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当无限降临 > 第368章 这是什么新型的栽赃嫁祸?(大章求月票)
  玄振的实力,在加里亚合众国算不上极强,只是因为年龄合适,再加上同龄人之中他实力最强,同实力之中他年龄最轻,是以才能成为去往中亚帝国的交流玩家。
  能与3级炽炎兽的器官达成200%同调,这是什么概念?
  这意味着他移植炽炎兽的器官乃至于细胞,几乎没有任何的风险,而且更能将炽炎兽的实力发挥的淋漓尽致,甚至比起本体还要来的更为强大。
  理论上,他的极限,完全可以把自己身体之内所有的细胞全部都换成炽炎兽的细胞,让自己成为一个人型的危险种……而且还保持着自己的理智。
  这等潜力,足可让任何人为之惊叹。
  但如今去往中亚帝国镀金归来,他的身份便已经跟之前大不相同了。
  并非仅仅只是实力上的提升……
  教宗自不可能是小偷,那么那些斗气功法到底是从何处得来的?
  这一顶黑锅……不对,高帽自然便落在了玄振的头上。
  是以在斗气军团之内,他的实力虽算垫底,但只要修炼斗气,就都欠了玄振的天大人情……
  而斗气军团之内的人,其实都是一些实力极为强大的武者以及殖装师,甚至包含异术师,但他们都有同一个特点,那就是自身的实力已经到达了一个阙值,短时间内找不到继续上升的空间。
  斗气的出现,自然给他们开辟出了一条全新的道路。
  正因如此,玄振实力虽不出众,但由他担任斗气军团团长,是再合适不过的事情。
  但玄振并没有第一时间赶往斗气军团,而是先去觐见了加里亚合众国的国主。
  向其汇报他这段时间里的收获……
  以及他即将升任斗气军团军团长的事宜。
  只是虽是向国主汇报,但事实上玄振的态度相当的公式化。
  显然,之前教宗上的眼药还是颇为有效的。
  “是吗?这段时间里不得不背井离乡,在异国他乡漂流,还要关注我们加里亚的国情国势,真的是辛苦玄振卿了。”
  加里亚合众国自上任国主离奇病逝之后,便由其独女艾丽丝继任皇位。
  艾丽丝年岁不算太大,也就二十岁上下……
  一头浅粟色的波浪长发披散,姣好的面容与优美的身段相得益彰,虽身着神圣皇袍,身上更多的却是温婉可人的邻家良人气息。
  谁能想象的到,这个邻家大姐姐一样的人物,竟然是传说屹立于三大帝国顶峰的人物呢?
  而此时,她脸上带着温婉的愧歉笑意,轻声道:“可惜,你身在异国,加里亚不仅不能成为你坚实的后盾,反而还给你添了这么大的麻烦,让你在他国都没办法安心的提升自己,实在是太抱歉了。”
  “这是波及整个陆星的灾难,加里亚合众国虽受损最为严重,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玄振单膝跪地,恭敬道:“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尽快组织起一支力量,将我们失去的土地夺回……此刻及时救援,也许……”
  他想说也许还能有活口,但想起他之前看到的场景,这种危机万分的情况之下,就算换了他在那种情形下,恐怕也难以活命。
  最后,他只能说道:“目前最重要的,是摒弃前嫌,同心协力,将这些危险种们驱逐出去,不能再让我们加里亚的百姓们暴露在危险种的狩猎之下了,目前这是最最当务之急。”
  艾丽丝轻叹道:“是啊,眼下此事最为重要,不然危险种一旦长驱直入,死伤最严重的还是我们加里亚的无辜百姓。”
  “那属下斗胆,请陛下赐下强化淬体液,听说此种药水能够大幅度提升斗者修炼斗气的进度,虽然可能有着些微的副作用,但只要能够凭借这淬体强化液大幅提升斗气军团的实力,到时候便可以直接夺回我们失去的土地了。”
  “嗯……是的,可以的。”
  艾丽丝闻言苦涩的笑了笑,点头说道:“既然玄振卿都这么说了,朕稍后会让人将强化淬体液拨给你……”
  “多谢陛下。”
  玄振恭敬点头。
  又跟艾丽丝汇报了一些在中亚帝国之内的诸多遭遇,以及看到的风土人情……没过多久,玄振便直接请辞了。
  偌大宫殿,只余艾丽丝一人。
  良久之后,一名约莫三十上下,眼神凌厉的女侍卫出现在了艾丽丝的身侧。
  腰间胯着细剑,正是加里亚合众国宫廷侍卫长梓。
  她死死盯着玄振刚刚离开的方向,说道:“他似乎已经完全倒向了教宗一脉。”
  “毕竟我太年轻了,很多事情都没有经验。”
  艾丽丝轻轻吁了一声,伸了个懒腰,连带着那之前垂落在椅边的双腿也跟着抬起……
  就那么绷了一阵,她这才放松了不少。
  苦笑道:“连我自己都对我自己没有信心,更何况别人呢?”
