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快穿:反派炮灰的爸爸 > 第67章 都市神医文的主任爸爸(十六)
连续两天专注于针灸娃娃。

看着时勋整个人被仿真模型包围, 一幅埋头与之硬刚的姿势,007单手撑住下巴,兴致缺缺的用手拍拍张开的嘴, 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好无聊啊,它眼里泛着泪花, 伸了个懒腰, 找个角落坐了下去,背靠着墙壁躺着, 刚准备翘起的二郎腿还没摇几下,还想自娱自乐的哼几句歌来着。

就听“呲啦”一声, 时勋突然拉开椅子, 站起了身。

瞬间翻身而起,007不自觉的跟着坐直了身体, 好奇问道,“宿主, 怎么了吗。”

双手空空,人体模型被搁置在桌边, 007瞅在眼里, 内心揣测, 宿主这是打算不练了吗?

练得可以了, 007皱了皱小巧的鼻子, 毕竟在它看来, 宿主早在第一天练习中,练到后面就没出过错了。

本来当天就可以出师的水平,所以时勋决定再加练一天的时候,它人小鬼大的叹叹气,表情透着一丝无奈, 没事,宿主开心就好。

活动了下久坐僵硬的肩膀,时勋摇摇头,笑而不语。

练习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尤其是重复同一件事,保持专注高效就更难。

但是要学真本事,就要耐得住寂寞。

时勋眼里闪过坚毅的光,他轻轻呼出一口气,那么现在就去验收一下学习效果吧。

作为长安市第一医院,医生资源可谓独天雄厚,各种疑难杂症这里说不行,那全国治愈的希望也就渺茫。

正是忙碌的时候,医生穿梭在手术台间,病人家属徘徊在走廊道上,一个兢兢业业,一个心急如焚。

步履匆匆中,其中一间四人病房里,很是安静。

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洒在床位上,几点斑驳。

站在床边的江敏手背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她学业忙,课上完又掐着点去打工,一下班又急忙赶来医院,小脸因不停歇的奔跑毫无血色,刘海也被风吹得不听话的划到耳边。

平复的缓了几口气,她不敢大口喘气,连呼吸也是压抑的,小心翼翼的生怕吵到背对着她躺在病床上的哥哥,江军。

男子头蒙在被子里把自己裹成一团,女孩咬着下唇小眼神无措的看着他,被汗打湿的刘海紧紧贴着头皮,甚是狼狈。

唉,真是可怜啊。

此时病房里不止有这对兄妹,还有一对老夫妻。

他们坐在隔壁床位上,怜爱的看着女孩子的身影,目光交错唯有一声叹息。

住进来几天,从来查房的护士只言片语中,以及兄妹两不多的交流中,他们大致知道这是哥哥出了车祸,双腿没了知觉。

父母在他们小时候飞机失事,兄妹两个相依为命的长大。

少年失怙,其中艰难不用多说。

穷苦日子眼看熬到头了,哥哥上班开始挣钱,妹妹上大学即将毕业,两人日子就要好过起来,命运却又给他们沉重的一击。

江军的车祸,肇事人逃逸到现在还没找到。

所以治疗费用只能他们自己出,钱花出去一大笔给家里增加了一笔负债不说,还没有比双腿不能治愈更加绝望的事。

他们跑遍了长安市所有医院,最后狠狠心再借了一笔钱来到市里最好的医院,长安市附属医院。

得到的依然是医生残酷的回答,同时投进去的钱像个无底洞,听不到半点声响。

当头一棒,两者综合考虑,哥哥就想出院从此放弃治疗,妹妹则不同意坚持住院治疗。

谁都没想到,哥哥这个往日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被他保护的很好的妹妹身上却迸发出一种韧性,她不是教养的花朵,她是小草的品格,压不倒,吹不垮。

江敏做得很好,学校,打工便利店,医院,她忙得脚不沾地,眼神却越来越亮。

但是江军却在一次次治疗中蹉跎了时光,他日渐消瘦,变得不爱说话,怏怏的连江敏来了都抬不起眼。

看着江军头也不从被子里露出来,半点眼神也不看向江敏,老夫妻对视一眼,最终也没说什么话来。

说什么呢,两个娃都命苦,他们苦笑一声。

温柔乐观的哥哥被折磨得这样郁郁寡欢,身体像个纸片人,似乎一阵风就会被吹倒,要江敏说不心疼那都是假的。

但是科技这么发达,总会有能治愈的那一天。

她为什么坚持住院治疗,就是确保江军的病情不会发生恶化。

在那一天来临之前,再怎么辛苦她都甘之如饴。

至于江军对她的冷淡,三分是真的,还有七分是故意的。一起长大,为她遮风挡雨的哥哥,她一眼就看穿了他的目的,对方无非是不想让她这么辛苦。

他不允许任何人成为妹妹的累赘,自己,也不可以。

当作没看到江军藏在被窝里别扭的拱头,江敏笑了一下,也不怕把自己闷到了。

她一手举起放在床头的苹果,说道,“哥,要不帮你洗个苹果吃哈。”

也不指望江军回话,她自顾地做了决定,转身就往盥洗室走。

临行前还给隔壁床位的老夫妻打了个招呼,笑得眉眼弯弯,换来他们更加怜爱的目光。

江敏乖巧的点头笑了一下,走出病房,嘴角的笑便消失了。

这些眼神她见的多了,可怜,同情,不过是他们自以为是的施于人,却从来没有来问他们需不需要。

鄙夷和同情,对她都是一种冒犯,她想要的是平等,不以物喜,不已己悲。

在水龙头下冲洗了好几遍苹果,对着洗手间的镜子,江敏理了理刘海,以指代梳把调皮的头发丝拨好。

整理好姿容,她拿着苹果走出了盥洗室,就看到斜右对面站着一个医生,他双手抱胸,随意靠在墙上,却是不能让人忽视的存在。

好高啊,她平静的从他面前越过,对比着地下的影子,内心发出一声感叹。

“我想,令兄的双腿,我可以试一下治疗。”

低沉磁性的嗓音在身后响起,江敏下意识停住了脚,她先是看了看周围,没有其他人,所以是对她说话喽。

转过身盯着他身上的白大褂,下一秒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话,令兄,双腿,治疗。

她大脑一阵恍惚,明明都是认识的字,为什么不敢相信呢?

女孩双目无法聚焦心思不知道跑哪去了,时勋心虚的笑了下,不得不在她面前挥了挥手,“怎么了吗。”

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尖,他说的话有这么让人震惊吗?不就是可以治她哥哥双腿吗,没听说女三这么不惊吓啊。

他无奈地叹口气。

从办公室出来,时勋就想好了实验目标,那就是小说女三,江敏的哥哥,江军。

说是女三,其实就是小说主角陆途的三老婆。

按正常的人生旅途,江敏会坚定不移的选择一生一世一双人。

但是哥哥江军的车祸,带她走向了另一条道路。

按照约定,陆途治好了她哥哥,陆途也如愿得到了她。

时勋为什么有心思来帮江敏一把,概是因为欣赏对方的品性。

不为陆途所疯魔,不借他的势,不用他的钱,保持自我已是难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