶结,将它再次方方正正地顶在了头上,而后道:“这肯定没有啊!就五条悟那个性格,看上去肯定是找不到的吧。”

“或者说,给他当女朋友,还不如说是当妈比较合适。”歌姬想了想,又打了个补丁。

“毕竟是个难得一见的幼稚鬼呢。”

硝子耸耸肩,笑道:“也许就会有人被他的外貌欺骗了呢。”

宇智波知咳嗽了一声,感觉身为颜控的膝盖中了一箭。

但是没关系,她虽然颜控,但她很明白这家伙的性格糟糕之处。

宇智波知发誓,在努力迫害五条悟时,她会努力不因为脸而手下留情的!

冥冥正巧路过,看到这三个jk讨论的很开心的样子,这位二年级的前辈微微一笑,坐了下来。

她给这几个家伙放了一个大料:“话说,那家伙可能真的有女朋友了,似乎有消息说,他出任务的时候有一个女伴。”

歌姬:???

硝子难以置信,喃喃道:“这得是被骗得多惨……”

哇,这难道是真的么?

宇智波知晃了晃脑袋。

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让她感到有些眼晕。

她刚刚发了一会儿呆,回过神来就发现大家都目光炯炯地看着她。

——哪怕自己的眼睛绑着绷带,也可以感受到大家的热情。

宇智波知迷茫地问道:“这,这怎么了吗?”

硝子将手放在了她的手上,郑重道:“小知,我们有一个不情之请,你愿意答应吗?”

宇智波知一脑袋的问号:“哈?”

歌姬顶着大蝴蝶结,目光直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小知,我目前还是二级咒术师,单独出任务不方便。”

冥冥:“我一般不出门——所以你愿意为大家去打探一下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吗?”

看着大家期待的目光,尚且年少的jk,她,她说不出拒绝的话。

——况且,她本人确实也挺好奇的。

凉风吹来,旁边的树叶沙沙作响,吹得房顶上趴着的宇智波知一个哆嗦。

她风风火火地完成了任务,而后就按照jk们的指示,潜伏在了一个房顶上,据说,是五条悟出任务的必经之地。

当时热血上头,立刻就拍着胸脯给大家保证会将消息分毫不差地传过去,如今在屋顶上趴了好久,腿都趴麻了,宇智波知一脑门的热血才慢慢冷静下来。

话说,这玩意儿确实是很令人好奇没错——但是也不至于让自己像个变态一样趴在屋顶上这么久吧!

刚刚有一个上房揭瓦的小男孩不知道怎么搞的,拉了拉她的绷带。为了保持潜伏的隐秘性,宇智波知愣是没有说话,直到那个玩得不亦乐乎的小男孩,抬头一看——

“绷带偷窥狂啊呜呜呜呜呜——”

那个看着有些瘦弱的小男孩一个趔趄掉下了房顶,而后一瘸一拐地哭着跑走了。

当时宇智波知强忍着脑门上的青筋,心道不要和人类幼崽一般见识。

话说,这次的潜伏感觉都快抵得上当年她猫在南贺川旁边的石头上,悄咪咪地观察她大哥和千手老大催人泪下的友谊时的经历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宇智波知就像是打不过自己大哥一样,打不过五条悟。

——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她可不想再次经历一下自己大哥当年渲染的恐怖气氛了。

话虽如此,但宇智波知认为,自己是一个宇智波,换句话说,就是一个优秀的忍者!

忍者的含义就是,接了任务就一定会做到。所以答应了jk们的事,她肯定会去办的!

该死的五条悟究竟什么时候带着他的女伴出现?她赶时髦秋天还穿夏装,现在都快要冻死了。

忍者也是拥有正常体温的人类好吗?

远处的脚步声传来,宇智波知凝神细看,终于看到了五条悟女伴。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差点让她从房顶上掉了下去,使此次的潜伏宣告失败。

宇智波知悄悄地倒吸一口凉气,喃喃道:“嘶,好伤眼啊。”

五条悟的女伴,和他一样的高。

但是论抢眼程度,这大概是这个把最强挂在嘴边的家伙第一次,输得彻彻底底吧。

看那快要被撑破的裙子,有那被裙子紧紧裹住的肌肉,简直可以说是独领风骚——宇智波知没眼细看了。

虽然她是一个颜控,但完全不控这种金刚芭比啊!

