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在咒高装瞎的宇智波 > 第35章 第 35 章
那一刀携带着破空之威向银色怪人而去。宇智波知有心想要在大哥面前展示一下她在咒高还没有完全丢掉宇智波的刀法, 因此使得很是卖力,似乎是一刀就可以把这个怪人劈成两半。

银色怪人:“……”

他立刻向后闪躲,而后开始试图让这个一见面就拔刀的同期赶紧停手, 他说:“等一下!”

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发出的声音, 明明嘴巴没有动。难道是在用腹部说话?

宇智波知只是微微有一点打起了精神,皱起了眉头:“现在的怪物竟然还想让咒术师等一下, 果然胆大包天啊。”

想一下也是, 毕竟是一个胆子大到都可以入侵高专的怪物——这让她想起了上次在外面碰见的缝合线怪人。这个世界其实还是有一些需要警惕的怪人的。宇智波知在心里告诫自己:她要小心谨慎。

奥特曼的身体没有办法使用术式,只能散发出光波或者通过变大和怪兽进行肉搏。散发光波这件事吧,因为在宇宙中漂泊太久了,奥特悟没有多余的能量了。变大吧, 旁边就是高专, 哪怕是他,也不是很想再次承担被夜蛾一拳打飞的代价。

尤其是作为一个奥特曼被一拳打飞, 那会显得很丢人, 以及他脑子不太好的样子。

于是奥特悟忍无可忍地跳了起来,站在高处, 大声道:“等等, 知, 我是五条悟!”

宇智波知有些狐疑:“……这年头的怪人还敢骗人?”

她难以置信地皱起了眉。

更何况,还是骗人家说自己是五条悟。

毕竟, 扮演谁的都有, 扮演五条悟的却很少见。毕竟那个银毛非常小心眼, 很可能自己就会悄悄地报复过去。

“你可以穿越到咒高, 我为什么不能穿越成奥特曼?”

这个怪物反驳道。

宇智波知沉默了一下, 她还是握着刀:“你说你是奥特曼?”

她看过好几部奥特曼的片子, 老实说, 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家伙。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长得这么丑的东西吗?她仔细看了看,感觉面容好像确实有些像奥特曼,但通体银白的配色被阳光一照,简直像是要闪瞎人的脸。

连怪兽都没有这么丑过。

宇智波知:???

见到宇智波知沉默了下来,奥特悟道:“你在怀疑什么啊,难道有人会冒充最强不怕我的报复吗?”

这倒是有一些说服她了,况且——

宇智波知犹豫地向后望了一眼,想起自己大哥当时说的,他在m78星云的事情。

于是她小声问道:“大哥,这里是真的有奥特曼对吧。”

宇智波斑面无表情,只是轻微地点了一下头。

事到如今他也看出来了,这个奇怪的家伙不是什么怪物或者咒灵。仔细一看,确实是和他当时穿越时空经过的那群生活在m78星云中的奥特曼们有一点相似之处。

只是这种相似……

宇智波知还是有些不确定,她怀疑地看了过去,问道:“你整容了?”

不然没有办法解释这种配色。

好不容易从奥特曼之星中跑出来的,配色天生就是这样的奥特悟:“那当然不是!快让我进去,等到了医务室,我会给你展示一下这是怎么回事的。”

话说,咒高世界的时间流速是真的慢啊。奥特悟在奥特曼之星和宇宙中漂泊了好久,都从小奥特曼长大了一些了,但这里的时间其实也就只过了一天左右。

他要赶紧回到自己的身体里面,摆脱这次见鬼的穿越。

宇智波知警惕道:“你不要着急,我需要确认一下。”

奥特悟深沉道:“你要是不信,可以给我打电话,一定打不通的。”

宇智波知反驳:“既然肯定打不通,那我当然不会打啊。”

于是她立刻拨打了五条悟一生的好挚友,夏油杰的电话,她问道:“杰,校门口有一个人自称悟,真的还是假的?”

她开了公放,奥特悟在旁边也可以听到。从电话里,夏油杰冷静的声音传了过来。他很直接,干脆利落地进行了否认:“这年头的骗子真是越来越胆大了,悟人在高专呢,把他打一顿吧。”

顿了顿,夏油杰继续补充道:“对于骗子,知,务必不要手下留情。”

“杰,等等!”

