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在咒高装瞎的宇智波 > 第16章 第16章
这是一本漫画书。

上面的人脸——

宇智波知一个都不认识。

这是完成任务的晚上,她蹭了一顿饭,回家后淋了些雨,正在擦干头发。

绷带和刀放在一旁,宇智波知将头发放了下来,目光一顿,看到了那本漫画书。

她沉默了一下,最终还是走了过去,翻了翻。

——五条悟的六眼,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说可以用这个漫画抵债,是不是在故弄玄虚?

是的话就干掉他啊啊啊。

这个漫画书大部分的情节看着都还蛮有意思的,直到宇智波知翻开了其中一页——

诶,这个小哥还挺帅的。

怎么说,她身为一个颜控,确实是改不了自己的本性,哪怕被世界伤得如此之深。

这个少年黑头发黑眼睛,看着隐隐有一点傲娇,宇智波知仔细看了看这家伙的脸,往后再次一翻——

嗯?名字也很好听!

他叫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知停了一下,心道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于是挠了挠脑袋,直到——

“宇智波?!”

她从床上一跃而起,脑袋差点撞到天花板搞出一个窟窿,那本书和被子一起掉到了床的旁边,宇智波知心情复杂,感觉就像是白日见了鬼。

“……这是怎么回事?”

少女揉了揉眼睛,用一种像是在打量洪水猛兽的视线看着那本躺在地上的漫画书,漫画书被被子遮挡着,露出了一角,上面隐约可以看到一句话:

“我是将来要做火影的男人!”(注1)

——火影啊。

宇智波知沉默了一下,最终还是走过去拿起了这本书,她再次看到上面的漫画,火影岩上熟悉的人脸让她心情复杂。

这不是自己要保存瞳力回去干掉的那俩千手兄弟吗?

这突然让她恍惚了一瞬。

忍者大陆的时间原来过得这么快吗?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到了三四代火影了吗?

——最终,斑哥还是没有当上吗?

这是宇智波知难得沉默到什么话都不想说的时候,她懒得去考虑许许多多的事情。

她只是将书拿了起来,慢慢地开始读。

直到看见,有一个面具怪人,他自称是斑。

“喂,听说了吗?族长打算和千手那边结盟了!”

一个人穿着宇智波家的高领族服,背后背着个红白相间的团扇。他悄悄捂着嘴,和旁边的人窃窃私语。

“嘶。”旁边的人也是宇智波,同样身上有一个团扇:“我们和千手打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要……”

“谁知道呢?”最先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慢吞吞道:“据说族长一意孤行!连泉奈大人对此都不怎么持积极的态度。”

“是啊。”他旁边的人叹道:“好像千手那边的族长态度也很坚决?族里人真的愿意?”

“那边族长的弟弟对此也持反对态度呢!”

“……老族长还在天上,看着大家呢。”

大哥……

年岁不大的宇智波知抬起了头,她看着族人们面容冷肃,族里的气氛就像冰窖一样,有些不甘心。

——大哥,大哥这样做,当然是有他的理由啊。

宇智波知相信,哪怕是父亲在世,也阻碍不了大哥的想法——他想要结束这个乱世的想法。

上一任族长,宇智波田岛,也就是宇智波知的父亲,为人冷酷,做事利落无比,他愿意为了胜利而付出一切。

哪怕是他挚爱的子女们的性命。

宇智波知抿了抿唇。

她认识千手老大,那个叫千手柱间的家伙,也知道现在千手老二,就是那个白毛的千手扉间对结盟持完完全全的反对态度,就像是她二哥一样。

宇智波和千手的血海深仇数也数不清,两个一意孤行的人怎么可以完全抹去人们心中的怀疑呢?

