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从泰坦尼克号开始 > 第1118章 第 1118 章
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这么让人讨厌的同时又这么有魅力?

“欠虐吧, 没有外部压力精神太空虚了就容易剑走偏锋。”米亚撇了撇嘴说。

她第一次发现原来智秀妹纸是如此的有八卦天赋,潜水遇到了尹智厚之后,就跑去跟同学们打探消息, 终于从某个热衷八卦的学生嘴里得到了有关尹智厚跟闵智贤过往的那点儿事儿。

内容比尹智厚当初说的要全面深入一些。

简单概括下来,就是父母双亡又被爷爷抛弃了的孩子遇到了命中的救赎闵瑞贤。这个极为富有爱心的女孩儿耐心的引导着自闭少年走出了困境,然后收获了一份长达多年的爱恋。

可惜的是,女神志不在继承家业,先是去了法国留学,然后当了模特,之后又从事公益事业, 根本就没把这个小了她好几岁的弟弟所谓的爱恋放在心上。

“大部分的人都会这样吧,一个已经走出了社会, 又是从事的公益事业;另外一个还蹲在高中,纯粹的温室花朵, 自己都搞不定,凭什么要求人家事业有成的女孩子对他有所回应啊?”朴智秀撅着嘴巴,感觉自己对尹智厚的印象又降低了一些。

都没办法承担起来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 完全给不了女人安全感, 谁会选择你啊?

米亚:“”

重点难道不是这人从来没有真正的去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争取过吗?

喜欢妹纸你就去追啊, 闵瑞贤去法国,你就跟着去法国,腿长在你身上没人给上面加把锁。结果你连行动都没有,站在原地不动指望着别人来靠近, 真当自己是球草, 能让人前仆后继的为你付出啊?就算是球草,还有人讨厌呢,能不能实际一点儿?

自己没能力还一天到晚的在那里搞忧郁, 果然是有钱有闲没事干了!

但是智秀妹纸的八卦打听的可不只是一点点,用她的话来说,问都问了,也不差一个人了,所以她连四人组里面另外的三个人的八卦也一起都给打听到了。

比如说脾气暴躁的唯我独尊的具俊表自从入学神话学院之后就搞出来的一堆破事儿跟真·黑帮太子宋宇彬打遍首尔高中无敌手,小混混们完全不敢碰他,还有苏易正这个喜欢交往比自己年纪大进入了职场的女性的花花公子的爱好。

真是不听不知道,一听真奇妙,神话学院的四人组,感觉不像是去学校读书的,倒像是去散心的。

“米亚啊,你跟那个尹智厚保持距离的行动简直太正确了。”朴智秀对着神话学院四人组吐槽完了之后总结了一句,“跟这样的人待在一起会降低智商的!”

根据她的了解,自从这几个人入学之后,整个神话学院都不太正常了,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智障最擅长的事情就是把别人拉到自己同一水平,用自己的优势打败别人?

想到之前听说的那些奇葩的事情,朴智秀就觉得无语,竟然整个学校都找不出来一个愿意挽救自杀学生的人,还要靠学校外面的人来救,这都什么奇景现象啊?

要是米亚真的跟尹智厚搅合到了一起去,那不是要完?

米亚:“”

该说智秀妹纸言语犀利吗?

可不就是她说的那样,这些人去学校不像是读书学技能的,反倒是像是去散心的,而且还是搞得别人生活乱糟糟的散心,简直就是谁沾上谁倒霉!

呃,也许有人不这么认为,但是米亚自己是绝对不想要跟这些人一起玩这种幼稚的过家家游戏,浪费自己的时间跟生命。

有那个时间跟精力,她宁愿用在别的地方,谁要跟一群幼稚的小鬼瞎折腾啊?她要去看成人秀!

“我们跟老师请假去悉尼吧。”米亚两眼亮晶晶的对朴智秀说。

既然在新喀里多尼亚总是能遇到奇怪的人,那就离开这里好了。反正两个人又不是没有钱,她们大可以去隔壁的澳大利亚看月兑衣舞啊~

米亚对澳大利亚不是特别了解,最多知道一些土地跟矿脉,生活方面不熟悉。但是这并不妨碍她知道这里有夜场啊!

大家都是英联邦成员,没道理英国有的这里没有对吧?

“看这个,‘bsp;mike show’,最近超火的月兑衣舞男天团!”米亚从自己的小包里面掏出一张宣传单,冲着朴智秀晃了晃,“我们一起组队去吧(▽)~~~~”

修学旅行,修学旅行,当然要深入社会体验一下人间烟火才叫修学啊!天天蹲在这种没有多少人的岛上有什么意思?

