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都市小说 > 梦泉启帆之逆势掘金 > 第一回 故事我有,酒我也有
  “老板又在感悟人生了。”

  “就是,可闷骚了。”

  “你们说老板整天这么无趣,又是一个人,他不寂寞吗?”

  “要我说,要是我有钱,让我一直单身,我也乐意,自己整天到处玩,他不香吗?”

  “可别说了,要不你去找老板,跟他商量一下,大家一起单身,问他的钱能不能给你一半花?”

  “你是不是傻?”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就是和老板一样,闷骚!”

  ……

  有林似有所感,抬起头,看了外面一眼,几个女员工正嬉笑的轻轻推搡着。

  有句话说的好,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样子。

  总之有林觉得自己挺英明神武的。

  就是坐在办公室里,颇有些无聊,公司的事儿总有,但也总就那些,忙不完,又不想忙……他是不会承认自己间歇性寂寞了的。

  有林是个正儿八经的男人,不过那只是表面。

  这玩意讲究场合,多半都是正经的,但是任谁都有疯的时候。

  其实吧,没几个人真正完全正儿八经的,再多的正儿八经也就是摆给别人看的,跟自己再正儿八经的,那多累啊!

  如果不是身为一个老板,有林才不愿意承认自己三十多了。

  尤其说起来三十多了还是个单身汪……

  别问,问就是独身主义。

  其实也确实是独身主义。

  别问为什么,问就是爱过,伤了,不想爱了。

  有林也挺希望有人找他聊天的,可惜,平日里和他私下接触多的两个人里,助理对他就是上司的态度,总经理艾旭是个更加正儿八经的男人,平日里就爱谈工作,有林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就这么正经,反正表面看起来是的。

  但是根据任何人不可能正经到底这个理论,私下里艾旭可能更疯,只不过有林对于他来说不算私下,或者说不完全算。

  就很难受。

  看着手里琥珀色的茶杯,这玩意看起来挺高级的,其实就是个当代工艺品,有林有时候都叹息,要是能带着这么一堆工艺品回到过去多好,妥妥的成富豪,从此开始无忧无虑潇洒拜金的生活。

  要说多喜欢钱,有林当然不见得,但是有钱不要,这世界上还真没几个这种人。

  现在的看官,别说你没想过有钱之后挥金如土的样子。

  那是一种名为堕落的潇洒。

  贼爽。

  喝了一杯茶杯里的铁观音,有林其实也不蛮品得出茶味儿。

  总的来说,有林其实就是个知道这世间某些套路,莫的感情的小老板。

  听说最近枸杞挺火来着……

  放下铁观音,有林又开始装模作样的处理文件。没啥新意,多半不用怎么动脑子,数据一览而过,可不是装模作样嘛。

  单身的生活就是这么乏味且枯燥,想去玩都不知道找谁去。

  所以当电话响起的时候,有林内心是有那么一丝丝激动的。

  对,就那么一丝丝,多的没有。

  嗯哼。

  有林正色,接起电话。

  “喂,老板。”这是前台小妹的电话,声音可甜了,但是三十岁老男人的心已经不那么敏感了,尝不到这个甜……

  “什么事?”

  “前台有个叫倪诚的人找你!”

  有林有些愣神,倪诚?谁啊?不认识啊!

  “老板?”

  小妹甜美的声音把有林唤回神来,连忙正色,对着电话道:“不认识。”嗯,不要加我,不要有多余的后缀,这才是一个严肃且高冷的老板。

  小妹似乎问了一下那人,然后回复道:“老板,他说他是从微博找过来的,他叫诚信是金。”

  有林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个人天天在自个微信下回复。

  讲真的,他就是无聊,也是三十岁老男人……咳,尚且年轻的汉子,回忆一下往昔,回顾下自己创业的历史和经历,倒也挺开心。

  又想远了。

  “你让他上来吧。”

  说完,为了维护一个老板的高冷形象,有林直接放下了电话。

  然后就开始在微博上搜索这个诚信是金的信息。

  本名,倪诚……

  没了?

  微博也尽是没营养的东西。

  这个倪诚就是微博白嫖用户呗?

  正想着,外面就有个看起来有点蓬头垢面的男人来到了公司。

  有林连忙摆出了一副严谨待人的严肃表情,等待着他的到来。

  男人敲门,小心翼翼的进入,在有林的面前站定

  望着眼前颇有些蓬头垢面的男人,有林有些愣神,眉头不由得微微蹙起。他很好奇眼前男人的来意,也知道他对于男人来说似乎很重要,就像是……救命的稻草?因为,他能够看出男人眼里的希冀和暗藏的焦急……

  “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

  一天前。

  火车上,倪诚上下翻动着一个博客的内容,从一个月前的,到最新的,他已经翻来覆去翻了很多遍了,妄图在其中寻找着任何一丝自己所不曾发现的内容。一个月前,倪诚发现了有林的博客,有林的故事吸引了他,故事里有着有林创业的经过以及成功,对于倪诚来说有林的故事充满了别样的吸引力。倪诚一开始也怀疑过有林故事的真假,可是他在网络上搜索过,有林故事里的公司真实存在,而且CEO正是有林。

  所以倪诚将有林当做了自己希望。

  倪诚的心是不平静的,他不知道自己此行能否收获自己想要的,更不知道未来的方向到底在哪里,他把希望寄托于此——这个他看了好几个月的博客的博主,能不能让他脱离现在的困境,这个让他看不到一丝光亮的未来的困境。

