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时家的客人,当然可以在这里。”

时简主动面向陆西骁,说完欠了欠身,提着裙子做了个欢迎的动作。

时简今天的礼服是湛蓝色的长裙,层叠的软纱镶嵌了一颗颗闪耀的宝石,过于华贵的衣裳很容易喧宾夺主,但再华丽的衣裳放在时简是身上都只能当陪衬。

精致妍丽的五官,美的张扬夺目。

纤秾合度的身材就像是盛放的玫瑰,散发着隐秘的诱惑。

虽然时简的性格跟柔弱挨不着边,但从外貌来说却是个完美的omega,长腿细腰巨/乳,每一寸肌肤都充满着女性omega的魅力。

今天霍颢看到时简的时候呆了几秒,想到那么个完美的omega钟情自己,更是心头火热。

宴会开始时他围绕在时简身边恨不得寸步不离,但是讨好时简的人太多,让跟在她身边的他像是个不起眼的陪衬。

霍颢主动跟时芸搭话,大部分原因是为了展示存在感。

每次他只要跟omega靠得太近,时简铁定会发火吃醋。

一切都如他预想的一样,时简用行动让宴会的所有宾客知道了他的重要。

按着他的计划,他会先绅士的安慰时芸,再教育时简一顿,宴会接下来的时间,时简都该像个小娇omega一样围绕在他的身边。

而现在……

时简和陆西骁这对死对头会心平气和的站在一起,就已经让人瞠目结舌。

谁想到时简竟然还主动跟陆西骁示好。

霍颢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看着面前两个人旁若无人对视,心里涌出慌张的情绪,就像是什么事物突然脱离了原本的轨道。

时简怎么都不该对陆西骁那么客气,还是陆西骁对他不礼貌了之后。

跟着陆西骁一起怼霍颢是时简突发奇想。

开完口时简就后悔了,要是陆西骁趁机损她让她难堪怎么办。

所幸陆西骁今天晚上哪哪都不对,眼神出了毛病,看着她的神情除却惊讶还带着惊喜。

他的态度放纵了她的想法。

她跟陆西骁一直都是死对头,知道他们的人,都知道有他没她,有她没他。

特别是半个月前,陆西骁易感期爆发,在教室里像是疯狗一样扑到她身上要咬她的腺体,两个人的矛盾更变得无法调和。

她之前一直想着再见着陆西骁,一定用尽各种手段,让他知道老虎脖子咬不得,但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陆西骁的态度平静的奇怪,她反而一时觉得没必要收拾他。

反正不是没咬到嘛。

比起跟她势均力敌的陆西骁,霍颢这个让她半年间出了无数次丑的人,更让她看不惯。

“进去?”

见陆西骁盯着自己不放,又不说话,时简示意返回宴会。

要是她跟陆西骁一起踏入宴会,应该能完全冲淡她刚刚砸杯子的蠢事,给在场的人带来冲击力的新谈资。

陆西骁点了下头,没有固定的前发落下,柔软略长的发丝遮住了他半只眼睛,这姿态顺从的都不像平时的他。

两人走了几步,霍颢才想着去拦:“简简你就气成这样?”

霍颢虽然觉得时简现在跟平时不一样,但还没察觉到她看他的目光里已经没了深情,还以为她是因为他跟时芸走得近,气到要用陆西骁报复他。

这要是时简的目的的话,不得不说她做得很成功。

瞪了陆西骁一眼,霍颢没好气说,“陆西骁,情侣闹脾气你插一脚算什么……”

“谁跟你是情侣,谁又跟你闹脾气?”

霍颢没说完,就被时简打断。

时简怕这会儿她要是表现的生气厌恶,霍颢还以为她是爱他爱到收不住,因为他生气发怒,着实了她在闹脾气。

她此时脸上带着轻笑,面上丝毫看不出气恼的情绪。

回忆起自己做得蠢事,时简摸透了面前这玩意的秉性。

她刚开始受剧情影响对他产生好感的时候,他诚惶诚恐,一副中了彩票的样子,简直都要把灵魂贡献出来讨好她。

但发现她对他的底线无线低之后,她就成了他炫耀的工具。

对待这种人,跟他打架吵嘴她都嫌脏了手。

“当时是时芸拿不到东西,我才帮她拿了一下,简简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离时芸远一些好吗?”

霍颢终于察觉到了时简的变化,不再想什么教训她,让她知道当omega的本分,而是放软了姿态,柔声地哄着她。

可惜这套对现在的时简没用。

时简瞥了他一眼,嘴角的笑有几分陆西骁的味道,一句话都不说,直接掠过了他。

陆西骁在后面跟得很紧,半个身子遮挡着时简,那姿势就像是把时简的半个身子都笼在怀里。

两个人亲密的姿态,让霍颢一时忘记再次拦住时简。

愣愣地看着两个人的背影,霍颢迟疑了一下跟了上去。

他不信在其他人面前,他们两个人还能保持那么亲密的姿态。

宴会厅在时简和陆西骁踏入的时候安静了一瞬,面对集中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时简抚了抚头发。

“好了,你一边去吧。”

说着她大步走向自己的朋友,也不知道陆西骁是没听见还是装聋,依然错半步的跟着她。

“你们这是?”

