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山上种田那些年 > 第三十五章 简单粗暴
  精神之风吹过洛城,魑魅魍魉、众生百态,尽皆映入心中。
  陈屿端坐云天沉吟不语,分析着脑海中翻腾的诸多信息,此时城中汇集的武人数目很多,粗略一算四千五都打不住。
  其中身怀恶念者同样不在少数,占了近三成。而且考虑到粘附在身的恶念会随时间不断流逝消散, 实际上在近期杀过人的只会更多。
  若单单以此为依据去揣测好坏,身下这四千五百人估计没几个身家干净的。
  不过在捕捉了心中念头后两相印证之下,真正怀有恶意的人便被迅速筛出。
  漏下的那些他无法断定是否作恶,但眼下标记上的五百九十四位,却是实打实的恶人、贼子。
  个個都背负血光,恶念红彤彤,淤积流淌在体外, 心头飘忽的意识也散发出十足恶意。
  陈屿重点看了几眼立在木楼窗后的白莲教莲花圣女, 这位女装大佬体外的恶念并不多, 但很是坚韧,死死扎根在体表不散去,旁的人念都不断被过滤,唯有它们一直拉扯莲花圣女,带着无穷恨意仿若要将其吞噬。
  也不知这位到底做了什么,才引出如此的怨恨。
  可惜,人念到底是和精神有不同,无法作用人身,更触及改变不了什么,任凭再如何坚韧,也始终有被这方大天地过滤掉的一日。
  而他从对方心头捕捉到的一些念头则更加令人在意。
  莲花圣女这次并非独身前来,带了数十名教众,为了配合城中几大世族的计划他们似乎还在城外有所布置。
  显然,白莲教想搞事, 并且要搞大事的人不止一家,城内的世族也参与其中。
  不过具体如何去做, 目的为何,以及内里有无隐秘等陈屿并未感知清晰。
  毕竟只是间歇飘忽的念头, 散乱而不成体系,能将其捋直已经不容易。
  唔……摩挲下巴,他眉梢一挑,虽说自己不主张窥探别人,但这些明摆着想要搞乱洛城、酿成霍乱的家伙动作不小,不能置之不理。
  想罢,收束了剩余力量,一股银芒从眉心跃出,飞过数百丈,穿透纱窗与血肉后直达对方意识深处。
  将脑海看了个透彻。
  他和白莲教的关系可谈不上好,当初下山时还遇上了被白莲教怂恿鼓动的几名匪徒,有梁子结下,此刻动手顺理成章。
  相隔遥远,但翻看着对方记忆依然轻松,看着看着,陈屿若有所思。
  从莲花圣女的记忆来看自己好像想得有些差,这次对方前来洛城并非主动,而是城中的几大家族与之串联,想要借白莲教的手给那位骑在他们头上作威作福数年的州牧找点麻烦。
  “抬出灵药、散播流言,如此一来武人流蹿动乱, 接着便可引出军卒。”
  城中他们不在意,甚至要维稳,故而特地将各种流言所指都放在了洛城之外。
  如此看来,大抵就在陈屿离开寻雷那几日前后,这潭水便渐渐被搅混。
  至于引出军卒后需要如何动作,白莲圣女也不甚清楚,只被告知去州衙打杀一通,且被叮嘱万不能伤及州牧性命,之后再冲撞几处青楼酒肆以及商行,最后还需焚烧靠近在江边的平允仓——此粮仓为州牧所主张建起,立在洛城附近为的就是赈济各地奔逃而来的灾民。
  如今,平允仓里所剩不多,但仍储有粗粮一万两千石。按世家所言,这些便是给予白莲教的报酬。
  相比金银,实打实的粮食无疑更吸引这群反逆之徒的目光,故而一拍即合,在白莲圣女的带领下打算做这一票。
  “一万两千石……不小的数字,原来已经提前运走了一批,剩下八千石被世家封锁在粮仓中,要见着行动才做交付。”
  陈屿看了又看,将注意落在一处。
  十一月一日,寅时前后发动。
  约莫凌晨三点左右。
  今日是十月三十日,离着还有一整日功夫,想来该有的布置都完成,只剩下最后的起事。
  不过从莲花圣女这头能看出的信息就这些了。
  陈屿没有再翻看,而是打算等精神恢复一些后再找到参与的几个世家。一如眼下这样,普通人的意识海对他而言几乎没有任何阻拦,探查一遍便可全知因由。
  白莲教的行动大抵有两方面,其一袭击州衙,这点显然针对州牧,而另一方面则是要求去冲撞酒肆青楼。
  从方才收拢的海量信息来看,这些置业似乎也是世家所有,但锦州的大家族可不止区区三五个。
  “世家必然有谋算,但无论是将白莲教当刀子,还是存着别的心思,这两方都谈不上好人。”
  将粮食拱手奉给反贼,送不出去的就放火烧粮仓欲要付之一炬,这种事都能干出来的他们,私底下盘算再惊世骇俗都不足为奇了。
  而白莲教想要的也不仅仅只是一万两千石粮食,这群人已经疯癫,只想弄出更多乱子来,要将偌大的洛城陷入混乱,单单烧一座粮仓可不够。
  白莲圣女的记忆里有着更多关于这方面的打算。
  陈屿一边寻找符合条件,也即肉身天赋、心性性格都不差的人,一边思索着如何去应对,这些人谋算来谋算去,到头来折腾的都是普通人。
  白莲教与世家不在乎,好比路旁踩死的蚂蚁,多看一眼都欠奉。
  “先看看都有哪些人,顺带将如今城中汇聚的恶人筛选出来。”
  至于挑出来以后……干脆将白莲教以及躲在深宅大院里蝇营狗苟的鼠辈混作一齐,劈了算逑!