“嘟嘟嘟……”

两人看着立刻被夏油杰挂了的电话,都陷入了无言的沉默之中。

宇智波知举起了刀:“果然,试图听一个骗子说话的我,实在是太天真了。”

奥特悟:“……”

自己的挚友如此不遗余力地坑害自己,他能怎么办?等他成功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他必然要继续好好回报一下自己的挚友的。

眼看着打斗要继续在高专门口上演,出去吃东西的jk们回来了,她们抬起头,看见了知的身影,都非常高兴。她们挥手道:“知!你回来了!”

冥冥有些奇怪:“知对面的那个家伙是什么东西啊?”

银色的怪物?

歌姬严肃地抬起了头,看着上面道:“你看知拿出了刀,应该是敌人吧。要不然我也上去一起暴揍那家伙去?”

硝子用手悄悄示意了一下知身后的方向,道:“比起这个,你们有没有发现在知身后的那个人,长得很像是知的亲人啊?”

从jk们的视角来看,在宇智波知的身后站着的那个男人,顶着爆炸头,浑身看着很有气势的样子。面容和宇智波知长得微微有些像,就是年纪看着比知要大上一些。

“有些像是哥哥呢,我猜。”歌姬在旁边道:“看着是一个正常人的样子。”

和高专的dk不一样。

硝子沉默了一下,问道:“他们忍者会不会有什么驻颜有方的忍术啊,也不一定是哥哥,也有可能……”

冥冥叹了一口气:“打住,毕竟,有给人当男妈妈的爱好的人目前也就只有夏油一个人吧,其他人都是正常的。”

硝子嘶了一下道:“我倒也没想过你说的那一方面。”

不过,应该确实是哥哥吧。

于是三个jk走了过去,向那个爆炸头男人问好:“您好,我们是知的同学。请问您是知的哥哥吗?”

宇智波斑点了点头,道:“是。”

jk们:“您好您好。”

气氛略有些尴尬了起来,但好在,这个时候上面的银色怪人发声了。他打破了寂静:“喂,你们不要老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其他地方好不好,帮我证明一下我是悟啊!”

这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自然让jk们皱起了眉头,于是歌姬反驳道:“知不知道我们最讨厌这种说话方式了。知,骗子,打他!”

宇智波知摩拳擦掌,再次跃起一刀挥下:“好!”

关键时刻,奥特悟总算是想起了自己还有挚友可以卖,于是他道:“我真的是悟啊!你们要是不信,到时候我把杰新的糗照发给你们啊。”

宇智波知停下了手。

怎么说,如果他真的不是五条悟的话,敢冒充五条悟,还敢拿夏油杰做筏子,应该就离去世不远了。

与此同时,jk们的内心也开始了一丝丝的怀疑。

冥冥思索道:“我记得,我们好像确实是讨论过,五条悟是不是有可能穿越了的问题?”

硝子在旁边附和道:“他现在身体没受伤,但却一直昏迷不醒……确实是有一些像啊。”

歌姬道:“难不成还真是?那我要先照个相,记录一下这个搞笑瞬间才行。”

当然,光是这种猜测,是不能让jk们信服的,于是她们商讨了一下,决定出一个问题来验证。

宇智波知得到了jk们的示意,问道:“你对杰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奥特悟:“奇怪的刘海!”

jk们倒吸一口凉气,觉得有这种回答,可能确实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中邪了的五条悟。

当然,最关键的事情在于——

歌姬:“我刚刚录音了,到时候就发给夏油。”

硝子啪啪鼓掌:“歌姬,做得漂亮!”

高专,医务室内。

周边的一切都是白色的,衬得四周氛围愈发寂静。此刻的五条悟看着就像是睡着了一般。他的眼睛被蒙了起来,下半张脸俊朗无比,就像是一个沉睡中的美人。

唯一不和谐的是,他高耸的鼻梁上,被画了一个小乌龟。

奥特悟:“……”

这画风,一看就是杰干的。

此刻,夜蛾在床边站着,防止出现意外。而宇智波知站在床的另一边,目光灼灼地盯着那个银色的怪人,问道:“你打算怎么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

jk们站在宇智波知的身后,有些好奇地看着这家伙脸上逼真的小乌龟。宇智波斑在房间门口站着,此刻正在闭目养神。

奥特悟慢慢道:“你不要急,看我的。”

而后,他举起双手,缓缓道:“变!!!”

