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在咒高装瞎的宇智波 > 第26章 第 26 章
“怎么回事?”

夏油杰将袖子卷了起来, 露出了结实有力的胳膊线条。他正在漫不经心地拿着石头打水漂,看见旁边的搭档站了起来,似乎是皱了皱眉。

“那边……好像有奇怪的声音?”

算了, 关他什么事。

夏油杰:“……这是你家吧。”

五条悟摇了摇头, 之后又坐了下来, 在池塘边上撑着脑袋,似乎在想一些什么。

dk们也不是天天都活力无限就知道打架闹事惹祸的。

至少刚才,两个人懒得斗嘴,就只是在池塘边上坐了一下午。

夏油杰慢慢道:“我只是在想, 咒术师存在的意义。”

五条悟扶了扶墨镜:“啊,哲学家啊你这家伙。又是你那一套弱者生存的理论吗?”

夏油杰摆了摆手:“你不要打扰我。我目前还在完善。”

毕竟,他加入高专才不久,虽然脑海里的想法已经隐隐约约地有了雏形, 但正论这个东西,他目前还在思索。

“诅咒的存在就是悲剧。它们会吞噬普通人的性命……我们出任务, 祓除诅咒,某种程度上也就是在保护普通人吧。”

夏油杰盯着远方,看到石子在水面上漂了一漂, 最后沉到了池塘底下。

“什么嘛, 你没事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了。”五条悟不以为意, 慢慢道:“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

“你黑灯瞎火的在打什么水漂呢?”

平静被打破了,五条悟率先挑起了战火。

“而且你眼睛这么小, 能看得见吗?”这个银毛转过头, 幼稚地推了一把自己的挚友。

夏油杰深深吸了一口气, 觉得自己的忍功日渐上涨。

他闭上了眼睛, 忍耐道:“悟,你不要找事哦。这里可不是高专,我敢放咒灵出来的。”

五条悟:“哦?然后再次欠上我一大笔债务?天天用自己的宝可梦精灵球使劲打工还债?”

夏油杰冷静地打断了他:“话说回来,悟,为什么晚上了,你还要带着墨镜?”

看着就像是脑子不太好的样子。

五条悟:?

“搞什么啊,我的六眼就是天然的信息搜集器啦,它会一直让持续不断的信息涌入我的脑海,这和白天黑夜没关系吧。”

银发少年撑起身,接着道:“而且,你知道咒术师为什么一般情况下都带着墨镜吗?”

夏油杰:“嗯?”

五条悟:“主要也是因为,咒术师的眼睛可以看得见咒灵。有些咒灵可能会因为视线问题而攻击人类,所以带着墨镜,方便我们遮挡视线。”

“不对啊。”五条悟转过了头,不怀好意道:“连硝子出门有的时候都会戴墨镜,知就更不用说了,天天把自己绑得严严实实。话说回来,你这家伙的墨镜呢?从来都没有因为视线问题被纠缠得很烦的先例吗?”

以他的六眼发誓,夏油杰从开学到现在,不要说是拿绷带遮住眼睛了,就是连墨镜都没有戴过。

夏油杰:“……你想要说什么?”

五条悟若有所思道:“这不合理啊。老实说,我第一次见到你,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个奇怪刘海了。”

夏油杰忍耐地握紧了拳头,感觉自己安静了一下午的生活似乎又要一去不复返了。

五条悟兴致勃勃:“现在看来,我似乎应该把你的眼睛和刘海并列起来——”

“作为高专在夜蛾老师毛绒娃娃外的另一个怪谈!”

果然是因为眼睛太小,连咒灵都不知道他在看它们吗?

这个挚友啊。

——有完没完,这家伙有完没完!

夏油杰挥出了拳头。

砰!

“我似乎还没打到你吧?”夏油杰转头:“你这家伙是自己磕到树上了么?”

六眼撞树,年度新闻。

五条悟:“诽谤自己的挚友是不可以的哦,杰。”

“那到底是哪里传出来的声音?”

两个人抬头,看见了那边原本安静地沉浸在黑暗中的五条家主宅,好像突然变得灯火通明了起来。

“那个方向,是不是你的房间?”夏油杰犹疑道。

五条悟:“?”

那边的声音似乎变得越来越大了。

夏油杰问道:“不去看看吗?”

五条悟抓起了自己的外套,一把披在肩上,探了探头,道:“那过去吧。话说,我感觉好像忘了什么事?”

“我们一开始的话题是什么?”夏油杰指尖漫不经心地敲了敲树。

“好像是追更的漫画?宇智波兄弟之战,然后……”

“啊,说到宇智波,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

他们最开始是要干什么来着?

