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在咒高装瞎的宇智波 > 第14章 两更合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咒高里突然传来了一阵震耳欲聋的笑声,惊起飞鸟无数。

旁边树上的鸽子咕咕咕了几声,发出不明所以的叫声。

宇智波知魂不附体地趴在桌子上,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回到了遥远的老家,见到了木叶的山川河流。

尤其是一往无前的南贺川。

旁边的jk们笑得头都要掉了,宇智波知不由得在心里感叹,果然,人类的悲喜并不能相通。

只有她经历了社死过程,哦,也许还要带上那个被迫一起社死的银毛——就连当时在场的夏油杰,在宇智波知的写轮眼看来,脸上也都是憋不住的笑容。

夏油杰一开始似乎是努力忍耐了一下,而后就憋不住了。

他道:“我,噗,不是,悟你要不要回家换,换一下,噗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时候眯眯眼少年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完完全全崩了他问题男子高中生的人设。

他再也不是那一个又热心肠,又酷炫,还中二的男子特级咒术师了呜呜呜。

宇智波知趴在桌子上,数了数自己手指头上的纹路,发觉到这并不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后,不由得感到生无可恋。

她叹了口气。

旁边的歌姬非常快乐——歌姬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快乐过了。

毕竟,对于歌姬来说,只要五条悟倒霉,她就感觉天都明亮了起来。

——更何况还是倒了这么大一个霉。

歌姬激动地抓起了宇智波知的手,对她说道:“来,小知,就凭你烧掉五条悟裤子这一项,我们从今往后就是义父义母的好姐妹!!!”

连一向没什么表情的硝子脸上都带了些微笑,她双手搭在宇智波知的肩上,对她说:“那这也加我一个吧。”

宇智波知:“……为什么硝子你也参与进来啊。”

冥冥在旁边感叹道:“没有想到啊,你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果然是咬人的兔子不叫吗?”

姑且不论这是什么奇妙的比喻,在宇智波知看来,她昨天,已经丢尽了自己身为一个时髦宇智波的脸。

她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于是宇智波知幽幽出声:“我如果说这是一个意外,你们信吗?”

jk们异口同声,声音坚定而有力:“不信!”

——那还真是巧了。

毕竟昨天,五条悟也不信。

当夏油杰点出五条悟的裤脚被天照燎了一下之后,三人之间的气氛凝固了下来。

一片寂静之中,只有火焰慢慢发出燃烧的声响。

随着烧焦的味道,大家的目光都缓缓地看向了那条裤子。

那是本来一条很有型的裤子。

天照燎了五条悟的左腿,没沾上他的右腿,所以此刻,五条的两条裤脚已经变得参差不齐了起来。

这大概是因为夏油放出的咒灵在五条左边的缘故吧。

黑火慢慢地烧着,一直没有熄灭,很快,就变成了一条黑色的边边,把五条悟那个看上去价值不菲的裤子烧到了小腿肚子那里。

宇智波知倒吸一口凉气。

人生总是如此地出人意料。

她本来,本来没有想要烧五条悟裤子的。

五条悟似乎是低下头沉默了一瞬。

很快,他就抬起了头,似笑非笑地向宇智波知问道:“哦?不是故意的是吗?”

他的左脸上写着不信,右脸上写着骗我,脑门上似乎还带着一句话:你死定了!

宇智波知坚定地说:“是的……”

但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五条悟打断了。

五条悟慢悠悠地说:“我记得,上次你偷我草莓大福的帐,我似乎还没算呢吧。”

宇智波知:“……”

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她都快忘了。

五条悟:“不久呢,大概也就三四天前吧,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哦。”

又是一片寂静。

在这令人难以忍受的尴尬中,宇智波知终于承受不住,一个滑跪:“对不起!!!五条同学我可以赔你的裤子和草莓大福!!!拜托你原谅我这件事吧呜呜呜呜呜。”

当然,太贵的话她也是赔不起的,只能先过一天算一天,拖一拖时间这样子。

宇智波知很努力地显示出了诚意,她艰难忏悔:“以后五条同学你有任务都可以推给我来做!我保证都完成的好好的,任务金五五分,不不不二八分,你二我八行不行啊?”

“请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呜呜呜呜。”

宇智波知脸上的表情很真,毕竟她此时确实很慌。

她虽然一直在努力迫害此银毛六眼,但是大庭广众之下烧掉对方的裤子——这条道路是她万万没有设想到的。

五条悟的表情高深莫测。

远处路过的人看到这幅画面,很奇怪地说:“欸,这怎么回事?不要欺负女孩子啊!”

