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综穿]莫名成了金大腿 > 第281章 梁祝(七十五)
梁王世子多恨侧妃?

那可真是……恨到了骨子里, 恨不得生啖其肉的那种。

当年梁王世子冬日落水,半个身子都泡在冰水里,谁也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 只知道,世子落水的画面被侧妃看到了, 侧妃惊吓过度,直接肚子疼, 生产了, 生下的二王子健康体壮, 十分讨喜,等梁王从再为人父的喜悦中回过神时, 才发现, 自己嫡出长子的腿废了。

梁王当即震怒, 立即叫人押下太医质询。

太医回禀说,世子泡在冰水里时间太长了,再加上医治不及时, 腿这才坏了。

为什么会泡在冰水里时间长?那是因为所有人都盯着侧妃的肚子, 在场的内侍都忙着送侧妃回寝宫生产了。

为什么会医治不及时?那是因为侧妃院里的宫女拦着太医不许走, 生怕侧妃产子发生意外,太医不在旁边。

你要说这里面有没有侧妃的手笔?

那自然是有的,梁王不是蠢人, 他不会把自己的女人想成小白兔。

可真要为了长子废了侧妃?

人家才刚给他生了孩子,还是个健康的王子,他真下不去手,再加上侧妃泪眼盈盈的看着自己,月子里不顾体弱,大冬天的就跪下谢罪, 他能怎么办呢?只能两厢安抚了。

给世子请封世子,告诉所有人,哪怕世子残废了,那也是未来的梁王,再禁足侧妃,正好刚生了孩子,好好在自己院里养身子吧。

梁王自认为处理的还算公平。

可谁能想到,这股恨意,被王妃母子狠狠的压抑在心底呢?

王妃拼着高龄生下幼子,哪怕自己血崩而亡都无所谓,只期望这王位决不能落入侧妃母子手中,而梁王世子呢,幼时残疾父亲和稀泥护着侧妃,年岁大了父亲肉眼可见的喜爱身体康健的庶弟,到了最后,母妃还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拼死生下幼弟。

只有梁王世子自己知道,王妃生产当日,他坐在轮椅上,抱着刚出生头上还有血的同胞弟弟,听着产房内传来的,因为王妃殁了而发出的嚎哭声,当时到底是怎样的心情。

所以……他能不恨么?

梁王躺在床上,闭上眼睛都仿佛能看见老四那残破的身子。

因为恨……所以但凡与侧妃家扯上关系的,老大都要出手废了!

老二瘫痪持傻,老四这辈子不能人道,与内侍无异,梁王茫然了,是他错了么?如果当年他对大儿子重视一些,早早的派了太医过去,是否……大儿子便是体弱一点,也不至于残废,他也就……没那么恨了?

梁王又emo了。

范婉知道后,直接砸了手里的折子。

她堂堂高洁无暇的国师如今给梁王府当执政官也就算了,老大还没事玩个抑郁,她不伺候了!

一气之下,撂挑子走人。

范婉干脆带着吴琳去乡下了。

梁王城的瘟疫除了,乡下的瘟疫可还在呢,她又不是那贪图富贵的人,干脆换了身粗布衣裳,踩着草鞋就忙活开了,等到梁王府的执政官感觉有点费力的时候才发现,这国师是个能人啊,之前梁王府能运转的这么顺利,赶紧还是人家的功劳。

可现在人家不干了,他们也不敢去找回来。

毕竟严格说起来,国师大人是京师皇帝的人呢。

梁王和皇帝的关系……还真说不上好。

所以范婉走了,梁王府虽然混乱了一阵,却也没人真的想请这位国师大人回来,说到底,梁地瘟疫过了,日后梁地与京师的关系是好是差,还得看梁王的想法。

但要范婉来说,还想什么啊,老老实实盘着吧。

没见下面都没继承人了么?还闹呢,老梁王得了瘟疫,身体亏虚的厉害,再加上年纪大了,日后不修身养性,恐怕寿数不长,到时候无论是撤藩,还是认命小王子做梁王,对于京师来说,都已经没有太大威胁了。

更何况,这次瘟疫,梁王还惹恼了代王,两家距离不远……日后摩擦恐怕不会少了。

得,大家伙儿恢复平常吧。

不过到底对京师的感觉不一样了。

老百姓们都知道,这一次是京师派的人下来赈灾的,想想几个月前那鬼门关前走的那一遭,当真是叫只要回忆起来,都忍不住浑身发抖。

范婉的感觉最深刻。

刚来的时候,哪怕病中都人人防备。

如今呢,她身边的吴琳是标配,哪怕她穿着粗布衣裳,人家也能准确的磕头大喊‘国师大人’,而且范婉对老百姓的态度实在和煦,每次出门,碰上别的病症也不会置之不理。

前些时候,就有户人家,生了个孩子。

这孩子是瘟疫前怀上的,后来这孕妇还感染了瘟疫,这孩子还能顺利出生,可见其命大,家里人死光了,只剩下一个婆婆和一个媳妇,如今媳妇生了孩子,是个男丁,婆媳二人终于能保住家里的房产田地,不被族里抢走,自然将这个孩子视若珍宝,只是……族老们却说这孩子生不逢时,母体染疫,乃不祥之人,坚决不愿意给孩子上族谱。

上不了族谱,家里的资产就会被族里抢走,他们这是发绝户财呢。

范婉到的时候,小媳妇儿就抱着孩子冲到他跟前跪下了。

范婉一开始还以为孩子有什么病,赶紧的给孩子把了脉,孩子确实不大康健,但那也是和后世的孩子相比,这种从瘟疫中走出来的孩子,这样的身体算很不错了。

最后才知道怎么回事。

能怎么办呢?

