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简的话当场的人一噎,但噎过以后却没人打算留下。

上流的危险会很大,可有陆西骁和时简啊,他们都是知道他们强才跟在他们的后面,现在有捡漏的机会不继续跟着不是傻了。

只是他们算盘打得好,被陆西骁的目光一扫又都全熄火。

相比面对时简柔软像狗狗的目光,陆西骁看他们的目光冷得出奇。

眼里内容翻译的客气一点就是不欢迎,不客气就是让他们有多远滚多远,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动静妨碍他谈恋爱。

这种排他性,在场估计也就时简没感觉到。

姜鱼瞅了两人一眼,都想自己要不然也干脆跟这些人一起留下算了。

原本她一直跟时简并排站在一起,陆西骁则是站在时简稍后面的位置,但现在她已经下意识跟他们保持了距离,跟他们保持一米距离,看着时简时不时被陆西骁拉了拉头发,摸摸胳膊。

虽然有了留下来的想法,但姜鱼想到了自己的实力,还是硬着头皮跟上了两位大佬。

除了她之外,还有一个alpha也选择了继续前进。

看到三人看向他,阿斯利耸了耸肩:“水太苦。”

他最先到达的水边,弄死了异兽之后,他就立刻拿出工具来过滤水源,发现过滤后的水依然发苦发酸,他只有跟着时简他们往前走。

阿斯利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占便宜的嫌疑,就没有跟得太紧,落后了他们几步。

队伍里多了一个人最高兴的就是姜鱼了。

说起来这次试炼她本来就是奔着当电灯泡,只不过她当初打算的是当姐妹和霍颢的电灯泡,想着有自己看着姐妹面对霍颢也能少犯点傻。

但谁想到姐妹突然人间清醒,拍拍手把垃圾扔回了垃圾桶,搞上了陆西骁这朵高岭之花。

瞅着陆西骁一副粘人精的样子,她一边在心里鼓掌,大喊姐妹牛逼,一边觉得自己的存在多余了起来。

陆西骁活像是老房子着火,要是他有尾巴的话,估计尾巴会无时无刻地绕在时简的身上。

那股子离不开人的劲头,也不知道之前他们在学校怎么能保持一副有仇的模样。

退后了几步,姜鱼自觉地阿斯利站在一排,算是给自己找了个伴。

“真是……”姜鱼发现后排欣赏两位大佬完全是气氛区,陆西骁就像是患了多动症,手指就没消停的时候,而时简被他戳烦了,时不时会抓住他的手腕,而他就会趁机抓住时简的手,短暂的牵一下被时简甩开,然后他再去重复以上步骤。

“……真是十分相配。”

阿斯利接上了姜鱼的话。

前面的时简听到这话眉头一皱,把陆西骁推远了。

陆西骁感觉到了时简的不高兴,不急着靠近她,而是离她几步远的地方老实走了几分钟,差不多五六分钟,他脸上就浮现了难受的神情,可怜巴巴地看着时简。

围观群众觉得十分神奇,没想到陆大佬竟然会露出这种神情。

相比其他人觉得见鬼,时简已经适应到觉得见怪不怪,可以非常自然地当做没看见。

陆西骁的脚步依然跟得上时简,但脸上难受越来越清晰明显。

他咬着唇,生生把唇瓣咬成了鲜红色,像是下一刻就有血要从齿缝中溢出。

【让陆陆抱抱,不要那么对他qaq】

【是谁告诉我这次择校赛的看点之一,是一中第一第二打得你死我活,这就是你♀死♂我活???】

【我已经不想看打怪了,现在立刻把他们两个人往隔壁恋爱综艺送。】

【陆西骁好会,原来对待喜欢的omega他也是会热情的,呜呜呜……】

【↑感觉到了故事】

【有故事+1】

姜鱼看着陆西骁和时简的直播间人越来越多,忍不住打开弹幕一起吃瓜。

见到时简终于不无视陆西骁,招手让他靠近,姜鱼捂着嘴被弹幕影响的无比雀跃。

“真那么难受?”

看着陆西骁的唇上的齿痕,时简记得以前学校组织野外训练的时候出意外,陆西骁被流弹伤到留了一地的血,那时候也没见他这样。

“难受,身体机能明明正常,但却感觉空气一点点的稀薄,无法抑制住焦躁不安……”

靠着时简的胳膊,陆西骁轻声细语给她形容自己的状况,声音温柔的像是这份渗入骨髓的痛苦不是他刚刚在亲身感受。

陆西骁一边说,一边想他这个情况是什么时候开始。

应该是在几年前。

他跟时简一起长大,当他知道占有这个词汇,脑子里浮现的只有她的身影。

他以为他们会拥有彼此,谁知道时简分化成omega之后就远离了他。

这几年每一天他自己要窒息的错觉,所有的情绪在易感期爆炸,他终于给自己找了宣泄的出口。

他记得有人问她,她那么厌恶他,有没有有朝一日可能跟他做朋友,她说朋友不可能,狗倒是可以。

如果当狗就能接近她,那为她跪下又有什么关系。

看着她远离霍颢,对他越来越纵容,陆西骁发现自己没有满足,反而想要更多……

要怎么样才能从朋友到爱人?

上游的怪的确比下游凶猛许多。

幽深的水潭卷缩了一只大的过分变异龟,巨大的龟壳像是盖子把水潭牢牢罩住,除了嘴上的獠牙,它的四肢也生长了尖锐的骨刺,细看它的龟壳上也布满了层与壳子同色小刺。

“这他妈是刺猬还是乌龟?”

