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快穿:反派炮灰的爸爸 > 第34章 武术高手文的校董爸爸(八)
跟家里阿姨说这几天他不回去, 把学校事务全权托付给高主任后,时勋两耳不闻窗外事,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

不时要挂掉高主任的电话夺命call, 到后面他索性直接把手机关了机。

时勋把所有时间都用在训练上。他日日夜夜都泡在健身房里,里面有淋浴室, 休息间还有食堂, 可以满足正常的生活需要。如非必要他就没有出去过。

几乎在每个场馆都能见到他挥洒汗水的背影,健身房的灯经常性的彻夜长明, 与他作伴。

努力是不会糊弄人的。经过这段时间训练,时勋不仅能够收放自如的控制身体力道, 还挖掘出体内更多潜藏的力量。

如果现在再让他对着测力器全力一拳, 那不止会把它打爆,还要把它打得飞出去直到嵌到墙壁里为止。

但是这两天锻炼下来, 他感觉没有多大效果,就是不停歇练个一天也摸不到累的门槛。

当人练到肌肉酸痛, 坚持跨过去,身体会注入新的力量。只有累才能感受这种进步。

现在接着练没有意义了, 他琢磨着应该是到达了所谓的瓶颈期, 所以时勋决定结束这次的力量训练, 明天就不过来健身房了。

大概是看出他以后不来了, 离开的那天下午, 健身房全部人聚在一起, 专门为他办了个欢送仪式。

那时候,时勋刚从淋浴房出来,头发微湿毛茸茸的像个狮子,身上换了一套干净的黑色运动服,他拉开淋浴门, 就被门外齐刷刷的目光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双手抱胸往后撤,直到后背抵上了墙。

“校董,你怎么走得这么早啊,我们会想你的。”

嗯???好好说话,别拖长音。

时勋满头黑线,他索性双手插兜,静静地盯着这群人,观赏起他们的表演。

气场太足,众人被盯得卡壳忘了词,他们面面相觑,互相推搡着不敢上前。

“校董,怎么这么快就走了,下次欢迎再来啊。我们健身房的人都会想你的。”时勋的教练最后被他们给推了出来,铁憨憨的挠着头,露出一口大板牙,站在人群前面亮的发光。

时勋看着他那张调色盘被打翻的脸,再看看其他工作人员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附和,他们脸上却是压制不住的上翘嘴角,他似笑非笑:

你确定?继续来把你练的鼻青脸肿?你们确定欢迎,麻烦下次把表情练好再来啊。

他捂着头,暗暗吐槽。

这一个礼拜,在健身房上班的人都过得特别辛苦。

时勋他每进入一个场馆,还没用上一天,健身器械就几乎报废。他还不能把握好力道,出手轻了举不起来,出手重了就容易对器材造成损害,特别是碰上插电的,冒烟还会响起刺耳的警报声。

据说这个铃声在后面一度成为健身房所有人的梦魇,在时勋走后,全体员工一致建议改成安神曲,他们的心灵需要得到平静,不换就罢工那种。

器材一爆,场馆就一片狼藉。往往工作人员还没清理修缮好这一间,就要赶往下一间。

虽然报酬丰厚,但是工作强度非常大。二十四小时待命,他们疲累不堪,这会听到时勋终于要走了,连表面功夫也做不到,发自灵魂的愉悦都要跳到嗓子眼脱口而出了。

至于教练,这一个礼拜过来是痛又快乐着,他对时勋那是又爱又恨。虽然身体和精神遭受着双重打击,但是架不住老板给的钱多,啊,真香。

着时勋练拳,亲眼看着他从空有神力、出拳毫无章法,到招招无形胜有形、青出于蓝,只不过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

这让他不禁怀疑人生,与时勋相比,他练了这么多年拳好像都练到狗肚子里去了,他受到了严重的精神冲击。

再等到两人对练的时候,开始他还能仗着经验与时勋过两招,后面时勋就像恢复记忆的绝世剑客,越打越猛,结果就是他被他追着打,打得那叫个闻者落泪,听者伤心。

问题是他一米八的人、傻大个似的趴在地上哭唧唧的求饶,“呜呜,不要打脸,靠脸吃饭。”,本来之前还大半打在身上的拳头,在这句话之后,就净往脸上招呼了,想到这,他磨了磨牙,幽怨的看了时勋一眼。

接收到教练莫名其妙的眼神,时勋手上鸡皮疙瘩都出来了。他偏过头故意拉开了与对方的距离,才觉得安全点。

最近大家状态看在眼里,他也知道他们都很辛苦,清了清嗓有些不好意思,“最近麻烦大家了,这个月奖金翻倍,我会给你们老板联系的。”

