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东黎往事 > 第十四章 怎么就避孕失败了呢?
  一路相安无事,墨逸尘还是端坐在主位静静地看着他的书,陈澜由于昨晚梦魇,也靠在马车的窗边闭目养神,二人如同来时一般,谁都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坐着。

  待她再次睁开眼,时间已近晌午,马车就停在晋王府的大门口。

  下了车,一路走着回了琼芳阁,刚推开院门,便看见云染迎面向自己飞了过来。

  她万分欣喜地冲着陈澜,极其敷衍地福了福身,双目之中放射着神秘的光彩,压低了声线,道:

  “澜澜,昨日如何?”

  作为这里唯一知道陈澜秘密的人,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她对自己“主子”的称呼,有时也会像好朋友一样亲密。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主仆”都是做给外人看的,在这三年里,她们早已建立起了深厚的情谊,就像姐妹一样互相依靠着对方。

  可此时,她的好姐妹“澜澜”,却并没有心情和她闲话八卦。

  陈澜没好气的横了一眼,颇有些生气道:“你还好意思问,你不与我同回,害我一人与那晋王坐马车,好生不自在。”

  云染倒也不生气,登时又切换回了主仆模式,扶上了她家王妃的胳膊,脸上换做一副过来人的表情,挂着笑耐心地解释道:

  “我还不是为着你,想让你与王爷独处嘛,难道你还要恼我不成……”

  陈澜并不买云染的账,从她的手中脱出胳膊,微微皱眉,截了她的话道:“快别说了,就算没有你,还有白冉那个大活人呢,难不成他也是空气?你这分明就是存心让我难堪。”

  “这可不一样,那白冉是坐在外面驭马的,我若去了便要与王妃同乘车厢之内,起不碍王爷的眼?”话毕,便高高地撅起了她的小嘴儿,那莹润的小脸儿一纠,活像个芙蓉馅儿的汤圆,圆里透着白,白里透着粉。

  陈澜见她这般当回事,便不觉失笑。这丫头历来如此,温柔体贴是她,活泼伶俐亦是她,还偏就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漂亮脸蛋儿,叫人不忍责备于她。幸亏自己是个女的,要不然可架不住她这勾魂儿一般的噘嘴神功,当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好啦,知道你是为我好,快别生气了。去给我倒杯茶,走了一路有些口渴。”陈澜拽起她的小手,笑着安慰道。

  云染见陈澜向自己道歉,倒也不扭捏,飞快收回那撅得可以挂油瓶的小嘴儿,微微抬起下巴,端足了架子高傲地看着她,似笑非笑道:“好吧,那我原谅你。看在你一路辛苦的份上,暂且倒杯茶与你吃吧。”说罢,还对着陈澜抛了个媚眼儿,便又风一般地跑开了。

  陈澜看着她欢脱儿离开的背影,笑着摇摇头,走进前厅坐了下来。

  陈家走了这么一遭,见到陈相夫妇一切安好,她也变得安心许多。今日又恰逢天气晴朗,琼芳院的窗户和门都开着,她坐在阴凉的室内,用力呼吸着新鲜空气,微风吹进堂内打在自己的脸上,心情分外舒畅,久违的勾起了嘴角。这是她成婚以来,第一次感到轻松和惬意。

  须臾,云染端上来一个茶盅,送到她手中。陈澜本以为只是普通的茶,打开喝上一口,却发现干爽可口,冰凉下火,便惊奇地问道:“这是酸梅汤?”

  云染见她爱喝,脸上顿时开出了满足的花朵,开心道:

  “一入夏你都不爱吃饭,昨日趁你不在家,我便制了这个,想着你回来给你喝。”

  末了还强调了一句:“这还是你从前教我的呢。”

  顷刻间,陈澜心中涌上一股暖流,有着说不出来的感动,便抱着茶盅,一饮而尽,带着半分打趣地感慨道:“知我心者,染娘也。”

  说罢,主仆二人看了看对方,便笑作了一团,看上去就像是一对感情要好的姐妹。

  陈澜将茶盅交到云染手上,正准备说再给自己倒一盅,却看见府中的大丫鬟安箬走了进来。

  “禀王妃,碧筠夫人求见。”安箬附身行礼道。

  “碧筠夫人?”陈澜疑惑地看了一眼云染,云染亦摇了摇头,抱以一个更加疑惑的眼神。

  “禀王妃,碧筠夫人原是咱们王爷的侍妾钱氏,因是皇后娘娘两年前所赐,府中上下皆尊她一声碧筠夫人。”安箬见状,连忙解释道。

  陈澜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安箬口中的碧筠夫人,就是出嫁前嫡母曾交代自己要善待的那个侍妾。想必她今日是来见礼的,便正了正身子,对安箬说道:

  “请碧筠夫人到内厅等我,我换身衣服就去。”

  ……

  主院内厅之中,陈澜简单梳洗了一下,换上了一身颇为正式的蓉锦烟霞绣袍,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迎面看见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女子,梳着高高的发髻,髻中插着一支双莲并蒂的金步摇,身着鹅黄色的团锦绣面缎裙,淡橘色的抹额上还坠着一块儿椭圆形的凝脂白玉,大腹便便,由丫鬟搀扶着站在地中间。

  陈澜从她身边走过,由云染扶着,强装镇定地坐了下来。如果她的心中有着另外一张脸,那么那张脸,一定已经被惊掉了下巴。

  这府里竟藏了这么一号人物,居然还怀着身孕。她还叫钱碧筠,这么清心寡欲的名字,怎么就避孕失败了呢。看这身量儿,至少也得有七八个月了吧,只是……怎么觉得这肚子哪里不对,说不上来。

  钱氏见陈澜入座,便挺着大肚子款款向前,附身行礼道:“妾身钱氏,见过王妃。”

  陈澜看她挺着肚子行礼十分吃力,想赶紧让她起来,却又觉得过于热络有损王妃威信,便择了柔中带刚的语气,对着半福的钱氏道:“起来吧,孕中不便,就不必多礼了。”

  钱氏黛眉秀目微微一笑,半低着头道:“谢王妃体恤。”便站直了身子,由丫鬟搀扶着坐了下来。

  坐下之后,钱氏终于抬起头,双目含笑看着陈澜,道:“依礼早该拜见王妃,只是大婚次日妾身不便前来打扰,昨日王妃又回门了,故今日才得相见,还望王妃见谅。”

  陈澜迎面端详着她,那是一张生得还不错的面孔。标准的瓜子脸,眉弯如柳,媚眼如丝,晕红的尖下巴上,还嵌着一颗不大不小的痣,虽是美中不足,却也别有一番风情。不愧是皇子府邸,丫鬟小妾长得都这么赏心悦目,墨逸尘太会享受了,连自己都跟着沾了光,大饱了眼福。

  “无妨,来了就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