  “陛下,您真要将强化淬体液交给玄振?”
  梓皱眉问道:“您也看出来了,这玄振此刻俨然就是教宗的人,他获得的斗气功法都交给了教宗,如今那些本来还在中立的殖装师和异术师们,在得知斗气的存在之后,都纷纷倒向了教会,只不过是因为惦记着强化淬体液,才会到现在还在犹豫不绝,您如果把这东西让出去的话……”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艾丽丝眉宇之间浮现一抹苦涩,说道:“教会势大,他们不允许的话,皇城军甚至连神都都出不去,又谈何夺回失土?如果当初神权与皇城军联手的话,恐怕危险种根本就没办法深入我们加里亚,教宗就是在用这种方式威胁我,除非我不在乎那些百姓的性命,否则,只能继续跟他虚与委蛇,同意他一些不算太过分的要求。”
  梓担忧道:“可这么一来,他掌握斗气的最高秘法,斗气军团到现在已经有三千人,都是在加里亚闯出了赫赫声名之人,一旦这些人倒向了教会的话……而且他得了好处,却还要让皇城军出动剿灭危险种,这岂不是在变相的削弱我们的力量……”
  “但这个局,我们不能不跳。”
  艾丽丝苦笑道:“除非我真的什么都不管不顾,跟那个教宗杠到底,否则的话,我们始终是要受制于人的,而且事情也并非全无转圜之机,斗气军团刚刚成立,再加上又得了强化淬体剂,他们肯定也是要出动的,到时候双方共同对战强敌,如果能在战中结下交情的话,他的计划未必能成功。”
  “这也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
  梓有句话没说,她总感觉这是教宗故意留给她们的机会。
  为的就是不赶尽杀绝,以防止她们铤而走险。
  但此时此刻,就像艾丽丝说的那样,她们除非不管不顾,否则,就没有敢跟他们僵持到底的勇气,毕竟受伤的永远是百姓,有所顾忌的人,最是束手束脚。
  而玄振这边。
  从国库领了足额的强化淬体液之后,第一时间便向着斗气军团新建的驻地而去。
  这段时间里,他一直以来都只是在终端上指点众多实力远在他之上的殖装师异术师们斗技,现实中见面还是第一次。
  第一次见面,自然要恩威并施才行。
  带上强化淬体剂。
  这种药剂能够强化人体,承受更为强大的斗气激荡,从而大幅度提升斗气修为。
  一瓶药剂可抵三月之功。
  能最大程度的节省时间。
  本以为来到斗气军团,众人可能会对他这个军团长颇有不服,毕竟无论是实力还是资历,他其实都比这些人远有不如……没有哪个老资历愿意接受一个小年轻的领导吧?
  玄振甚至已经做好了要跟这些人以斗气斗上一场……
  论战力他自然远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但单纯较量斗气的话,接受着最正规最正统的教育的我,岂会败给你们?
  我可是正版。
  玄振心头也是有着小小的自得的。
  可谁知道当他来到斗气军团之后,却发现驻地之内,乌泱泱一大群人……年龄大部分都是当他的父亲都绰绰有余。
  而这些人看到他,更是一股脑的涌了上来。
  “好小子,你终于来了。”
  “你不是成了斗气团长的军团长了么?身为军团长,回来神都,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赶回自己的驻地,反而跑去见教宗和陛下,怎么的?才刚刚上任,就打算学习那些蝇营狗苟么?”
  “小子,你太让我失望了。”
  众多中年老年的长辈们将玄振簇拥在中间,一个个脸上皆是带着义愤填膺神色。
  玄振本还以为他们是要给他一个下马威……
  可还没来得及说话。
  耳边就被一大堆问题给彻底淹没了。
  “快点儿,我可是等你很久了,我有点儿不明白,为什么我最近修炼这个玄冰诀,反而体内越来越感炽热,好像随时都要爆体而亡似的,是不是我修炼的不得法?”