当然是以国师的名义给孩子念了道祈福经,国师都开了口,这孩子还能是不祥之人么?

那必然是不能的。

所以宗族虽然憋屈,却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倒是小媳妇儿哭的稀里哗啦,显然是感动了,老婆婆更是表示自己要供奉药圣公神位相,日后一天三炷香,为药圣公祈福。

没错……范婉在梁地也传道了。

用苏宝珠的话来说:【您可真是做一行爱一行。】

【那是。】范婉颇为自得。

苏宝珠见范婉心情还不错,估摸着梁地那边的情况还好,于是又问道:【现在梁地那边的疫情已经稳定下来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啊?】

【不着急,等我把梁地走一圈再说。】

范婉一边在地图上做上标志,一边回答道,等她标记完了,将地图往苏宝珠那边用红包一发送,苏宝珠也不接受,她知道,范婉这是将系统当储存空间了。

苏宝珠看着红包上的备注【矿产分布图】,忍不住叹了口气:【要是咱们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其实婉姐去考公也是可以的。】

【嗯?怎么,我领着集团你不高兴了?】范婉一边埋头写字一边笑道。

【这怎么可能!】

苏宝珠闻言炸毛,她时最受不得范婉说这样的话的,只是:【只是想起来小时候,你跟我说以后要当大官,现在想想,好像你确实挺适合当官的。】

范婉拿着笔的手顿了顿,随即笑着摇摇头:【你小时候还梦想当科学家呢,后来呢?】

【梦想之所以叫梦想,那是因为难以达成,能达成的那叫目标。】

所以她小时候的梦想是当官,目标则是保护好苏宝珠,现在想想,好像两个都完成了,虽然不在一个世界完成的,但也算完成了不是么?

【下个世界,咱们换个别的活儿干干?】范婉突然间兴致勃勃。

苏宝珠心理发慌:【婉姐你还真是……斗志昂扬?】

她只想躺平摆烂,并不想干活!

范婉对苏宝珠的反应并不意外,毕竟苏宝珠一直都不是什么勤快人,不过呢,改了很多了,范婉还是很高兴的。

在梁地待了将近四个月,范婉还有点乐不思蜀,甚至有点想跨越界线往代地走一走,吴琳好劝歹劝给劝住了,他算是发现了,这个国师可不似表面那般清冷孤傲,人家骨子里就是个爱玩的。

这要不是做了国师,估摸着现在也能做一方名士了。

范婉仗着力气大,武艺高,哪里都敢去,背着吴琳偷偷跑深山去了,最后捉了只老虎当坐骑。

那老虎也是乖顺,范婉让趴就趴,让站就站,只是每天范婉拿着喂老虎的是小元丹,看的吴琳那叫一个心疼,不过是个畜生,哪里值得吃这么好的东西,可偏偏,国师每天一瓶的喂,那是一点儿都不心疼。

后来那老虎跑了,吴琳还以为国师会伤心呢,结果国师不仅不伤心,还老神在在的安营扎寨了。

老虎跑了三天,再回来就拖家带口了。

原来这老虎居然还有三个小崽子,这三个小崽子通体雪白,走路还走不稳呢,下了山就扑进国师怀里撒娇卖乖,惹得国师抱着不撒手,小元丹更是不要钱的往虎崽口里塞。

老虎回来了,范婉这才拔营起身,既然去不了代地,也是时候回梁王城了。

一别数月,梁王城已经恢复了大半生机,街道上做生意的小商贩也开始了叫卖,走到街道上,倒也能恍惚间看见疫情来前时,梁王城的风采。

再见梁王,梁王已经胖了许多,至少大肚腩出来了。

本就是个容易发胖的体质,看起来面色红润有光泽,但范婉却能看得出,他内力亏虚的厉害,所以范婉好意提醒了一句:“大王大病初愈,当好生将养才是,切莫耗费精血,反倒伤了身子。”

梁王愣了一下,表情有些不自在。

转移了话题,叫人抱来了小王子。

小王子被范婉带过两天,虽然好久不见,但范婉身上的气息特殊,小王子不一会儿就熟悉了起来。

梁王对待小王子的感情很复杂。

这孩子是他老来得子,更是他的嫡子,可这孩子的兄长,却废了他其他的儿子,一时间他也不知该用怎样的心情面对他。

“世子临死前曾将安儿托付给我,若大王实在不愿看到这孩子,我便将他带回京师去。”

“不行。”

梁王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这很可能是他唯一一个身心健康的孩子了,怎么能叫人带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