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从泰坦尼克号开始 > 第1119章 第 1119 章
“我的天啊, 你这是什么运气?”米亚拎着果篮跟补品,进了徐正雨的病房,看着他被高高吊起来的脚,简直无语到了极点。

谁能想到她出去修学旅个行的时间, 这家伙就能出一场车祸进了医院啊?说好的入伍了在军队里面待着呢?你为什么会开着跑车到处跑?

徐正雨被问的哑口无言, 他也想要知道, 自己这是什么倒霉运气?好不容易放假了,想要放松一下自己而已,没想到却遇到了正在追缉逃兵的同事,好心的带了对方一程,结果就是被折腾的出了车祸。

最终就是他的同僚没有什么问题, 他自己却断了一条腿, 不得不躺进了医院,也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算了,不刺激你了,修学旅行的伴手礼,一起给你带过来了。”米亚看着徐正雨的悲惨样子,也不好意思说他了,把带来的礼物放到了桌子上。

“什么伴手礼?”徐正雨跳过那只水果篮子, 拿过了另外一边的手提袋打开, 一脸好奇。

之前这家伙说要给他带伴手礼的时候他还以为她在开玩笑, 新喀里多尼亚那个鬼地方能够有什么能带回来的伴手礼啊?说是特产有咖啡蜂蜜之类的, 但这地方的咖啡蜂蜜跟那些有名的咖啡蜂蜜产地比较起来, 也就那么回事,除了纪念意义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实用意义,还不如在韩国的进口商店随便买点儿呢!

“哦,钱包?”徐正雨拿出来了一只盒子拆开, 发现里面竟然是一个钱夹?

“袋鼠皮钱包,最近一个比较火的牌子,听说是个好莱坞大明星的产业,做工质地都很不错。”米亚耸耸肩说,“我还买了配套的皮带跟手套,风格跟你还挺搭配的。”

这个牌子的设计风格很不错,产品也很有质感,米亚买了很多他们家的产品。不仅是徐正雨,周围还有别的人也收到了她的礼物。

“你真的认为这种风格跟我很搭配?”徐正雨看着钱包上的那个袋鼠头标志语气古怪,难道他看起来像是打拳击的袋鼠?

“不搭吗?”米亚反问,“要不我去给你换另外一个系列的中国功夫袋鼠?”

“算了吧!这个挺好的!”徐正雨果断摇头,坚定的拒绝了米亚的建议。

中国功夫袋鼠什么的,光是听听就很可怕了,那个好莱坞大明星一定对袋鼠有着深深的怨念,所以才会这么不遗余力的开发袋鼠的产品吧?

“那不就行了。”米亚对他的认怂翻了个白眼儿,把一只装着粘稠液体的玻璃罐子放到了小桌子上,“给你的补品,对骨头有好处,记得按时喝。哎呦,快三十岁的人了,骨折了真是要命!”

徐正雨额头青筋暴跳,一脸咬牙切齿,生气的吼叫,“我才二十六,二十六,二十六!而且我十二月出生,去掉乱加在我身上的岁数我才二十四啊混蛋!”

臭丫头,竟然随便给他加年龄,不知道这对男人的伤害有多大吗?

“抱歉。”安俊浩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帮了忙的同僚怒吼,有点儿尴尬的道了歉。

他也没有想到在追寻逃兵的过程中会出现这种事情,害得人受伤感觉十分过意不去,最近几天都在帮着忙前忙后,省了张女士不少事儿。没想到今天照例过来帮忙,却见到了这种疑似情侣吵架的事情,也是满不自在的。

徐正雨:“”

他挫败的叹口气,真是要命,怎么就被安俊浩发现了他对自己年龄特别在意的事情呢?这下可好,严肃的形象全完蛋了!

‘你朋友?’米亚侧头看徐正雨。

“这位是安俊浩,就是负责追捕逃兵的那位军官,多亏了他,我们没有直接翻车在水沟里面。”徐正雨给米亚介绍了一下这位拯救了两个人的功臣。

在开车技巧上面,即使他开了好几年的跑车,可是比起安俊浩这种高手是真的差的很远,当时如果是他在开车的话,搞不好车子就直接翻出去了,那现在大概也就没有他只是断了一条腿在医院里面,而是直接躺进小盒里面了。

“你好。”米亚跟对方打了个招呼,总觉得这人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样子,但是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印象了。

“你好。”安俊浩有点儿不自然的回了一句,有点儿担心他是不是把人家的男朋友的腿给弄断了,所以才让她这么生气?