  陈屿神情认真,此刻实实在在打着这主意,同一群沉溺了十几年、几十年狗斗经验之人去较量阴谋诡算,他显然没这个心思,与其劳神费力,不如一道崩山术打在脑袋上,任凭如何狡猾奸诈,如何富可敌国,都逃不脱焦尸一具的下场。
  解决问题不一定就得入局,跳出窠臼后方能识得当下境地。
  一群恶人欲要作乱。
  简单明了,矛盾的主体再清楚不过。
  既如此自然是将弄出这问题的恶人们提前扼杀在摇篮里最是省心力。
  办法虽简单粗暴,但有用就行。
  转念,陈屿开始估算崩山术在万法镜加持下最大覆盖范围。
  算了几次下来发现不及整个洛城,且体内法力也不足以支撑同时间三百道以上的消耗。
  “这样的话,就得东西南北四城区挨个挨个来。”
  如此作为他正好有了更多空余去多做些考量和准备,将本来粗糙的好坏之分进一步确认。否则劈岔了,将好人或者罪不至死的人劈死就不美了。
  于是心中定下,明日再筛选一遍。这次稍稍深入一些,截取意识海外围更多念头来佐以判断。
  “唉,若是万法铜镜能够自行识别好坏就方便了。”
  想到这里陈屿摇头,想法很美好,可惜连他自己想要做到这点都得一步步精细操作,万法铜镜现在只能机械运转铭刻的阵法以及推导灵文,其余方面仍有不小缺陷亟待解决。
  另一边,山意阁。
  刚刚将视线从法会上收回的白莲圣女关上纱窗,走出房间,去到一处宽敞大堂内,已经有几人候在此地,正谈笑,气氛融洽。
  几人皆男子,有人面庞富态,有人身形精瘦,从装扮来看非富即贵,一身衣饰便足当寻常人家数十年不吃不喝。
  “圣女来了。”
  “多日不见,莲花圣女风姿依旧,绝伦于世,比坊间传闻的祈霜仙子还要绰约动人。”
  “哈哈,仙子仙颜惊世,此番还要仰仗白莲,事成之后必有重礼相谢。”
  “李家也是此意,望圣女多多费心。”
  面对几人有意无意的吹捧和谄媚,白莲圣女心中不为所动,任凭许诺再多、好话说一山都不抵粮仓中一万两千石米粮。
  或者说,若非有他们,教众以及自己想要做些布置可不容易。
  明眼人都瞧得出来,如今的洛城就好似堆得高高满满的火药,只差一点火星就会凶猛爆裂!