在宇智波知好说歹说将路人劝走之后,那个人还很奇怪:“话说那个个子高高的银发盲人少年,看上去也不差钱的样子啊,怎么连条完整的裤子都买不起啊。”

旁边悄悄撤下了具有隐蔽作用的帐的夏油杰咳嗽了一声,深藏功与名。

现在,路过这个地方的所有人都可以看见发生了什么了。

五条悟的裤子已经被烧到了膝盖处了。

他一个裤腿是好的,另一个却只到膝盖处——再配上那个看着像是黑色火焰装饰的天照,就像是一个买不起裤子的先锋艺术家。

宇智波知大概知道此刻自己难逃一劫,所以自暴自弃道:“我真的没有想这么做的……我发誓,你不信,不信我就多做任务补偿呜呜呜。”

五条悟摘下了墨镜,蔚蓝色的眼睛盯着宇智波知,缓缓道:“你这个技能,是叫天照对吧。”

宇智波知点点头。

“我记得你说过它是永不熄灭的火焰——具体是怎么个不熄灭法?”

宇智波知老老实实回答:“那啥,就是,在烧掉目标之前是不会熄灭的。”

——在烧掉目标之前不会熄灭。

宇智波知这话刚出口就感觉到了不妙,她紧张地抬起了头,果然看见对面问题dk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了然。

“果然。”五条悟对宇智波知指指点点:“现在的jk都是怎么回事!刚刚开学一个多星期,就打算要处心积虑地迫害旁边的dk同学了吗?”

“尤其竟然还对同期的裤子下手!要不是我是最强,恐怕就要被你这家伙糊弄过去了。”

宇智波知:这两个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但她只敢在心里暗暗吐槽,因为此刻五条用一种谴责的目光看了过来,让宇智波知瑟瑟发抖。

旁边的夏油杰脸都快绷不住了,他咳嗽了几声,憋住了,只是喉咙里隐隐约约发出笑声。

他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很明显。

——夏油在宇智波知心里的人设似乎有亿点点的崩,但目前宇智波知没有办法顾及到夏油了。

虽,虽然这可能是事实但宇智波知并不会承认的!

她继续狡辩:“真的是不小心……”

五条悟:“那为什么只烧我的裤子!”

宇智波知正要迷茫,心想难道还要烧上衣证明一下,就听到五条悟道:

“好歹!旁边那个放咒灵的人也在吧!要烧一起烧啊!”

五条悟义正言辞地叫道。

夏油杰猝不及防:???

“悟,不要把无关的人扯进来。”

“这个火为什么没有办法蹭到你身上,这不公平啊。”

“想打架是吧你!”

“我们是挚友啊!有难同当有裤子一起烧,对不对啊,杰?”

——好吧,宇智波知承认,这确实是有一点问题。

她在烧咒灵的时候,眼角余光看到了五条悟的裤脚,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

她似乎确实是想过,要是能把对方的裤子一起带走就好了。

呜呜呜大哥二哥她学艺不精老闹笑话,以后一定要好好练习天照的使用。

前因后果水落石出,宇智波知痛快认错:“对不起五条同学,我会努力补偿你的呜呜。”

在旁边和五条悟吵完幼稚的架,此刻作壁上观,观摩了好久笑话的夏油杰悠哉游哉:“比起这个,悟,我觉得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你赶紧回去换裤子吧。”

不管怎么说,夏油杰心想,反正只烧了五条一人。

而现在,大家都可以看到,火焰已经烧到五条悟大腿处了。

继续烧的话,就很微妙了。

五条悟:“……”

这是五条悟难得安静下来的时候。

概率相当于陨石撞地球。

远处围观jk和dk们的人群发出了窃窃私语:“……那个男高中生怎么回事?裤子只穿一半就出门?”

