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我的爹爹是昏君 > 第三十章 关了就是掩盖真相
  他那样一说,倒是将自己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全然说了出来去,岂不是让人没有了秘密?要是把这种人留着,迟早会坏人好事。

  这是完全不把他放在心上呀!

  这样的人绝对留不,必须该死。

  围着的众位衙役不知如何是好。大人还困在他们手里,只要那剑随便一动,就可以要了他的命。

  然而,大人却吩咐他们要动手。缩着极为缓慢的步子往上,他们又听到了楼云慢悠悠的语调说:“谁敢动?”

  剑尖渐渐从那人的心脏往上滑,眼见到了脖颈边,他就噙着坏坏的笑道:“只要你们一动,我就让他的血飞溅在你们身上。

  啊,想象那种场面,是不是很舒服?绝对是能让人心惊肉跳的。”

  众人迎面相觑,停下了动作,实在是对方威慑太厉害,他们无法行动呀。

  “你们~”官老爷也不敢大肆动作,瞪着身侧的衙役。外面站着的人结成一团,言语间兴兴,似乎因为所谓的狗官受到这样的对待而大感愉快。

  “终于有人来收拾了!”

  “作威作福多年,这是遭报应了!”

  “哎,可怜了东郊死去的那姑娘了,怕是早就被糟蹋了。”

  杀意顿现,情绪的晕起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官老爷的眼里充斥着杀气,恨恨地落在躺着的人身上。

  拉锯的氛围逐渐至上,撕扯得眼前四下肃杀紧张。

  “住手!”

  就在这种环境下,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道声响,打破了现下的宁静。

  风辞簌微微一转头,眼里浮现的那场景让人目不转睛,周围的环境陡然变了颜色。通透思亮,美妙横生。

  最先踏进步子的是一位身穿官袍的中年男子,面目严肃,眉目之间闪着正气。而后,就是身侧跟着的一名仆人。

  接着,眼前的空气倏然清幽了几分。

  步履悠然刻三分,面容美俊抵七分,全然囊括尽然满堂喝彩。

  他的唇泛着苍白的光泽,眸光一抬,便是一串串春光流转,喜不自胜。灰色长衫倾下的一片片蓝天白云,甚至比那碧空更让人心旷神怡。

  她从未见过能将灰色穿得如此好看的男人。

  比之白衣飘飘的仙气悠远,丝毫不让,甚至有更上一层楼的趋势。

  “林大人!”

  衙役们松了口气,纷纷低头行了礼。官老爷徐徐转过头来,看到那个人,眼底的恨意霎时褪下,缓缓压上一层不甘心和嫉妒。

  这个人,就是因为这个人的存在,这衙门上下办事的,总是不周到。

  他们的心里,总是忌惮着这一个人的存在。



  不是去津城了吗?也么回来这么快?眼前这档子事情忽然出现,不是在打他的脸吗?还是如今这般境地。

  林樵的目光将大堂内的一切通通囊括眼里。在瞥到椅子上和那边坐着一人时,他的目光陡然一沉。他怀疑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了。

  再定睛一瞧,他们的随身侍卫,多事所有的不确定都烟消云散。

  他往回看了看,顾桥间微微一抿唇,暗示他可以行动了。心里蓦然有了几分底气。

  他还说,素来身体欠佳的顾公子怎么会来到这覃州小地。

  津城那边一切如常,虽没有见到公主和太子殿下,宫中的人却说,是太子殿下惹了皇上而受到惩罚,闭门思过。

  公主殿下忽然不想参与朝中之事,专心在宫殿中赋闲陶冶情操。

  而今,他们却破天荒地出现在这里,而且,情况有些不妙。

  顾公子倒只是说衙门有这事情,让他过来看看,却没说这里有两尊大佛。如今这两尊大佛面色无常,目光闲闲抛在他的身上。

  如鲠在喉,坐立难安,他赔上了谨慎,面上却是平静如初,朝着官老爷走去。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怎的就大动干戈了?所有人将武器放下。余贯,这是怎么回事?

  这位少侠,能否将手里的剑先放下?衙门重地,一向以和待人,秉公办事,不会冤枉人。

  若是受了什么冤屈,尽管和本官提了便是,犯不着兵戎相见。”

  自从瞧见那道身影出现后,林朱颜的头迅速垂下,步子自觉往后跨,偷偷躲到了晴妙的身后。只是他身姿高挑,面容姣好,易受瞩目。

  林樵的回眸打量间,眼底跑过惊讶,随即面色正常地收了视线。

  这赫然就是他的亲生女儿。为何不在家?反倒是要扎根在这里?

  还杵在了太子殿下的身旁?他们之间不会认识了吧?看不到林朱颜的眼神,反倒是她垂眸虚心搅着守手指的仓皇姿态,他在心底长叹了气。

  楼云往后看了看,风昔年眼神淡淡一扬,他便收了刀剑。余贯顺时松了口气,瞪着身侧无用的那人一眼,收住了戾气,低头,遮住不愿答道:

  “大人,这几位是杀人凶手。今夜,他们在画舫之中杀了人,人赃并获,证据确凿,覃州百姓都是看到的。

  如今按法将他们带回来,哪曾想他们竟然想要造反,以本官性命做要挟放他们离去。

  本官自然不肯,不想坏了这王法。他们如今却得寸进尺,非要闹出个人命才罢休。本官这是正将他们拿下,大人就到了。”

  这话一说完,他的头就迅速抬了起来,身形笔直倨傲,满脸的不悦气闷侵蚀,像是受到了极大的虐待。

  “你这狗官,倒是会强词夺理。”楼云不屑地剃了他一眼,“你说人赃并获,证据确凿,证据呢?谁看到我们杀人了?我们是进去救人的,不是去杀人的。

  你说这覃州百姓都看到了,那谁愿意出来说说过程?那画舫之中的凶手不是死了吗?

  还是被我拽回来的,我这满身水还不够证明?如此简单的案情,倒是被你颠倒了黑白,是非不分。

  试问,这样的官,谁会喜欢?我看你口口声声的王法,怕是你自己的家法吧!”

  “胡言乱语!简直一派胡言!”余贯瞪着眼珠子,气得身体发抖,“哪里来的刁民,竟然不将本官放在眼里?来人……”

  他的步子悄悄往后退着,接着说道:“把他们拿下。”

  “放肆!”一旁的林樵慢慢变了脸色,和蔼的神色附上了气色,喝退蠢蠢欲动的衙役,“事情还未水落石出,切勿轻举妄动,伤了和气。此事,合上大门,待细细说来查明真相再公之于众。

  林渠,关门。”

  林渠应声,回头领着几个衙役朝着门边走去。

  “大人这是要包庇犯人?”余贯料想这一举动一定不简单。

  通常来说,这种案子,如果不当着百姓的面进行公正,要么是真相太过于残暴狠戾,容易造成恐慌。

  或者是,此事其中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打算私下解决,也就是有生路可寻。

  “这大门不能关!关了就是要掩盖真相!”

  他往外递了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