原来这就是五条悟的审美啊——她等会儿要赶紧回去看看硝子洗洗眼睛。

正在此时,底下的五条悟突然抬起了头,向宇智波知挥了挥手。

他的女伴似乎是有些疑惑:“那边有人吗?”

好家伙,开口竟然还是一个男声。

宇智波知有些迷茫地想到:这声音,好像夏油同学啊。

五条悟没有管旁边的女伴,他只是似笑非笑地向宇智波知比划出了一个口型:

“要下来看看吗?”

旁边打扮靓丽的夏油杰一拳砸到了五条悟的肚子上。

五条悟的女朋友这件事,自然是一个天大的误会。

但是,宇智波知此时真诚地希望那不是一个误会——毕竟,真相还不如这个呢。

五条悟和夏油杰在一起执行一个任务,据说,是要混到某一个宴会中去。

但是这个宴会一般——都会邀请一对夫妻来参加。

问题在于,他们这个组合没有夫妻,只有两个问题dk。

怎么办?

其实这件事只要去找夜蛾,申请让宇智波知或者歌姬一起出任务就可以,但是某个唯恐天下不乱的银毛觉得这样不够有趣,于是和夏油打了一个非常让人一言难尽的赌。

谁打换装小游戏输了,谁就要穿女装混进宴会!

话说,他们两个的身形都很高大,所以穿女装后的效果都是一样的惨不忍睹。

因为游戏是自己擅长的东西的缘故,夏油杰的脑子抽风了。

——他答应了下来。

当时自信满满的杰哥认为自己打游戏很拿手,从来没输过。

——再加上他也很想看看五条悟女装的样子。

到时候拍五条悟的照片发群里,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结果就是他输了,乐子变成了他自己。

由此可见,夏油杰不行。

他擅长打游戏,但完全不擅长换装小游戏。

眯眯眼dk一脚踩进了这个破坑里,过了两天后才完成了任务,和五条悟一起出来。结果就被某jk逮了个正着,此刻心情非常暴躁,像是一条喷火的巨龙,恨不得逮谁烧谁。

但是,为了自己的清白和名誉,夏油杰还是不得不给宇智波知解释了一下——寄希望于这可以挽回自己的形象。

宇智波知听完夏油杰焦头烂额的解释,虽然感觉事情发展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合理性,但说实话,还是感觉越描越黑了。

宇智波知举手提出了问题一:“夏油,你为什么要和五条同学一起打游戏呢?”

前几天这家伙不是还说,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和五条走得近吗?

夏油杰:“……”

宇智波知叹了口气。

这个年纪的男高中生就是善变。

几天前还要一起加入暴打五条悟小组的同期,转眼就为对方穿上了女装。

五条悟感兴趣道:“欸,那个是群对吧,我可以加入吗?”

宇智波知警惕地向后倒退了好几步。

夏油沉默了一会儿,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我不是为了五条悟穿的……”

但他又紧急刹住了车,因为眯眯眼dk发现,把理由变成为了自己穿,似乎听起来,更像一个变态了。

——这可以从宇智波同学的脸上看出来。

宇智波知犀利指出了问题二:“哪怕你输了,只要你不想穿,五条难道还会逼你穿吗?”

夏油杰脸色一言难尽。

五条悟在旁边笑嘻嘻,感觉心情大好:“诶呀,杰啊,你就承认了吧,你就是喜欢女装啊。”

夏油杰的奇怪刘海都气得飘了起来,他忍耐了半响,还是一拳揍在了五条悟的脸上:“来,下次就是你了。”

五条悟兴高采烈:“好耶!”

宇智波知:“……”

这个世界的同期们都太会玩了,她常常因为不够变态,而感觉和他们两个格格不入。

好想回老家呀。

——“所以,究竟是怎么回事?”

jk们围坐在一起,目光灼灼地盯着承载着希望的宇智波知,希望她能带来准确的八卦。

宇智波知出门的时候兴高采烈,如今回来了,却显得心事重重。

硝子皱了皱眉,问道:“是发生了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吗?”

宇智波知沉重地点了点头。

话说,夏油杰穿女装给五条悟当女朋友这件事,她实在是难以启齿,不如四舍五入,言简意赅,说一个大家能接受的。

宇智波知说:

“夏油,夏油他,在给五条当妈。”

jk们大惊失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