空气安静了下来,周围无事发生。

宇智波知:“……”

宇智波斑问道:“要把这个骗子扔出去吗?”

奥特悟摆了摆手:“你们不要着急,我还在想变回去的办法!”

突然砰的一声,医务室的门被打开了,众人抬头,发现是夏油杰回来了。他似乎赶得很急,看上去很担心挚友的样子,气喘吁吁地问道:“悟呢?听说他变成奥特曼了,我来看看热闹……”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立刻补充道:“不是,我来看看能帮得上什么忙?”

奥特悟非常生气:“杰,你果然是过来看我的热闹的对吧!我脸上的小乌龟是不是也是你画的?”

夏油杰表情高深莫测:“那怎么可能呢?我是那种趁着挚友睡觉就对挚友恶作剧的人吗?你真是太不了解我了。”

奥特悟指着自己沉睡身体上的乌龟,道:“那这是谁画的?”

夏油杰沉思了一下,道:“也许是悟梦游的时候自己画的呢?毕竟,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啊。”

“许久不见,你说瞎话的能力真的越发见长啊,杰。”

“其实也还好啦,比不上你的,悟。”

看着两个dk熟练地进行互相坑害,宇智波知在心里基本已经确定了这是五条悟。到了现在,她的内心除了想快乐地看笑话以外,已经不想再管其他事情了。

突然,她转头看到了自己大哥的表情,一个激灵,开始找补:“大哥,相信我,这个家伙是我同学中的异类,就像是忍者中出现了千手那种异类一样!平时我们还是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

宇智波斑闭着眼睛,不置可否。

那边夏油杰的嘲笑还在继续:“唉,不知道是谁变成了奥特曼……一定是因为自己平时实在是太作恶多端,被世界当成反派,结果被扔过去给净化一下了吧。这家伙真的是要反省一下自己啊,倒霉到这个样子也真的是很少见啊。”

奥特悟冷哼了一声,反驳道:“你懂什么?哪一个人小时候没有成为奥特曼的梦想?我看你是嫉妒吧。哪怕你的行为也和我一样像是反派,世界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吧。”

而后这家伙转过头来询问这些jk们的意见:“你们说,是不是?”

jk:“……”

这家伙竟然能意识到自己干的事情很像是反派,也真是难得啊。

在dk们的唇枪舌战之中,夜蛾冷静地开口了:“杰,你不要添乱。悟,你知道怎么回到你自己的身体里吗?”

奥特悟道:“我再试一下。”

于是,众人看着这个家伙搞了半天,摆出来了十几个pose,最终,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床上的五条悟动了一下。他慢慢地坐了起来。

冥冥有些惊讶:“竟然成功了?”

硝子:“挺好的,看他摆了这么多的pose,我都累了。”

歌姬有些心累:“所以我的快乐时光就要一去不复返了吗?”

夏油杰站在一旁,切了一声,道:“既然醒了,你这家伙就不要让我一个人做任务了。用你的奥特曼形态直接去把咒灵的领域推平吧。”

宇智波知耸了耸肩。

正在这时,五条悟摸了摸自己眼睛上的黑色绷带,缓缓将它解了下来,抬起头睁开了眼睛。

——他露出了一双红色的写轮眼。

宇智波知:?!

宇智波斑不言不语,一瞬间杀气从他的身上释放了出来,似乎是对这个不姓宇智波但却有宇智波眼睛的人有些怀疑。

五条悟:???

他脑袋上满头问号。

而且,知的大哥怎么突然开始散发杀气了。

夏油杰咳嗽了一声。他当时恶作剧的时候,不但在对方下半张脸画了个小乌龟,还趁五条悟不注意给对方戴了他快递盒中最新买的美瞳。

就是宇智波写轮眼的那一款。

说实话,他当时,只是想要挑拨dk和jk打架的来着,没有其他心思的。

但是,此时已经来不及了。

五条悟在杀气的震慑之下,来不及反应,身体又自动变成了奥特曼。

奥特曼可以自动变大变小,但哪怕是一个小奥特曼,其实他完整的身高,也和楼差不多高了。而脆弱的大楼显然是没有办法承担起接受一个奥特曼身体重量的大任的,于是,它自然是干脆利落地塌了。

夏油杰已经不敢回头看自己老师铁青的脸色了。

宇智波斑:“须佐能乎——”

须佐能乎巨人拔地而起,众人站在一片废墟之上。宇智波知在坍塌的一瞬间护住了硝子,刚刚放下了扶住自己jk伙伴的手,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这个着实有些玄幻的场景。

高专之中,一个奥特曼,在和她大哥的须佐能乎打架。

她一生的想象力都要在此时用完了。

夜蛾气沉丹田,带着一丝丝崩溃般地怒吼道:“不要在这里打架!高专的建筑经不起折腾了!”