  “没错,我这边也是,玄天帝经听起来是很霸气,但为什么斗气修炼的时候却总是难以为继,如果不是我以自身异力强行压制,恐怕现在已经身体骨骼尽断了,是不是你的功法有什么问题?”
  “还有我还有我,玄魔神录说修成之后力如神魔,但我却感觉最近气力有了不明显的下落,如果我不是殖装师,恐怕都还没办法发现,我的斗气修为竟然开始不进反退了。”
  ………………………………
  乌泱泱的人头,杂乱的声音。
  几乎每个人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
  显然,之前通过终端联络的时候,玄振毕竟是身在异国他乡,而且还需要顾忌自己的任务以及刷日常任务,能指点他们的时间实在是少之又少。
  就算他们各自的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突然接触到一个全新的修炼体系,多少还是会有些不求甚解,尤其在修炼的时候各自都遇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若是一个不慎可能还会有自爆的风险。
  也就是他们年岁都大了,见识广博,经验丰富,都以各自的方法将这些问题给压下,就等着玄振回来,面对面的交流呢。
  “诸位不要急,不要着急。”
  众人这么热情,倒是让玄振一时间颇为无所适从。
  但众人如此热情,还是让他颇为欣慰……看来,他成为军团长,刺头倒是没有,跟预想中完全不一样,真是讨厌。
  他摆了摆手,高声说道:“诸位于修炼一道上,都是我的长辈,甚至有不少还是我听着传说长大的,只不过在斗气一脉,我侥幸走在了诸位的前面,所以才侥幸得到了这个军团长的位置,所以斗气方面如果大家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也不必谈什么指教,咱们互相探讨就是了,尤其是目前这种情况下,危险种入侵,正需要我等站出来主持公道。”
  没错,小陛下太稚嫩,教宗心眼子又实在太多……
  两边都靠不住。
  眼下,他们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众人心头同时浮现这么个念头,但如今身在教会麾下,吃着他们的饭,实在不好说出实话,当下众人都不出声。
  看到众人都安静认真的听自己讲话。
  玄振心头不无成就感,心头对《无限》OL莫名的滋生出了些微的感激。
  要知道,若是依着正常的流程,他想要走到今天这一步,没有三十年的沉淀绝无可能。
  可现在,斗气让他仅仅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就跨越了如此高度……再加上他的年龄,他根本不敢想象他未来能走到怎样的高度。
  如此一想,玄振更为意气风发,高声道:“首先有一点,你们所修炼的功法,其实都是我们经过实验论证的,在你们修炼这些功法之前,爱莉小姐、秋月小姐还有瑶小姐她们都已经先行尝试修炼过这些功法,并且取得了不小的成就,所以怀疑功法是假的这一点大可不必。”
  众人目光同时落在了人群中,一名看来颇为俊朗的中年男子身上。
  男子脸上也满是骄傲……
  所谓的秋月,还有爱莉,其实都是他的女儿,想不到她们竟然也能为加里亚贡献这么一份荣光。
  “那为什么我们修炼斗气的时候,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那男子问道:“没理由我女儿行我不行啊,虽然她们两个不是我的亲生女儿,但我从小呵护她们长大,关爱非常,我们都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体质也几乎相同啊。”
  “毕竟是全新的修炼体系,在修炼途中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并不奇怪,事实上,我们在游戏里修炼也曾经出过不少问题,但在咨询过大长老之后,也算是得出了结论。”
  玄振解释道:“斗气的强大,想必大家都已经亲身体验到了,那是远远胜过古武的强悍,所以在修炼途中会有不适之感也很正常,很多理论连我也不求甚解,但之前无数次的询问,基本上九成的问题都是斗气强悍可破,诸位都是兼修,可能是斗气与自身的力量起了冲突,所以才导致各种不适的感觉,不然的话,哪那么巧所有人都出了问题?”
  “那我们该怎么办?”
