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在咒高装瞎的宇智波 > 第25章 第 25 章
第二天, 夜蛾的咆哮声响彻云霄。

“天天,天天就知道翘课打游戏网上冲浪,都没有人好好听课!”

他的手对四个问题少年少女指指点点, 看着下面学生们无精打采的样子, 夜蛾感到更气了。

此时的他毕竟还没有修炼好忍功, 还是会为这几个不上进的学生们感到恨铁不成钢。

“不听课也就算了,出去做任务又不放帐!你们都在干些什么!”

他很生气。

主要是前几天的消息传来,某个银毛出任务,不但没有放帐, 还砸了对面的大楼。

要不是因为横滨那个鬼地方怪事很多,这件事很可能就遮掩不过去了。

但是,这不代表就能随便结束了。

他的目光盯向了昨天看了一夜歌姬选拔赛的五条悟,有力道:“怎么, 悟,你昨天网上冲浪很开心啊。”

“看的还是横滨那边的歌姬选拔赛, 来,你要不要也一起在东京这边出道?”

夏油杰举手:“老师,不用!悟他已经出道了。”

五条悟趴在桌子上, 心不在焉地回答道:“半途就被刷下去的人没资格说我好吧, 你水平更差啦。”

夏油杰正襟危坐:“说什么呢, 我怎么可能和你一起参加这种奇怪的活动?”

他可是一个优等生。

硝子在旁边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对宇智波知吐槽道:“这两个人竟然还明白这种活动很奇怪啊。”

她以为这两个家伙早就百毒不侵了。

宇智波之对了对手指,回答道:“五条悟因不满夏油杰在东京歌姬选拔赛上失利,决定替其出征, 成为新一届东京歌姬——故事还不错。”

非常的合情合理, 符合人物动机。她身为这两个家伙的好同学, 决定一视同仁, 之后再给这两个家伙投一次。

硝子点了点头:“虽然事情不是这么一个事情,但你这样一总结,看着也没什么毛病。”

现在连硝子都认同她的话了,大进步啊。

宇智波知耸耸肩。

夜蛾还在上面进行讲话,旁边有一个小纸团就砸到了宇智波知的桌子上。她懒洋洋地随手一翻,看见上面五条悟的字迹:“喂,我没有问你呢,那个五条中也是怎么回事?”

宇智波知转过头看了一眼,小声回道:“不是你要恶心对方的吗?怎么样,这样是不是够恶心?”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什么的。

同人文中常见操作啦,看得时候还好,实际搞起来,真的是——

雷死她了。

为了防止太引人注目,主要是吸引夜蛾的目光,宇智波知想了想,开始和五条悟传小纸条。她刷刷刷地在小纸条上面写东西,大意就是,对方的女装版以五条的名义出道,绝对能让大家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以及让对方产生这辈子再也不想看到这种黑历史的体验。

说不定会产生生理性反胃呢。

拜网上冲浪所赐,宇智波知现在的书写和认字水平进步得很快,她已经不是那一个会在穿越之初迷路的少女了。

五条悟:“……”

——不是,重点不是这个。

五条悟语气微妙:“你为什么要把名字取成中也?”

怎么说,他的姓,港口良心的名,再配上绷带怪人的脸——

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奇行种啊!

饶是五条悟见多识广,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理解这个操作。

他昨天眼睁睁地看着这个照片在横滨歌姬的照片投票中排名火速上升,以一种不可阻挡之势,气势汹汹地拿到了第一名。让人不禁开始怀疑起了横滨那边的审美水准。

还是横滨那边的事情不够多,天天和咒高这边一样无聊,只会网上冲浪了。

宇智波知:“哦。我上论坛,有一个人信誓旦旦地说这个绷带人的名字是中原中也,那我当然也就采用了啊。”

五条悟卡了一下,而后立即抬起头,似乎是很感兴趣地问道:“你有截图吗?”