时简察觉到变异龟壳子上不易察觉的小刺,骂了声脏话。

还有百米的距离,陆西骁就提醒了水潭的精神力波动。

这只变异龟大概已经把水潭里生物吃光了,因为体积和习性不能离开水潭太远觅食,感觉到他们过来,还伪装了精神波动,把自己伪装成了小东西。

不过在3s的精神力下,伪装完全没什么卵用。

知道是个庞然大物,所有人都做好了准备。

“把它弄出来再杀。”

时简迅速拿出了武器,瞅见她旁边的陆西骁,她本来想让陆西骁干脆休息别动。

他参与战斗也就不需要事后粘着她充电,但是想到人来试炼场,也不会想抱个垫底的名次回去就没开口。

捕捉到时简看自己的目光,陆西骁先是怔了下,旋即嘴角挑起露出笑容:“我会小心。”

谁他妈嘱咐他注意安全了。

变异龟没在给他们互望的时间,估计是怕他们跑了,往草地上一跃朝他们扑了过来。

这只乌龟的直径有三米左右,加上速度不慢,是十足的大怪。

时简记得自己在原文剧情里也碰到过一只类似的异兽,那时候她拖着霍颢和时芸,受了不少伤差点就按了求救按钮提前离开试炼场。

想想原文里的憋屈,时简扯了扯唇,不等变异龟靠近她,主动扑了上去。

陆西骁紧随其后,阿斯利拿着武器也冲了上去,而近战十分差的姜鱼自觉找了个安全的地方把自己藏了起来。

时简试着用匕首攻击变异龟的头部,变异龟的皮快有它壳硬了,匕首划过皮就像是脆弱的指甲划过坚硬的石块,刺耳的声音刺啦一声,匕首缺了一角。

见状,时简用精神力包裹了匕首,再次攻击,发出难听声响的就成了变异龟。

体型过大使得它攻击十分单一,除了挥动四肢,或是做些简单跳跃滚动的动作,变异龟并没有其他招数。

被三个人围着砍,虽然没有致命伤只是破皮也足以让变异龟恼怒。

它仰头发出一声嘶哑难听的叫声,扭着脖子去找咬把砍掉它腿上骨刺的陆西骁。

四肢挥动的力道把三人掀开半米,旋即三人又扑了上去。

几人都知道一口气把变异龟砍死不实际,都是拿着武器东一割,西一嵌,变异龟断了几根骨刺,身上全是冒血的伤。

再一次在变异龟脖颈上剜走了一块肉。

时简匕首插着鲜肉,愉悦地吹了声口哨:“皮硬,但这肉倒是挺嫩。”

“把它往树林引?”

见时简衣服上沾了血,陆西骁面色不怎么好,想快速结束这场打斗。

时简点了点头,三人一同往树林退去。

变异龟的体型进了树林,就像是坦克横扫千军,树木被它撞断了一片,险些砸到了几人。

见到撞树有用,变异龟挥动四肢撞懂得更厉害。

咆哮的声响和树木落地动静,时简往后连跳了几步:“找精神核。”

满地的碎树一定程度阻止了变异龟的行动,时简感觉变异龟的体力已经消耗差不多了,精神体化为一道利刃直直朝变异□□部冲去。

精神力等级越强就越吃香,就是因为精神力者可以利用精神力摧毁异兽的精神核。

不过对于大型厉害的异兽来说,想要摧毁它们的精神核,必须让它们有巨大的体能消耗,要不然既消耗精神力,也有可能被异兽暴/乱的精神力反噬。

时简的精神力冲向变异龟的时候,感觉另一股精神力粘了过来,根据精神力强度时简猜到是陆西骁,没有排斥打算跟他一起攻击变异龟的精神核,但是没想到陆西骁的精神力刚靠近她就颤抖了起来,旋即竟然溃散了。

时简一怔,差点自己的精神力跟着受影响,被变异龟的狂乱的精神力反噬。

变异龟精神核爆炸轰然倒下,时简吐了口气,没再看战利品而是看向了陆西骁:“你是搞什么鬼!”

要么就别出力,出力就好好出力,他难不成跟这只乌龟有什么亲戚关系,临到末尾帮着变异龟搞她。

“对不起,对不起……”

原本攻击的精神力溃散对陆西骁影响不小,他唇色泛白,抱着时简有气无力地连声道歉。

找人麻烦的时候被抱个正着,时简一时间忘了把脖间热烘烘的脑袋推开。

陆西骁的脸紧紧埋在时简脖颈上面,嗅着随着她汗水溢出冒出信息素气味,整个身体像是被烈火灼烧。

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精神力会对时简的精神力敏感成这样。

贴上去时候比抱住时简更让他觉得亲密,他恨不得用精神力狠狠包裹时简,让他们精神力能密不可分的交织在一起。

知道自己的举动一定会引起时简的警觉,所以他才主动的退去了精神力。

“我说你不觉得脏?”

时简边说边推开了陆西骁。

陆西骁身上没有沾变异龟的血,但他额上都是汗水,他的汗水跟她的汗水黏在一起,时简想了想就觉得脏兮兮浑身不舒服。

推开陆西骁,时简触到他煞白的脸,伸出一只手指头顶住了他的额头,勉强用一指神功为他续命。

“不能用精神力就别用呗,逞这个强做什么。”

有了时简的手指,陆西骁脖颈支撑脑袋的那块肌肉彻底松弛,整个脑袋的重量都压在时简的手上。

修长的手指的弧度越来越向上,时简另一只手往陆西骁脖子上一拍:“站直了!”

陆西骁吃痛“唔”了一声,微哑的声音听着像难受又像是享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