“既然你朋友来看了你了,我就不打搅你了,回头见。”米亚看安俊浩那个不自在的样子,果断的选择了撤退。

徐正雨这家伙,入伍之后比以前正经了不少,就连原本嬉皮笑脸的气质都消失的快要差不多了,这样的他在这种情况下交的朋友,米亚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打搅别人讨论什么军队的事情了。万一要是机密的话,不是很惨?

然而还没有等她离开,门口就又进来了一个人,“正雨——”薛功灿一脸憔悴的走进来,正好跟米亚撞了个对面。

“抱歉。”他赶紧为了差点儿撞上这位女士道歉。

“没关系。”米亚笑了笑,只是回头冲着徐正雨挥了挥手,也没有跟薛功灿打招呼,就离开了这里。

奇怪,今天来看徐正雨的人好像情绪上都有点儿问题?

“你女朋友?”薛功灿看着米亚离开的背影,好奇的问徐正雨。

这家伙之前玩心那么重,但是住院这几天时间里面,还是第一次有年轻的女孩子来看他,难道这就是他最近这一年来收心的原因?

“你是不是被刺激到了,别一看到女孩子就往情侣关系上想好吗?”徐正雨没好气的说,对薛功灿的这种看谁都像是情侣的态度很无语。

他自己深陷爱情漩涡当中不可自拔,就总喜欢脑补别人也是这样,这是受了多大的刺激?作为一个商人,要是没有办法准确的判断出来别人的关系的话,迟早会出问题的吧?

“好吧,她不是你的女朋友。”薛功灿很干脆的认错。

他最近因为爷爷、金世萱跟周幼琳这几个人的事情而焦头烂额,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深深的疲惫当中,这种弄错别人之间关系的错误确实不应该再犯。

“我去把水果洗一洗。”安俊浩眼看着气氛陷入了沉默当中,很有眼色的从水果篮子里面拿出了两个苹果放进碗里,离开了病房。

感情的事情太复杂了,不适合他听!

“所以你是因为跟周幼琳分手了才会这么郁闷?”徐正雨从水果篮子里面拿了一根香蕉掰开问薛功灿。

因为入伍的关系,他最近半年多的时间跟薛功灿联系的时间不多,还是回到家之后听张女士说起薛功灿好像出事了,最近的情绪一直不高,之前听说回归了薛家的女孩儿周幼琳也不见了。

身为知道事情真相的其中一员,徐正雨很快就猜到了一些事情,只不过还没有等他跟薛功灿见面,就断了腿住进了医院。

“看来世界上真是没有秘密。”薛功灿听着徐正雨的话,先是愣了愣,随即就自嘲的一笑,“没错,我跟周幼琳分手了,还是很糟糕的分手。不但以后做不成情侣,就连见面也不可能再见了,因为我根本就找不到她!”

说是分手,可是他们连正式的宣布是情侣都没有,又何谈是分手?只不过是被迫分开的一对情人而已,原因是爷爷坚决反对两个人在一起,而周幼琳那家伙,竟然也放弃了两个人的约定,一个人离开了韩国。

薛功灿的意志有些消沉,原本还能扯出来的自嘲笑容都消失在了脸上。

“我不在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徐正雨听着他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话,整个人都迷糊的要命,怎么听起来乱七八糟的?

“薛爷爷是不是找到你妹妹了?还是金世萱又搞事情?”他想到了几个会造成现在的问题的可能性。

老实说,他一直都觉得薛功灿找个人来冒充他表妹的事情是个糟糕的主意。因为那个想要找到外孙女弥补自己错误的老人即使已经年纪大了,也绝对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人——好糊弄的人也不可能挣下这么一大笔的家业!

在这种老而成精的人面前耍花招,真的不会被拆穿吗?再加上一个在旁边虎视眈眈的金世萱,这件漏洞百出的事情能够完美的进行下去的可能性是真的不高。

只不过那时候薛功灿跟周幼琳已经合作开始了计划,他一个外人也不好说些什么。但是谁知道他去服个兵役而已,事情就变成这样了?

“两个。”薛功灿闷声说。

“啊?”徐正雨茫然,什么两个?

“我是说你猜的都对,也都不对。”薛功灿的脸像是蒙上了一层蜡黄的染料,表情尤其的难看,“爷爷知道了周幼琳不是他的外孙女,金世萱找到了真正的崔韩雅,把这件事告诉了他。”

所以直接导致了事情变成了这个样子,他爷爷责怪周幼琳欺骗了大家的感情,然后坚决的否定了她跟自己孙子之间的感情,就造成了现在这种局面。

徐正雨:“”

他想要说两句安慰薛功灿的话,但是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他,难道要说薛雄真要怪也应该怪自己提出了离谱建议的孙子薛功灿,而不是拿钱办事的周幼琳吗?这本末倒置了吧?