正当夜蛾焦头烂额之际,宇智波知抬头,突然看见上空似乎出现了一个身影。

好像也是一个奥特曼。

那个奥特曼从遥远的地方飞来,向众人挥了挥手,而后缓缓降落。她语气似乎带着一点凝重:“十分抱歉,奥特悟不知道怎么回事偷跑了出来,我们会对此次事件负责的。我现在就把他带走。”

此时焦头烂额地变成了奥特悟:“……为什么还会追到这里?”

“那个是美瞳,美瞳。”奥特悟赶紧先对那边的爆炸头男人解释了一下。

这场穿越究竟有完没完了。虽然他小的时候,也曾经希望过自己可以变成光,但现在这个样子还是过于离谱了。

宇智波知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缓缓皱起了眉头:“你是谁?”

那个奥特曼道:“我是奥特之母。”

宇智波知立刻反应了过来:“……奥特之母!!!我能要一张您的签名照吗?”

奥特之母:“这当然是可以的。”

硝子吐槽道:“现在的重点貌似不是这个吧。”

旁边的夏油杰看着非常快乐的样子,他大声道:“奥特悟?”

奥特之母点了点头:“是的,奥特悟。这是上天给这个孩子的名字。”

歌姬捂住了肚子:“噗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救命啊!!!”

冥冥:“这个名字,这个名字真的好……”

硝子:“好,以后不要叫他五条悟了,就叫他奥特悟吧。”

在众人说话的时候,奥特之母已经有了动作。她飞身上前,抓起了奥特悟,并在对方的不住挣扎中,强行用自己大奥特曼的身高镇压了小奥特曼身高的奥特悟。

宇智波斑正准备放大招,看到奥特之母来了,不由得停下了手,点头示意。

奥特之母寒暄道:“好久不见了,远方时空来的旅人。你找到你的亲人了吗?”

宇智波斑点头道:“找到了。多谢你当时送我去月球。”

奥特之母道:“不,不用谢。奥特曼会帮助人类的。”

奥特悟在被抓走前开始据理力争:“不是,对面那个难道不是怪兽吗?我们奥特曼的宗旨,不就是帮助人类吗?这家伙可是货真价实的月球星人啊。”

他亲眼所见,是从月球上来的!

奥特之母充耳不闻。因为对面的那个人,奥特之母认识,那是当时路过的爆炸头旅人,奥特曼的好朋友。

而后,在奥特悟不停地呼喊:“放开我,我要回到我自己的身体中”的噪音之下,奥特之母面不改色,拖着奥特悟,就带他再次飞向了遥远的m78星云。

这一切发生得很快,众人都还处在云里雾里之中。这个时候,只有唯一真心担心五条悟,也就是自己学生的夜蛾班主任发话了:“等一等啊,奥特之母,他真的是我的学生,他确确实实是这个世界的人,先别把他带走啊!!!”

但是此刻,奥特悟已经被拖得见不到人了。

宇智波知:“……”

宇智波斑叹了一口气,解除了须佐能乎,道:“我也该走了。”

宇智波知:!!!

她立刻放下了奥特悟的事情,急忙道:“为什么啊大哥,你走得也太快了吧。真的不再待一下再走吗?”

宇智波斑摇了摇头,道:“这边的时间比木叶那边流速慢。我已经在路上耽搁了好一会儿了,需要回到木叶继续处理辉夜姬的问题了。”

“而且,我知道你现在在这个时空过得很好,这就够了。我会在这里留下时空坐标点,等那边的事情完成了一个阶段,再次回来的。”

宇智波知有些难过,但也明白大哥回老家确实是有正事要做。她只好掩饰住了自己的闷闷不乐,道:“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回老家找大哥呢?”