一群人看了看时简,又看了看陆西骁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花园遇上了,陆西骁找不到宴会入口,我乐于助人给他带了路。”

“嗯。”

时简话落音,陆西骁就肯定了她的话。

只是这没让他们解惑,反而觉得更怪异了,瞅了瞅不远处独自一人的霍颢,时简这是吃醋吃疯了,打算拿陆西骁气霍颢?

这半年时简的骚操作太多,为了气霍颢暂时跟陆西骁和平相处能让人勉强接受。

问题是陆西骁为什么那么配合。

他们两个人不是见到面就是互翻白眼或者干架?

如果疑问能具象化,这些人头上一定都挂了几个硕大的问号。

不过现在陆西骁面无表情地杵在这里,他们一个都不敢问。

只能目光在他们两个人身上打转,顺便瞟一眼想上前,但又怕时简不给自己面子的霍颢,这场戏越来越有意思了,他们激动的抓心挠肺,就不知道戏什么时候继续开演。

不过时简可没了娱乐大众的精神。

在厅里绕了圈时简走到了阳台,靠着围栏,看着全场亦步亦趋跟着自己的陆西骁:“你这是在为上次的事跟我道歉?”

在学校里她跟陆西骁的综合成绩,长时间是排名一二的状态。

刚入学的时候她还能拿几次第一,后面全都是第二。

第二就第二呗,时简本来没当一回事,但听说了个传言,说她之前能拿第一是陆西骁看她可怜故意让她。

这就惹火她了。

她跟陆西骁互相挑衅了几次,越发越水火不容,平时两个人在学校多看对方一眼都觉得恶心。

陆西骁易感期爆发那天,恰好教室就他们两个人。

嗅到信息素的味道,她就反应过来不对,只是她还没溜,陆西骁就扑到了她的身上,用alpha霸道的信息素压制她,有一瞬间她都以为自己的抑制剂失效了,幸好陆西骁释放信息素的瞬间,教室的警报就响了。

想起陆西骁赤红着眼睛,带着止咬器,被几个老师捞着还拼命想往她身上扑的样子,时简现在还有点害怕。

那个时刻的陆西骁太不像平时的陆西骁。

塞着口球的嘴唇不停有唾液从他的嘴角溢出,坠出一缕缕的银丝。

眼珠子大了一圈,被欲/望烧的只剩红色,精瘦的身体肌肉鼓胀的像是要爆开。

她被他手指触碰过脖颈,热得像是着了火。

回忆那股温度,时简就缩了缩脖子。

可转念一想,她能看到陆西骁被本能操控,像疯狗的样子,也算是赚到。

“你套着止咬器的样子还挺像只狗的。”

时简笑了几声,看在陆西骁今天那么配合自己的份上,就不打算跟他计较上次的事,不过在不计较之前怎么也得损他一句。

本来止咬器就是为了疯狗伤人弄得铁罩子,改进之后用在了alpha身上。

外面是一层特殊金属做得镂空罩子,内层加了一颗口枷,剥夺陷入疯狂的alpha说话的权利。

听到时简的话,陆西骁出乎意料的没有反驳,深沉的目光静静地看着她,时简盯着他的眼珠子,有种感觉,觉得里面就像是有一把火要烧起来。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时简眉心有了褶子,要不是他对着霍颢正常,她都怀疑他脑子因为易感期出了问题。

今天的他也太不对了。

难不成他跟她一样也觉醒了,知道这是一本书?

时简思索了一下故事里陆西骁的结局,虽然长得不错,但陆西骁在书里没混上男主,甚至连男配都不是。

他会在几天后的择校赛上发生意外,精神□□变成植物人。

这结局跟她相比也没好到哪里去。

一时间时简看陆西骁的眼神有几分怜悯:“你到底是要跟我说什么,趁着我心情好快点说,不然就快滚蛋。”

阳台上的风不小,时简盘着的发丝被吹落了几缕瘙着腮边。

手指刮着脖子边的碎发,在时简耐心快要消耗殆尽的时候陆西骁动了。

就是瞬间的动作。

时简都没注意到陆西骁的双手双脚是怎么触地。

他的脸就已经以跪姿仰起,下颌紧绷,略长的黑发丝搭在他的眼上,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时简头皮倏然爆开,鸡皮疙瘩冒了一身。

时简:??????

这他妈是搞什么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