看着薛功灿那一脸苦逼的样子,他觉得还是不要因为这件事戳对方的心了。

所以他只能转换了一个话题,“那你妹妹找到了吗?漂亮吗?是不是跟你姑姑一样是个大美女?”

现在还是把周幼琳这个容易引起好兄弟抑郁的话题暂时搁置吧,也许等到他找到了她之后,心情就能好一点儿了。

“没有。”薛功灿搓了搓脸,叹了一口气说,“这就是最糟糕的地方,我们找不到她。”

“???”徐正雨满脑袋问号,你刚刚不是说金世萱找到了你真正的妹妹?这会儿怎么又说找不到了?

大概也是发现自己说话的自相矛盾,薛功灿敲了敲额头,整理了一下语言对徐正雨说,“金世萱找到了那个当初从日本把崔韩雅带回来的人,也找到了收养人。但是等他们找过去之后却发现那个收养人已经失踪了,崔韩雅也在收养人失踪之后不久不见了,他们想尽了办法也没有找到任何有关的信息。结果就是真正的崔韩雅被找到了,但是却没有办法把她带回来。”

就差了一点点,一年前那个收养人还在南源,可是后来却因为欠了债跑路了,丢下了崔韩雅。而崔韩雅也在还完了收养人欠下的债务后离开了南源,不见踪影。

薛功灿只觉得他真的是倒霉透顶,折腾了一大圈儿之后没有找到亲妹妹,反而把女朋友都给搞丢了,这真的不是上天在惩罚他吗?

徐正雨:“”

默默的为小伙伴的倒霉运气点根蜡烛,这是要有多背才会遇到这种事情啊?简直就是两手空空,还赔上了自己的感情!

被霉神给青睐了吧?

完全忘记了自己当初帮米亚搞定改名字事情的时候,为了避免孔月梅以后又重新找上门来给米亚添堵,特地帮忙把成春香跟姜米亚这两个身份给分开。因为这件事,米亚那时候付出了一大笔钱来搞定做这项工作的警察呢。他一直担心她付了这笔钱之后生活堪忧,还曾经问过她需不需要经济上的帮助!

那帮助朋友解决后顾之忧有问题吗?

没有。

至少徐正雨这边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至于别人,只能说话说一半不是一件好事,多少误会跟错过都是因为这种含糊不清的话术造成的,身为一个大企业的继承人,连点说话的水平都没有吗?

那也只能说活该倒霉,找不到真人就对了,不然的话,倒霉的人不是变成了无辜卷入到这种豪门破事儿的米亚?

反正她自己是从来没有对那个把亲女儿给赶出了家门的所谓外公有什么好感的,最好这一辈子都别遇见对方,各自安好!

因为她是真的不敢保证这位长辈脑子里面的水控没控干净,万一要是想要用她的身份做点儿什么或者是对她的生活指手画脚怎么办?

所以现在这样就好,成春香已经成为了过去,姜米亚才是现在的生活。她有朋友、有交好的同学,还有关系不错的邻居,又何必想不开去从一个因为女婿的身份不合心意就把女儿赶出家门的老人身上寻找亲情?

没有糟心亲戚的米亚笑眯眯的敲开了隔壁的门,“可鲁啊,给你跟叔叔的伴手礼。”她把装着蜂蜜跟咖啡的袋鼠便当包递给了韩可鲁。

邻居们都是很可爱的人呢,不管是韩静佑还是韩可鲁和尹树木一家人,生活在这样有人情味的人家旁边,米亚很高兴。

“谢谢。”韩可鲁看了一眼那只里面的盒子都一模一样的便当包,对米亚道了谢。

“那再见。”米亚挥了挥手,主动后退几步,离开了天堂移居的门口。

韩可鲁静静的站在门口了一会儿,关上了家门。

米亚这个时候已经把从新喀里多尼亚带回来的伴手礼递给了吴美兰,“修学旅行的礼物,用来调制蘸料一定很好吃。”

吃炸鸡的时候最需要的不是啤酒,而是蜂蜜柚子酱啊-

带着新买的炸鸡回到了家,米亚把之前调制好的蘸酱拿了出来,拉上窗帘,打开了投影仪。

暑假里面就是要在家里面吹着空调看电影才舒服呢~

坐在沙发上快乐的啃炸鸡的米亚完全不知道就在同一座城市里面,正有人因为她而烦恼郁闷。

就算是知道了,也别想着她能‘舍己为人’的冲出去帮忙把火力给吸引到自己身上,没有对自己的生活指手画脚跟产生威胁的人不好吗?何必去趟这摊浑水?

