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东黎往事 > 第七章 回门一
  因此,世人皆称“十年画竹,百年画兰”。

  可再看他画的兰,却主次有序,前实后虚,实笔不肿,虚笔不浮,随手拈来便是难得的佳作。

  墨逸尘认真的画着,伏檀轻轻掀动竹帘,悄悄走到他身旁,将自己前几日刚配的香取出一勺撒入香炉,然后又默默地站到他身后,凝着他的侧脸出神。

  须臾,香饵在香炉之中被热气烘起,散发出甜而不腻的幽香,墨逸尘开口问道:“你熏得什么香?”

  “回王爷,此物是以玫瑰,栀子,和橙皮晒干研碎入香。王爷昨日大婚,今早又如此耗神,此香凝神静气,去浮戒躁,可替王爷解乏。”伏檀浅笑着答道。

  “嗯,你有心了。”

  语毕,墨逸尘继续心无旁骛地画着画,伏檀站在身后也依旧静静的,一时间屋内再无人说话,他画他的,她看她的。

  待他落下最后一笔,已是半个时辰之后,墨逸尘双手拿起自己的画作,满意地点了点头。

  继而又想起了什么,边看着画,边问站在身边的伏檀:“王妃今早可有异动?”

  “禀王爷,属下暗中观察,未见王妃有所异动。今早负气离去,也只是径直回了琼芳阁便再未离开。”伏檀如实回答。

  “好。一旦王妃有所异动,或与什么可疑之人接触,马上向本王汇报。”墨逸尘说着,将手中的貂毫放回笔架之上,又把画递给伏檀,道:

  “今日画的顺手,裱起来,挂到我房中。”

  “是,属下这就去。”伏檀小心地接过王爷的画,轻折了两下,俯身行礼,本打算离开书房,却忽然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想说什么?”墨逸尘一眼便看穿了伏檀的心思。

  伏檀端着手中的画稿,担忧地对她家王爷说:

  “王爷,您明日当真要陪王妃回门吗?”

  “嗯。”墨逸尘回味着陈澜奶凶奶凶的挑衅,轻笑了一声答道。

  “可是王爷,那陈相……”

  “无妨。”他伸手端起茶盏,吹了吹,又喝了一口,仿佛没事人一般。

  ……

  翌日清晨,红润的骄阳在东方铺满天际,青草氤氲着晨露的清香,炊烟的余味还在空气之中缭绕着,陈澜便早早地出现在了晋王府的正门口,东张西望地等待着墨逸尘的到来。

  大约一柱香过后,白冉驾着一辆马车驶了过来,停在了她的面前。

  “属下白冉,见过王妃。”白冉跳下马向陈澜拱手行礼道:“王爷在马车内等您,请您上车。”

  陈澜向马车看去,心道好生奇怪,白冉驾的并不是陈府的马车,约好的时间和地点,陈府的车为什么没有出现?

  正满心狐疑着,幔帐被一只修长的手掀开,里面传出了墨逸尘的声音:“看什么?还不快上车。”

  听到催促声的陈澜,三步并作两步,上了马车。马车内十分宽敞,除了门以外,三面都是长椅,椅子上铺着夹棉的绣花长垫,而墨逸尘此时就坐在马车的正中间。陈澜环视四周,挑选了他右手边的侧位坐了下来。

  待她二人坐稳之后,外面传来了白冉的声音:“王爷王妃,请坐好,属下要启程了。”说罢,马车缓缓移动,向东边的宰相府出发。

  马车一路行驶,坐在车里的两个人都不说话。

  墨逸尘手拿着一本书一直在看,而陈澜难得出门,掀开幔帐欣赏着沿途的街景。

  清晨的靖安城与白日不同,街道两侧少了许多喧嚣。早点铺子刚刚开业,热乎的馒头烧麦在笼屉里冒着热气,勤劳的店掌柜吹着口哨擦桌子。

  与早点铺子相隔几米,是一家绣庄,洒扫的大娘正端着一盆水往门口地上播洒,门边还戳着她一会儿要用的扫帚。再往前走,又看到一个孩童拿着糖葫芦开心地喊着母亲:“阿娘,阿娘,你尝尝。”

  孩童娇嫩的声音,治愈着陈澜连日疲累的心,让她忆起了和妈妈那些温馨的点滴。如此美好的幼年时光,是她记忆中最柔软的所在。想到妈妈,她的嘴角也不自觉地微微上扬。

  在经历了这些日子的殚精竭虑之后,她终于笑了,笑得犹如夜风中的迎春一般,面颊上还流动着清白的柔光。

  这温柔的一瞬,被恰好抬头的墨逸尘尽收眼底,他看着这个昨晚还要和自己鱼死网破的小女子,此刻却绽露出如同晨光般清澈祥和的笑容。

  不禁也想起了记忆深处得那个人,她们笑起来的样子,有些相像。只可惜五岁那年,他的父亲成为了一国之君,而他,也再没见过那个人。

  他,真的很想念她......

  就这样,二人各自思念着回忆中再不能相见的人,沉默着坐了一程。

  当马车再次停下时,已经到了陈府的正门。

  陈澜一下车,便被候在门口的云雁迎了进去。从正门到沉璧院,一路上,她第一次认真地打量着这个她住了三年的地方,一切都没变,只是她的心情不再相同了。从前,她总认为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哪里都不是家,走到哪里都是一样的孤独。而今,她顺应着命运的安排嫁人做妇,此后的一切皆是未知,再回到这个她赖以栖身三年的地方,便别有一番亲切。

  将近沉璧院之时,云雁小跑了几步先进了院子,大声通传道:“老爷夫人,三姑娘和王爷回来了。”

  陈相夫妇听闻她已经到家的消息,喜出望外,陈夫人更是一路小跑出院迎接。见到陈澜更是高兴得不得了,看到她身边站着晋王,更是受宠若惊地行礼道:

  “臣陈如海,与拙荆,叩见王爷王妃。不知王爷随小女前来,招待不周,还请王爷见谅。”

  墨逸尘看着跪在地上的陈相夫妇,很有礼貌地说道:“自家翁婿,勿需多礼。”

  “父亲母亲,快请起来吧。”陈澜赶紧上前搀扶。

  四人来到前厅坐下,陈澜将陈相和陈夫人迎上了到了主位,走到堂下,向二老行了大礼:“父母亲在上,请受女儿一拜。”

  墨逸尘也配合着行了个拱手礼:“小婿见过岳父大人,见过岳母大人。”

  “使不得,使不得,你如今贵为王妃,君臣有别,怎可行如此大礼。”刚坐下的两个人,又赶紧起身将陈澜搀扶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