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快穿:反派炮灰的爸爸 > 第52章 都市神医文的主任爸爸(一)
坐落在西子湖畔的私房菜馆, 一桌难求,能进来吃酒的人非富即贵。

西湖厅更是这家菜馆的一号包厅,王牌中的王牌。

把最后一道菜上齐了, 穿着青色旗袍的服务生微微鞠了一躬,脸上展露出训练已久的职业微笑, 她礼貌地伸出手请西湖厅的主人慢用。

里面的人商量的是私事, 她只听了开头几句。

余光瞥到坐在一起的小年轻被逗得羞红的脸,她了然的笑弯了眼, 主动提出了告退,提醒他们有需要就按铃叫她, 便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推开门, 就发现有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保镖像个门神伫立在大门两边,他们戴着耳麦, 腰上还别着一根黑色电棍,一脸冷酷。

察觉有人从包厅出来, 他们警惕的目光就瞧了过来,手也不自觉的扶上了腰上的电棍, 见是服务员, 他们全身紧绷的肌肉放松下来, 又恢复到门神状态。

两道像是野兽的目光汇聚到身上, 一秒又消失不见。明明之前进来也见过这般阵仗, 女人还是在心里非常感谢自己之前有好好的上培训课程, 才不至于在两人面前露出怯意。

不卑不亢的把门轻轻带上,她微微低下头,只不过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不一会,就消失在了走道的拐角。

“水光潋滟晴方好,淡妆浓抹总相宜。”

时勋再次睁开眼的时候, 他正盯着对面男人不停动作的嘴唇,男人看着他正说着话,中途忍不住捂手咳嗽了一下。

就这一下轻轻咳嗽,差点没让时勋窒息。

不知道是不是原身职业病发作,时勋觉得整个包厅都是飞沫乱舞,他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看着还没动几口的菜,可惜的放下了筷子。

无意识的点了下头回应着男人,他的目光却从男人的脸上移开,被后面的西湖十景图所吸引,断桥,石堤……

烟雨朦胧,上面还提了一首诗,写的是颜体,锋绝剑摧,惊飞逸势。

好景,好诗,好字,时勋眼带欣赏的念出了声。

被时勋出声打断,陶景行也不见恼,他饶有兴趣的侧过身去看身后的那幅画,看到那诗眼前一亮,“时主任也喜欢书法,这诗是真的写的不错,颇有颜真卿之风。”

时勋微微一笑没有答腔,他微妙的看了一眼那对浓情蜜意的的年轻人,时新和陶安之。

毫无疑问这是场定亲宴,时勋想,这也是两个单亲家长的初次见面。

照常的教武术,下一秒就又进入时间长河,再睁眼他就出现在这淡雅悠回的包厅内。

表面不动声色的在看画,实际是在接收007传来的小说剧情。

这次原身大方的把记忆全部给了他,倒省了时勋一点气力。

时勋是笑着打开小说的,越看下去,脸上的笑意就越淡。

等剧情全部过了一遍,他揉开皱起的眉头去瞧那头的便宜儿子时新,淡淡的书卷气,温柔俊朗的眉眼,低头对上陶安之,眼里全是星星。

目光转到陶安之身上,时勋满是柔和,生怕惊扰到对方。

女孩出生时母亲就难产去世,她是陶夫人留在世间唯一的骨血,也是她用生命换来的孩子。

不像时新的母亲在他高中时因病逝世,时新感受过十几年的母爱。

陶安之呢,她从来没感受到母亲的气息,她只能从旁人的描述,过去的照片去想象,去拼凑。

如果母亲在,叫她安之的声音是怎样温柔,哄她起床是怎样无奈,牵她的手又是怎样的触感……

陶景行与妻子安馨从小青梅竹马,少年生情,青年成婚,不过三载,就阴阳相隔。

痛失爱人的打击太过沉重,陶景行像是个孩子躲进他与安馨的婚房,贪恋着妻子生前的气息,他锁住门,拒绝与任何人沟通。

少爷情绪不稳定,佣人们抱着小小姐更不敢把小小姐往陶景行面前带,生怕陶景行触景生情,伤上加伤。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陶景行不吃不喝熬不了几天的。

还是最后陶景行的父亲,陶老爷子看不过去,他抱着熟睡的小陶安之直接叫人把门给劈了开来。

意气风发的儿子消沉的躺在床上,陶老爷子不是不气的。

他刚想臭骂几句,走近了就看到陶景行凹陷的脸颊肉,下巴还有一层青色的胡须,仰面躺着,眼睛呆滞的盯着天花板,很是邋遢。

到嘴的重话都说不出口了,为人父母,哪有不心疼子女的。

尤其当陶老爷子发现儿子头上的十几根白发,这才几天,他心头一震,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一个词,情深不寿。

重重地叹了口气,动作轻柔的把小孙女放到床上,紧挨着陶景行。

他看着粉雕玉琢的陶安之一脸慈爱。

“回来这么久了,你也没好好看过小安之吧。她不再皱巴巴的,现在变得可好看了。”