  玄振说的好有道理。
  众人皆是信服……
  “教宗冕下为诸位从陛下那里要来了强化淬体剂,这种药剂可以大幅度强化人体,是皇室专供,但多亏了教宗冕下,如今大家都可以使用这种药剂,而使用这种药剂之后,可以让我们的斗气修为大为提升,连带着诸位本来的实力肯定也能有长足的进步。”
  “哦。”
  众人顿时眼睛都亮了起来。
  强化剂他们没少用,淬体剂虽然珍贵,但也不是没有获得的渠道。
  但强化淬体剂……
  “我们大家在终端上经常聊天,现实中还是第一次见面,这药剂便算做是我送给大家的见面礼了。”
  玄振认真道:“眼下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抓紧服用药剂,然后努力提升自己的斗气修为,等到大家实力更进一步之后,就立即收复我国疆土,时不我待,值此风雨飘摇之际,正需我等有志之士站出来,为加里亚顶起一片青天,至于大家说的那些问题,很简单,功好可破!”
  他高声道:“今晚大家先服下药剂,好好修炼,明天一早,我期待大家以新的面目出现,咱们再看看大家还有谁的问题仍然存在,到时候认真探讨,互相切磋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掉。”
  “明白!”
  众人看着热情洋溢的玄振,恍然大悟。
  面对这个年轻气盛的年轻人,只感觉自己竟好似也被感染的年轻了十岁似的。
  尤其是看到他提来的那个箱子,内里摆满了蓝色的药剂,随着箱子落地,内里液体随之轻轻晃荡,只是看着就忍不住心神动荡。
  “看来军团长能成为军团长,也不仅仅只是靠的机遇啊。”
  “我们服你,玄振军团长您放心,只要我们一天还活着,我们就一天服你是我们斗气军团的军团长。”
  “没错。”
  虽然仅仅只交流了短短几句。
  但他们却都被玄振热血洋溢的姿态感染,恨不能立即服下药剂,提升自己的斗气修为,解决这些修炼时出现的小小困扰,然后出去与那些危险种们决一死战。
  都是人老精鬼老灵的老东西,但将药剂拿在手中,再联想到加里亚遭逢的劫难……
  一个个也都感觉青春似乎回来了。
  当下各自回去自己的住处,服用药剂修炼。
  玄振则轻轻松了口气……总算糊弄……不对,总算度过了最艰难的一关。
  他的斗气修为确实比众人强上不少,但那不过是因为他修炼的斗气功法一脉相承,是以根基更为扎实而已。
  指点这些老家伙们,委实是力有不逮。
  好在有这强化淬体剂,而斗气功法又并不如何深奥,没有那么多弯弯道道,强行碾压过去就是了。
  功好可破。
  这句话可是大长老亲口说的,没错。
  当晚……
  偌大的斗气军团驻地之内,一片宁静祥和。
  再没有如同以前那样,诸多老家伙你也不服我,我也不服你的各式约架。
  所有人各自都沉浸在斗气的修炼之中。
  埃里克便是如此。
  他自幼便因为遭遇危险种导致肢体残缺,被迫成为了一名殖装师,虽然在家族的帮助下,到如今已经成为了恒星级的殖装师,哪怕在加里亚合众国之内也是得享盛名。
  但他心头却早已经迷茫无比。
  前进无路,星系级无望。
  未来寿元长久,殖装师可以通过更换自身模块来延续自己的寿命,但随着时间变久,可以想见他将来恐怕难逃成为殖装战兵的未来。
  这倒没什么关系,毕竟到时候跟死了也没什么两样,他死之后不介意别人拿他的尸体是红烧还是清蒸。
  但在这之前,他绝不甘于碌碌无为一世。
  斗气就是我突破星系级的契机,我绝不能放过。
  斗志昂扬,他的进步一直都是斗气军团之中数一数二的。
  是以服下强化淬体剂之后,他也是最快进入状态的。
  身体好似撕裂,这是很久没有过的感觉……看来药剂效果确实极佳,而且身体的肌肉感觉确实好似在被千锤百炼一般,连带着斗气运行都更为顺畅。
  看来相当于三个月的苦修还是客套的。
  这药剂,效果当真极好,也许能抵他半年苦修,还能再额外给身体打下极为扎实的根基,让斗气后续的修炼更为顺畅。
  “这么一来,我日常修炼赤焰斗气之时,身体会时不时的寒冷好像赤身裸体在冰天雪地里一样的问题应该就不复存在了吧?”
