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火影之凡骨忍传 > 第九十二章 终末之谷


  憧憬是距离理解最遥远的感情。

  总是孤身一人的漩涡鸣人在知道宇智波佐助也是孤身一人时,感到很安心。

  像是找到了同类,并为此感到高兴。

  但漩涡鸣人就像许多不聪明又很顽固的孩子那样,没办法率直的说出心里话去上前交友,即使很多成年人都是如此。

  宇智波佐助与他不同,那是个聪明又受大家欢迎的臭屁家伙,越是看到他出风头的样子漩涡鸣人就越是不服输,努力的追赶着他,想要成为,他那样的人。

  直至两人成为队友,成为对手,成为彼此不言说的挚友。

  因为是个粗枝大叶的笨蛋,所以漩涡鸣人从没有想过太复杂的事情,哪怕被宇智波佐助打穿了右肩,打烂了肺,受到了常人活不了几分钟的致命伤,他依然不能理解佐助为什么会背叛村子,背叛同伴,去投靠摧毁了自己的家乡,杀死了三代目火影爷爷的大蛇丸。

  他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想,每天快快乐乐生活,一觉醒来,自己重视的伙伴就会在约定好的地方等着他,继续没心没肺度过每一天的笨蛋。

  “佐助!我是不会让你去大蛇丸那里的!就算打断你的双手双脚,我也要阻止你!”

  泪流满面,全身溢出九尾查克拉的怪物这样说道。

  即便是这样的愚者,先前也从君麻吕那里得知了大蛇丸是要占据佐助的身体,无论是出于自私的占有欲,还是不顾佐助意愿也要为他好,或者只是一个正常人不愿朋友误入歧途,鸣人都不会让他就这么离开。

  因为佐助是鸣人,得来不易的羁绊。

  羁绊其实是一个舶来词,在日语中表示人与人相互之间的联繫、纽带,在汉语中的意思则为被身边的物事缠住手脚。对接触二次元文化较多的人来说,羁绊的正确用法恐怕是前者,属实是一波文化入侵。

  “来吧,鸣人!既然如此,就让我来,斩断这羁绊吧!”

  就这样继续呆在木叶佐助是无法超越鼬的,卡卡西的教导是有极限的,因此佐助要去大蛇丸的身边。

  与处处手下留情的鸣人不同,佐助是真的想杀死鸣人。

  正因为那是自己最重要的朋友,所以才有杀死他的价值。

  这样精神病一样的思考回路对全员精神病的宇智波一族来说再正常不过。

  写轮眼是六道仙人长子因陀罗的后裔,宇智波一族所拥有的血继限界,原本人们认为千手一族视爱而非忍术为力量,与之相对的,宇智波一族将忍术的力量摆在第一位,但事实并非如此。没有哪个家族比宇智波的爱更深沉,所以宇智波将它封印了起来,一旦宇智波族人懂得了爱,他们一直以来束缚的感情便会得到释放,甚至超越千手一族的爱的力量也会由此觉醒,但过于强烈的爱,隐藏着暴走的可能性,懂得了爱的宇智波族人一旦失去那份强烈的爱,爱意便会被更强烈的恨意取代,整个人性情大变,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亲眼看过无数次。

  在这样的变化中,会出现某种特别的症状,当宇智波族人失去重要的爱,或是为自己的失意感到痛苦时,脑内便会涌出特殊查克拉,作用于视神经,使眼睛产生变化,这就是映射心灵的眼睛,所谓的写轮眼。写轮眼与心灵力量同步,能使人迅速变强,伴随着内心憎恨的力量,宇智波族人大多心思细腻,觉醒了强烈感情的人,几乎都被黑暗吞噬坠入了邪道,黑暗越深沉,瞳力就越强大,越是难以对付,就像斑那样。

  这是感情极端的一族,在医学上称之为精神病是事实而并非嘲讽,写轮眼的力量越是强大他们的感情面越是极端,因此佐助对鸣人的友情比鸣人自认为的要强烈数倍,而佐助也对鸣人超越自己的力量感到不甘与嫉妒的程度也要强烈无数倍,在宇智波鼬的精神刺激催化下,对力量的渴望也是寻常人难以想象的。

  这一族人只要觉醒了写轮眼就没有一个是正常的,因为那双眼睛会强制改写人的认知,使之极端化。即使是宇智波鼬与宇智波止水这样的人物,也是因为对守护木叶这件事情过分执着了,那份强大的瞳力影响了他们的心智,甚至可以背叛自己的族群,将一族人屠戮殆尽,灭人伦害了双亲性命也要守护住木叶,你说这还不是精神病吗?