床上人好像没听见,一点反应都没有。

“呜呜”,陶安之突然醒了过来,像小猫一样的细弱呜咽声,听起来实在可怜。

小孙女的身体一直不好,精心养了好几天才稍好一些,陶老爷子听她哭得心慌,都忘了自家儿子的状况,急急的向外跑想去找医生和奶妈。

“景行,你看着安之一会,我去找人来。”

转身就跑,也不管背后的人有没有答应,所以也没看到陶景行的眼皮动了一下。

房间里,婴儿陶安之还在哭,不是那种嚎啕大哭惹人心烦,她哭得一丝一缕,不知不觉缠上你的心脏,让你的心跟随着她的哭声一下一下的疼。

等陶景行回过身来,他已经安抚的轻轻拍着陶安之,似乎是父女天性,小陶安之渐渐哭声停了,睁着一双葡萄眼好奇地看着面前陌生的男人。

这是陶景行第一次正正经经的与女儿接触,明明还是个婴儿大粉嫩嫩的团子,陶景行却能看到妻子安馨的影子。

他不是没听过佣人们的嚼舌,他躺在床上自嘲的笑,陶安之是他的女儿,他怎么能不喜欢她呢,以前他是有多盼望着她的降生,那些明明还历历在目。

突然手指头被勾了一下,陶景行浑浑噩噩的低下头,却看见陶安之的小拳头搭在他的手指头上。

太小了,跟猫爪差不多大,他不敢动,生怕把她给拧坏了。

可就是这么点温暖,却给了陶景行很大安慰。他突然想到少年时在课堂上看到过的狗血小说,什么母亲难产,父亲因此讨厌孩子,苛责孩子,孩子过得多苦多苦……

不行,他和安馨的女儿怎么可以被那样欺负,他突然有了力量,可又悲从心来,他的安馨,他那么爱的安馨。

“安之,安之……”

等陶老爷子着急的把人领进卧室,孙女倒是不哭了,儿子却一只手臂抵在脸上哭,哭得很压抑,哭得撕心裂肺,明明男儿有泪不轻弹,泪珠却染湿了床垫。

听到陶景行嘴里不断的念叨“安馨,安馨”,陶老爷子忍不住按了按眼角的湿意,他扭头带着人又走了出去,哭吧,哭吧,哭好了,人就有精神了。

————

陶景行把女儿教养的很好,天使的面孔,江南特有的温婉气质,抬眸间像个误落人间的精灵,充满灵气。

不怪陶景行这么疼她,如果陶安之做他的女儿,他也是要捧在手心的,时勋突然很嫌弃看了一眼儿子,他是真的配不上她。

这个世界是围绕都市神医展开,主角陆途天生孤儿,由一位隐士中医收养,他三岁识穴位,六岁施针,十岁就跟在师傅屁股后头天南地北的帮人问诊。

一晃十几载,师傅寿终正寝,陆途把他带回家乡安葬,然后就孤身一人闯江湖。

小说开篇就是从他一人进入长安城开始,一次偶然,公园里救了普通晨练的老人安老,通过失传的岐黄针法治好了他的心脏病,没想到对方是长安城的首富,从此一飞冲天。

奇难杂症对他来说都是小菜一碟,专治权贵,给他积累了大量的人缘和财力,最终他成了长安城的“王”,垄断了医药行业。

时新就是里面的一个前期“反派”,中医西医之争已久,时新学习西医,在救治安老的时候只能延缓病情,而陆途的中医却治愈了安老堪称医学奇迹。

时新在这里面就是起个衬托,给主角打脸用。

安老事件后,所有人都认为他学艺不精,特别是有人听信陆途说他瞧不上中医的谣言,连带他的父亲时勋也受到影响,两人一起被迫停职。

等陆途势力越来越大,他们只能落寞度日,医学生涯就此了断。

原身出身医学世家,受家里人熏陶,志向就是当名学生。

勤奋苦学十几年,积累经验十余年才能独挡一方,就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离开了心爱的呼吸科,他是心有不忿的。

至于说时新瞧不上中医,想都不用想,就是不可能的事。时新的爷爷,时勋的爸爸就是一名老中医。他时勋会养出这么一个背祖忘德的儿子嘛。

一辈子郁郁寡欢,原身还是想当医生,这俨然变成一种执念。

所以时勋就来到这个世界了。

永远当医生另说,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看着陶景行恨不得当场立下婚礼日期,时勋抱歉的笑了一下说声失陪,站起身拍了一下时新示意他跟上。

一前一后,两人径直走出门,沿着走廊,停在无人的拐角。

转过身,对上时新疑惑的眼神,时勋怕打击他自尊心避开去,紧紧盯着后面白色的墙。

“你现在有没有觉得不舒服,就是……不举?”

难得见到父亲这样吞吞吐吐,时新好奇的竖起耳朵,但听到最后两字,心下一沉,犹如被丢进江海,不能呼吸。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0-21 23:27:16~2020-10-22 23:34: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黑色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