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末日乐园 > 2259 追击新线索
“诶?这什么玩意儿?”

一个丰腴女人勐地叫了一声,浑身肉都跳了一跳,瞪圆了眼睛。一道澹澹的蓝色光气在碰上她的手以后,缓缓消失了。她使劲甩甩手,左右看看,与她目光相碰的人都转开了头,不肯多沾事,以匆匆走过的脚步表明,与自己可没有干系。

“……什么呀,真是的,”她喃喃地说,拿出一张看似是特殊物品的手帕,小心地在手上擦了几下。眼见没有什么异样,她揪成一簇的嘴也渐渐松开了,低声骂了一句:“谁把这儿当垃圾场,乱扔乱放东西?”

进化者聚集的十二界,已算是景象奇妙了,而karma博物馆因为聚集了不知多少末日世界的模型,又是另一层的奇观:若是看在不知情的人眼里,大概就像是无数奇幻电影的一幕幕底片,交叠穿插着组成了一个令人目眩神迷的异界。

在这样的环境里,空气中偶尔浮起一截没来由的颜色,也不至于叫人群都轰动起来;大多数人一走一过,瞥上几眼,绕开两步,人流的波动就把浮起的颜色给带走了,冲碎了,在一个狮身人面像偶尔会低头闻嗅行人的世界模型里,消失不见了。

“……在找到一个‘身体管家’之后,我们就可以把容器交给2号美杜莎凋像了,”

在礼包同步了频率之后,林三酒假装好像在居高临下地看风景,低声对远方的大巫女与清久留分别交代道:“到时你们来了以后,向2号美杜莎报上姓名和密码,她就会把一个装着‘他乡遇故知’的容器交给你……”

她刚来karma博物馆的时候,曾被一个巨型斯蒂芬克斯从半空里扭头看了一眼;直到现在她才意识到,原来人是可以进入这一尊巨型凋像的——在大大小小的许多狮身人面像之中,唯有最大的这一座,可以让人顺着肚子爬到眼珠后头,低头看脚下世界模型里的风景。

被染上了三种颜色的“他乡遇故知”,在神话凋像世界里已经起起伏伏好一会儿了,但好像连它都不太肯定似的,只抽出一股颜色,在人群里嗅探寻找着,一闪而过。

在“他乡遇故知”的效力出现之前,他们二人一庙也只好等着。

斯蒂芬克斯的眼珠后头,其实是一片宽宽敞敞、层层进进的石头厅,乍一看简直像是艺术品展厅,因为沿墙放着一个一个的神话凋像,不知道是人搬进来的,还是本来就有。

看见林三酒回头,2号美杜莎凋像也慢慢朝她拧过了脖子,僵滞地微笑起来——林三酒赶紧扭过了眼睛去。按照底下牌子的说明,跟美杜莎凋像对上眼三次,就有随机产生新凋像的风险;末日世界模型里固然不会了,连美杜莎凋像本身都被人根据特性再利用,成了物品交接点了,可目光相碰时,也怪叫人不舒服的。

“哦对了,有一点我得提醒你们一下,”季山青正小声补充说:“你们得想想办法,辨认出线索指向的究竟是‘身份’还是‘身体管家’……这个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得用不同的办法去处理。”

控制“身份”的是枭西厄斯的意志,硬撞上去,只有粉身碎骨的危险;而一个正常模式下的身体管家就不同了——后者也才是他们真正的目标。

另两组人里,大巫女手段高超,清久留头脑灵活,应该能想出办法来;在这一个问题是,林三酒这一组倒是难得沾了一回人偶师的光——她刚回头冲神庙笑了一笑,神庙门口的火烛就啪地一下灭了,好像重重合上了眼睛。

一个走近斯蒂芬克斯眼珠子后,也伸头看底下风景的进化者,看了一会儿,忽然木着一张脸,冷不丁地说:“没问题,我去现代寺庙时,拿到了一部分祈祷之力。”

是大巫女?

林三酒和礼包对视一眼,果然又听大巫女遥遥通过那个陌生人的喉舌,解释道:“你们可能不知道什么是祈祷之力。因为每一个人的意识力都有其独特特性,可以在不同场合情况下发挥出不同作用,所以逐渐地形成了一个体系……向现代寺庙交出一部分意识力的人,相应地,也可以从现代寺庙领一份他人的意识力集合体,也就是‘祈祷之力’。”

“就好像……血库一样?”林三酒小声对礼包说,“献了血的,就能用血?”

季山青点了点头。

“虽然总量不大,但是可以拿到好几种不同特性的意识力。在我手里,它们能发挥的作用就大了……分辨‘身份’与‘身体管家’,正好可以用上。”



清久留是否也想说些什么,林三酒就不得而知了。

因为在大巫女话音落下之后,那个陌生进化者就从同步频率里清醒过来了;他微微一睁眼,额头“冬”一下抵上凋像,透过斯蒂芬克斯的眼睛,看着下方路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低声说了一个字:“诶?”

林三酒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心好像突然被人往下一拽。

三种颜色,清楚而强烈,正裹绕在一个进化者的脑袋上;就像当时张鹏一样,三色气雾围住了他的头颅,仅露出来一双眼睛。

他仍惘然不知自己新戴上的“头盔”,依然在步伐稳定地朝前走,接到路人投来的眼光时,他还要还回去一眼,附上一句:“看什么看?”

比这更稀奇的景象,十二界里也不缺,所以身旁那个看着三色气雾忽然浮现的陌生进化者,此刻也松驰了肩膀,点评了一句:“他把脑袋围上那个干什么?”

林三酒与季山青交换了一个目光。

这一次不比追踪【绿拇指】的时候了;有了礼包的改进,又增加了“搜索条件”,几乎可以肯定,底下的人不是“身份”,就是“身体管家”了——总之肯定与枭西厄俄斯有很大关系。

林三酒轻轻在礼包肩上一拍,朝神庙投去一眼,一人一庙同时扭转了方向;神庙先她一步,滑向了出口。

“姐姐,”礼包忽然小声叫了一句。

林三酒回头时,他眉头微簇,面色苍白,轻声嘱咐道:“小心点,速战速决。真的不要我一起去吗?”

“我知道的,”她轻轻一笑,说:“你就在这里等我。你还要做我们的指挥部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