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快穿:反派炮灰的爸爸 > 第37章 武术高手文的校董爸爸(十一)
刘非右手持着一片梧桐叶, 叶片已经染上一层金黄,视线对上站在严良后面满脸诧异的时新,不想被对方误会, 眼神顿时生动起来带点无措,小声解释道, “是地上捡的。”

时新无所谓的耸耸肩并不关心, 肩膀耸动到一半突然意识什么,他睁大双眼盯着刘非, “你怎么敢跟我说话,你不怕挂科吗。”

要知道, 为了让他享受更加自闭的待遇, 父亲已经升级规定,这门挂科, 留级重修。

他傲娇的扬起下巴,等会要不要告诉老师呢?刘非肯定是偷懒没好好背守则, 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学校门口破坏规定。

“不怕,校董给了我特权。”

时新得意的笑僵住了。并不知道这句话给了他多大冲击, 刘非伸出手把梧桐叶递向严良。

看着他递过来的叶子, 别人或许不知道什么, 严良是清楚知道他的深意, 他的保安制服刚刚就放在了梧桐树下。

他眯着眼看向刘非, 人又恢复成波澜不清的模样, 读不懂看不透。

他是只看到了放衣服,套衣服,还是观看了全程包括停车场发生的。严良不敢赌,毕竟时勋口头猜测和真人实证是有很大区别的。

校门口学生越来越多的走出来,经过保安室的时候因为里面人多还好奇的往里看。他回瞪了他们一眼, 现在不再适合动手了。

沉默的接过刘非手中的梧桐叶,严良胸口又疼了起来,伤口必须尽快得到处理,还是把他们赶走算了,他烦躁地想。

等会,反正他早就想离开学校了,时勋那边还不知道会怎样收拾他。未免夜长梦多,他还是现在就走吧,矿工就矿工吧,他不干了。

想到就做,严良转过身,上去就扒拉起时新的保安外套,时新害怕的挣扎起来。

“哥,哥,你干嘛啊。”比不过严良的力气,外套被他脱了去,时新往后退了几步,牢牢护住里面的校服衬衫,不知道严良还要发什么疯。

然后他目瞪口呆的看着严良拿着外套一把推开刘非,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像是逃难一样。

“他,他这是怎么了。”他语无伦次。

刘非全程面无表情,就算被人狠狠推到墙壁上,也没哼出一声。

看着像个呆头鹅愣在那里的时新,衬衫被翻得皱巴巴的。他眼不见心不烦的偏过头,抿了下唇,“他不是好人,你小心点。”

没等时新回话,他掉头走了出去,不一会,就融入到学生人海中。

时新看着他们一个一个离去,满头雾水,奇怪,两人都很奇怪。

他本来在操场打篮球被学长们拒绝后,一气之下就往校门口跑,想着回家去打游戏。

但是路过保安室就被严良叫住了,说他肚子不舒服,托他帮忙看下岗。

反正无聊也是无聊,单人游戏也不用等人组队,可以等会打,他就答应下来。

说起时新和严良的渊源,那也是不打不相识。

每个高中都有校园老大嘛,一中早就看天时不顺眼了,作为天时的校霸,时新就约他们的头头一起干场架,通过输赢来定学校地位。

所以这是场关乎学校的荣誉之战。

夜黑风高,借着时新顺来的钥匙,他们约在学校操场。开始双方还有模有样的举行比赛,一比一的上场,后来不知道是谁的鞋子甩到时新的脸上。

他怒了,招呼着手下人就上去打群架,十几个人你一拳我一腿,鸡飞狗跳,场面一度混乱,个个身上或多或少都挂了彩。

但是天时的人还占据着上风,当然,这个局面在一中的人抽出捆在腰间的双截棍后就被打破了。

时新和小弟们背靠背聚拢成一圈,一中的人逐渐把他们包围,手里还比划着耍起了双截棍。

“嘶,我说刚才打他肚子咋那么疼呢,像打在铁棍上。”

“老大,我就说这群孙子会玩脏手段,我准备好的铁护腕,铁绑带啊……”

马后炮,时新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说话的小弟,心里其实也蛮后悔,他干嘛把那些铁护具给脱了。

但是现在多说无用,眼看着一中头头的双截棍就要打上他的肩膀,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男人从天而降。

只见三七二十一,一片残影,一中的人倒了一地。

“大…大侠”,就是这个大侠有点暴力,看着他一脚还要踹向倒在地上毫无攻击之力的一中头头,时新咽了下口水,他毫不怀疑这一脚会把人踢的半身不遂。

他慌忙走上去,挡在头头面前拦住男人,手背在身后摆了摆,别说,打了这么多场,他们和一中还有点那么革命友谊。

一中头头接收到他的信号,摸索着爬起来,脚步打滑,第一时间去扶起地上的小弟,几人互相搀扶着退了场。

“大侠,不对,保安叔叔,够了,别打了。”走的近了,借着月光,看清男人身上的保安制服,时新更加好奇的看向他的脸。

“叔叔???”

