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在咒高装瞎的宇智波 > 第12章 第12章
梦里的世界是一片寂静。

宇智波知站在道路中央,眼前是扑簌簌扇着翅膀飞离而去的寒鸦,月光映照下来,远处漆黑的天照之火仍旧在燃烧。

——无穷无尽。

路边的树木高大茂密,她沿着道路一直走一直走,看到了一些熟悉的面庞,认识的亦或者是不认识的……他们就静静地闭着眼睛,像是陷入了一场不用醒来的美梦。

直到她走到道路的尽头,看见了一个爆炸头。

爆炸头很帅,很高,就是看着不太好惹,像是一言不合就送人上天那种——

不是,是送人起舞。

那个身穿盔甲的人气宇轩昂地站在那里,对宇智波知严厉地说:

“你跑哪里去了?”

宇智波知:!!!

叮铃铃铃铃铃。

闹钟响了,瞬间将她带离了这个要人命的梦境。

宇智波知在梦中受到了惊吓,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捂着胸口开始给自己顺气。

艾玛,吓死她了,大哥入梦,简直是年度最恐怖噩梦,没有之一啊。

她赶紧双手合十开始进行乞讨,呸,祈祷,寄希望于现在不知道在哪个时空中的遥远大哥看到自己的妹妹这么诚心悔改的份上,可以在将来的某天见面的时候放她一马。

虽然当年乱传话确实是她的不对,但是宇智波知已经在诚心悔改了!

不过——

她捂住了眼睛,感到自己的写轮眼隐隐作痛。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眼睛有的时候会感到痛一点,大概是因为自己的绷带绑的不牢靠?

毕竟只有一层绷带,平时也就只能糊弄糊弄外人,自己隔着一层绷带其实还是看得见外面世界情况的。

但是宇智波知心想,自己完全没有用写轮眼啊?

区区咒灵,还不值得她亮出写轮眼!

或者说,难道是她右眼的力量要觉醒了?

万花筒是写轮眼的一种高级形态,力量远在普通写轮眼——即一勾玉二勾玉三勾玉之上,一般来说,万花筒左右眼的力量不太一样。

宇智波知左眼的力量是天照——这个已经被她实验过了,但是右眼的力量她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

在外界看来,万花筒似乎已经是宇智波一族诅咒之眼的最强形式,但万花筒其实还分永恒万花筒和宇智波知现在的,普通万花筒。

永恒万花筒,宇智波知一直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具体应该是怎么开启,家里的大哥和二哥都有意无意地将这个消息瞒着她,导致她现如今一脑门的浆糊。

普通的万花筒,就是宇智波知现在这样,威力大,伤害猛,就是用多了伤眼,容易致人失明。

眼睛一旦失明,那写轮眼自然会失去它的威力——没有了写轮眼的宇智波,就像是被拔了牙的老虎,以往的威名赫赫都容易在此时反噬。

但是,问题在于,身怀利刃而不用,就不像是一个忍者了。

忍者的一生要经历过许许多多的战争,遇到很多很多的危险,有的时候,哪怕知道有些能力是饮鸩止渴,但还是必须要用。

她知道开了万花筒的最终结果很可能就是失明——但是,要是真的碰上了危及性命的危险与敌人,难不成宇智波知还能放着不用?

所以说,在咒高里面提早适应老年生活,完全是必要的嘛。

宇智波知又瘫了下来,她抱着被子,在床上扭成了一坨麻花。

她最开始听到二哥和大哥的死讯并不是不担心的——虽然和千手家老是打打闹闹,但是谁知道会不会出什么她不知道的状况?

毕竟在宇智波知的转述之下,两家已经打了很多次架了,当然,在宇智波知看来,这绝对不是她杰出概括能力的锅。

当时她心情激动,一个闪身就开了万花筒。

开了万花筒后,她的心情就稳定多了。

毕竟,根据她眼睛的感觉,不知道是血亲间奇妙的联系还是什么,宇智波知的内心隐隐预示着,那两个哥哥都没有死。

有人在传假消息驴她。

什么玩意儿啊,她知道自己虽然有的时候比较傻,但也不是普通人能骗得了的好吗!

现在想来,宇智波知莫名其妙就到了这个地方,她现在想来,真的很怀疑是不是自己的两个哥哥在暗搓搓搞事。

搞事前先把自己不靠谱的妹妹一脚踢到其他世界,防止受到牵连。

说实话,宇智波知很感动哥哥们愿意让她先撤的意愿,但是,他们有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妹妹莫名其妙穿越的时候身上连个兵粮丸都没有啊!