朴智秀,朴智秀都惊呆了,随后一个跳跃抓住了那张宣传单捂在怀里,贼兮兮的看了一眼周围,小声的问,“你从哪里搞到这东西的?”

这家伙心虚的,要不是米亚耳朵灵敏,都听不清她说的话!

“之前去买特产的时候遇到了从船上下来的可爱小姐姐给的。”米亚眨眨眼,面不改色的胡说八道。

其实是她自己去要的。

碧蓝澄净的海水虽然好,可是待得时间长了也会腻啊。距离澳大利亚这么近,要是不去玩一下多浪费?

所以她果断的找准了目标,去旅行社付了小费,问出了悉尼有什么好玩的夜生活,还顺便要走了一张巡回演出的宣传单~

“哎呦,米亚啊,你可真是胆大妄为,怎么想着要去这种地方呢?”智秀妹纸一边‘严厉’的谴责米亚的行为,一边捂住了自己发红的脸,“人家怎么好意思跟你一起去?”

但随即她就推翻了自己的话,眼睛水汪汪的说,“可是你一个人去我也很不放心,我还是陪你一起去吧- ~”

啧,口是心非的小妖精!

米亚斜眼看朴智秀,这口不对心的样子,像极了想要吃零食却故作傲娇的小猫咪但是没关系,口嫌体正直什么的,看了表演就好了~

两个人很快就制定了计划,准备拉人一起下水。

没办法,只有两个人的话,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说服老师允许他们离开新喀里多尼亚的,要多几个人才行,而且不仅仅是女生,还要有男生一起,这样才能让老师痛快的放行。

于是潘海元就成了那个被需要的男生。

“我?”他一脸震惊的指着自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朴智秀这家伙,脑子是出了问题了吧?

“当然是你,班级里的男生就你最有酒吧经验,不是你还能有谁?”朴智秀双手摁在潘海元肩膀上,满脸认真的说,“放心吧,郑多琳也跟我们一起去,她已经跟郑汉景报备过了,你是陪我们去看月兑衣舞男,不是月兑衣舞女良,不会有问题的!”

“可是——”潘海元一脸的懵逼,事情能这么算吗?他一个好好的男人为什么要去看月兑衣舞男啊?眼睛会瞎掉的!

“没有什么可是!”朴智秀严肃的说,“还记得你之前被米亚救下来的事情吗?这次的事情结束了,你就不欠她的人情了!”

被朴智秀拖着过来的米亚摸了摸鼻子,有点儿尴尬。

智秀妹纸啊,你她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两眼望天,就当没有听见两个人的谈判,也顺便无视了潘海元瞪过来的眼神。

又不是她让朴智秀来找他的,是郑多琳否定了另外一个安静的男孩子的人选,觉得潘海元才是最合适的那个人,这件事怪不到她的脑袋上啊!

谁叫你夜店咖的形象深入人心的?连女朋友自己跟她妹妹都觉得去这种地方有你作陪最放心,难道还能怨别人对你的印象太刻板?

旁边的几个女孩子也是一个劲的起哄,“就是,就是,这可是我们最后一年的修学旅行了,要是错过这次,以后就没有机会去见世面了,身为班级的体育委员,潘海元你难道不应该为同学们做出来一点儿贡献吗?”

潘海元想要暴起,见鬼的最后一年的修学旅行,明明还有毕业旅行好吗?怎么就没有机会见世面了?还有,去看月兑衣舞男算是什么见世面啊?你们这群色欲熏心的家伙!

可惜,这次郑多琳跟朴智秀一左一右压制住了他,异口同声的问:“你去不去?”

眼看着房间里面的几个女孩儿虎视眈眈的瞪着他,加上电话里面女朋友的请求,平日里嚣张的潘海元终于还是屈服了,“我去!”

他一脸咬牙切齿的说,接下来了这个艰巨的任务。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个组团去看月兑衣舞男的团队里面没有他女朋友,不然的话,就算是拼着冷战,他也要坚定的搅黄这次的活动!

即便如此,他还是顺带捎上了自己的小弟安京逵。

老大都这么倒霉了,被迫去看月兑衣舞男,你当小弟的凭什么置身事外?于是倒霉的安京逵就成了这个团体里面的唯二男性之一,一脸苦逼的被揪上了前往悉尼的路。

“苦着脸做什么?免费请你去看艺术舞蹈,还有免费的酒水,开心一点儿。”潘海元看着愁眉苦脸的安京逵十分无语。

他这个有女朋友的人都没有说什么呢,你个单身狗矫情个屁啊!也许这次一去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了呢?

