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快穿:反派炮灰的爸爸 > 第43章 武术高手文的校董爸爸(十七)
又是辛苦工作的一天, 放学钟声响彻校园,时勋背着手站在自己的办公室内,透过明亮的玻璃窗, 学生们像脱了绳的野牛,争着从教学楼中鱼贯而出。

一双鹰眼在学生当中穿梭寻找着, 最终目光定格在一个熟悉的背影上, 大男孩茸拉着脸磨磨蹭蹭的一个人走在大部队的后面,身影看上去有些孤单。

找到便宜儿砸了, 时勋轻笑一声,目光转移打量起他的周围, 但是他左看, 右看,上看, 下看,一个个对比从男孩身边走过的脸, 硬是没找到之前说好的那些人。

因为阻拦了男主严良与女主李胜楠的交际,再加上那晚本不该出现的倭国人, 两两相加系统竟然大方的奖励了时勋300积分。

他听007解释说, 本来小说背景只是围绕于天武城, 但是不知名原因导致牵扯到倭国, 后面剧情完全发生了改变, 已找不到原来的半点框架, 所以这次奖励才这么丰厚。

300积分直接让时勋升到了暗劲上段,他现在要是在对上严良,真的是一招都用不到,对方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也可能因为武术境界的大幅提高,时勋身体的恢复速度变得特别快, 当天用了大同武馆的止血药,他中途也没换药,完全没打理,等今天掀开纱布一看伤口已经结痂,好似下一秒就要脱落。

他手指轻轻触碰左臂缓解新肉长出来的搔痒,脑子里想的却是他们五个如果爽约,不出演这出戏该怎么办。

关于对时新的惩罚已经进行两个星期,怎么说呢,人是群居动物。尤其是在学校,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学习,除了自言自语,没有任何人和你交流,那种感觉光是想想都很窒息。

时勋指尖轻点在玻璃窗上的小人,自从那封短信后,时新再没有发过消息来。等他晚上回家,时新早早就吃完饭回到卧室锁起门来;等他早上出门,时新比他起得还更早搭着公交去上学。

时新好像故意错开了与他的碰面,或者说,他拒绝与他交流。

这时候时勋脑子里会闪过是不是下药太猛,便宜儿砸要真自闭了咋整。

唉,关爱青少年身心健康,任重道远。

但是等他看到走在时新身后,隔着一段距离与他脚步一致的刘非,他无声的笑了笑,小孩子嘛,就要糙着来。

微风恰时拂过花坛,露出藏在草丛后面鬼鬼祟祟的五个小脑袋,黄灿灿的向日葵簇拥着他们,仿佛在比着谁更有朝气。

时新垂头丧气的踢着脚下石子,他现在陷入一种自我纠结,做什么都不带劲。

受的孤立多了,他超脱出来,再看他们无视的模样,却从里面看到自己的影子。

他一向被捧得高高的,碰到不顺眼的就无视,连眼神都懒得搭理。而他又是班级里的方向标,不管有意无意,他不喜欢的人也被班上其他同学所排斥。

刘非就是他看不惯当中的一个,他就是不喜欢他,不喜欢跟他说话,人连表达自己喜恶的意愿都不行吗,怎么就演变成霸凌了呢。

况且他又不是第一个欺负他的人,他只是……只是在别人孤立他的时候选择无视,甚至……甚至加入了他们。

心里小声的为自己辩解来着,脸色却越来越难堪,他惨然一笑,什么狗屁理由,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时新漫无目的的在大街小巷溜达着,他还不想回家。无意间走进了一个死胡同,两边都是矮矮的平房,看着还差一寸就要撞上的斑驳墙壁,他叹口气。

刚转过身,看到挡在巷子口虎视眈眈的几个人,他眼神一眯,天边晚霞红似血。

五个人跟他一样穿着天时的校服,面生认不出来,时新有些疑惑,他们难道不知道刚颁布的学校条例吗,还敢来堵他,天真,不怕接受反暴力惩罚吗。

想到最近精神受到的酸爽,他有力气笑了起来,打量wifi信号的一排人,率先开口询问,“你们是来干嘛的。”