只不过她这么想并不代表别人也这么想,总有些人的脑子是在异世界,根本就跟普通人不在一条线上,就比如说苏易正这个之前一直帮忙好兄弟寻找成春香,结果最后却对姜米亚来了兴趣的家伙。

但是现在问题来了,之前他怂恿尹智厚去米亚潜水的地方偶遇对方,也不知道结果是什么?

“看起来很不乐观的样子。”宋宇彬摇了摇头说。

从新喀里多尼亚回来之后,尹智厚就像是重新陷入到了自闭状态当中。本来金丝草还能跟他说几句话,但是现在他完全拒绝了跟她沟通,让大家担心他是不是因为在新喀里多尼亚看到了长得跟闵瑞贤一样的米亚导致了情感上二次受到了伤害。

具俊表环着手臂,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不爽,“都说了直接把那个叫姜米亚的女人找过来不就行了?结果你们偏要搞什么让智厚自己行动,这根本就没用!”

尹智厚那家伙,在新喀里多尼亚的时候就说他把闵瑞贤跟姜米亚切割的很清楚,结果回来之后还不是受到了影响又开始自闭?

他真是受不了他的这种温吞吞的态度,男人,喜欢就要去追求,你现在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倒是说出来啊!说出来大家才能帮你解决问题,你不说全闷在心里面让人猜谁能猜得到?

“俊表啊,姜米亚不是金丝草,不能用同样的方法对待的。”宋宇彬头痛的要命,一个自闭,一个暴躁,还有一个魂游天外,他现在该怎么办?

幽怨的看了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苏易正,他继续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具俊表,“这种感情的事情,还是让智厚自己处理吧,我们这些旁观者就算是做的再多,也没有办法打开他的心结。”

从一件简单的事情里面就能看出来一个人的性格,之前他跟苏易正去找姜米亚的时候因为并没有说出什么过激的话,所以这女孩儿看起来也正常。但是在新喀里多尼亚的时候,具俊表的认错人跟态度无疑是激怒了她,结果这妹纸转手就给他们来了一个光明正大的挑拨离间,差点让他们之间有了裂痕。

这样一个能够在瞬间洞悉人性的家伙,是能随便招惹的吗?

宋宇彬都有点儿后悔把这件事告诉尹智厚了,这也许是一个比闵瑞贤还要糟糕的爱恋对象,因为她显然并非是闵瑞贤那种性格温柔的人,跟尹智厚也没有从小就培养起来的感情。这就导致了她在面对尹智厚这个给她带来了麻烦的人的时候,没准儿会用最激烈的态度来应对,那到时候尹智厚要是自闭症被打击的复发了怎么办?

难道他们还能再找一个长着跟闵瑞贤一样脸孔的人来治愈尹智厚吗?

宋宇彬叹了一口气,还不如当初没有找到这个姜米亚呢,简直就是一个大难题!

嗯?这甩锅甩的未免也太过奇葩,感情是人家自己送上门来自找麻烦,不是你们去搞事情吧?

大概是老天都看不过眼这群坑货,几个人还在研究着尹智厚的感情问题的时候,具俊表的管家带来了一个消息,具俊表的母亲姜会长从国外回来了,并且身边还带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疑似是具俊表的相亲对象!

“什么?”听到了这个消息的三个人宛如被雷击中,面面相觑。

因为集团的业务离开韩国已经好几个月的姜会长回来本来就已经让人紧张不已了,现在还有一个陌生的女孩子一起跟着来,这是想要做什么?

“我去找智厚!”具俊表想都没有想,直接站起来就要逃走。

如果只是姜会长一个人的话,他还能够应付,但是相亲?拜托,他跟金丝草好不容易才有了一点儿进展,正是要紧的时候,怎么能让相亲这种事情破坏他们的感情?

苏易正跟宋宇彬也慌。

他们倒是不怕姜会长给他们安排相亲,但是跟具俊表一起长大的两个人对着这位严厉的姜会长有着本能的恐惧心理,完全就不想要面对这位可怕的女士!

场面瞬间一片兵荒马乱,然而谁都没有逃过。

“你们在做什么?”化着凌厉妆容的姜会长气势十足的推开了门,出现在了几个想要逃走的人面前,眼睛里面是森然的冷光。

身在国外的姜熙淑的行程应该是在下个月才会回国,但是本来应该在欧洲进行修学旅行的儿子跟他的朋友们却带着两个女孩儿出现在了不应该出现的新喀里多尼亚,让这位女强人决定提前回到韩国,好好的处理一下具俊表身边的问题。

她现在正在跟一个合作伙伴讨论联姻的事情,绝对不允许在此期间出现任何影响合作的问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