  埃里克正准备快马加鞭,将药剂效力与自身斗气结合……
  突的,自身体深处,一股极为阴寒冰冷的感觉侵袭而来,快到让他完全反应不及,如果说之前还是赤身裸体在冰天雪地之中的话,那现在,就好像被冻在了低温冷柜之内,周遭寒风呼啸而吹,炽热的斗气迅速变为极寒,将他身躯冻的严严实实……
  “糟……糟糕……”
  埃里克心头大惊,心知恐怕到底还是出了问题,这症结可不是功好可破那么简单了。
  但想再喊救命,舌头却好像被冻的严严实实。
  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整个人已经沦为了一块冰雕。
  同样的状况……
  不仅仅只局限于埃里克,因为斗气军团众人都是早已成名,地位颇高的缘故,是以住的也都是单间独院。
  当出现问题,竟是连求救都来不及。
  于是乎……
  第二天凌晨,当玄振服用了强化淬体药剂,神清气爽,只感觉现实中的修为早已经远远的凌驾于游戏之上,俨然就好像在游戏中参与战争,狠狠的刷了一波经验值一样。
  早早的站在校场之上。
  寒风吹过,玄振孤零零的一个人,表情很是无助……
  他有点儿不太明白,为啥昨天大家都还对他极为看重,对他一脸的簇拥……
  这才短短一天的时间,众人竟然都同时默契的放了他的鸽子,就这么不鸟他了么?
  两个小时后。
  当艾丽丝从自己的鹅绒丝被窝里起床,听到梓传来的信息,忍不住大惊失色。
  惊叫道:“什……什么?昨天斗气军团三千多名成员,服用强化淬体药剂之后,全部重伤垂死……还有人爆体而亡?”
  梓认真道:“这恐怕是敌人全新的栽赃方式,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彻底败坏陛下您的声望,药剂可是出自您手,教宗好卑鄙。”
  “可是……”
  艾丽丝眨了眨眼,不解道:“可药剂就在那里,服用之后多少还有残余……这种诬蔑方式,会不会有些太过拙劣了?而且一口气将之前想要拉拢的几千人全部害死,教宗他……他到底图的什么?”
  “图的是什么呢?”
  莫说艾丽丝好奇,就连那些深知教宗手段的众人,也都深感困惑。
  要知道。
  正值风雨飘摇之时。
  几乎整个加里亚的百姓们都在密切的关注着自己国家的一举一动……
  之前那太过拉胯的防御措施,被人长驱直入,全军覆没连带着死伤大量百姓,早已经让普通的民众对这个国家失去了信心。
  因此……
  多的是人正在观望,想通过加里亚之后的举动,看看这个国家是否真的已经烂到了骨子里。
  而之后加里亚的措施,还是足够让百姓们满意的。
  教宗第一时间站了出来,表示之前应对不当是他的过错,但如今他们教会早已经为了应对这种灭国程度的危机,提前做了准备。
  原神教会第三新军斗气军团,早已经有了雏形,而如今,因着这次灾难……
  陛下终于愿意将其能提升实力的珍贵药剂提供给斗气军团,斗气军团消化药剂之后,必然会第一时间奔赴战场,夺回他们失却的领土。
  教宗显然是在用这种方法,将加里亚合众国小国主艾丽丝架在火上烤,逼她不得不就范。
  但这一举措,却也让斗者迅速在加里亚合众国之内扬名……
  众多百姓们纷纷恍然,之前他们只是听说第四条修炼体系,但却从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们只感觉这东西距离他们加里亚合众国似乎非常遥远,但想不到,教宗冕下竟然早便已经有了准备。
  果然不愧是冕下,深谋远虑。
  然后……
  就很搞笑,前一刻还在信誓旦旦的宣扬,斗气军团必然会一逞第四修炼体系的雄威,将这次来袭的所有危险种都给彻底斩杀殆尽。
  然后出征前夕,就是斗气军团全军覆没的消息。
  得知这一消息,别说教宗与国主,乃至于那些百姓了,就是亲眼见证了这一切的玄振都是懵的。
  三千斗者。
  只此一役,至少惨死五百人。
  剩余的众人也都是凄惨无比,体内斗气彻底失控,四处激突冲撞,人人都是身受重伤……
  更有一千多人直接被送进了救生维生仓之内,医生直言,最好找其家人先签订一个治疗免责协议书,不然他们可不敢治疗,毕竟加里亚合众国可不禁武器,他们生怕万一治死了哪个人,到时候被他们的家属私下里给突突了。
  全军覆没。
  照眼前的局势来看,若是不能第一时间找到病症并且加以解决的话,到时候就不是死一个人两个人那么简单,而是能活下来两三百人就已经是得天之幸了。
  要知道,这三千人可不是新兵。
  他们在加入斗气军团之前,都是加里亚国内各处城市之内久负盛名的强者。
  都是曾经在加里亚合众国之内打出了一片天地,这三千人的关系网,几乎可以覆盖整个加里亚合众国。
  如今他们出事,这已经不是死伤三千名强者……
  当然,损失三千名强者同样对加里亚是个难以承受的重创,但更可怕的,还是这背后带来的影响。
  玄振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瞬间从天上掉落人间。
  无论什么原因,斗气军团覆灭,他这个刚刚上任了不到12个小时的军团长都是难辞其咎。
  虽然连他自己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问题……
  不,他感觉自己已经发现了问题所在。
  “药剂,一定是那些药剂的问题!”