宇智波知随口回答:“当然。”

“发给我发给我,有大用处哦。”

这家伙似乎又开始冒黑气,像是要去坑什么人一样。

宇智波知打了个哈欠。

无所谓,反正不坑她就可以了。

“对了,看你这个语气,似乎这个名字不是那个绷带人的?那个人叫什么啊?”宇智波知探头。

五条悟边玩手机边回消息:“他啊,他叫太宰治哦。”

宇智波知叹息:“啊,这样的吗,早知道我就把名字写成五条治了。”

“再不济,太宰悟也可以。”

五条悟咳嗽了一声,又打算按住宇智波知的脑袋了。

“jk的脑袋里一天天都是些什么东西!什么太宰悟五条治的,你也真是够了。”

宇智波知灵敏地躲开,而后不甘示弱反驳道:“怎么啊?女装图片搞出你的印记确实不容易啊,哪怕我将那家伙的黑发改成冲天炸起的扫帚银毛,那也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这种头发啊!”

她老家那边的旗木家,怎么说,就不定时遗传这种奇怪的银发啊。

“综上所述,只有你的姓和名,才是最特别的。你再搞下次我把太宰悟姬投出道信不信!”宇智波知握拳道。

“咳咳咳。”

硝子咳嗽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在课堂上沉浸在聊天中,结果搞着搞着就开始打架的jk和dk一僵,抬头看去,看到了夜蛾老师宛如门神讨债一般的脸庞。

宇智波知:“……”

五条悟:“……”

夜蛾道:“我刚刚在说什么,你们知道吗?”

夏油杰眯起了眼睛开始搞事:“夜蛾老师,悟挑衅同学。我建议将他打飞以示惩戒。”

五条悟似乎是想踩对方一脚,没踩到:“老师,杰又开始拱火。我建议高专不要负担他的债务,让他每天为了还债而奔波劳作。”

夏油杰抬起了偷,一支笔唰的一声扔了过来:“嗯?悟你什么意思,又开始用金钱胁迫同学是吧?”

五条悟躲开,并嚣张道:“老子有钱。”

这个戳到了夏油杰心中隐隐的痛处。

夏油杰:“想打架是吗?”

五条悟:“我倒是无所谓了,重点是你,你还的清教学楼的债务吗?”

气氛愈发剑拔弩张之际,夜蛾挥起了拳头。

砰!

他一拍桌子:“够了!你们三个,都给我出去站着反省!”

教室立刻就空了。

唯一幸存的硝子:“……”

怎么说,同期的三个人,都是一上头就非常容易冲动的类型啊。

她在宇智波知出门的时候,偷偷往对方手里塞了一个小面包。

“记得将歌姬事件实况转播啊!”硝子冲宇智波知做了一个口型,得到了对方比出ok的回应。

梦境里没办法录像,现实是可以的。jk们打算将dk的事迹当作口口相传的,拉近关系的八卦,每逢聚会就可以开始细数吐槽。

罚站结束,一天的课程也就结束了。

宇智波知想踩着高专的建筑,从上面飞檐走壁回到宿舍,结果刚实施就被拦住了。

五条悟神出鬼没:“乱踩建筑,要罚款的。”

宇智波知烦躁地摆了摆手:“……你管的真多。”

五条悟一脸欠打:“毕竟高专我出钱修了不少,这里的财产有我一份。”

高专是他家。

宇智波知噎了一下:“万恶的有钱人。”

可恶啊。

突然,对方话锋一转,开始谈论起了另一件事情。

五条悟:“不说这个,你不是要去我家摸金库吗?”

宇智波知有些惊讶:“现在?”

“——对,就是现在。”

滴答。

水珠从旁边的石头上面滚落了下来,将池塘的水面砸得出现了一些涟漪。宇智波知抬起头,看见和风庭院中的晴天娃娃随着风被吹得摇摇摆摆。脚下是木制的小桥,周围很安静,远处似乎有仆从一闪而过。

五条悟招了招手:“你站在此处不要走动,我去找杰过来。”

宇智波知纳闷道:“……你还带了两个贼一起来你家?”

好家伙,千防万防家贼难防,这个家伙是要把自己家里掏空的节奏啊。

五条悟:“说什么呢!我早晚有一天是家主,家里的东西当然都会是我的。”

宇智波知:“你这个语气,真的是很欠打哦。”

五条悟摇了摇头,而后让说是要找夏油杰过来,人就不见了。

宇智波知百无聊赖地呆了一会儿,看着水池里的金鱼游来游去,开始发呆。

——结果,太阳落山了,她还在等。感觉是要等到地老天荒。

宇智波知:???