当然,现在主要是因为这两个人威望太大,大家打仗确实也很疲倦,所以暂且不会在明面上反对这个莫名其妙的结盟要求。

只是底下人心浮动,暗流涌动。

宇智波知跑回了家,她推开了门,看见大哥在房子里和别人商议事情。

她迟疑了一下,决定不过去打扰他们的正事,一路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悄悄拿出了一个带血的小娃娃。

——这是她还没来得及长大的哥哥,留给她的礼物。

宇智波田岛当然不只有三个子女,宇智波知其实也不止有两个哥哥。

叫大哥和二哥,其实主要是因为——其他兄弟都死了的缘故,因此也就不再计入齿序排名。

忍界的战争无穷无尽,孩童的眼里倒映着天空。他猝不及防地失去了性命,而后再也见不到自己年岁不大的妹妹和亲爱的哥哥们了。

她讨厌这一切。

有的时候痛苦确实是可以激励人——比如让宇智波知很快就开了写轮眼,并一路升上三勾玉,以及让她拼了命地练习刀术,希望有一天可以不再经历这样的命运。

但是,她的三勾玉和刀术——还是太弱了。

忍者的天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生来的才华,她的体力也就在宇智波之中排个中等水平,刀术练习很久也很难练出个花来。

宇智波知的写轮眼虽然早早就在那个没有名字的哥哥死的时候开了,但是自己瞳术上升的速度,还是远远没有办法和两个活着的哥哥相比。

尤其是和宇智波斑相比。

对她来说,不要说终结战争这样伟大的理想,哪怕是普通的保护自己的家人,宇智波知也做得磕磕绊绊。

她只是勉勉强强在那群怪物之中可以做到自保罢了。

毕竟,她也是拼了命地不想拖后腿,不想因为自己而导致重视的家人们受伤,亦或者是——失去性命。

后面大哥和那边的千手老大产生了迷一样的挚友情——这件事让宇智波知迷惑到现在,她怎么都想不明白那两个人究竟是怎么产生这么深厚的情谊的,毕竟家庭环境在这摆着。

但这不妨碍她支持大哥。

当然,最后父亲收拾大哥的时候差点没把她一起炖了。

当时父亲带了一堆人准备去包抄千手老大,二哥在前面领头,宇智波知仗着自己身形瘦小,在南贺川被冻了半宿——本来是想提醒大哥的。

结果完全没派上用场。

大哥一来,和那边的千手老大心有灵犀,互相朝对方扔了一个石子——这让宇智波田岛七窍生烟地发现,对面该死的千手佛间,也就是千手老大的父亲,竟然也带队来包抄宇智波斑来了。

领头的就是千手老大他弟,千手扉间。

后面这事是怎样鸡飞狗跳地解决宇智波波知目前不想回忆了,她只是默默地抱着膝盖,叹了一口气。

当年的事直到了今天还是有着影响,父亲拆散了大哥和他梦想的小伙伴——但最终他们还是因为理想走到了一起。

他们要终结战争。

平心而论,宇智波知明白族里的种种不赞同都是有他们的缘由的——和千手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这边年轻的族长说放下就放下,怎能对此没有怨言?

但是,宇智波知在心里暗暗想到,如果真要选一边站的话——

她还是会选择大哥。

后来这事就在偃旗息鼓的反对声中做成了,那天的天很亮,阳光照了下来,将那边穿着白衣服的千手族人映得有些刺眼。

宇智波这边的众人主要是穿着深蓝色的衣服,大家都看着场地中央,挂起了两个族徽的地方。

爆炸头的宇智波斑和黑长直的千手柱间握起了手。(注2)

——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终结。

一片黑暗之中,宇智波知望着窗户外面的星星,脑海里思绪乱乱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漫画里,宇智波一族已经在自相残杀中消失殆尽了,那千手呢?

她将漫画书抖了抖,从头翻到尾,发现对头家也没比宇智波家的情况好上多少。

姓千手的满打满算,看着就也只有一个人了。

当年战国时代最强的两个忍族,都在历史的长河中渐渐退去了。

月光照了下来,宇智波知的脸上慢慢出现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大哥和二哥没有死,这是她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

那把她一脚踢过来的人,究竟是打算干什么?

她想了想那个面具怪人,对自己发出了灵魂拷问——

虽然说过了那么久,她大哥和二哥哪怕活着应该也变成糟老头子了,按常理来说是不会干奇奇怪怪的事的。

但是——

说实话,她两个哥哥这么热爱一条道走到黑,确实是能干出来这样的事。

晴天霹雳啊!