“哎呦,现在的男高中生啊,穷到裤子都只能穿一半……”

“——事情,就是这样。”

宇智波知慢吞吞地复述了整件事情的经过,看到那边前仰后合的快乐jk们,感到十分无奈。

当时五条悟走之前还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似乎是在说这事没完。

没完就没完吧,债多了不愁。

于是宇智波知很快又打起了精神,苦中作乐地想,没事,反正牺牲她一个,娱乐大家伙,这事也不是她第一次干了。

想当年,当她还在老家的时候,就天天这么干,让大哥和二哥每天猝不及防被击中了笑点。

比如说不小心烧了大哥引以为豪的爆炸头什么的,让旁边的二哥目瞪口呆后开怀大笑。

之后的回忆就不提了,有些惨痛,大哥在她身后追着她打。

——不过,说到大哥和二哥。

宇智波知心想,她确实是有点想家了。

不只是因为在众目睽睽之下烧掉了五条的裤子这件事让她想离开这个世界——其实,还是因为离开老家这么久,她想去看看自己大哥二哥如今在干什么。

那两个家伙的生命安全大概是没什么问题的,毕竟是宇智波家的战斗力顶配了——就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再次钻牛角尖,一个提出想法一个附和想法结果两人一起一条道走到黑。

忍者嘛,很多事情总是预料不到的。

人生总是无常的,谁也没办法让事情完完全全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发展——尽管大哥老是对此心有不甘。

宇智波知在老家其实就是一个有点奇妙的宇智波,有的时候想得太开,和周围人格格不入。

但好在大家都对她很宽容慈祥。

宇智波知心想,自己这样子,一方面是天生性格原因,另一方面,大概是因为一个可怕大哥的存在,让她早早意识到自己哪怕再努力修炼,这辈子也是打不过对方的。

从很久之前,她就躺平了——对宇智波知来说,能保住命,尽量让周围人想开一点,快乐一点,让大家一起感到好受一点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再多的她努力也成功不了了啊,她没办法和大哥二哥一样厉害,难道是因为不想吗?

宇智波知用手撑着下巴,回神看向那边笑出眼泪的jk们,耸耸肩道:“哎,最后五条悟一个术式就瞬移走了……你们不要脑补太过啦。”

要是让这帮女高中生的想象场景出现——宇智波知有理由怀疑,她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虽然现在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歌姬认认真真地提出了想法:“你下次愿意努力烧一下五条悟的头发吗?虽然这次最后的关键时刻五条悟跑得太快没让你和夏油看到——但如果烧头发的话,第二天肯定是可以看出效果的啊。”

“没错哦。”硝子道:“裤子这东西换一条就是了,我不信五条悟头发被烧了还能带假发。”

歌姬捂着嘴:“戴假发哈哈哈哈哈,要真是那样,我可以出假发的钱。”

众所周知,五条悟骚包的造型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他的头发——那一头银毛实在是太闪亮了!

如果可以烧了对方的头发,一定能给予这个热爱迫害jk头发的人相同回报的打击。

宇智波知趴在桌子上,幽幽道:“烧头发的话,你们需要考虑一下以后还会不会见到我的问题。”

硝子拍了拍宇智波知的肩膀。

正在此时,抱着书的夏油杰进来了,他有些无奈:“隔好远就听到你们的笑声了——虽然这件事确实很好笑没错,但你们也不怕被悟记仇吗?”

“没事啦。”歌姬摆摆手:“五条这家伙都不怕我们记仇的,我们怕他干什么。”

夏油杰耸耸肩,硝子笑了笑,道:“与其关心我们,夏油,我觉得你需要看一下教室门口贴着的画。”

夏油杰不明所以,探头去那边看了看。

他脸上游刃有余的笑容消失了。

“——这谁画的!!!”

夏油杰杀气腾腾,将上面的画像取了下来,随手一撕就变成了碎片。

宇智波知缩了缩脖子,觉得自己和这个咒高里面的dk可能都八字不合。

烧了五条的裤子画了夏油的女装照,她已经完蛋了。

然而——

“毕竟,没有我,这张图根本不会诞生哦。”

某个银毛欢快而又欠揍的声音响了起来,硝子按了按手机,停止了播放。

夏油杰:“……”

峰回路转,宇智波知感动哭了:“呜呜硝子你真的是太好了。”

关键时刻解围,太妙了!

夏油杰沉默了一下,很快就想明白了前因后果,他深吸一口气,而后露出了一个略带凶残的笑容。

他对宇智波知说道:

“烧裤子这件事,做得好。”

宇智波知:???

夏油杰接着鼓励道:“下次烧头发的话,记得告诉我,我帮你打掩护。”

硝子摇了摇头:“夏油你立场转得实在是太快了。”

夏油斩钉截铁:“我的立场一直都是一样的。”

歌姬:“行吧——反正多一个人就多一点可能性。”

冥冥:“学弟考虑一下一起卖画收钱的事情呗?”