  倪诚正从事着IT培训行业,可是他开的公司不仅没能够让他踏上成功的道路,反而把他拖入了泥藻。公司的经营每况日下,收入甚至弥补不了开支,倪诚在这上面已经亏损了近百万,所借的高利贷更是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然而,倪诚完全想不通自己到底在哪里出了问题,对他来说同样从事培训行业的有林属于成功的创业者,他不知道有林是不是他的曙光,但是他只能像之前失败的那次一样,孤注一掷。

  放下手机,倪诚去了趟厕所。他在厕所里蹲了很久,一直低着头,眼神盯着厕所里的一处污垢,视线却有些模糊。他的脑子早乱成了浆糊,心中的烦闷比这个小小的火车上的厕所隔间还要拥挤,似乎有很多东西在脑子里穿行,可是他却什么都抓不住,各种画面如电影胶片一样快速掠过,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如果此行不能成功,似乎,就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

  公司的运营有问题吗,还是决策?或者是发展思路?

  高利贷也上门过好几回了,他当时相信自己能够翻盘,借了一笔。这就是他失败的孤注一掷的豪赌,却没想过自己几斤几两。现在债务妥妥的在身上积压着,就像在本来就被困在迷宫的他的身上放了一堆铁块。

  想到这里倪诚抓了一把头发,简直恨不能抓下一块头皮来缓解心中的烦闷,腿早已经蹲麻了,外面敲门的人已经来了好几拨,甚至有人在说要不要叫乘务员来开一下门。倪诚终于回过神来,只是胸口淤积的那股气却始终抒发不出来,他把自己弄干净,站起来的时候差点摔倒,还好厕所空间小,能有地方扶一下。

  出厕所门的时候一个女孩看他的眼神充满了奇怪的意味,倪诚却丝毫没有在乎,对于他来说除了解决公司的事情以外,就算天塌下来他也不会多看一眼。

  回到座位上,第一次被高利贷找上门催债时候的惊恐又惊现脑海。借贷的时候对方西装革履,要债的时候却是一群小混混模样的人,手上的蝴蝶刀乱晃,眼睛也不时在倪诚身上瞟两下,似乎是在寻找哪里更好下刀。尽管倪诚知道对方吓唬的成分更多,可是还是不免脸色发白。

  再后来,倪诚的门口被泼上了油漆,公司门口有臭鸡蛋……公司本就到了谷底,这样的景象之下,为数不多的员工相继离职。压力和担心高利贷催债人员下狠手的恐惧接踵而至,对方甚至明确说了,要他命确实不敢,不过要他一条胳膊或者一条腿的,还是无伤大雅的。

  倪诚所能想到的一切未来都被高墙堵得水泄不通,不知所措的感觉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就如一个人海里走丢的孩童,感觉整个世界在向自己压来。

  突然,倪诚感觉到了疲惫迅速的袭来,他一路从海南坐船到北海,再搭上火车赶往成都,一路上没有睡过。他甚至不敢花钱买卧铺,他的身上仅有最后的一万现金,不知道这一万,能不能说动有林。

  火车旁的景色快速掠过,倪诚靠在硬座的椅背上,终究还是扛不住进入了睡眠。外面的天色由亮转暗,路过隧道时闪过的灯光让他的眼珠不适的动了动,但依旧没能醒来。梦里他看到了左边虎视眈眈的要债人,右边却是一个虚无的人影侧对着他,后来似乎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他刚想呼唤,人影却转过身慢慢消失了。

  倪诚惊醒过来,额头上是被闷出来的一头汗,他喘着粗气,半边身子都已经麻了,同座的人奇怪的看着他,他现在的样子确实像一个怪人。但是倪诚没有在意,而是摸了摸身上的一万块现金,松了口气,想到梦里的内容,却有些患得患失。

  此时再看向窗外的景色,已经颇为迥异,他睡着时是黄昏,此时竟然已经有了晨曦,脑子依旧有些昏沉,却比之前好了许多,沉涨感的消退给了倪诚一丝喘息的机会,倪诚再次闭上了眼,妄图逃脱现实,脑子里的场景却又开始沉沉浮浮。

  身上的酸涩感随着血液的流通袭来,对常人来说这种感觉极为难受,倪诚却感谢这种酸涩,让他从脑子里的杂乱分心,此时酸涩都像是一种难得的安宁。

  “列车即将进站,本次到站:成都南站,请到站的乘客准备好行礼准备下车……”

  火车的播音把倪诚的思绪唤醒了过来,倪诚沉吸一口气,背好自己唯一的背包,起身时由于脱力而摇晃,再次引来了注意……稍许后,倪诚踏上了这趟寻人旅途的最后行程。

  烈阳当下之时,颇有些蓬头垢面的倪诚来到了有林公司的所在地,望着眼前的楼房,心里的疲乏感被这似乎是最后的希望所驱赶,力量从四肢涌上来,倪诚深吸一口气,按照网上搜索到的地址找去。

  ……

  听完了倪诚的来意,有林抬头认真看了倪诚一眼,随后垂下眼帘陷入了深思,指节轻轻的在自己身上敲打着。

  这家伙还真有事儿。

  枯燥乏味的生活终于多了一分乐趣了。

  挺好。

  倪诚压住心中的焦急,等待着有林的答复,尽管他的手指已经在办公桌底下捏得发白,那根名为希望的弦也已经紧绷到了极限,一旦崩断,他可能就要坠入名为绝望的深渊。

  半晌,有林抬头:“为什么你会想到找我?”

  外面有一个女员工无意间抬头看了一眼老板办公室,惊讶了一下,随后自言自语道。

  老板又要开始闷骚起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