  越是如此极端宇智波一族能获得的力量越是强大,所以宇智波鼬才特意使用会令他失去视力的月读来刺激最重视的弟弟,比起爱这种暧昧不清的力量,恨才是最大最明确的力量之源。

  哪怕是被比自己生命还要重要的弟弟所憎恨也没有关系,憎恨吧,杀死你最要好的朋友来获得万花筒写轮眼的力量。变强吧,佐助,强到,在这即将到来的风暴之中,足以自保的程度。

  这就是宇智波的扭曲,也是他们一族势必造成混乱的理由,他们在二代目火影时期就有人极端信仰斑的理念进行过一次造反了,所以才有了三代目火影期间顾问团集体对宇智波的不信任和打压。

  这一族人有着超越普通人的力量,而那份极端爱憎所获取的力量,会在和平年代导致他们的自我毁灭。

  “螺旋丸!”

  “千鸟!”

  雨幕下的黎真从宇智波斑的庞大雕像特等席上落下,走到战败的鸣人身前,取出一个试管收集鸣人的血肉组织。

  嗯,打的足够精彩,普通的上忍都打不出这么精彩的对决,实在是让看的黎真颇感过瘾,这样才有补番的乐子。

  虽然是两个挂逼的对决,但自从黎真对鸣人彻底失望后就不计较这些了。

  实际上这场战斗对漩涡鸣人并不公平,全力以赴的话躺在那里的绝对是宇智波佐助。鸣人是一路追赶过来的,与音忍四人众经过不同程度的交手,在遭遇君麻吕后又耗费了大量的查克拉与他战斗,与佐助的战斗,全力以赴的杀意与全力以赴的阻拦可是完全不一样的,最后一击仍然是想令佐助回头仅仅是划破了他的护额。

  因为不想按照鼬说的那样去杀死朋友,佐助最后的一击也留手了。

  黎真抬头望着雨幕想到。

  果然,前期真是个好故事呐。

  “那是,什么人?”

  数公里外,像是两根戳天而上的芦荟那样,绝从地面升起,显出身影。

  白绝如此问道。

  “不·知·道。”

  黑绝回答道。

  晓之玄武一直负责着侦察与搜集情报,以尾兽为目标的晓组织,在准备好相应抽取尾兽的术式和全大陆活动之前,都是由绝在监视着那些以隐村为根据点的人柱力,像木叶这种隐村,更是有白绝分身潜伏在村外以监视人柱力的去向。

  像这次九尾人柱力没有人保护就自己跑出村子,白绝分身立刻呼叫本体来看戏……来收集情报。

  晓的成员目前正分布在全大陆进行雇佣行动,在正式收集尾兽之前,没有人可以随叫随到让他们去抓人柱力,绝也是带着捡漏的心态过来看戏,并不打算做些什么。现在还不是与隐村为敌的时候,暴露晓的目标会令各大隐村有所警觉对后续的计划不利,当然你要是说一只九尾就那么毫无还手之力的躺在那里,绝自然是能捡回家就捡回家了。

  可惜卡卡西正在赶来的路上,还有那站在鸣人身旁的是什么人?

  面具男这种属性自家组织已经有一个了,角色重合啦。

  “嗯,那衣服,晓吗?”

  绝惊讶的转身,那戴着狼面具的家伙就坐在树上避雨。

  “影分身?”

  绝感知向数公里外鸣人身旁的家伙还在,和出现在数公里外的眼前之人都是实体,可影分身一般无法离开本体如此之远。

  “准确的说是分裂喔,这感觉可真有趣。”

  和影分身平分本体查克拉不同的是,分裂之术平分的是身体和查克拉,分裂体受伤回归本体后也会带着那份伤势,不过分裂体的实力要强于影分身。

  “晓……晓么……”

  看着眼前绝身上绣有红云的风衣,令黎真想起了曾经遇到过的三小只,他们成立的组织叫什么来着,还有那个喜欢喊一袋米抗几楼的不是叫佩恩吗,和弥彦长得一模一样,会这么巧吗?

  “弥彦他们还好吗?”

  问出这句话后黎真又迟钝的想到那三小只不是成立组织要做好事么,但晓这个组织好像都是一群叛忍反派来着?猜错了么。

  “!”

  突然被人道出秘密组织核心成员的名字,而且那还是一个已经死了十几年人的名字,绝陷入了不安之中。为了收集情报才没有遁走的他不喜欢这种一无所知被人掀了老底的感觉,就像是蝙蝠侠突然被一个陌生人识破了秘密身份喊你TM就是布鲁斯·韦恩一样。

  绝二话不说身体遁入地面,他从这个面具男身上感知到了可怕的查克拉量,而且对方好像知道晓组织的底细,作为一个情报人员,他不能任由对方掌控局面,先离开问问长门与小南是否有关此人的情报再做接触……

  “什么?”

  绝像是撞到了一面墙那样身体卡在土壤里,白绝的身体里几乎都是柱间细胞,可以使用木遁在地下穿行,速度远胜任何遁术,可现在却有看不见的障壁阻绝了土壤,令绝无法离开。

  “你做了什么?”

  绝看向黎真,后者右手食指搭在中指上结印,绝在听到弥彦的名字后反应如此激烈引起了黎真的好奇心。

  “只不过是封印结界罢了,比起这个……”

  面具下的黎真像是找到了新玩具那样露出笑容。

  “让我们好好聊聊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