一对上男人的眼神仿佛置身冰窖,满是寒意,全身都被冻僵了。时新毫不怀疑他再多说一句,眼前这人就会杀死他。

等他回过神来,神秘的保安早已不见踪影。

他怅然若失,他从小就喜欢武侠小说,但是看了一些上门应聘的武术老师的花拳绣腿,只能折中学习了跆拳道,这会终于遇到了武术高手,真正的国术。他打定主意,一定要拜师。

人不见了,这难不倒时新,作为校董的儿子,总有那么一些便利的。

第二天,他翻起学校入职保安档案表,找到了那张熟悉的脸,“严良。”

接下来就是他的漫漫求师路,严良一直冷漠脸拒绝。但是在他偶然说到他喜欢天时校花杜宛若的时候,严良有了反应,还笑着说要帮他追她。

虽然每次按照严良提供的计划实施追求,宛若对他的眼神就越加不善……

时新甩甩头,看多了杜宛若厌恶的眼神,他忽然不知道喜欢对方的初心是什么了,明明那个午后,隐约雷鸣,小雨初晴,给流浪猫撑伞的女孩,脸上温暖的笑那么让人心动。

世界上有白,就有黑。

在明媚亮丽的天时高中的背后,有着一处破落区。这片小区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修建,算是最早一批钢铁混凝土搭建的楼房,但是后面一场大火烧了大半,房子出了事价值就会跌到谷底,后面缝缝补补,几经周折倒成了拮据家庭的安乐窝,就是外壁的黑烟见证着楼房的那段沧桑历史。

现在晚上六点半,下班的人都回来了,厨房里响起锅碗瓢盆声,饭香飘到了家家户户的窗台。

严良背着一个双肩包,熟悉的走进小区,一脚跨过邻里洗菜倒在地上的污水摊,他径直走向其中的一栋。

这片小区都没有电梯,他一直爬到六楼停了下来,敲了敲门。

敲过三声,“谁呀。”里面一道清脆女声响起。

严良刻意压低声线,以期声音听到人耳朵里,更加磁性,“是我。”

门“啪”的一下打开,走出一个女孩,白衬衫配格子短裙,眼睛亮晶晶一脸惊喜,“严大哥。”

外面声响有点大,里屋正烧着菜的人竖起耳朵,“是谁呀,宛若。”

是的,这就是杜家母女的家。

杜宛若没回答母亲的问话,她高兴的挽上严良的胳膊,把人拉进屋里,关上了门。

半晌没得到回答,杜妈妈有点不放心,她关上厨房煤气,想要去门口看看情况。

转身没走几步,就看到女儿拉着一个男人的手进了屋,脸上的笑容那般熟悉。

杜妈妈瞬间脸色苍白,血色全无,她痛苦的闭上眼,那是她青年时代刚认识丈夫忍不住露出的笑容,那是少女怀春的喜悦。

她的好女儿怎么敢?她仿佛看到满脸血迹的儿子,一如既往的老实,笑得憨厚,“妈,没事的,妹妹喜欢就好。”

越这样说,她就愈加悲恸,为什么是他的儿子,为什么不是严良呢,明明是他的错啊。

眼泪花了眼,杜妈妈站不住脚,她脚步虚浮的退了两步脚抵到了椅子,她手背过去紧紧抓住扶手才不至于倒下去。

椅子“呲”的一声终于引起厅内一对男女的注意。

杜宛若一回头,连忙放开男人的手,惊慌地跑过去扶住母亲,满脸焦急,“妈,你怎么了。”

杜妈妈没有看她,她咬着牙紧紧盯着屋里的男人,残存的精神告诉她不能倒下,起码要先为女儿赶跑这匹豺狼。

严良眉头紧锁,杜妈妈比上次见面更激动,下一秒就要冲上来吃他的血肉一样,他不寒而栗。

本来是趁着身上有伤想来出苦肉戏,重新住进杜家。但是眼下杜妈妈看上去比他还伤的更重,那就要换出戏唱了。

他试探着向杜妈妈走了两步,“停下。”一声冷喝。

杜妈妈不再看他,对上急的眼圈泛红的女儿,脸上更白了几分,“宛若,现在赶走他,并且答应以后不再与他来往,不然妈妈宁愿一头撞死在这。”

杜宛若不可置信的听着妈妈的要求,但是看到母亲就要把头往墙上撞,她一把抱住她,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

美人薄泪,严良可舍不得让她做什么选择,否则真同意她妈的话,他岂不是要得不偿失。他狡猾的笑了一下,“宛若,我就先走了,你好好陪陪伯母。”

杜宛若泪眼朦朦的抬头看了男人一眼,没有说话。

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杜妈妈回头看了一眼女儿,梨花带雨,真是漂亮的脸蛋,漂亮,她突然睁大了眼。

作者有话要说:  去看了《我和我的家乡》,最喜欢神笔马亮,其次回乡之路,其他三个就还好。

预收文:《我在异界大陆养娃》,感兴趣的点个收藏哈~

秦风作为厨师,因他人故意纵火,穿越到异界大陆,他还没适应这个世界的修炼者拳打山河,脚踢星海,就遇到了传说中的兽潮。

等他好不容易挖个防空洞躲过去,爬出来就看到旁边三个脏兮兮的毛娃娃排排坐。

秦风本来想一走了之,但是架不住他们亮晶晶的眼神,收养了他们。

带着娃们四处游历,一边做美食,一边养娃娃,秦风越来越觉得有点不对劲:

只要吃就涨力量的老大,高歌猛进一夜修为倒退的老二,懵懵懂懂一哭天就下雨的老三。

他后知后觉一拍大腿,这不都是小说主角模板吗,所以,他养大了主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