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我从三千年前来找你 > 第5章 没有实际占有一度以为存在的时与空
  池塘旁的矮树林沙沙作响,月亮正倒映在水中,随波飘浮。

  萤光下,他锐利、深邃的黑眸,积着无数无数的温柔看着倩倩。

  月色正好、正灿烂、正明媚。

  一切都很好。

  她秀丽长发披散在纤细肩头上。

  水汪汪的眼睛,微微颤动的睫毛。

  小巧、洁白的牙齿轻咬着下唇,那惹人怜爱的模样啊!

  他手抚着方向盘奔腾,深邃眼眸中散现出炙热。

  倩倩缩了缩身子,不知为何她觉得越来越冷,忍不住轻轻发抖。

  他手抚着方向盘奔腾,深邃眼眸中散现出炙热。

  倩倩缩了缩身子,不知为何她觉得越来越冷,忍不住轻轻发抖。

  “我们回去吧,要不……”

  她的话语变成低喃,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要逃开,打开车门,想一脚跨出。

  灼热的呼吸吹拂到她的头发上,萦绕在记忆中的那双黑眸在近处放大,显得更加锐利。

  “外面冷,别出去。”他缓缓地说道。

  每说出一字一句,充满男性霸气的呼吸就拂向她的衣领边。

  “阿浪,……”她低声抗议着。

  “我们结婚吧,明天就去登记好吗?”他热烈地说。

  “人家……”她柔弱可怜,脸颊羞红,仿佛能掐出水来。

  “为什么要逃避呢?要面对妳的未来…”他贴近她,隐隐勾起她心中的燥动。

  “那明天我准备户口本?”她娇羞说。

  他喜不自胜说:“好、好,明早我们就排第一对登记。”

  一边说,一边从外套里拿出一本存折,续道:

  “倩,看,看看,我大学4年来,每天只用30元,其他全部都存来当结婚基金了。”

  骄傲!

  安静。

  不说话。

  不说多余的话。

  现在只需要等待。

  只须要等待崇拜的目光就好了。

  求婚一切顺利中!

  她一边翻存折,一边欢喜喃喃地道:

  “先去看那套外销规格,内销价格的婚房?

  我问过了,首付只要30万,当然,我妈说要全额付清。”

  江浪听着,高昂的头略低下来。

  她续道:“我姐姐说,结婚时,顺便买一台宝马给我弟弟开,这样你也很有面子的。”

  江浪听着听着,头越来越低。

  她翻着翻着,脸色越来越沉重。

  “没了?!真没了!开户100元,第二、三、四、五、六个月都是100元,五年只存了15000?”

  这是什么鬼?

  她无法置信!

  愤怒。

  很愤怒。

  一种深沉的愤怒。

  即将如火山般爆发的愤怒。

  ..

  他惊慌了!

  他感受到了。

  他完全地惊慌失措,全身逐渐地颤抖起来。

  她太怒太怒了,反射性,大长腿发力一踹,把阿浪踹出车。

  “碰”地一声,

  他的身子,狠狠地摔在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这是他第一次被打,从小他是父母眼中的宝,从来没被打过。

  泥地上的他,一双凄惨绝望的眼眸,正准备承受命运无情的安排。

  .

  摔在地上的声音太大了,附近的人都把头望了过来。

  原本嘈杂的山顶,逐渐屏气静声,头跟着头望了过来。

  望着滚趴在泥地上污秽的江浪。

  突然听见,

  卖花的小贩说:“哦,是他!我记得卖他三天的花,都不买一朵。”

  卖香肠小贩道:“嗯,昨天那个运动完了,也不买根香肠,给女孩子补补,小气鬼。”

  吃瓜群众各就各位。

  无数知名不知名的直播主,在各个角度,都准备好了。

  .

