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快穿:反派炮灰的爸爸 > 第62章 都市神医文的主任爸爸(十一)
陆途眯着眼, 低下头,嘴巴想去触碰怀里女人的耳垂,还没沾上, 就被她柔软的掌心挡住了。

萧媚笑着避开,语带娇嗔, 尽显小女儿姿态, “别闹。”

情人间的小乐趣,陆途也不恼, 甚至乐在其中。

邪魅一笑,陆途顺势握住她的手腕, 拉过来在她手背重重亲了几下, 如果有旁人现场,一定会惊叹, 这是多少年没开荤了,都把手当猪蹄在啃了。

这下萧媚倒是没有把手从他嘴里抽出来, 她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手指任由男人把玩。

因为服用了美颜丸, 她的脸蛋更加精致张扬, 皮肤细腻爽滑, 全身上下散发着粉红恋爱气息, 她紧紧贴在陆途的胸膛上面, 传进她耳朵的心跳声一下一下, 沉着有力,特有安全感。

用头蹭了蹭男人的下巴,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真想永远都被你抱着,有了你, 我现在是真的不想面对娄知义那张老脸了。”

谁不喜欢年轻帅气的人呢,没遇到陆途还好,一旦有了对比,她是再不想成天对着娄知义寡淡普通的脸了。

可是现实是娄知义的钱能给她富足的生活,她常常在想,老天为什么不能中和一下呢。如果,如果娶她的是时勋该多好,想到那晚酒宴的惊鸿一瞥,男人成熟俊逸,脸完美,气质完美,最重要的是还有钱。

当然这也只是她难以启齿的肖想,萧媚内心清楚的知道,对方是高不可攀的月亮,偶尔光辉洒在她身上也只是因为她是娄知义的妻子。

他们的差距很大,但是轻易得不到的往往会成为一种执念。就比如身边已经站着年轻体力好的陆途,她还是会想起白月光不是吗。

她在心里念叨着,那边时勋正在文件上签字的黑水笔一顿,鼻尖发痒,他放下手中的笔,懵懵的揉了揉鼻头,招来了娄知义的一声打趣:呦,这是哪个大美人在想着我们大帅哥呢。学弟你也真是的,从大学帅到现在,给我们这些相貌普通的一点活路好吗。

他一撸袖子:我有一个梦想,就是用学弟你的脸过一天。

朝着对方笑骂一声不正经,时勋也不管对方的耍宝,他无语地摇了摇头。按理说他这体质不会感冒啊,应该是有人在背后说他。

难不成是陆途?毕竟这个世界跟他有过节的就一个,那就是小说主角……

大平层,落地窗一览无余,玄关门口,萧媚有些不甘心的在陆途怀里拱来拱去,哼哼唧唧着,换来了对方的摸头安抚。

陆途指尖划过她酒红色的发梢,眼里深不见底,“宝宝,我也想永远和你在一起呢。”

这句情话很好的取悦了萧媚,得不到的郁闷也烟消云散。

萧媚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不像女生的柔软,男人的肌肤结实,摸起来硬邦邦的。“对了,你马上就可以进公司工作喽。”

指尖戳了戳鼓鼓的肌肉,她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刚刚娄知义打电话来,说是给你定制姓名牌了。”

她又冷笑一声,“不过我把你改成我的姓了,你记一下哈,叫萧途。到时候跟他见面别露馅了,同族表弟安全一点,省的娄知义多想。”

关于名字这点,陆途点点头示意知道了,他并没有任何异议,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

把手抽出来,搂上陆途的脖子,萧媚整个人挂在他上面,“等进去公司,你要好好努力啊。”

为什么努力,两人都心知肚明。他们的关系暂时见不得人,为了不再未来被人发现扫地出门,那么陆途进去之后该怎么做掏空公司财产,自然不言而喻。

陆途邪笑了一下,他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反而一把抱起萧媚,对方骤然从地面离空,吓的花容失色,害怕的惊呼一声,紧紧攀住陆途的脖子,双腿倒是口嫌体直牢牢缠在他的腰上。

萧媚报复性的在他脸上挥了挥小拳头,陆途则拍拍她,笑得暧昧,“那我现在就好好努力,努力犒劳你。”

努力加了重音,听得萧媚心头一跳。

“哈哈,不要……”

