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快穿:反派炮灰的爸爸 > 第60章 都市神医文的主任爸爸(九)
陶景行一人走在前面, 几个小辈跟在后头。

把还在扮鬼脸的安浩然推搡到一旁,不顾他重色轻友的视线,时新低下头, 凑到陶安之耳边说起悄悄话,“安之, 包厢里人有点多, 你做好心理准备哈。”

闻言,陶安之诧异的抬起头, 正准备开口问话,时新已经站直了身体, 他满脸庄重, 目不斜视。

前面陶景行的脚步也停下了,安之无奈的看了看被拉开的包厅大门, 只能把疑问按在了心里。

尽管心里已经做好准备,门打开的瞬间, 陶安之还是被突然出现的红色横幅给吓了一跳。

她轻轻跳到时新身后,一手拉着他的衣角, 一手捂着胸口看过去, “祝时新和陶安之永远幸福。”几个大字印入眼前。

嗯?怎么说呢, 心情有点复杂, 她睫毛颤颤。

“叔叔, 彦青”, 注意到陶安之似乎被吓了一跳,时新一手拦在陶安之身前,对着那块横幅吼了出来,脸紧紧绷着,声音隐隐带着怒气。

陶安之不情愿的拍了一下他的手, 想让他收敛一点,大家都是好意,可千万不要把宴会的气氛弄僵。

经她一拍,刚露出獠牙的狼狗就变成了温顺的金毛,时新的脸色稍晴,抿着唇有点委屈。

陶安之实在是太看得起时新的家庭地位了。

时新偷偷在心里小声嘀咕,其实就算安之不示意他,他们也不会放在心上。他在这个家里也就是个纸老虎,就算生气,他们也不怕啊,不然,你看。

果然横幅后面的人完全没在意时新的话,他们甚至躲在后面聊起了天。

“小舅舅,都跟你说了,横幅很奇怪啊。你看把安之姐姐吓到了吧。”女性温醇的中低音,温柔又带着一丝不好意思。

紧随其后的是一道陌生的男声戳破了少女的卖乖,“少来,明明同意的也是你,字是你写的,横幅是你买的,我只是出了钱。”

“你……”没过一会,就要动手了。

“好了,不要闹了。”是时勋的声音。

横幅少了支撑,直直落在了地上,露出了一个短发女生和挺拔而立的男人,陶安之好奇的目光看过去,圆桌那边还有两双亮晶晶的眼神,年纪和穿着对上脑里收集的资料,她们好像是时新的姑姑和奶奶。

她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时新一家人全都来了。

从进入包厅,时勋就稳稳的坐在椅子上喝着茶,所以那横幅他也看他们两人演示了很多遍。

不是很有趣嘛,他饶有兴致的看着戏。

这会看时安和时彦青又要陷入小学生的争吵,他按按眉心打断了他们。

推开椅子站了起来,他招呼陶景行和安浩然坐下后,越过那两个“小学生”,把便宜儿砸的大脸推开,注意到陶安之忍俊不禁的眼神,他笑得温柔,“安之,欢迎你。”

“上次很抱歉,因为临时有事,不得不回医院。所以这次,我就想把一家人都叫来,以显尊重。”

陶安之眨了眨眼睛,她脸上像是涂抹了一层胭脂,站在灯光下自有一股清新的灵气,受尽室内人的偏爱。

“没……没关系的,伯父,谢谢你们能来,谢谢大家能来。”

目光转了周围人一圈,扫到时彦青身上,她给了陶安之一个大大的微笑,富有年轻人特有的朝气。

陶安之亦笑得眉眼弯弯,她知道她,时姑姑时华英的女儿,长安医大在读三年级生,目标是成为时姑姑那样的医生。

目光扫到时安身上,玩世不恭的叔叔站的更加笔直,天生的桃花眼努力想笑得端庄实在是件困难的事。

陶安之不忍再看他这样辛苦,她把目光转向了圆桌的时姑姑,时华英。

她老早就听过时姑姑的大名了,听说在他们父辈那一代,除了创下百分之百手术成功率的时勋,还有一颗遮挡不了光辉的明珠,那就是时华英。

时华英二十五岁读完博士,直接进了大学任教五年,期间想生个娃,就去做了试管婴儿,也就是时彦青,是的,可能连时华英也不知道她爸爸是谁。

教书过程中在国际上发布了多项重要成果,后来她又进了病毒所搞研究去了,8年前的s病毒疫苗就是她的团队研制完成的,她是可以记在历史的人。

时华英有着不拘于她年龄的美丽,虽逃不了岁月的皱纹,但也不难在她脸上看出当年惊动长安城的美貌,要知道,当时时彦青冒出来,一夜之间有多少少男少女的心碎成了两瓣。

有成就而不自傲,陶安之很喜欢她,尤其被她慈爱温柔的目光包围,她突然有点想妈妈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她皱皱鼻子,努力睁大眼睛,连忙把目光转向时姑姑旁边的老人,时奶奶。