  倩倩整理衣服,补补妆,然后走出车。

  在众人注目下,伸出纤纤玉手指着他,怒斥:

  “这是一周内第三天把我带到山上来了,你那些狐群狗党教的吧?车也不找好一点的。”

  然后,倩倩指着存折,续斥:

  “看看,看看,好好看看,都23岁了,存了5年。居然只有15000元,还瞎说什么结婚基金,你要买栋狗屋当婚房是不是?

  食指第3次指向瘫在泥地上,不知所措的他。

  “废材,吕俊要给我姐一辆车,弟弟在万达百货开间店当彩礼,你拿15000?”

  15000!

  畜生!

  真是畜生。

  江浪就是想廉价娶娇妻的畜生表率。

  她怨慨的潜力顿时激发,一脚再踹去,爆怒大骂:

  “你个仆街,浪费了老娘99天的青春!”

  雪白大长腿边骂边踹:

  “垃圾,整天叼根烟装大爷,不要脸,骗女人,浪费女人时间。”

  江浪被踹的哀嚎不断,但是倩倩细长的鞋跟没有停止的意思,继续有节奏的踹得他无力反抗,绝望地承受成长的洗礼。

  猛一刹那,皮开肉绽,裤子渗出血迹斑斑,使得山坡地也染上一抹鲜红。

  倩倩终于发泄完这一年的被糟蹋。

  打开车门,坐回驾驶座,长发一甩,头也不回的把可爱的小车开走。

  …

  “姐,赶快来看看,这个男的求婚被打得好有趣哦。”

  猫猫熊直播网站正火红全国连播着。

  “那个女的高跟鞋真细长,这么踹下去,那个男的很痛吗?很痛吧!很痛的。”

  抖手短视频,一个主播正歇斯底里的喊着。

  “生活上的不如意常让我们在小事中爆发。”

  “我们看,这个女的腿上爆出的青筋,就是早上被领导骂的一个明显案例。”

  知名心理学教授正分析着。

  .

  “噗──”阿浪抑制不住了,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那种撕心裂肺的痛使得他把手深深的嵌进了肉里。

  血丝随着山风飘散在满山的树荫中,淡淡的枫红夹杂其间,彷佛在述说着另一种苍凉。

  .

  “啊。吐血了!”

  满山的吃瓜羣众,鸦雀无声。

  所有男人眼眶含泪。

  .

  许久,寒风中瑟缩,他慢慢爬了起来,拣起地上原先一直含在嘴上的那根香烟。

  颤抖中,点燃它!吸入一口口心碎。

  但希望也随着烟圈,一口口吐出而缕缕升腾。

  “也该换我绑个系统,捡些装备什么了吧?”

  江浪走到山崖边,望着山下街灯璀璨。

  “我会是个盖世英雄,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来娶妳的。”他吶喊着。

  .

  “娶?被踹成半残,这样还舔?”

  “真是只大舔狗,活该被打成这样。”

  “还有一只脚也该踹下去啊,那女孩太菩萨心肠了。”

  躲在黑暗角落中的另只小舔狗,刚发给女友一条讯息。

  ──“在吗?在呢,怎么了?我给妳打点钱过去,好吗?”

  看了这幕,这只小舔狗,顿时开悟!

  立即撤回这条讯息!

  再舔下去,就会像江浪一样,一无所有。

  此时,苍天也不怜泣了!

  下起倾盆大雨,雷电交加,更显活该。

  眼一个模糊,脚一个踏空。

  天雨地滑,江浪摔下悬崖了。

  从流金山顶3200公尺,相当于从600层超高摩天大楼掉了下去。

  ..

  “啊!摔倒了吗?”

  “没看见,一片乌黑黑。”

  “雨越来越大了,回车子吧。”

  满山羣众一哄而散。

  ..

  只有一个人,专心凝视银幕,眼眸露出捉摸不定的表情。

  转过身,对着一个约50岁西装笔挺国字脸的男人说:

  “奇才,是个奇才,把他找出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遵命,总裁。”国字脸的男人连呼吸都十分小心翼翼的回答。

  ~~~~

  您的收藏决定了这本书的生死,本书的生命就捏在您的一念之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