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快穿:反派炮灰的爸爸 > 第45章 武术高手文的校董爸爸(十九)
楼上传来家长吆喝在外面玩耍的孩子回来吃饭的声音, 杜宛若的家门,则始终关不上。

女人的嘴紧紧抿着,她抬起头, 时勋注意到她的额头微红磨出了血,应该有一段时间了, 血液已经凝固, 粘稠得很。

她眼里有惊恐,犹如惊弓之鸟身体不由自主的抖起来, “没事,没事, 你们快走吧, 我们家没事,我女儿也没事。”

答非所问, 说话颠三倒四,时勋皱起眉头, 怎么看都觉得她精神状态不太好。

他把右手掌搭在了大门上,女人没注意, 还在语无伦次的歇斯底里, 着急了还用手敲起头, 抵着门的手不自觉的放松了力道。

时勋趁机往里面一推, “咯吱”声响, 老锈的门打开了大半, 足以让他们看到里面的景象。

屋子里面一团糟。

入眼一片红,没看到人,不知道是庆幸还是不幸。再然后就是随便甩在地上的十几个外卖盒,因为没有及时处理,混杂在一起, 形成难言的臭味。

时勋一把抓住女人还要关门的手腕,不让她动弹。

站在门外的时新反应过来,地上的那摊怎么看都是血迹,他直接挤过两个大人跑进了屋,语带焦急,“杜宛若,你在吗,杜宛若。”

大厅一览无余,沙发没有,厨房没有,卫生间也没有,他直接撞向了最后一间卧室,门开的瞬间,他眼睛一亮冲了进去。

卧室门打开的时候,杜妈妈也放弃了挣扎,时勋自然而然地放开手,她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她好似用尽了力气,大口的喘着气,一把用手捂住脸,时勋低头看她,却听到指尖缝隙泄漏出来的哭声,压抑,绝望,解脱。

“爸,你快来。”卧室里突然传来时新的大吼。

时勋脸色一凛,正要迈步走过去,但是看了看坐着哭的女人,他摇摇头,还是先侧过身轻轻的带上大门,把哭声关在了门内。

走进卧室,简单的一床一桌一椅,正对着就是一间大床,床上躺着一个身影,时新背对着他,趴在床边双手抱也不是,背也不是,不知道怎么动作。

时勋径直上前,女孩像个易碎娃娃,仰躺在在床上,一动不动,好似没察觉到他的到来。

眼睛无神的盯着天花板,眼周还有淡淡的阴影,只有微微起伏的胸口证明她尚有生息。

本来白皙的肤色现在是妖冶的苍白,不施粉黛的漂亮脸蛋却多了几道划痕,伤口应该是经过处理了,但是却留下了紫色的疤,像蜈蚣似的蜿蜒曲折,令人生怖。

屋里多了一个人呼吸,时新也没回头,他看着女孩吸了吸鼻子,嗓子哑的可怕,“爸,怎么办啊,我怎么叫她都没反应。”

“到底是谁这么丧心病狂,我一定要抓到他。”他咬牙切齿的发着誓,他每看杜宛若的疤一眼,就恨不能把凶手再挫骨扬灰一分。

他不认为杜宛若有什么不好才招来灾祸,杜宛若在他那里就是完美,况且爱猫的女孩子再坏能再坏到哪去。

时勋神色冷淡的瞄了他一眼,傻儿子,凶手就在你眼前都看不出来。

不过也是,正常人谁会想到呢,毕竟虎毒不食子,何况是一向温柔的母虎。

心里念叨着儿子傻,但是当时勋看到床头柜摆放的一碗白粥,再看看女孩干裂的嘴唇皮,再想想外面那几乎原封不动的外卖,女孩的想法其实不言而喻。

“这是你小时候喜欢吃的糖糕,为什么不吃,为什么长大了就不乖了。”

“不吃,那吃这酸菜鱼,你不是一直说这家馆子好吃吗。”

“还有这炒面,为什么不吃,为什么不吃。”

杜宛若像个植物人一样躺在床上,盯着的天花板一片白,她的心也一片荒芜。

以前的她是品学兼优,自立自强的天时校花,现在的她就是想死都死不了的废人。

第几天了,不清楚了,房间里的窗帘紧拉着,她连数日出,夕阳的机会都没有。

脑子里不断重复着前几天的夜晚,她睡不着。

接到严良的视频电话,说他要离开一段时间,叫她要等他。没想到被妈妈给发现了,杜宛若挂了电话,跟往常一样敷衍,等她坐到书桌前写作业,杜妈妈拿着菜刀就冲进来了。

被压在桌上任人宰割的滋味实在难受,尤其在杜妈妈灼热的目光,她只觉得脸上发烫,不能想了,她眼泪又要流出来了。

“妈妈爱你,妈妈爱你。”杜妈妈偏执的背景音一直在脑海里回想。

杜宛若却觉得很委屈,我也爱你,但我也恨你。

门口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时勋眼睛一眯,杜宛若身体小小的抽搐了一下,脸色更白几分。