“看你不爽。”

“来教训你一顿。”

“借零花钱的。”

“有人叫我们来……唔”,站中间的男生刚说到一半,就被两边人慌张的用手捂住了嘴,他眨巴下眼镜,一脸无辜。

时新眼看他们七嘴八舌,又眼看他们哑口无言,真是搞不懂,他摸了摸头。

反正统一划为来找麻烦的就是了,他有点唏嘘,上一次看到这个场景还是撞见其他人向刘非要钱,这么快就风水轮流转了。

要是以前碰上不怀好意的人,时新早就先一拳打上去了。但是他现在反而心平气和,还有心情问起他们。

“为什么会找我呢,我看上去并不好欺负啊。”

“但是如果看上去好欺负就会故意欺负他吗,为什么要欺负弱者呢。”

“还是说看不惯这人说话做事,所以想要欺负他,到底为什么呢。”

像是在问他们,又想是质问自己。

什么为什么,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五人帮面面相觑,总不能说是你家爸爸叫他们来的吧。

虽然剧情发展有点不对,戏还是要继续唱下去的,他们对视一眼,最高的那个主动接过重任,他拍拍胸脯,走上前一步,身高的优势带来他的气势。

“少说废话,把钱全交出来,不然就打你。”

后面四个点着头,配合的扬起拳头比划了几下,像是在说他们的勇武。

时新回过神来,那软绵绵的小拳头是瞧不起人嘛,他有点无语。

再说他才不是刘非,他抬起眼,眼神闪过一丝厉色,他可不会乖乖挨打,乖乖交钱,一说到钱,想到口袋里仅剩的几个铜板,他突然觉得有点心酸。

他还在这心酸之际,对面五人看他把衬衫袖口挽上去一副干架的架势,慌的就向他出了拳。

太慢了,时新拍下他们的拳头,右手握拳就打在站在前面的人的眼窝,形成一个黑眼圈,他看过去差点笑乐了,别说还跟人挺配,可以做永久造型了。

其他四个仍在与他周璇,他飞身正准备一踢,突然右腿内侧一痛,滞空的身体跌落在地,他咬着牙扶上伤口,右腿一阵发麻站不起来。

四个人一脸这是啥情况的表情停下了拳头,他们还没打上去呢,这就是传说中的假摔吗,他们眼镜一凝,时新这是想要碰瓷,太奸诈了。

但是看他脸上痛楚不像是假的,他们后知后觉看着各自白嫩嫩的拳头,脑洞大开,难不成是他们已经练出了拳劲,可以隔空打牛了。

突然变故,时新右脚动弹不了,他第一时间往地上看去,果然在他身下找到一颗小石子,当时应该是这个东西砸中了他的右腿,他低头暗骂一声,太阴了,人数这么多,还搞偷袭,可耻。

时勋背过身,摸摸鼻子,其实有那么点心虚的,儿子打架太厉害也是很麻烦的事。

如果这时候天上有一架无人机飞过,就会发现胡同里六个呆若木鸡的学生,边上的平房顶上还站着一个男人,风吹起他的风衣,太像是在拍电影了。

还是黑眼圈男生先回过神来,看着地上的时新,上去就要报一拳之仇,然后又被同伴给拉了回来。

他们小声的,生怕被时新听到。

“咳咳,意思意思就行了。”

“嗯,别忘了时新老爸是谁。我跟你讲,大人是最善变了,他打儿子可以,别人打,他会记仇的。我爸妈就这样。嘴里再怎么嫌弃我,别人说我就跟他们翻脸了。”

黑眼圈一脸委屈,“那我就白挨打了。”

“那不至于,哥几个帮你报了仇,你看他腿,我们打的厉害不。”关键时刻,四人统一口径。

看着抱着腿坐在地上的时新,黑眼圈傲娇的点点头,“便宜他了。”

呼,擦了擦额头的虚汗,有人问,“那现在咋办。”

“把他钱拿走,我们就撤。”