宇智波斑高深莫测:“你就当上学吧。什么时候放假了再回家吧。”

宇智波知噎了一下,心道大哥能不能不要老是提起她没上过学这件事——这也不是她想的啊,宇智波族学教的东西,咳咳,确实不能说是正经文化课。

毕竟,那些主要都是审讯,反审讯,跟踪和反跟踪的技能点。

宇智波知很快地打起了精神,问道:“不,等等,大哥你等一下。你的眼睛怎么样了?”

宇智波斑:?

宇智波知转过了头,有些恳求地对硝子说道:“硝子,你的反转术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我眼睛的负担,你能不能帮我看看大哥的?”

硝子走上前来,道:“当然可以啊。”

过了一会儿,硝子道:“积累的负能量有些多啊,我可能没有办法完全清除,但是可以清除一部分。”

宇智波知双手合掌:“清除一部分就可以了!能解决一部分负担也是好的啊,大哥你不要抗拒啊!我以我的性命发誓,硝子真的很好的!她帮助我治疗好多次了。”

“你的眼睛真的还能支撑得下去吗?好不容易找到了治疗方法,你要是不接受,二哥就会努力把他的眼睛给你啊。要是这样,我就把我的眼睛给二哥,这样我们一家人整整齐齐的,都换过眼!!!”

宇智波知据理力争,一定要让大哥接受治疗。

尤其是大哥回到老家后这家伙还要接着和千手老大一起干事业。干事业,怎么能少得了眼睛?

宇智波斑被自己妹妹各种魔音贯耳吵得有些头疼,他无奈地揉了揉额头,道:“……知道了。”

一方面是出于对自己妹妹的信任,一方面也是出于对自己实力的自信——宇智波斑没有过多地反对这件事。毕竟哪怕有人碰到了他的眼睛,他也有一万种方法可以反击。

但是,过了一会儿,他确实感觉负担小了一点。

状态大概回到了一年前那样。

宇智波斑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道:“多谢。”

宇智波知:“以后二哥会来看我吗?”

宇智波斑明白自己这个妹妹的想法——她不但担心自己的大哥,其实也很担心自己的二哥的眼睛使用状况。于是他道:“泉奈过一段时间会过来的。”

宇智波知有些开心地握起了拳头,而后对硝子道:“硝子,你有什么要求,都直接对我提吧!”

日后赴汤蹈火,上刀山下火海,只要硝子提出来,她都会为硝子办到——这话有点肉麻,但确实是宇智波知的心声。

宇智波斑想了想,对众人道:“刚刚被带走的那个,是你们的同学吧?”

大家点了点头。

宇智波斑看向了硝子,问道:“你想让他回来吗?”

“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忙。”

硝子:“……”

这个有一点难以回答,不想肯定是不行的,好歹是同期,有那么一点点的,微弱的,可以被忽略不计的同学情谊。况且,要是把五条六眼丢了,这怎么看都太过离谱。但是,如果想的话,那家伙回来又开始天天招猫逗狗,确实是让大家有些不胜其扰。

看出来硝子内心所想,夜蛾冷静道:“不要拒绝,硝子。高专可以出赎金。”

硝子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问道:“赎金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是高专出?”

夜蛾沉稳道:“因为我打算出一个价格,让五条家也难以承受。宇智波先生,您可以接受这份委托吗?”

在宇智波知的科普下,班主任也知道,这个很厉害的人是宇智波知的哥哥,也是忍者,可以穿梭时空。

宇智波斑摇了摇头,他对着硝子道:“我拿这个世界的钱也没什么用处,你需要这笔钱吗?”

硝子:!!!

宇智波知拍了拍硝子,道:“接受吧硝子!你替我大哥治疗了眼睛,以后我二哥可能也要过来拜托你进行治疗。在我老家,宇智波家的万花筒写轮眼开了之后就很难避免失明的命运……你现在帮助了我们,就拿这笔钱去做你的研究吧!”