宇智波知身为计划的主要执行人,似乎被忽略在了一旁。

但这并不是关键,宇智波知很迷惑:“不是,我突然想起来,没有人关心五条没了头发之后还帅不帅的问题吗?”

光头五条悟吗?

那也太可怕了吧!

她想一想那个场景,就感到不寒而栗。

为了帅哥的颜值着想,她真的要烧头发吗?

结果宇智波知一抬头,就看见对面四个人盯着她,让她心里感到毛毛的,往后缩了缩。

硝子叹气:“你还是被毒打的不够深。”

歌姬摇头:“你太年轻。”

冥冥耸肩:“颜值除了可以印照片卖给五条的迷妹们赚钱外就没什么用处了,不如给大家带来快乐。”

最离谱的是夏油杰:“啊,什么啊,我应该不至于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输掉吧——要不还是尽快烧了?”

宇智波知:???

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男子高中生好胜心啊。

裤子事件的讨论结束后,沉浸在迫害氛围的大家发现——

五条悟人又不见了。

“难道因为太过羞耻回家自闭了?”歌姬喃喃自语:“不可能吧。”

宇智波知:“羞耻的人明明是我吧!我倒是想回老家自闭,问题在于找不到回家的路啊。”

硝子不知道脑补了什么,对宇智波知说道:“没事,咒高是你永远的家。”

冥冥:“如果付款的话我也可以帮助你一起寻找回家的路哦。”

宇智波知:“……”

跑题了。

鉴于五条悟这家伙累累的前科,大家都认为他肯定又是出去哪里买甜品浪去了。

总而言之,绝不可能是做任务。

宇智波知上了一下午的课,虽然心里是拒绝的,但是脑海里忍不住回想起当时的种种过程。

越社死越忍不住回忆。

“啪!”

她突然拍了一下桌子,把旁边趴着睡觉的夏油杰吓了一跳。

夏油抬头看了看,而后头换了个方向,接着睡了。

硝子悄悄地问:“怎么了吗?”

宇智波知欲哭无泪:“忘记问五条写轮眼的事了!”

她被绑架究竟是图什么啊。

硝子沉默了一下,道:“习惯就好。”

宇智波知:“别啊,难道这种要成为常态吗?”

正在此时,夜蛾走了进来。

他开口就布置了任务:“宇智波同学,悟那边在执行一个任务,需要外援——你可以过去协助一下他吗?”

睡觉的夏油立刻抬起了头:“什么啊,那家伙天天说最强,实际上一个人还完成不了任务吗?”

“我去不行吗?”

夏油杰慢吞吞地问道。

正好,那幅画的帐他还要和五条算呢。

夜蛾面有难色:“那边指定要一个女性咒术师……不知道他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宇智波知沉痛道:“没事的老师,那我去吧。”

硝子又不会出高专外出做任务——这个针对的是谁简直显而易见。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宇智波知在心里给自己鼓气。

反正逃也是逃不过的,五条找她麻烦那就不如尽早找,总好过一直提心吊胆身心俱疲。

执行任务的地点又是一个宴会,宇智波知生无可恋地走进去,决定迎接命运的狂风暴雨。

怎么说,她都从大哥战场玫瑰的手下幸存那么多次了,希望也能从这个六眼的手下幸存吧。

宇智波知悄悄跑到角落,不着痕迹地扫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dk的身影。

——奇怪,难道找错地方了?

正当她疑惑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一个靓丽的身影。

宇智波知绷带背后的眼神凝固住了。

天呐,她看到了什么!

无敌青春美少女!

除了是银发,个子实在太高以外,一切都非常的完美。

对方实在是太好看了,在宇智波知的心里可以和硝子打个平手——身为一个肤浅的颜控,宇智波知仗着自己眼睛上有绷带,开始默默地观察对方。

那个美少女手中拿着一个漫画书。

对方此时向宇智波知走了过来,宇智波知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心里紧张了起来。

美少女美少女美少女!!!

“怎么样,我jk的扮相是不是咒高最强的!”

宇智波知:???

那人竟然还朝她比了个v。

宇智波知脸上一片空白。

晴天霹雳。

她颤抖了一下,感觉自己的人生观都崩塌了。

这就是五条悟的报复吗?

——真的是未曾设想的道路啊。

一瞬间毁了肤浅颜控宇智波知对美少女的花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