他心里一松,起码女孩还有反应。

人啊,一旦对所有事物都没有反应,才是最可怕的。

时勋转过身,女人风吹日晒的眼角还挂着泪珠,手上因为操劳小吃摊磨出的老茧,头发白丝显眼,整个人也是肉眼可见的憔悴。

是路上的行人遇见,也会觉得胸口酸胀胀的难受。

到嘴的话说不出口了,时勋闭上眼睛叹口气,再睁眼,“杜同学的伤需要正规处理,我等会就会打电话给医院,一切都等她恢复再说吧。治疗产生的所有开销也不用担心,全由天时高中承担了。”

一切还是交给杜宛若决定吧,不论是要追究还是……

他没再去瞧杜妈妈,转头对时新嘱咐道,“医务人员一会就来,时新,你就陪她们一起去医院,王伯伯在的那家,你也认识的。”

看时新乖巧的点头,他不准备再呆下去了,他要去大同武馆。

本来这个世界他并不太着急,魏凌云这个变故还好,但是不该动到杜宛若身上,再怎么说她也是天时的学生。

毕竟他身为天时的校董,还是有那么点护犊子的。

那就早点结束吧,他捏了捏拳,抬起长腿就要走,路过站着的女人,想了想,还是折回来,对时新问了一个问题,声音大到女人恰好能听到。

“时新,如果你纠缠一个女生,女生的妈妈却来打女生,你怎么看。”

时新一脸惊讶,叫了起来,“为什么要打她啊,明明是我的错啊。”

看,少年人都知道的道理,时勋满意地点点头,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屋,留下莫名其妙的时新。

卧室里剩下时新和杜妈妈大眼瞪小眼。

时新尴尬的挠挠头想对着杜妈妈笑一笑缓解尴尬,却没想到女人一下双腿跪在了地板上,肩膀微微耸动,呜咽的抽泣声。

时新吓得张大了嘴,他愣愣的摸上了自己的脸,他笑起来有这么可怕吗。

背后的哭声撕裂,时勋双手插在裤兜,生活中女生承受的恶意往往更大呢,尤其爱情啊,又不是一个人的事。

为什么宁愿对自己的女儿动刀,也不敢一刀去解决严良呢?

明明最开始是杜妈妈急需一个儿子的替身,邀请严良住进了杜家呢。

明明之前杜宛若说过非亲非故,家里住进一个男生很不方便呢。

走在小区里,看着在玩跷跷板的孩子们,时勋无声地笑了笑,他们可不是商品,不满意了就剪碎,扔进垃圾桶。

他们有自己的思想,就算与父母意见不一致,孤身一人抱着行囊天南地北,等再见面的那天想听的也是“做的很棒”。

在车上跟李胜楠发了一条短信,白色suv开起来,时勋就看到女孩坐在武馆门口的台阶上,单手托腮,仔细看眼神放空不知在想什么。

时勋悄无声息的走到她前面,挥了挥手,就看到李胜楠像个兔子似的蹦了起来,她拍着胸脯吐槽道,“人吓人,吓死人知道不。”

时勋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尖,转移了话题,“临时过来的,你帮我约好你爸了吗。”

说到正经事,李胜楠平复下呼吸,领着时勋进了武馆,她走在前头回头道,“我爸就等着你了。”

因为路上来来回回,时勋到达武馆的时候,将近晚上8点多。

武馆弟子们都回到了他们的房间等着歇息,所以时勋走在院子里完全没看到一个人。

他跟着李胜楠走进大堂,里面一张八仙桌,一个魁梧汉子坐在上首,光着臂膀端起酒杯就是一小口酒,桌上还摆着一盘花生米。

听到声响,他抬起头,就是一咧嘴,笑得憨憨。

时勋好笑的瞧着他的目光落到女孩身上,嘴角抽动了下,得,他顺带的呗。

见怪不怪,李胜楠把人带到了,招呼一声调皮地吐了吐舌就打算溜出去,她还急着回去刷微博呢,勿谓言之不预,心里一阵激动,她小跑着出门,有生之年,她是要见证历史了吗。

人一溜烟的跑没影了,看着桌子空着一副碗筷,时勋也不见外,直接坐上了椅子,与李大同面对着面。

那晚他们曾有一面之缘,互相点了个头算作打招呼。

李大同比了个请的手势,时勋欣然拿起筷子正要夹上花生,李大同的筷子瞬间夹住了他的筷子,拦住了动作。

哦嚯,有意思。

时勋抬起头,手上微微用劲,饶有兴致的看着他手臂崩起的青筋,手腕一转,把李大同的筷子一把勾的脱了手,直接射向了他。

李大同偏过头,一手抓住筷子,再回头,就看到时勋夹着花生米放到了嘴边。

他也不在意,大声笑了起来,比第一次见真情实感的多,他为时勋满上一杯酒,放在桌上推过去,“不知道老时你找我什么事。”

老时?时勋接酒杯的手一顿,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称呼,对上李大同玩笑的眼神,他勾了勾嘴角,一饮而尽。

“想请你为我发战帖,发给倭国,大和家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