硝子有些惊讶,看着像是打算拒绝:“可是,小知,这是很大一笔钱……”

宇智波知坚持道:“接受吧接受吧,我以后的眼睛也要拜托你治疗啊……我大哥接下这个任务,其实也是看在你的份上啊。”

夜蛾补充道:“这样也可以让悟那家伙每天少惹一点事,记得多做一些任务。高专坑了五条家,不是,是帮助了五条家,硝子可以得到赎金。而悟这家伙也该收收心了,不要每天做坏事,被上天再次惩罚变成奥特曼了。”

姜还是老的辣。

夏油杰在内心感叹道。

宇智波知点点头:“我觉得可以!”

不能只有她一个人被高专的债务压垮,多一个债友也是好的。

夏油杰自认为已经还完了高专的债务,对此事自然是乐见其成:“我也觉得可以。”

于是,在众人的赞美下,咒高新一代的富婆——家入硝子,就这样诞生了。

在确定了一切都好之后,宇智波斑和宇智波知又谈了好久的话。之后他就启程,去往m78星云,中转回到木叶去了。

第二天,咒高的门前,再次出现了一个熟悉的,风尘仆仆的身影。

他扶着墙,似乎很疲惫。

奥特悟被奥特之母抓回去之后,无数的奥特曼都蜂拥过来,开始给他讲解不能随便去地球搞破坏的奥特曼守则,着实是让他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摧残。

有了这个经历,他觉得自己在短时间内,已经不太想再看见奥特曼这几个字了。

什么光的伙伴啊,相信光这类和奥特曼有关的说辞,他也实在是不想再听到了。

他被洗脑了好长一段时间——但奥特悟凭借着自己顽强不屈的意志,坚持了自己的内心。直到奥特曼们纷纷传道,他们的朋友,那个路过的爆炸头旅人又来了。

奥特之母和这个爆炸头旅人详谈了好一会儿,出来之后,对着奥特悟深沉地叹了一口气:“我已经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了。”

奥特悟:“你总算知道了。”

奥特之母:“你和你的人间体情比金坚,自然,如果你要回去的话,我确实不应该拦你。”

奥特悟:“那不是我的人间体,那就是我本人。”

奥特之母告诫道:“你回去之后,千万不要干坏事。”

奥特悟:“我不会的。你放心。”

奥特之母:“你现在还没办法自如进入你的人间体内,所以,过一段时间,我会委托一个奥特曼给你送一样东西过去。”

奥特悟:“谢谢,我现在只想赶紧回去。”

奥特之母:“你去那个时空的地球,需要我送你吗?”

奥特悟:“不用了不用了,我立刻就走。”

之后,就是奥特悟出现在校门口的场景了。

夜蛾看到了自己的学生,把他放了进来,对他说道:“悟,你的同学们为了你的回来,可是付出了好大的代价呢。你要先去见见他们吗?”

奥特悟:“不,我要先见见我的身体。”

夜蛾有些奇怪:“你的身体?你的身体不在高专啊?”

奥特悟:???

夜蛾道:“昨天,你变大之后,你的身体也就跟着一起消失不见了。”

奥特悟:“……”

好家伙,现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变回五条悟了。

人生总是如此的坎坷。

但是,此刻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道:“对了,奥特之母说要给我送什么东西来着?”

是什么东西,奥特悟不知道。他现在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哪怕变成了奥特曼,他也不得不在夜蛾的教导之下,和周围人一起上课。

这让他饱受嘲笑。

奥特悟在心里记下了小本本,将里面大声放肆嘲笑他的挚友杰拖入了今生今世一定要报复的名单,并决定在日后也要想办法让这家伙穿越成天线宝宝。

那他一定会遭受到比自己更多的嘲笑。

过了两天,有一个青年赶到了高专,他笑容温和爽朗,俊秀的脸庞挂着让人感到赏心悦目的笑容。他敲响了高专的门,问道:“请问,奥特悟在这里吗?”

在众人的爆笑声之中,奥特悟面不改色。他走到了高专门口,问道:“是。你是?”

那个短发青年笑道:“啊,叫我大古就好,或者你也可以叫我迪迦。”

宇智波知:!

迪迦欸,这可是迪迦!!!

他接着温和道:“我受奥特之母所托,来给你送这个神光棒。这样,你以后就可以自由地在人间体和奥特曼之间进行形态转换了。否则,强行转换成功率比较低不说,还很容易受伤。”

奥特悟拿起了那个神光棒,脸上神情似乎是轻松了一些。他向对方道:“是吗?那可真是帮大忙了。”

大古道:“好了,我也该回到我自己的时空里去了。奥特悟,要相信光的力量啊!”