老人一头白发,但是面色红润,精神抖擞,状态好到如果不是因为规定,感觉还能上医院继续奋斗。

这会对上陶安之的视线,她一脸笑意向她找了招手。

无意识的咬了咬唇,陶安之抬头看向时新,接收到他鼓励的目光,便抬步向时奶奶走去。

时新一步一步走在她的身后,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像是感受到他的气息,女孩绷直的肩膀愈加放松。

“安之。”时奶奶一把攥住她的手,陶安之蹲下身子,抬眸看着她,眉眼弯弯很是乖巧。

手上皮肤接触老人手掌的茧子有点硌,但是又有一种难以说明的温暖,熨得心烫烫的。

“奶奶。”陶安之软软叫了一句,哄的老人眉飞色舞,她连连点头笑着应声,半晌,从衣兜里摸出一个玉手镯,青透晶莹,一看就不是凡品。

时勋眼一眯,好像之前原身妻子也收到过,不过后来传给了时新,时新又交由老太太保管了。

轻轻摩挲了一下手上玉镯,柔柔地抬起陶安之的手,时奶奶把玉镯套进她的皓腕,“好孩子,收下吧,这是时新母亲的祝愿……”

看了看掂着手镯若有所思的陶安之,又看了看傻儿子眼里的水光,时勋偏过头去,全部人的认可嘛,嘴角笑意更深。

那一夜,时勋与陶景行交谈甚欢,看过时新的一家里人,陶景行更放心把女儿交给时新了,他认为,在那样家庭长大的孩子,总不会差到哪里去。

还有一句话,陶景行没对其他人说,他是看了时勋没有续娶才下定决心的。同样妻子早亡,虽然这样说有点不地道,但陶景行希望时新对陶安之是唯一的爱。

婚期最后定在了半年后,因为要准备的事情太多了,婚房,婚纱,还有各方协调。

这些他们都没发表意见,两个爸爸定好婚期,出好资金,就把事情甩给了小两口,毕竟两个都是很忙的人,一个求医,一个从政。

x物质的研究也步入了尾声,前两批志愿者反应良好,都无不良反应,时勋就等着第三批志愿者的试用结果了,如果也是0不良反应,那x物质就要正式加入美妆产品投入生产了。

这天,娄知义也来到了志愿者实验室旁边的办公室,而时勋正目不转睛透着监控电视观察志愿者的表情。

听到有人敲门进来了,他抬了抬头,看到是娄知义,恍然玩笑道,“大老板就是不一样,等不及要来看结果了。”

是的,第三批志愿者马上就会得出结果,工作人员正在为他们做最后的体检。

两人都是老朋友了,听了时勋的打趣,娄知义也不恼,他笑呵呵,又因耳垂很厚像个慈眉善目的弥勒佛,“最近辛苦了。”

明明是普通一句慰问,时勋却听出了细微差别,他疑惑的看着娄知义,“你今天心情很好啊。”

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听他一提,娄知义笑的更欢,完全不想掩饰了,他摸了摸自己笑僵的嘴角,像是问时勋,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这么明显的吗。”

废话,大哥,你这还能不明显吗,你这笑得都跟朵花似的,就差随风摇摆绿叶了。

时勋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爱说说,不说就别笑,笑得我难受。”

期间,时勋甚至都想过是不是娄知义的新婚妻子怀孕了,不然能笑得跟得了个金娃娃一样。

但是娄知义说新得了一个美妆配方也没有让时勋意外。大概是小时候过得穷苦,娄知义对金钱看得格外重要,倒也不是那种一毛不拔的“重要”,而是金钱的安全感。

所以娄知义就格外热衷于赚钱,新得一个美妆配方,可不是得了一个会生钱的“金娃娃”嘛。

笑成这样,也在所难免。

无趣,时勋回过头继续看起监控电视,眼神漂浮在志愿者的脸上,突然想起什么,他转身问起娄知义,“这个秘方是哪里得来的。”

不会是陆途手上的那张吧,他皱着眉头。

时勋表情很是正经,况且这也没必要隐瞒,娄知义如实回答道,“是我妻子的远方兄弟的秘方,没说叫啥,有可能姓萧吧。”

最后一句他说得有点不确定。

萧?不是陆吗?时勋轻敲指尖,总觉得有股怪异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