好歹通知一下她,让她跑路回家打包上一堆的三色丸子吧!

除此之外,宇智波知今天还梦见了大哥——

这难道是有什么预示吗?

宇智波知顿时紧张了起来,她最近划水摸鱼地比较过,除了必要的斩杀咒灵,已经好久没有努力练刀了。

万一碰到大哥,他要抽查她的刀术怎么办?

她被咆哮着才干活,不咆哮就划水的特性不是一天两天了,最近生活太快乐,早就把这些事抛之脑后了。

于是她紧张地在床上翻了个身。

咚咚咚。

宇智波知心脏一个大跳,差点从喉咙里飞出去。

什么!大哥来了?

她的运气不至于这么糟吧!

她一个激灵,人咚地一声从床上掉了下来,滚进了床底。

门外传来一个声音:“你闹钟已经响了五六次了……快赶紧去洗漱,我们要上课去了。”

是硝子,她来催宇智波知起床。

宇智波知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缓了过来。

她以一种半身不遂的姿势,慢慢地站了起来。

哈哈,还好,还好。

要怪就怪大哥实在是震慑力太大,太吓人了吧。

宇智波知飞速洗漱,头发一梳一披后就打算出门。

她出门前想了想,还是决定破天荒地把书包带上,里面装了白纸和笔。

——这是一个划水不听课捣蛋鬼的标配了。

去教室的路上。宇智波知挂在硝子身上,有气无力地问道:“硝子啊,我最近做了噩梦。”

硝子一边拖着宇智波知,一边艰难前进,道:“啊?”

宇智波知:“真的是很可怕的噩梦啊,差不多就是三个月没看书发现明天就要考试的场景。”

考不过人就没了,简直是深入骨髓的噩梦。

说话间,她们已经来到了教学楼,缓慢地以乌龟爬的速度登上台阶。

“不过,说起来。”硝子开始讨论最近的传闻:“据说五条和夏油已经成为挚友了呢。”

“啊……”宇智波知闷闷不乐,觉得五条和夏油七拐八弯的挚友情,就像是老天爷的脸色。

虽然很离谱,但和她大哥那边的基友情比起来,还尚有可理解之处。

少年们嘛,不打一架就心里不舒坦,打完之后立刻又亲亲热热地一起中二去了。

话说夏油在刚开始还说只有小孩子才会把最强什么的挂在嘴边,谁知道也就短短一星期,那家伙打自己的脸就如此光速,连自己不是个正常人的话都完全不在意了。

“哇,你们两个可真能卡点啊。”旁边一路小跑的歌姬凑了过来,看到宇智波知懒洋洋的样子,道:“喂你绷带歪了。”

宇智波知立马开始正自己的绷带。

歌姬在楼梯上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了自己的正题:

“哪怕他有了不正常的挚友,但,众所周知,五条悟,是个傻……”

硝子余光看见那边似乎有白毛一闪而过,连忙丢掉了宇智波知,捂住了歌姬的嘴。

歌姬:“唔唔唔。”

硝子:“……”

姐妹们从来都是如此直抒胸臆开门见山,就是有的时候会出现一些危险。

话说,她真的对众所周知这个词有ptsd了。

进了教室后,宇智波知屁股刚挨上板凳,还没坐热,就看见某个银毛凑了过来。

硝子的嘴角抽了抽,用书掩盖了自己的面孔。

宇智波知警惕道:“什么事?”

做噩梦碰见大哥也就算了,来了班级还要见到现实版的噩梦五条悟,真是太要命了。

五条悟对于jk们警惕的面容毫不在意,他只是在脸上挂着似乎有些不怀好意的笑容,手指敲了敲宇智波知的桌子。

“喂,我说,你是做噩梦了是吧?”

硝子:有完没完,这家伙偷听jk的谈话有完没完。

宇智波知往后靠了靠,离这家伙远了一点,慢吞吞地说:“跟你有什么关系?”

五条悟:“我知道一种可以帮助人不做噩梦的方法哟!”

宇智波知:“什么?”

五条悟:“你知道,可以画一些比较狰狞的画,用来震慑噩梦吗?”

宇智波知:???

她摸不准这家伙是要干什么。

五条悟继续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昨天我和杰打架,你们都看到了吧!关于狰狞的画,我有一个绝妙的主意。”

看两个jk不说话,五条悟挑了挑眉,道:“我知道你的眼睛似乎是可以复刻一些东西哟,你可以考虑一下我的提议,比如说——”

“画女装大笑的杰怎么样!保证你不会再做噩梦了!”

宇智波知:???

硝子:这俩不是挚友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