两人笑闹着进了卧室,随着窗帘缓缓拉上,陷入一片黑暗。

————

x物质研究告一段落,照料好志愿者,签好相关协议书,娄知义就准备先告辞了。

临走前,时勋又抓着他衣角提醒了一次,要他记得去查萧媚和萧途什么关系。

得娄知义再三保证后,时勋看着他对天发誓的手心就差没诅咒自己了,欣慰地点点头,看来对方是真的记在心里,便放他离去了。

这段时间时勋一直锁在实验室里,现下工作完成的差不多,他也闲不下来,况且有一段时间没见到自己带的医学生了,他思考一下,便转道去了呼吸科办公室。

长安市附属医院的医生见病人会在专门的会客室,那里设备应有尽有,没病人就会统一回到各自科室,如果有问题,护士会及时通知他们。

实验室是建在整座医院的地下,除了时勋的,还有各个科室主任和公共的。

医院不止看重个人的手术能力,也格外看重科研成果,每个进入医院的职工都会重读一遍柳叶退烧的故事。

早在五千多年年前,古苏美尔人就在泥板上记载,柳叶可以治疗关节炎之记录;早在三千多年年前,古埃及人就在《埃伯斯纸草文稿》中记载,柳叶用于消炎镇痛之经历;早在两千多年前,我国古人就在《神农本草经》上记载,柳叶具有清热解毒之功效。

但是却在一百多年前,才有人不仅仅满足只知道柳叶可以退烧这一常识,他们还想弄明白柳叶到底为什么可以让人体退烧。

虽然现在我们都知道柳叶之所以具有退烧功能,是因为里面含有某些特定的物质,由此合成的阿司匹林在今天依旧在世界广泛应用。

但是其中没有止境的临床研究数据,里面所蕴含的科学精神是每个医者都应该坚持的。

作为医生,不仅要知道怎么治,还要知道为什么这么治。

是什么和为什么不仅仅适用于医学。

从实验室到医院内部有从下往上直接到达不同科室的电梯,而且这个电梯只有医院职工刷卡才能使用,给了医护人员很大的便利。

用不着再从医院大门进来,时勋一个人坐上对应楼层的电梯。

等电梯停了下来,走到办公室门口后,他才感觉一丝不对劲。

虽然这电梯是医护人员专用,但平常都是很受欢迎的,像今天这样中途一层没停,全程就他一个人在,电梯直达目的地的情况实在少之又少。

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大抵最近忙着试验数据,神经绷得太紧了,可能就是碰到小概率发生的事,摇摇头微微失笑,时勋转动下门把手,推开走了进去。

进门后,却看到座位上一个人都没有。

怪不得他觉得有点奇怪呢,往常到门口就能听到里面的家长里短,今天却很安静,没听到一点声响。

办公室就这么大,扫了一圈,带的两个医学生没有,其他同僚也不在。时勋低头看了看手表,不应该啊,这个时间应该基本都在科室啊。

在办公室绕了一圈,值日表上也没有找到相关信息。

时勋皱着眉头,实在不知道这个时间点他们还能去干嘛。

他们会不会是去查房?查房的时候基本都是大家一起去的,你负责的病人,他负责的病人,各种病例信息收集起来,将来等自己主治的时候就有例可循。

时勋想了想,抬脚走出门口。

呼吸科办公室是在这一层的内部,加上护士间,和几间休息室,划为单独一区。

整个医院除了一楼是前台大厅和缴费大厅,二楼是食堂。每一层构造都是如此,医护人员和病人及家属分区并行,要想通过两区必须要医护人员的工作证刷卡通过。

医护人员和病人及家属两区都有各自的电梯,除了看病,互不干扰。

每一名医护人员的培养都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是医院又常常是恶劣情绪爆发的集中地。加上最近病人家属暴起伤害医护人员的新闻频发,这既是医院的不得已而为之,也是对他们的拳拳爱护之心。

转过身敲了敲对面的护士间,推开门,里面同样没人。

时勋脸色更加奇怪,护士间必须留人值守,这是医院的规定。

刷卡通过安全门,首先是会诊室,时勋瞟了一眼,也没有人。

接下来两排全都是病房,透过门上的玻璃可以看到病人们或躺,或聊天,或哭,或笑。

一路走下来可谓千姿百态,就是没看到熟悉的人影,倒是好几名护士穿梭其中。

随意找了一间病房,时勋敲敲门向里面的护士挥了挥手,便靠在一旁的墙壁耐心等着了。

等了不到两分钟,病房的门从里面打开了,护士轻手轻脚的关上门,手脚麻利,还微微扯了一下脸上的口罩。

时勋能清晰的看到她脸上的口罩印子,因为经常戴着的缘故,口罩里面和外面肤色两极天。

然后时勋就听到她问,“时主任,有事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