安京逵:“”

他看了看自己的老大,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哥,反正到时候我们已经在悉尼了,又没有老师看着我们,难道我们就不能去看月兑衣舞女良吗?”

拜托,这又不是在什么地方考试,还要指定位置的,都离开了老师的视线了还不能快乐的自由自在,是要有多蠢?

“啪!”潘海元一巴掌拍在安京逵的脑袋上,这家伙都不想一想跟着一起去疯的人里面还有郑多琳这家伙吗?

忘记了她亲姐就是他的女朋友了吗?

到时候他不陪着未来的小姨子去看月兑衣舞男跳舞反而去看月兑衣舞女良跳舞,这是嫌弃自己死的不够快是吧?

潘海元想要流下悲伤的泪水,他那天为什么要叫住米亚呢?就让他被打的送进医院好了,这样还能让郑汉景来照顾他,而不是现在要陪着一群疯女人去看男人月兑光了跳舞!

特别是在这种服务生全是男人,并且都是一个个赤着上身、戴着领结的男人的地方,潘海元浑身的寒毛都快要竖起来了!

偏偏旁边的几个女孩子还不放过他,“海元啊,给我们一起拍张照吧!”张美静兴奋的把手里面的相机塞给了潘海元,靠在笑的一脸热情的服务生身边比了个v。

哇塞塞!米亚简直太会选地方了!

张美静在心里面尖叫,表演还没有开始,内心就已经嗨上了天。

她本来以为这次的修学旅行就跟以往一样,出去吃吃喝喝,拍个风景的照片什么的就回来了,没有什么惊喜。但是谁能想到事情到了后半段会峰回路转呢?

bsp;mike show!

全是帅气的肌肉猛男们在台上热舞,谁能抗拒得了啊?

一走进这家剧院,张美静就感觉自己大开了一下眼界,简直天堂好吗?

就连服务生都有着可以去当杂志模特的清晰人鱼线,那舞台上表演的呢?张美静的眼睛都开始梦幻了起来,这让她对还没有开始的表演更期待了!

果然还是出来玩好,哪像是在国内,根本就见不到这种表演!就算是有,也是面对男性的月兑衣舞女良,她又对女人没兴趣,看那个做什么啊?

“wow——”张美静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场内突然灯光一暗,随着几个身影从舞台上出现,一阵阵的尖叫爆发在了剧场里面。

然后她的耳朵就再也没有听到过除了音乐跟尖叫之外的声音,不但如此,她自己也跟着场内的女孩子们一起尖叫了起来,完全忘记了维持自己的淑女形象!

雨中曲、皮衣秀两个小时的表演,团体演出结束之后,就是各种眼花缭乱的单人表演。什么消防员、水管工、警察跟士兵的变装cosplay轮番上阵,一件件仿佛是纸做的衣服像是没有重量一样飞舞在舞台上空,剧院里面彻底成为了失去了理智的尖叫海洋。

张美静甚至还被一个金发的帅哥跳到自己的桌子上大秀了一番线条优美的肌肉,整个人脸红心跳,呼吸急促的都快要晕倒了!

不但是她,就连跟着一起来的小伙伴们也一个个的一边捂着脸,一边瞪着眼睛,又笑又叫,嘴巴就没有合拢过。

朴智秀更是脸红的都快要滴血了,因为一个帅气的舞者抓住了她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腹肌上,引起了周围一片羡慕的尖叫声。

要不是因为她自己运动水平不行,跳舞不协调的话,这妹纸说不准就从椅子上跳起来跟帅气的小哥哥一起共舞了!

总之,除了满脸麻木的潘海元跟安京逵之外,所有跑来这里看bsp;mike show的人都格外的尽兴。一个个的,因为喊的声嘶力竭,加上酒精的催化,简直就是飘着从剧院里面出来的,看上去就像是已经煮熟的大虾一样,歪歪扭扭又浑身通红。

“咦,米亚啊,你的耳环哪里去了?”崔智慧努力的睁着已经迷蒙的眼睛大声说。

她明明记得晚上他们来这里的时候米亚的耳朵上戴着一对漂亮的钻石耳坠,可是它们现在怎么不见了?

“啊,这个,送人了。”米亚摸了摸耳垂,笑眯眯的说。

开心嘛,人家在她身上跳了那么久,她就顺手摘下了耳坠,塞进了那个屁股特别翘的小哥哥的裤子里。

站在她旁边,扶着两个东倒西歪女同学的潘海元脸色铁青。

今天不但女同学们开了眼界,他也算是开了眼界了。

特么的他就从来没见过像是姜米亚这么可怕的女人!

