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江蓝锦韩城哲 > 第十二章 一百零八字遗书
“韩城哲亲启”

信封上的字,娟秀整齐,一丝不苟。

每一笔每一划,都带着诀别之意。

尤其是他的名字。

曾经,江蓝锦最喜欢在午后的暖阳下,一遍遍书写韩城哲的名字。

她说这三个字,是世间最温暖的存在。

他给足了她所有人都羡慕的温暖,也亲手将那些温暖,一点点撕裂,直到粉碎……

信封上,没有沾染上一丝血。

韩城哲颤抖地将信纸拿出来,扑鼻而来的墨香味,混合着让他窒息的熟悉气息。

是她的味道。

“韩先生。”

开篇入目的生疏称呼,刺痛了韩城哲的眼。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彻底离开了你……去了你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

“我们终于两清了……江家欠你的第三条人命,我来偿还,放过我哥。从此江韩两家,再无瓜葛!”

每一个字,都透着没有回旋余地的决绝。

每一个字,都像匕首一样扎在韩城哲的心脏上,一刀又一刀,血喷如柱。

“爱也好,恨也罢,都到此为止。”

到此为止——

怎么可能到此为止,她怎么可以把那些过往讲得这般云淡风轻!

“愿我的来生,再无你。因为,爱你,太痛。”

韩城哲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抽搐,不光心脏千疮百孔,连胃也被腐蚀出一个深洞。

痛。

真的很痛。

可她,是不是比自己更痛?

“愿你孤独终老,且长命百岁。江蓝锦绝笔。”

绝笔——

韩城哲的脸色一寸一寸白了下去,瞳孔中满是萧瑟憔悴。

那个女人做好了一切准备,也写出了世间最决绝的诅咒。

孤独终老,长命百岁。

真好。

真好!!

韩城哲将信纸在掌心捏成一团,面色铁青。

他拧眉看着床上的女人,胸腔里好像有一股冰火交融的情绪在发酵。

“凭什么两清,凭什么两清!”

韩城哲在心中怒吼着,差点将手中的信纸撕个粉碎!

韩城哲的思绪缓缓回归现实,他看了看房门的方向,又看了看床上一动不动的江蓝锦。

“韩先生,柳妍小姐过来了。”保姆将声音微微抬高。

这是她留下的绝笔信,自己怎么可以撕掉……

她本是韩城哲请来照顾江蓝锦的,如今客厅中坐着另一个仿若女主人的女人,她怎么都看着不舒服。

韩城哲慌忙将揉成团的信纸摊开,一点点抚平。

“不见。”韩城哲低沉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

“叩叩叩”

当她把韩城哲的话原封不动转述出来,柳妍差点没能控制住表情。

永恒存在。

最终,他喉结上下翻滚两下,起身用干净的被子将江蓝锦盖住,一点点将被角捏好。

门外的保姆一直听不到里头的动静,心里的不安渐渐加重。

“手这么冰,别着凉了……”他轻声说着,嗓音沙哑。

那个画面,一定很劲爆……

保姆一愣,连忙领命下楼。

可自己刚刚那一揉捏,已经将平滑的信纸变得无比皱褶。

可他猛地顿住动作,前所未有的恐慌感像潮水般袭来。

更何况,柳妍想亲眼看看,江蓝锦那条鱼,上钩了没。

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

“你让开,我要上楼去找韩少!”她不信韩城哲对自己会是这个态度。

不管是曾经假戏真做的甜蜜相拥,还是之后冰冷绝情的折磨。

好比他对她做过的事,永远都无法抹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