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东黎往事 > 第六章 与王爷开战
  她真的很讨厌这种调调,刚才明明是自己帮他瞒天过海,现在却被当贼一样盘问。

  抬起头,对上墨逸尘的眼睛,一字一句回应道:

  “瞎猜的行不行,难不成那刘公公看过你,知道具体位置?”

  墨逸尘看着陈澜,眼中几乎不可见的闪现一丝惊奇,继而又很快恢复平常。

  他想了很多种可能,陈如海是如何在府中安插眼线窥探他,又是如何将女儿塞给她做内应的。

  可却万万没有料到,这陈三小姐全然不知其中经纬,竟还胡编乱造自己受伤的位置。

  见他看着自己有些出神,就要被激怒的陈澜,又趁机反将了一军:

  “王爷既早料知今日之事,又为何不一早相告,岂非诚心与我难堪?”

  墨逸尘被拉回了神,面对突如其来的发问,挑着好看的剑眉,换上一脸无奈,轻飘飘地说了句:

  “本王还没来得及说。”

  语罢,再次好整以暇地看着陈澜,他忽然感起兴趣,她会如何反驳自己。

  陈澜心中气得直翻白眼,却也实在不想同他纠缠下去,闭上眼睛做了一个长长的深呼吸,起身对墨逸尘福了福身,道:

  “妾身累了,想回房休息,就不陪王爷继续用饭了。”

  走到门口,想了想,转回头又说了句:

  “明日辰初,陈府的马车会在王府正门前等候,还望殿下念在今日我好歹帮了你的份儿上,不要爽约,陪妾身回门一趟。”

  说完转身,正准备走,不料身后却传来一句:

  “哦?回门?”

  扭头一看,那家伙也正看着自己,眼中居然还带着玩味。

  陈澜顿时后悔,他不会因为自己刚才顶撞了他,就让自己一个人回门吧。

  “是的,回门。”陈澜转过身,肯定的点了点头,重复道。

  “明日有事,抽不出时间。”果然,狗嘴里吐不吹象牙来,他在为刚才的事情故意刁难她。

  可恨她太过冲动,也没有给自己留条后路。

  但是后悔显然已经来不及,她只得硬着头皮道:

  “殿下,明日之事......能否暂缓。”语气也有所缓和,毕竟现在决定权在人家手里,她也只能做小伏低。

  墨逸尘起身,走向陈澜,端视着她的脸,悠悠然抛出了一句:

  “不能。”然后便饶有兴致地等待着她出招儿。

  闻言,陈澜心下十分不爽,却又不好当即发作,便深吸了一口气:

  “殿下,回门之礼十分重要,还请殿下陪妾身走一遭,不会耽误太多时间的。”

  看着她为了回门这般做小伏低,墨逸尘反而来了兴致,更加有心情要戏弄一下自己的新婚妻子了。

  他歪起头,挑了挑眉毛,将双手抱在胸前,心不在焉地道了声:

  “求人,要有个求人的态度。”

  陈澜抬起头,看着那张欠揍的脸,默默咬了一下后槽牙,强忍着怒火问了句:

  “不知殿下要怎样,才肯陪妾身回门?”

  说完,他见墨逸尘进入了沉思,便不再言语,只是安静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厮竟然假意思索了片刻,无耻地反悔了:

  “嗯,这是个好问题,本王还没想好,你且先回去,明日再谈吧。”

  此言一出,陈澜的怒火再也无法忍耐,在胸中熊熊燃烧了起来,她心下道:

  这混蛋一早上竟连续惹毛自己两次,如若真的就这么走了,恐怕回门之事就此泡汤,断不可任他这般欺凌。

  思及此,她把心一横,酿足了气势,直直瞪着墨逸尘,放出了杀手锏:

  “你若不肯同我回门,我便将昨夜之事张扬出去,晋王殿下是把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与新婚妻子不能尽人事,届时整个靖安城人尽皆知,看你待如何自处。”

  话毕,还气势汹汹地瞪着墨逸尘,成婚还不到一天,他便捉弄了自己两次,低声下气地求他恐怕也没用,还不如鱼死网破,看他能奈自己何。

  墨逸尘当即吃了一个闷鳖,和陈澜互相瞪着对方,对峙了好一阵子都没再说话,场面一度陷入僵局。

  他虽向来不惧别人如何说他,可她竟拿这种事儿要挟他,也真亏她想得出来。

  一个小小女子竟敢如此振振有词,这胆识,倒和自己有几分相像。

  想到这里,墨逸尘的内心突然对她产生了兴趣。

  面上虽然恢复了一贯的平淡,双目却含笑着问道:“你在威胁本王?”

  陈澜感觉到自己的话起了作用,见对方已经有所动摇,便着意又添了一把柴,让火烧得更旺些。于是她对上墨逸尘含笑的双眼,字正腔圆地摆起了大道理:

  “并非妾身有意难为王爷,只是回门之礼乃我朝旧俗,上至皇亲国戚,下到平民百姓,女子出嫁第三日携夫回门,一来可慰娘家亲人思女之苦,二则彰显夫家对新婚嫡妻之爱重。

  况你我奉旨完婚,官家又素来系重亲情,如若王爷不尽与妾身回门之礼术,恐无以为天下之表率,更让官家疑你我新婚不和,于王爷名声更是无益。”

  墨逸尘眼看着面前的小女人,给自己扣了一顶又一顶的大帽子,而且表情还十分严肃认真。

  这不过一盏茶的工夫,竟将他堂堂东黎皇子,说成了不忠不孝,不贤不义,还不能人事的废物。

  这不知死活的“过人胆识”当真就只是为了回个门吗?

  墨逸尘觉得此女子当真有趣,自己若不应,恐怕她又要出新招儿,不知又要将自己贬损成什么样子。

  沉默了半晌,终于吐口,道:“好,明日辰初,王府正门见。”

  ……

  陈澜走后许久,碧落院又恢复了常日宁静。

  墨逸尘回到书房,再次拿起画笔,独坐在案前画画。

  此时他正兴起,临了一盆兰花。

  画兰一定要分清主次,以及前后的位置关系,稍有不慎,便会将一盆幽兰画成一盘待入馅儿的韭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