唯一可以苦中作乐的地方在于,因为宇智波知小时候悄咪咪地下了个术的原因,她知道自己的两个哥哥此时不但没有生命危险,还很活蹦乱跳。

毕竟只要她活蹦乱跳,那两个人的问题就不大。

当然,宇智波知很生气——有啥事她又是第一个被排开的,而且自己竟然还什么都干不了。

气死她了,为什么其他人写轮眼的天赋都那么酷炫,什么空间时间看着都可以用的样子,只有宇智波知!

连右眼的力量都还没有彻底搞明白!

宇智波知研究了一夜,完全没睡,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有些沧桑地走到了教学楼。

奇怪,硝子今天怎么没有等她?

但她此时思绪凌乱,也没有多想这个问题。

今天的教学楼也安静地很诡异了,毕竟以往这个时候,一般都会出现什么“人渣啊”,“哎太弱了”,“打架吗”之类的声响。

宇智波知推开了门。

“surprise!”

宇智波知:???

这词啥意思?她不理解。

教室里的银毛,拍了拍手,旁边顶着奇怪刘海的黑发少年微笑道:“嗯哼,一起庆祝一下你的生日?”

宇智波知:“……我的生日?”

“无所谓啦,只是找一个由头庆祝一下。”硝子从背后搭上了宇智波知的肩,笑了笑道:“大家都觉得你可能会很沮丧,于是向夜蛾老师提议了一下,今天不上课了。”

歌姬:“有什么痛苦的地方都可以倾诉哦!我们今天都会在的。”

冥冥补充:“不收钱。”

“啊?”

“漫画里走出来的jk啊。”五条悟将墨镜摘了下来,随手转了转,道:“看到那个漫画是不是很受打击?但你是个真实的人啦,我可以用六眼保证。”

“担心你会沮丧,于是悟买了很多很多的甜品。”夏油杰补充:“今天就吃个够吧。”

宇智波知抬眼。

此时的教室已经没有以前上课时候那样整洁了,桌子上乱糟糟地摆满了甜品,黑板上竟然还写着几个大字:“咒高是你永远的家。”

硝子随手拿起一罐饮料,喝了一口,笑道:“我写的哦,感觉怎样?”

众人围在她的身边,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担忧之情溢于言表。

五条:“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过来的,但是既然到了咒高——”

夏油:“那就既是同期,也是同伴了。”

“别担心!有什么事情大家都会帮忙的。”歌姬凑了过来。

“虽然但是,歌姬应该帮不了什么忙吧。”

“毕竟很弱啊。”

两个dk一唱一和,歌姬握紧了拳头:“去死吧你们!”

宇智波知:“……谢谢大家。”

她内心难得有些酸涩,抿了抿唇,心想虽然dk们平时看着不太靠谱的样子,但是咒高的大家果然还是太好了。

——好到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于是宇智波知抬起头,决定向众人坦诚自己的错误:“那个,夏油同学,五条同学,我以前对你们有些误解,先道个歉。”

歌姬小声:“那根本不是误解吧。”

“那个,我昨天给你们两个,咳咳,都搞了个女装照片,投到了东京歌姬的选拔赛里面去了。”

宇智波知低着头,感觉很不好意思。

她昨天是想报复这俩让她做任务来着,结果——真的没想到今天会是这样。

宇智波知接着说:“刚刚,那边给我发来邮件了……那个,夏油同学落选了。”

夏油杰:???

而后她悲痛道:“可是五条同学选上了呜呜。”

这实在是太离谱了,五条难道要因为她的原因出道了吗?

五条悟摸了摸下巴。

他站了起来,高大的身材和夏油杰并列,挡住了阳光,吐了吐舌头:“杰你不行啊。”

“闭嘴吧悟。”

“不过没关系啦。”

五条向对面的jk兴高采烈地做了个鬼脸:“其实也还好啦,不用很愧疚,毕竟,买甜品的钱是从分成你的任务金里面出的!”

宇智波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