健身房气氛顿时热闹起来,笑声也真挚,一扫刚刚笨拙的离别不舍。

—我哭了,我装的,员工们上翘的嘴角无法控制地咧了开来。

在“谢谢校董”“校董万岁”的欢呼声中,时勋笑着走出了健身房。

校园两道种满桂花树,微风拂过,迎面就能闻到桂花的香气,沁人心脾。

时勋深呼吸一口,就着花香,觉得身体状态前所未有的好。他顺手掏出手机,开了机。

“去远方,去远方,歌声多激昂”,屏幕刚亮起,来电铃声响起来,时勋看了一眼联系人,名字写着高主任。

他望了望插在草地上的路牌标示,一边顺着他的办公室方向走,一边接开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对面就着他耳朵就是噼里啪啦一大堆。

“校董,你总算接电话了,你快到我办公室来吧,我实在撑不了了,这场面……哎,别扯我袖子,哎,快把我教案放下,唉……”

手机突然忙了音。时勋脚步一个停顿,背景音有些嘈杂,他听得那是一头雾水,疑惑地把手机拿的近点再看一遍,是高主任没错啊。

捏着手机,他一手摩挲起下巴,瞄到wee小红点不断的闪,还是先确认消息吧。

点开,置顶消息就是【宝贝儿子】,头像上框有一个红色数字1,时勋一眼就看到【爸,你去哪了】,戳开,消息显示在三天前。

嘶,这备注名,时勋觉得有点肉麻,随手回了个【在学校】,他没有去翻看两人以前的聊天记录,把备注改成了【时新】,正准备退出去之际,看着新改的备注名想了想,他又改成了【儿子】。

处理完信息,他把手机塞回兜里,向主任办公室走去,手机里说不清楚,他准备去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时勋往那边赶的时候,主任办公室正闹得一阵鸡飞狗跳。

“高主任,你实话告诉我们,校董到底去哪了,是不是故意找借口不见我们。”

“就是,前天来,你说校董出差了,行吧,昨天我们来,又说校董不舒服在家休息,今天来,说校董恰好不在学校,你猜我们还信不信,这就是拿我们当猴耍呢。”

“今天我们就不走了,见不到校董我们就不走了。大家说对不对。”

“对”,几道女声夹杂在一起,附和道。

“今天这事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高主任头大的看着面前一群女人,讲课时对着学生他能滔滔不绝,但是对着家长的七嘴八舌,他变成了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只会,“不不不,不是”,“哎,不要摔书”,“哎,不要抢我手机。”,“男女授受不亲,距离,注意距离”,句句声嘶力竭。

时勋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办公室里,高主任可怜巴巴的缩在小伤发上,任天由命;一群女人站着把他给围住了,虎视眈眈。

她们穿着高跟鞋,画着姣好精致的美妆,背着不同的奢侈包,姿态自信大方,一看就是家境良好的家庭教养出来的。

他愣在原地,这是什么迷之修罗场,他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他正犹豫要不要一走了之,里面的高主任有所感觉望了过来,时勋诧异的看着他仿佛瞬间被注入生的希望,指着他就是大吼一声,“校董在那。”

齐唰唰的目光看了过来,感受到女人们投在他身上的火热视线,时勋不自觉的吞了一下口水,小生怕怕。

终于脱离了苦海,高主任放松下来,看着家长们向时勋逼近,笑得幸灾乐祸。

“校董,你去哪啦,我们等你好久了。”温柔撒娇的声线。

高主任的笑僵在了脸上,嗯???你们刚刚的母老虎气势呢,现在是在扮演乖猫咪吗。他黑着脸,看着对面时勋仗着俊脸淡淡的应答,冷哼一声,这看脸的世界。

时勋一愣神,女人们就围了上来,他皱了皱眉,“你们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以往没看过的冷淡,女人们对视一眼眼神交流,感觉比之前口花花的样子更吸引人。

“我们家儿子被打了,问他们又什么都不说。他们一天除了在学校就是在家里,接送都有司机,家里没可能,肯定是在学校受欺负了。”

时勋的眉头皱的更紧,这边学校暴力还没个进展,又来了一个。

见他低着头思考,女人们激动的语气渐渐平息,“校董,身为家长会主席,你一定要为我们调查清楚。”

“嗯。”时勋随口应了一声。

嗯?他猛地抬起头,啥?家长会主席?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0-03 08:43:28~2020-10-04 16:47: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7668497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缺玉成玦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