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东黎往事 > 第二十章 没见过美女啊?
  墨逸尘闻其言,双目闪过异彩,新奇地看着自己的妻子。

  本以为她会跪着,哭着,恳求自己放过她阖族上下,却不成想她竟有这样的智慧和胆识,不仅与自己分庭抗礼,还一针见血地说出了他的心思和此行的来意。

  他开始觉得此女子越来越有趣,比起新婚夫妻,他们倒更像是棋逢了对手,叫人不得不对她高看一眼。

  二人僵持了许久,正在陈澜心中打起小鼓,担心刚才的话说的是不是太过直接的时候,墨逸尘却又开口,幽幽然道:

  “好,王妃既知我来意,那我们便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说罢,使了个眼色示意陈澜坐在自己对面的凳子上。

  此言一出,陈澜顿时松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与墨逸尘对桌而坐。

  见她坐好,墨逸尘倒也没有多余废话,只是单刀直入地切入了正题:

  “不知王妃对此事有何高见?”

  陈澜没有当即说出自己的想法,只是试探着问道:“敢问殿下,失窃的即是重要之物,盗走了它又对什么人有利?”

  “丢的,是离魂玉。”墨逸尘平静道,话语里听不出什么情绪。

  “离魂玉?”陈澜重复着墨逸尘的话,满腹狐疑地问:“离魂玉是什么?名字为何如此……渗人?”为了形容这个古怪的玉名,她还着实措了一会儿的辞,发现也只有“渗人”二字可以形容。

  她这么一问,倒让墨逸尘有些困惑:“你竟不知离魂玉?”

  “我为什么要知道离魂玉?”陈澜更是不解,想都没想变反问了回去。她被问得满脑门子问号,皱起了眉头,满脸疑问地看着对面的男人。

  而此时的墨逸尘,也正眯着双眼审视着陈澜,他内心狐疑:

  其实自己今夜前来的目的,陈澜只猜到一半。他的确还不能确定盗玉是何人所为,想来诈一诈。

  但他更多地是想借陈澜之口告诉陈家,离魂玉被盗之事。待看陈如海作何反应。可他却万万没想到,离魂玉是当朝炙手可热的宝贝,东黎国内但凡有些野心的世家侯爵,哪个不想弄到手,就连别国都虎视眈眈,她竟然不知道!难道说……陈如海把她嫁进来,竟不是为了离魂玉?就算不是为了离魂玉而来,全然不知此物却也不太可能,但看她这样子,竟也不像是装出来的,难道,她真的不知道?

  陈澜感受到了来自对面审度的目光,料想着墨逸尘可能又在憋坏,便轻声打断道:

  “殿下,离魂玉究竟是何物?丢了有什么要紧?”

  墨逸尘被拉回了晃远的神,看着她坦然的样子,倒突然多了几分放心。便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颇为惊讶地问道:

  “你父亲从前没和你提过吗?”

  陈澜有些摸不着头脑,听这个话的意思,这离魂玉好像是个人尽皆知的物件儿,她竟不知此物,有些不合乎常理。

  可现下,她确实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即能让自己不知道离魂玉变得合情合理,又不让墨逸尘怀疑她的身份有问题呢?她左思右想,有些发愁。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万能法宝,气定神闲地搬出了一句不是实话的实话:

  “回殿下,妾身三年前受过重伤,从前的事大多已记不真切了。家父或许曾提起过,但现如今……妾身确实不知此物。”说话间,脸上还配上了一副努力思索回忆的表情,来增加戏剧效果和可信度。

  墨逸尘意味深长地看着陈澜,良久没有再言语,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却又不是很确定的样子。

  半晌,他终于缓缓开口,道:“此事,即便你不识离魂玉,如今刺客身上搜出了陈家的族徽,你便也不能置身事外了。”

  陈澜赞同墨逸尘的观点,点点头答道:“妾身明白。”

  事态也确如他所说,就算不是陈家所为,也已然脱不了干系。为今之计,也只有自证清白这一条路了。

  “既然王府失窃,妾身愿与殿下一同追查离魂玉下落,自证清白。”陈澜笃定地开口,就算她一直抱着随遇而安的心态,在这陌生的世间苟活着,却也不能任由别人往自己身上泼脏水。

  “哦?自证清白,你因何而定此事与陈家无关?”墨逸尘听了她的话,饶有兴致地问道。

  她一贯讨厌墨逸尘这样满脸坏笑地看着自己,就像是在等着看自己出丑一样,心中愠恼,便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和陈家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我只能说不是我做的。但既然火烧到了身上,我也是为了自保。”

  看着对面翻过来的白眼儿,墨逸尘居然没有生气,相反,他因全然没有料到陈澜竟会如此坦率而眸中发亮,心中突然觉得有些安然,这样久违的感觉,让墨逸尘感到身心都很轻松。

  可江山易改,本性却难移,他依旧没有忘记,最近让他乐此不疲的那些意趣,认真地调戏起了这只机灵的小狐狸崽子:

  “你可知,从来没有人敢对本王用‘我’这个字,你今日这般与本王说话,恐怕全家都是要获罪的。”他虽故作威严,语气却带着几分轻笑,眸中也隐露着星星点点的怜爱。

  她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一直谨小慎微的自己,刚刚竟一时情急忘记了用谦称。陈澜心中有些害怕,这古代的官眷生活如此拘束,自己学了三年,还是不能完全适应。

  她扭头看去,本想解释点儿什么,却不偏不倚撞上了墨逸尘的目光。她从未见过那样的目光,在烛火摇曳的夏夜里,他明眸璀璨,透露着繁星闪耀夜空般的明亮清澈,又如明月之下流淌过的潺潺柔波,闪烁着希冀却又氤氲着些许柔情。

  这明媚的目光,就像要看穿一切,直达她的心底,牢牢抓住眼前的人,令她避无可避,带着逼人的气势,就这样毫不避讳地,热辣地看着自己。

  陈澜被这灼热的目光,看得一阵心虚,脸颊又一次不争气地染上了红晕。她强行收回和他对视的目光,别过头来,却觉得在他注视下的半边脸颊更是火烧火燎,真是难堪的要命,她心中又急又气,急着火烧的红晕为何还不褪去,气自己这般没出息,被他瞧一眼,就红了脸,暧昧的氛围再次蔓延舒展,撩得她心慌意乱。

  半晌,她终于不能再忍受,因为她的心就要蹦到嗓子眼儿了。可此时此刻,作为一个钢铁直男,她又该如何叫停这位不要脸的王爷,再这么肆无忌惮地盯着自己了呢?

  于是,陈澜鼓足了勇气,扭头再次对上了墨逸尘的目光,她羞愤难当,豪情万丈,将嗓音拔高了一个调门儿,语气急促地大声道:

  “看什么看,你没见过美女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