  是陛下!
  到底是个心胸狭窄的小女人,她肯定是觉得将这些药剂贡献出来却什么都没落着,所以干脆在药剂之上动了手脚,我得不到,那别人也休想得到,全数杀了吧。
  可她就不想想,这些人出事之后,会对她的统治造成多大的……
  他还来不及指证。
  便已经有最专业且中立的科技团队进入,提取药剂残渣,进行成分分析。
  艾丽丝的动作比所有人的预测都要来的快的多,眼见此事第一时间扩散到全国知悉,她甚至不顾药剂配方会否有泄漏的风险,整个分析过程,完全由记者以及那些公信力极高的百姓们旁观。
  最终认定……
  “我们给予的药剂没有问题。”
  当确定问题并不是出在药剂上的时候,全程亲自监督的梓忍不住轻轻松了口气。
  伸手扶在剑柄上,看向了旁边失魂落魄的玄振,说道:“别忘记了,如果真是药剂的问题,那么不用多说,服用药剂的你肯定也会跟他们一样的下场,毕竟你的药剂并非特制,而是跟他们一样,都是从同一个箱子里随机拿的,这没法提前做手脚……可结论却是,你服用药剂之后,短短一夜,实力提升至少三成。”
  玄振没说话,他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梓以结论的语气说道:“不是药剂的问题,十有八九就是功法的问题了。”
  玄振惊叫道:“不可能,这些功法绝对没有问题。”
  “这功法是你亲手获得的吗?还是说有别的来源……来源可靠吗?有没有人从其中稍稍更改了内容,哪怕只是标点符号错几个字的位置,就能带来完全截然相反的伤害。”
  梓淡淡道:“功法都不是经你手得到,谁给你勇气,就敢如此笃定这功法没问题?还是说你自觉你在斗气一道上已经堪称大师,有辨别真伪的能力了?”
  “我……我……”
  “你自幼在加里亚长大,应该明白陛下与教宗之间的矛盾,教宗心思甚深,他以这种强制手段逼迫陛下交出强化淬体药剂,陛下根本无法抗衡他的老奸巨猾,只能从命……谁知道这背后,竟然又是一个更为阴险的栽赃嫁祸。”
  梓冷笑道:“我猜,可能是因为你作为加里亚和中亚之间的枢纽,还有很大的作用,不然的话,恐怕这一次连你也难逃死路……”
  “不可能,绝不可能,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拙劣的把戏连我都能看穿。”
  “正因拙劣,反而更不像是教宗的手笔了,不就更容易让他摆脱嫌疑?”
  梓摇头,“如果你能看穿,那你就不是军团长,而是教宗了……总之,这支科研团队就留在这里了,三千支药剂,我们会挨支进行提取检测,但凡有一支出现问题,你都要记得通知陛下,陛下不会推卸责任的,毕竟她只是个小姑娘而已,也许还很稚嫩,但却绝做不出如此残暴不仁之事。”
  玄振脸色苍白。
  梓说的好有道理,他完全无言以对。
  甚至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没错,教宗老奸巨猾……不,不对,教宗深谋远虑……
  但这两个词不是同一个意思么?
  他心头震撼,惊道:“难道……真是功法的问题?”
  这一刻,他莫名的想起了昨天那些人的请教。
  好像所有人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而在云岚宗,确实有不少玩家在修炼的过程中会遇到问题,但好像频率没这么高?
  当时玄振只认为是这些人没有修炼低级斗气功法,直接越阶修炼高级,所以根基不稳导致问题频发的机率更高些……
  这也是很合情合理的解释,但现在回头再想想,会不会这中间其实有他所不知道的隐情呢?