立刻使用了神光棒变回了自己样子的五条悟:“……”

虽然变回了自己让他感觉松了一口气,但说实话,他并不想接这句话。

给宇智波知带来了奥特之母的签名后,迪迦又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送完神光棒,挥了挥手,就告别了高专的众人,变成奥特曼飞走了。

夜蛾感叹道:“幸好高专的结界还行,以及这里地处郊区没什么人……否则这绝对会被拍到上电视的吧。”

而且,最近咒术界上层因为被打了,目前还在手忙脚乱地恢复元气,暂且没空注意到高专这里发生的事情。

话说,既然悟可以变成奥特曼——

那这个可不可以变成高专的秘密武器?或者说,作为五条悟个人的保密技能,也是好的。

于是夜蛾开口道:“悟这次的奇妙旅程,你们一定要保密。”

大家点了点头。

夏油杰补充道:“当然啊老师,在我们内部嘲笑一下就行了。”

歌姬道:“话说回来,五条悟的奇妙冒险——这件事实在是太搞笑了吧。”

宇智波知:“就是就是。”

夜蛾道:“最后也算是圆满解决了。尽管悟背上了一大笔债务和被众人嘲笑,但这只是两个无伤大雅的小缺点。他得到了自己的秘密武器——可以在关键时刻变身为奥特曼。”

五条悟:?

他停下了玩着神光棒的手:“我什么时候背上债务了?”

夜蛾给他解释道:“在你当时打架踩塌了楼……”

五条悟叫道:“什么啊,那完全是无心之失吧。话说,我的眼睛上为什么会有美瞳?”

他手里抓着那两个写轮眼的美瞳,打量了一下自己挚友的表情,肯定道:“杰,一定是你对吧,不但往我脸上画乌龟,还给我戴美瞳。”

夏油杰的表情很无辜:“怎么可能是我呢?我连你有美瞳都不知道。话说回来,悟,你还是快点去洗洗脸吧。”

此刻,那个乌龟还顶在五条悟的鼻子上。

五条悟摩拳擦掌:“我劝你想好再说话哦,我现在可是奥特曼了,专打你这样不正义的坏家伙。”

夏油杰叹了口气:“哪怕你这家伙用武力威胁我,我也不会屈服的。”

但这个时候,五条悟却转过头来,道:“老师,那栋楼塌了,并不能说是我的问题,我强烈要求杰来承担来承担此事。”

夏油杰:“夜蛾老师,你千万不要听这家伙的鬼扯。”

五条悟接着道:“而且,一栋楼而已,五条家完全赔得起啊,为什么会让我背上债务?”

夜蛾叹了口气:“我确实知道你背得起,楼塌了的大部分债务也确实是让杰承担了。”

夏油杰:“等等老师,我怎么不知道这回事?”

宇智波知和jk们窃窃私语:“活该活该!”

dk之间的互坑,果然是令jk每日都感到开心的节目啊。

夜蛾没有理夏油杰的抗议,他只是继续道:“悟,你知道,为了把你赎回来,高专付了多大一笔钱吗?”

五条悟:?

他想起了那个爆炸头旅人和奥特之母的谈话。

夜蛾道:“那是五条家也还不起的数目啊!五条家发来的信息是,让你自己还吧,他们还不起了。”

五条悟沉默了一瞬,戴上了自己的墨镜,道:“那个人,我记得是知的哥哥?”

宇智波知强调:“亲兄妹明算账知道吗?我大哥没有足够的委托金,是不会出手的。”

夜蛾道:“所以,悟,你准备好接任务还债的生活了吗?”

五条悟沉思了一下。

他到底不是一个寻常人。普通脑回路的人,面对这种事情,大概是会感到很伤心的,并且发誓再也不会欠下多余的债务。但五条悟的脑袋里,此刻冒出了一个令旁人难以理解的决定。

这个银毛道:“无所谓,债多了不愁。”

“烂橘子们新的据点在哪里?我要变成奥特曼去消除邪恶,将他们一网打尽!”

反正,欠了赎金也是欠,欠了毁掉烂橘子开会的建筑的债务那也是欠。既然欠债了,那不妨多欠一点。

他最近很倒霉,于是决定,要让别人也一起跟着倒霉一下。

夜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