  而他们白莲教,正是被这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选来充当火星的导火索……以及诱饵。
  白莲圣女毫不在意,各取所需罢了。
  自从修持了教中秘法后,不止姿态举止,就是心态都愈发靠拢女子,心头纵然思绪电转如潮,面上常常一副清冷模样。
  偏生无数龌蹉男人总是好这口。
  呵,若是让他们知晓自个底下那二两货甚至比不得他有本钱,恐怕会找个地缝钻进去罢……
  待到所有空洞的恭迎奉承说完,白莲圣女这才薄唇轻启,开口说道:
  “自然,无空老母有令,此间罪恶必将洗净。”
  罪恶二字上隐隐落了重音,不过面前众人未察觉不对。
  另一边,白莲圣女边念念有词,边将纤细白嫩的葱指从羽衣薄纱下徐徐伸出掐了个指诀。
  旁人不知何意,也有模有样照着比划两下,倒是其中几位目光幽幽扫过这位圣女上下,婀娜身姿映入眼中不知想到了什么,心头渐渐涌起一丝火热。
  好在众人都知晓还有正事商谈,便不再废话,重新回到座位上。
  他们接下来商谈了什么对天上的陈屿而言已经不重要。
  既然打定主意要来一番清洗,他便下了云头,先去了趟浮田取来大量灵石灵液存入奇景一角,今夜需要在铜镜中编织许多节点,到时候得有法力支撑,否则明日很难坚持下来。
  顺道,他掌出青炎,放入杂七杂八各种药草,熬炼一通后又削下一截二号灵气凝结的灵石。
  二号灵气可以被人体吸收,有固本培元、滋补气血之效,更能夯实根基增幅一定潜力。
  不过论及对肉身乃至精神方面的提升和强化比不得一号灵气。
  陈屿这副药按着通州当地的《养心五伯丹》炼制,剔除了金石,加入了一些灵植在其中,药效更胜数筹。
  “所谓养心,实则壮气。”
  这里的气并非内炁、法力,而是此世医家对人体内各种有益因素的总称。
  气壮则血生、则目明耳聪,腑脏百窍皆通,脑疾不复。
  他炼制的养心丹效果更上一层楼,尤其对老人有效,可祛暗疾。
  也就是临行前已经特地为刘师伯调理过一次,否则他都要将这丹药持拿手中飞遁一趟送回去。
  虽非灵丹,但效果确实拔群。
  青炎未曾熄灭,继续燃烧在眼前。
  陈屿不止炼了养心丹,还有几种调养丹丸,以及补血的药散。
  “明目草、罗生果、普陀阳……”
  烘!
  焰光沸腾,又一团药液熔炼出来。他手上翻转,只见火焰意随心动,将所有药力都封锁在内,没有半点遗漏。
  青炎炼丹就这点好,能够最大程度利用药草中所有药力。
  但也不是没有问题,成丹率与出丹率都比丹鼎炼丹要逊色。
  翠绿药液分化,转瞬凝固成丸状。
  呼呼!甩了甩手,将焰光隐去,四粒圆溜溜温热丹药落在手中。
  收好所有丹药,陈屿起身舒展了,随后吐纳了会儿,将法力多少回补一些后便飞出阵法往洛城而去。
  浮田不在洛城上空,如今万法镜随身携带,没了铜镜驱动,浮田此刻正停留在一处野外,法阵遮掩下漂浮千丈高空。
  ……
  一手提起从药坊开来的伤药,岳海平带着蒋勤安回到住处,将门窗紧闭,好在昨日还曾安排买了不少粮食囤在院中,此时养活他们几日不成问题。
  “师兄,我不碍事的。”
  看着岳海平忙前忙后,不断出入房间布置床榻,在上面铺了厚厚一层草絮,又不知哪里找来几匹土布垫在床上。
  “好好修养,如果我们之前所料不差,法会之后的几日城里估计会不大安生,”
  岳海平搀扶着蒋勤安到床上半躺,他则去烧水做饭。
  没有多余菜肴,故而只能先用干菜勉强应付一下。据此最近的一家餐馆面铺都离了不短距离,现如今放蒋勤安一人在院子里他放心不下,带上一起又说不准是否有人盯上他们。只好坚持一日等对方身体好转些再说出去的事。
  咚咚咚!
  正想着,一阵敲门声从院外传入。
  岳海平一愣,难道是袭杀门中师兄之人的同伙真个寻仇杀来了?
  正想着要不要施展轻功跃上房檐瞧看一眼,一道呼唤传来。
  “岳道友、蒋道友,可在院中?”
  呼——
  熟悉的声音让岳海平松了口气,原来是陈道友。
  他快步上前将大门打开,一愣。
  只见陈屿两手满满,各提溜了一摞荷叶包裹的吃食。
  这时听得这位笑着说道:“之前在洛城寻了许久,找到不少值得一试的佳肴,独自一人实在孤零,想着想着就到了两位这里,道友可要一起?”
  说罢,举了举手中荷叶中美食,香气四溢扑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