她果然不应该对这两个dk抱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期待。

那两个人臭味相投,经常一起掉链子,实在是太不可靠了。

宇智波知等得很无聊,于是决定不等了。她悄悄地潜伏了出去,开始在五条家乱晃。

看不出来啊,这个安静得和宇智波家有得一拼的庭院,竟然能长出五条悟这么聒噪的家伙。

当然,她腹诽对方的时候,没有想过,其实在她老家,家族外面的忍者看她,也是同样的感觉。

这个院落很大。宇智波知凭借着自己高超的忍者技术,从里到外都晃悠了一圈也并没有被发现。

直到前方有一撮金毛晃瞎了她的眼睛。

她皱起眉打量了一下。

对方应该是一个金发的姑娘,面容姣好,此刻身着男装满脸暴躁。

至于宇智波知为什么这么肯定对方是姑娘,这是因为她看见过对方穿着小裙子的照片。

——从五条悟的手里。

此刻,这个姑娘看着很烦躁的样子,走来走去,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宇智波知凑近了一点,听到这家伙喃喃自语道:“可恶啊,五条悟那家伙究竟在哪里?”

宇智波知:?

怎么好像是一个男声?

正巧,对面匆匆路过了一个侍女,低垂着头,这个金发的家伙见状,大声吼道:“客人在这里坐了这么久,你们都不知道要上茶的吗?侍女就该有侍女的样子!”

对面的侍女一抖,小心翼翼地凑上前来,低声道:“禅院大人,茶水马上就……”

正在此时,旁边又来了一个侍女,她端着茶水正准备送上。谁知道这个金发的家伙手一扬,似乎想要将茶水打翻,泼在这两个侍女的头上。

宇智波知:“……”

她悄悄弹出了一个石子,将茶杯打飞了。

金发的家伙:“谁?”

宇智波知摸了摸脑袋。

泼人家茶水,这个动作是真的有点欠了啊。

比起来,五条悟都是道德高尚,人类学习的好典范了。

而且,她现在总算反应过来,这家伙是一个男生了。

宇智波知发现,这家伙很可能,就是一个和五条悟一样,热爱穿女装欺骗jk的混蛋。不同的是,这个家伙的实力看着要弱很多,而且干的事都非常的找打。

咒术界找打的家伙真的是不少啊。

宇智波知的面容严肃了下来。

她在心里做下了决定——要让这家伙保受现实的摧残之后,再受到精神上的折磨。

比如说,在五条家,去偷五条悟的女装!

横滨。

今天本来也是风平浪静的一天。

如果不是港口业界的良心进入了首领办公室,猝不及防地得知了噩耗以外。

他手里拿着一张照片,走到了某个人的办公室。

在办公桌上趴着的,看上去有些无精打采正在摸鱼的绷带人抬起头来,无聊道:“啊,小矮子有什么事吗?”

他似乎强忍着怒气:“青花鱼,解释一下这张照片,署名叫五条中也的事吧。”

绷带人凑近看了看,语气微妙道:“啊,真不知道是五条的姓还是你的名,放在我的脸上,哪一个更让人感到微妙呢。”

他的搭档,也就是港口的良心忍耐道:“你不该为此解释一下吗?”

他的拳头都握得咔咔作响了。

绷带人挥挥手,无所谓道:“解释什么啊,我也是东京咒高此次事件的受害者之一啊,你只是失去了自己的名字,我可是失去了自己的脸呢!”

“我这可是女装,看着比你损失惨重多了对吧。为了谈一个单子,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森先生真应该给我加钱。”

对方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眼皮都不抬一下。

——这条青花鱼竟然看着还很有理由的样子。

看到自己的搭档如此面不改色,拿着照片的人终于怒了。

“来,你看看这是什么?”

手机屏幕上,显示了五条悟发来的,青花鱼划水摸论坛的截图。

对面的五条悟在下面id‘今天也是清爽的一天’回复绷带人是谁的那里,还画了个红圈,意在重点强调。

绷带人:“……”

这帖子不是早被他以权谋私删除了吗?

“青!花!鱼!!!敢送我出道,你受死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