点点头表示同意,五人上去就扒拉起时新的口袋,翻遍才找出5个铜板,时新气的嘴唇一白,脸上却臊的慌,他个大少爷哪时候这么难堪过。

五人帮愣愣的看着手心的钱币,就这?就这?一人一只雪糕都不够啊。

场面一时安静下来,怎么办,怎么办,他们的头脑不停转着。

“住手,我报警了。”尴尬的气氛终于被打破,六个人同时送了一口气。

被他们挡着,话一落,时新就看到五人瞬间起身,放句狠话“算你走远”,人就跑走了,还不忘拿走他的五个铜板。

黑色运动鞋走到他眼前,时新抬头望去,是一脸担心的刘非,他脸色一白,想都不想脱口而出,“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但看到刘非脸上表情一滞,他就懊恼自己说话不经大脑,他就是欠揍,他沮丧的低下头。

“我反抗过的。”头顶有声音传来,时新猛的抬起头。

刘非偏过头,没有看他,“当时他们一群人上来踢我,我护住头一直在想为什么是我呢,后来想明白了,原因不在我身上啊,而是在他们。”

“所以我拿起砖头就往他们头上敲,那是第一次把他们赶跑。我高兴的睡不着觉,第二天就被他们拿着棍子追着打,打得更重。”

“那是最重的一次伤,然后我就觉得挺不值的。”他自嘲的笑了笑。

“明明只要顺从就可以了,只要接收他们的一切玩笑就好,完全不用被打的嘛,所以我就成现在这样了…”

人还在笑,笑得时新心酸,他嘴唇微动,“对不起。”

刘非转过头来,不可置信的盯着他,似乎没想到他会这样说。

时新闭上眼睛,整理着泛滥的思绪,“将近半个月,受着同学们的漠视,今天还挨了揍,仅仅是这些就让我很难受,很难受,很难受了。”

“但是我知道,你远比我更艰难。”时新睁开眼睛看着他,眼里满是抱歉。

眼神太过真挚,刘非愣了愣,他吸了吸鼻子。

“我不会原谅你的,时新”

“时新,我要转学了。”

错开时新惊讶的眼神,刘非转身就走,他不会告诉时新,转学是他刚刚做的决定。

他也永远不会告诉他,他对他的特别。

时新可能都不记得了吧,但是刘非永远记得,高一那年,他被两个同学拦在男厕所里,下秒就要挨揍的时候,男厕所的门突然被推开了,有些人生来就带着光芒,走进来的时新就是那道光。

他什么都不用做,只是奇怪的看着那两个同学,那两个人就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刘非,他,也想成为这样的人。

今晚的小巷,他勇敢的站了出来救了时新,是不是就如当年时新救了他。

他想,再给一次机会重新开始吧。他张开手拥抱住风。

反校园暴力条例一直在实行,参与过欺负刘非的人一个个的接受惩罚。

刘非虽然转学了,但是来自天时高中的信件一直不断。在同学们羡慕好人缘的眼神下,今天他又接到一封蓝色信封,展开如下。

“……

刘非,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这不是道德绑架,你不需要原谅我,也不需要回应我。只是我心里对你最想说的。

我会一生都为你祝愿,祝你有光明的未来。”

看的时间久了,等他吃饭的同学一阵催促,刘非笑着说等一下,把信纸小心的叠好放入书包,风是轻快的,天空是蓝蓝的,阳光是暖暖的。

经过反暴力条例的学生前后判若两人,效果太过显著导致越传越神,到后面甚至成了每个天时学子的入学仪式,只要自身感受到地狱,正常人都会阻止它的发生不是吗。

新的一届天时学生又来了,他们从学长学姐手中接过传说中的反条例书,郑重的翻开第一页,发现多了一则引言,是他们的新校长写的:

“ 任何让当事人不舒服的玩笑都是欺凌,不论是有意还是无意。

委屈的说自己开玩笑的,设身处地换到被欺凌者的位置,还会笑嘻嘻的辩解吗。

学会共情,学会尊重。

——时新”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0-12 13:51:56~2020-10-13 20:26: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黑色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