带着同学们来看月兑衣舞表演也就算了,这妹纸还跟人家舞者玩的比谁都开!他眼睁睁的看着米亚把那对耳坠塞进那个舞者的裤子里,还在人家身上上下其手,表示那对耳坠镶嵌在他的孚乚王不上会很漂亮,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当初怎么会喜欢上这么可怕的女人?潘海元瞬间就觉得自己好幸运,当初米亚没有答应他的追求,不然的话

嗯,想的有点儿多。

有时间想这种没用的事情,还不如想一想万一要是有妹纸在回酒店的路程中吐了的话该怎么办。这里又不是首尔,他一个英语都说不好的人遇到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办法好好解决呀!

好在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虽然几个年轻的女孩儿因为激动喝了一点儿酒,但还没有达到酒醉的程度,现在纯属是过于激动加上叫的太多声太大导致了稍微有点儿脱力而已。没看见大家说话都是靠吼的吗?肾上腺素狂飙期间自己的疯狂尖叫跟别人的尖叫还有音乐混在一起,早就让大家的耳朵成为了半个摆设了!

“所以我是为了什么要跟这群疯子们出来的啊?”潘海元回到酒店,无力的倒在了床上,眼神都呆滞了。

他是没有尖叫,但是架不住周围的人尖叫啊!到现在,他的脑子还是轰轰作响,感觉耳朵都快要不是自己的了!

跟着一起去当免费的人肉柱子的安京逵不想要说话,直接自闭了。

呜呜呜,他努力了那么久,可是身上的肌肉都没有人家一个月兑衣舞男多,他不想要活了!

而远在几个小时路程之外的新喀里多尼亚酒店中的苏易正,则是瞪着米亚他们入住的酒店前台服务人员一脸无语,“你说她不在?”

拜托,现在都晚上十点多钟了,一个身处异乡的女孩子不在旅店里面会在哪里啊?

“是的,不在,那位小姐好像是跟同学们一起出门了。”前台的工作人员微笑着说,完全没有任何帮助客户保护隐私的想法。

苏易正:“”

他从钱包里面又抽出来了几张纸钞放到了柜台上,“他们去哪里了?”

“机票上显示是悉尼,具体的地方就不知道了。”工作人员收起了那几张钞票,耸了耸肩说。

他们旅店又没有在客人的身上安装监控,怎么知道他们的具体行踪?知道去悉尼还是因为那几个亚洲人是通过旅店订的机票,剩下的,想要知道怎么不去问当事人?

苏易正看着工作人员那微妙的表情,气的转身就走,完全不想要跟这人继续打听下去了。

还有什么可打听的?他都不如直接去悉尼!

气的脑袋冒烟的苏易正完全没有想到米亚一失踪就直接失踪到了修学旅行结束,直到四人组跟金丝草还有秋佳艺离开了新喀里多尼亚,都没有在这里再次见到她。

以至于回程的时候,除了具俊表因为跟金丝草进展飞速而心情愉悦之外,剩下的几个人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苏易正不用说了,这人简直就像是一个受虐狂一样,被米亚那么针对之后竟然还对人家妹纸念念不忘上了心;他这样,跟他之间有那么一丝丝的暧昧的秋佳艺心情当然好不到哪里去。

至于闵瑞贤脸孔事件最初的直接相关人尹智厚,虽然看起来跟以往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但他那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和对金丝草冷淡的态度显然证明了他跟平时不一样;那对他的情绪一直特别在意的金丝草心情当然也好不起来,从飞机起飞开始就没有什么说话的兴致。

而宋宇彬,这个置身事外的人本来应该没有什么特殊情绪的,但是现在飞机上的人一个个的都心思各异,不知道回到韩国之后会不会爆发什么可怕事情的可能性也让他忧心忡忡。

结果就造成了来的时候飞机上的气氛还算是不错,但是离开的时候气氛就特别诡异的情况。

反倒是引发了连锁反应的米亚,现在心情十分不错。

虽然在新喀里多尼亚遇到了点儿不愉快的事情,但是之后在悉尼的时候她很开心啊!

看了bsp;mike show,还去酒吧里面释放了热情蹦了个爽,又跑去买了一大堆的伴手礼直接寄了回来,心情简直不要快乐~

“i got the eye of the tiger, a fighter, dang through the fire gonna hear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