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修真小说 > 紫微帝主 > 第一百三十三章:少年,向着帝位发起冲锋吧!
  痛!

  无比剧烈的疼痛,撕心裂肺的痛苦,上一次这种痛苦还是他被不明身份的老人用黑泥一样的物质救回来的时候,那期间他就经历了比蛋疼更深层次的疼痛。

  现在,他所经历的疼痛与那一次相比只是稍微好一点,上一次的疼痛是内外皆有,而这一次只有体表的痛苦,但这种痛苦随着赤金血液的缓缓渗透进身体也在逐渐加深。

  于是他活像一条离岸缺水的鱼在云床上死命扑腾起来,最关键的是他或许有过经验,这一次竟然没有疼晕过去。

  “干……所有人的炼体都这样吗?还是只有我这样?”

  云床上姬玄扭曲着脸低吼,他希望赶紧晕过去,这种痛苦只凭自身意志硬扛实在是一种折磨。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在他的读秒中过去,他现在深刻理解了相对论,他现在就是火炉边等待的人,不,应该说是火炉里煎熬的人,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过的很慢。

  他蜷缩着身体死死咬牙坚持,皮肤已经如红烧肉一样红润,他自己都有了咬一口的欲望,眼前逐渐有金星冒出,模糊中好像有一个人影出现在眼眸中。

  星懿吗?

  一双白皙如玉的双腿在他眼前闪着晶莹的光泽,有手臂托起了他的头放在上面,纤纤玉指在他太阳穴两处轻轻按压。

  鼻尖是麝香兰花似的香味,头部的手指带着丝丝冰凉缓缓下移,轻灵的仿佛精灵跳舞抚过他全身。

  好舒服啊……意识一松,姬玄再也坚持不住晕了过去。

  视野模糊中,光线忽明忽暗的最后,眼前好像是一张亦嗔亦怒魅惑众生的绝美脸庞。

  ……

  心界之中,青岭山山下桃花林中,姬玄仰躺在一棵桃树枝丫上松了一口气,外界的痛苦再也传递不到这里了。

  他到底没能坚持多久就晕了过去,之后因为时间的原因意识更是被拉到心界之中,幸福来得真及时。

  “最后一幕是我疼糊涂出现幻觉了吗?总感觉出现在仙府中的不是星懿,也不是……我见过的任何一人。”

  “嗯……应该是幻觉,毕竟我可是赤条条啊……想想真是羞耻啊,应该穿上衣服的,只是真心疼啊……只顾着扑腾了哪还记得这些。”

  脑中想着不明的思绪,姬玄望着心界永远不变的景色出着神,今天藏天骸没有来,那么估计也不会来了,他又要孤独的度过一月了。

  但下一刻姬玄一跃而起飞上青岭山,藏天骸正站在飞崖的青石上等着他。

  “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姬玄闷声道,有人陪他解闷总归是好的,尽管面前这人是引他走上这条路的王八蛋。

  对于姬玄的话藏天骸古怪的笑了笑:“头上有桃花。”

  姬玄一怔,然后伸手在头上一摸,果然有一瓣桃花夹在发间,他不以为意道:“刚在桃林躺了会,这次来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吗?”

  “没什么事,听说你决定去修罗场了?”

  “你听谁说的,我祖宗?”

  姬玄有些奇怪,这话他只告诉过星懿,而星懿告诉了姬考,除了这两人知道外就没有别人了,而藏天骸只能通过姬考知道他决定赌斗一事,他可不信星懿通知过藏天骸。

  藏天骸神秘一笑:“你真以为天庭我一个眼线也没有吗?”

  “也是,你一个反贼有卧底在天庭也很合理,那么这个卧底是在应云霄那边了吗?”姬玄猜测道,不是姬考这边,只能是应云霄这边了。

  “猜去吧,不会告诉你的,还有别反贼反贼的,别忘了你也是我们的一员。”

  “我只答应你们建立一个势力,可没说帮着你们造反。怎么,想我继承紫微天帝的位置站在你们这边吗?”

  “我曾说过四御中不久后会有两人,雪清秋会成为南极长生天帝,而你就是紫微天帝,你早已经陷进来了还要自欺欺人吗?”

  “……你的算盘打的响亮,但是如果我真成了天帝我为什么还要造反,这不是自己扇自己耳光吗?”姬玄一脸纠结,他虽然和藏天骸关系不错,但好像没到性命相交的地方吧。

  古来造反的有几个好下场?

  俗世皇朝造反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更何况是造天庭的反了?

  成功的好像至今没有,玉皇之位自从玉帝坐上去就没下来过。

  尽管藏天骸说他坐了三天,但这三天与没有有什么区别?

  “你看来还不清楚形势啊,你真以为紫微现在的位置坐的很稳当?”藏天骸叹气道,顿了顿他神情凝重道:“紫微虽说统率北极四圣,十一大曜星君、北斗七元、南斗六司,十二元辰本命星君,云天二十八星宿,但是你知道这些人中有多少听从紫微调遣吗?”

  “我现在来告诉你,他们之中至少有一半人听调不听宣,北极四圣有两人从始至终就是玉皇的人。”

  “十一大曜星君中太阳、太阴两位星君自古而来独行独立,连玉皇的命令都懒得理。”

  “剩下九曜中五德星君之一的金德星君太白就不说了,是玉皇的嫡系,火德干脆就是火部的人,水德则是龙族,只有木德与土德是紫微的人,最后剩下的四位星君也只有两位站在紫微这边。”

  “你看,十一大曜星君只有四个站在紫微这边。而北斗七元、南斗六司中七元是紫微的嫡系倒是一个不少,但南斗六司名义上是紫微掌管,事实全是南极老儿的人。”

  “最后剩下的十二元辰本命星君,六十甲子太岁星君、云天二十八星宿这些星君中紫微的人只占一半,剩下的人不是玉皇的人就是勾陈的。”

  “现在你还以为紫微的位置巍然不动吗?他自从人道皇朝终战后势力正在被一点点蚕食,再这样下去成为光杆天帝也只是时间问题,就像他刚登临天帝位一样,除了身份尊贵玉旨都出不了紫微天宫。”

  听完这些姬玄眉头深皱久久没有舒展开来,他真没想到姬考如今的处境竟如此艰难。

  沉默了良久,他开口问道:“你告诉这些到底想说什么?”

  “我们决定动手了,把南极老儿提前从四御的位置上拉下马。”藏天骸邪笑着,暗红双眸有血光涌动,里面有一种东西叫……野心。

  深吸了一口气,姬玄沉声又问:“这和现在的我有什么关系?”

  “不久后会有人给你一些东西,你看看就明白了,时间一到你把这些东西在皇极凌霄殿公开而示,到时南极老儿不退位也得退位。”

  “你是开启之人懂吗?具体如何做你和紫微商量着来,运作的好你升官发财不是梦想。”

  “具体发动的时间我们选在了你赌斗结束之后,之后短则两三年,长则七八年雪清秋就会坐上南极天帝的位置。”

  “现在,少年有什么感想没有?”

  望着藏天骸有些贱贱的笑容,姬玄先是无声比了一个中指,这才骂道:“你个混蛋又在算计我?”

  “不,这次是我和紫微一起算计你,我们两人为了让你安稳继承天帝位可谓操碎了心。所以,少年……向着帝位发起冲锋吧。”

  藏天骸一脸贱笑,但是这笑容让姬玄怎么看都有给一拳的冲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