  正想着,终端突然响了起来。
  来讯的正是教宗。
  玄振接通。
  对面,露出了教宗那张熟悉的丑脸。
  仍然威严,但眉宇间的疲惫却是怎么怎么也遮掩不去……
  不奇怪,斗气军团严格说起来其实是教会武装军团,再加上之前教宗为夺药剂,一直在为斗气军团宣传。
  结果之前宣传的多大,现在砸自己脚砸的就有多疼。
  尤其陛下动作极快,第一时间检测出药剂问题,洗脱了自己的嫌疑。
  陛下没问题,那有问题的肯定就是教宗了……
  这几乎已经就加里亚所有百姓的常识。但凡出现什么问题,不是陛下干的就必然是教宗干的无疑。
  短短半日,教宗却承受了几乎来自四面八方的恶意,尤其这些斗者们的亲朋好友,以及那些修炼了斗气,但却未曾加入斗气军团的强者们,他们也许还不够资格威胁到原神教会的存在,但却已经有直接跟教宗对话的能力。
  其言辞激烈,毫不给教宗留面子。
  不奇怪,今天躺在维生仓内的众多伤者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由不得他们不紧张此事后续的发展,以及事态的真相。
  可此刻在玄振眼中看来,这疲惫中到底有多少是隐藏?
  他到底是老奸巨猾还是深谋远虑?
  玄振突然感觉,他有点儿看不懂他崇敬这个冕下了……他的冕下,应该干不出来这种战时还要栽赃嫁祸搞内战的蠢事吧?
  “玄振,交给你一个任务!”
  教宗正值焦头烂额,哪里注意的到玄振神态竟比他还要来的不安惊恐。
  那是信仰即将破灭的灰败。
  教宗顾不得,他此刻心头早已经被无边的懊恼给占据。
  陛下是清白的,这一点他其实早就知道……最了解一个人的,往往是他的敌人。
  他自认为将艾丽丝看的通透。
  那就是个天真单纯的小姑娘,被逼坐在了一个最为肮脏的位置……她根本连敌人都算不上,如果不是原神教会需要一个花瓶,他想要打败她,不费吹灰之力。
  那是谁?
  是梅主教么?
  但功法当时是经过玄振检测,确切的没有问题的。
  而且玄振到现在都还在修炼这些功法,不也同样一点儿事都没有……
  等等……
  教宗突然心头一震。
  看着玄振的眼神带上了些微怀疑,难道说他嘴上说的是修炼的他给的功法,但事实上,他修炼的虽然是同套功法,但其功法会不会是从别处得来?
  毕竟他身在云岚宗之内,获得功法的渠道太多了。
  难保他不会嘴上一套背后一套……
  私下里和梅主教合作,阴他一把也是很有可能的。
  教宗摇头,感觉自己想的似乎有点儿太多了,他根本没有理由的,玄振的父母都是为教会捐躯,他的信仰必然坚定。
  可难道是父母之死,让他憎恨上了原神教会?
  玄振恭敬道:“冕下有何吩咐?”
  “没什么,发生这种事情,大家都不想的,眼下最关键的,是要处置好这次危机,将影响降到最底,至于这些人的安全你不必担心,我会想到办法的。”
  “是,冕下!”
  教宗的身影消失。
  圣堂之内。
  教宗想了想,并没有再通过玄振,而是直接私下里联络了另外一名此刻还在中亚帝国之内的交流玩家。
  并非是秋月真理奈、也不是萨拉和爱丽以及瑶等人。
  而是一名叫做香织的玩家。
  比起爱莉等人,她其实名不见经传的很,几乎就是透明人一样。
  “冕下,您竟会亲自联络属下,属下当真是不胜惶恐。”
  当香织发现是陛下联络,神态顿时亢奋激动,满脸酡红,一副几乎要不行了的模样。
  “嗯,玄振那边另有要务,实在抽不开身,所以我才会亲自联络你。”
  教宗自然不会说是他对玄振也有了怀疑,毕竟他从不信任梅主教,而这次梅主教若能糊弄他,必然有玄振在旁打掩护。
  “是,冕下但有吩咐,尽说无妨。”
  “我要你替我去办一件事情。”
  教宗将之前准备交给玄振的任务,详细告知香织。
  “是。”
  而面对教宗的命令,香织自没有半点儿意见,恭敬从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