两个人无言以对了一下,而后看到那边逐渐吵闹起来的五条家。

五条悟沉吟了一下,缓缓道:“我怎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噗呲,哈哈哈哈哈。”

挚友倒霉,夏油杰却显得非常高兴的样子。

反正不是他家,也不是他打的。

──他要去看看究竟是哪一个倒霉鬼。

此刻,五条悟房间。

“禅院,禅院大人您在干什么啊!”

兵荒马乱一片。

侍女们似乎在手忙脚乱地拉住一个人,但还是拉不住,脸上纷纷都是崩溃的神色。

五条悟:?

夏油杰:?

这个画面,着实让人有些不好理解。

房间正中的罪魁祸首是一个金发的少年,这个人五条悟有点面熟。

他正在努力抱着裙子穿。

五条悟沉默了一下,走了进去。

夏油杰语气复杂:“悟,我没有想到,原来你在五条家的生活这么水深火热。”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变态直接冲过来穿他的裙子——

不,重点是为什么五条悟的房子里面会有女装。

夏油杰想了想转身出去,果然在门口的树上看到了好像在睡觉的宇智波知。

他停住了脚步:“……你干的?”

宇智波知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看着很疑惑的样子,慢慢道:“嗯?你在说什么?”

“变态五条和他的变态朋友这种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宇智波知挠了挠脑袋,从上面跳了下来,看着那边闹成一团的地方,道:“我还没问呢,你们两个究竟是干了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

——为什么要让她等那么久?

夏油杰:“其实我们只是忘了……不过那不重要,现在一起过去吧。”

正在这个时候,里面好像突然传出了一声大吼,有一个人叫道:“五条悟,你这个变态,你为什么要穿女装,而要阻止我穿男装?”

夏油杰:?

这家伙可真是一个勇士啊。

宇智波知:“快,别管五条悟和他们家里奇奇怪怪的客人了,他告诉你金库在哪里了对吧,快走快走。”

第二天,高专,夜蛾在课堂上开始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

“原定于下个月月初要进行的姐妹校交流会,现在暂时推迟到下个月中旬,主要是最近咒术界风声不好,有人中邪。”

宇智波知举手:“……老师,这明明是一个科学的世界,现在居然还有鬼魂了吗?”

这也太吓人了。

夜蛾摇了摇头,叹道:“据说是有一个咒术师,坚称自己看到了海绵宝宝,并在海绵宝宝的蛊惑下把所有的男装看成了女装,所有的女装看成了男装。现在还在自闭的状态。”

夏油杰:“……”

前几天还是天线宝宝,现在就变成海绵宝宝了吗?

硝子悄悄道:“对,那个人我好像听歌姬提过——就是那个张口闭口你们天赋很差,女人要跟在男人身后三步以外的讨人厌的家伙。”

宇智波知沉思了一下:“……那这家伙确实是很讨人厌啊。”

于是她抬头,坚定不移地对夜蛾说道:“老师,那家伙肯定是中邪了。毕竟谁没事会让对方看到什么海绵宝宝啊。”

夜蛾慢慢道:“上面确实也是这样考虑的——虽然那个孩子一直在宣称自己是受到了不知名诅咒师的诅咒,但咒术界没人的术式是这样的。”

五条悟:“……”

他沉默了一下,终于忍不住语气微妙地悄悄对宇智波知道:“你这家伙,昨天和杰一起去摸了我家的金库,你不知道这件事情?”

怎么看,这个海绵宝宝,都和他这位同期似乎有着诺大的联系。

想到自己昨天差点被不知道要干什么的禅院直哉扒了衣服,五条悟就忍不住叹息。

当然,对方离成功还差得很远,他也很快就躲过了,但对面人的行为,还是令人匪夷所思。

宇智波知冷静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只在昨天看到了一个金发的姑娘……”

她开始鬼扯。

五条悟笔转了一圈,撑着头:“姑娘?”

宇智波知拿出了最开始五条悟给她的那张照片,慢慢道:“你看看,这难道不是一个姑娘吗?”

五条悟:“……”

他都快把这件事情忘了。

“而且,更重点的事情在于,你这家伙的房间为什么会有女装?”宇智波知严肃道:“你真的决定出道了?先预祝你星途一片顺利。”

“悟,你来回答一下这道题目。”

看见自己的两个学生又在交头接耳,夜蛾脑门上的青筋跳了跳,决定对其中一个实施警告。

五条悟站了起来:“……啊,老师你刚刚说了什么?”

夜蛾慢慢地向这家伙走了过去。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宇智波知的启发,五条悟想了想,竟然也开始搞事。

“老师,打个商量,以后就不要用拳头进行教育了。”他状似诚恳地说道。

而后,他抽出了一张照片,似乎在企图贿赂夜蛾老师。

“毕竟,大家都干过一样的事情。”

那是一张夜蛾的女装照片。

夜蛾:“……”

他知道这张图。

这是港口那边p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