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快穿:反派炮灰的爸爸 > 第68章 都市神医文的主任爸爸(十七)
疑惑的盯着面前的陌生医生, 江敏双眼满是警惕。

他和哥哥没有预约什么医生来看病啊。一是已经见过医院最好的骨科医生,祁以升,连他也对江军的双腿爱莫能助, 二是他们家实在囊中羞涩、资金不允许他们再次求医。

现在让江军住在医院可以说是一种心理安慰,她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所以这会突然出现个陌生人, 开口就准确的说出她有个哥哥, 最重要的是,还说能治好她哥哥的腿。

这是哪来的人, 自己信息难不成被医院给卖了,这个想法第一时间在江敏脑里划过。

奇怪的小眼神不停在对方身上来回打量。

看着倒是人模人样, 不会是个骗子吧。江敏在心里小声嘀咕。

面前男人有着很一张容易获得好感的脸, 好看的脸千篇一律,难得的是气质出群。

背挺得直直的, 仪态很好。像这样的人,如果之前遇到过, 哪怕一面,江敏也一定会记得。

但是江敏能保证今天是他两第一次见面。

她的眼一眯, 对方白大褂前空荡荡的, 没挂工作牌, 所以无法确定他的身份信息。

会不会是个骗子呢?

不过转眼一想, 她自嘲无声笑了一下, 就算是骗子又怎样, 以他们兄妹两目前这个经济状况,身上也没什么值得骗的。

唉,兄弟,你找错人了啊,他们兄妹两可不是什么有钱冤大头啊。

任由女孩的视线停在他的脸上, 时勋温和地看着她,任他怎么猜,也绝对不会想到对方内心戏那么足。

顶着若有若无的叹息声,他注视着又愣住了神的江敏,微微摇了摇头。

“醒醒,回神了”

江敏:………

对了,她灵机一动,“请问你是哪位医生呢。”

在医院待这么久,看病的本事她是学不会了,但是来来回回所有任职医生的名字她都牢记于心,轻轻瞥了对方一眼,不知道名字对不对的上号呢,她有点好奇这年头骗子的功课做得怎么样。

听到这个问题,时勋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手掌摩挲起下巴,他看着江敏若有所思,大概知道对方为什么看他的眼神那么复杂了。

时勋顿时有点哭笑不得,对方是真的误会自己了,他真不是奇怪的人啊。

说来凑巧,江敏进盥洗室的身影恰好被007捕捉到了。

时勋来到这层病房,本来就选择要救江军。结果经007一提醒江敏的行踪,他就想着等对方出来,再一起回病房。

他绝对不会暴露自己是为了偷懒,不想一间一间病房的找人。

对着江敏执拗的眼神,时勋揉了揉眉心,自报家门,“时勋。”

“时勋时医生?”像是听到个笑话,江敏笑了出来,那笑容明媚到,如果江军在场也会开心,很久没见到了,笑得有点像没出事前的妹妹。

笑累了,她摆摆手就要再见,“告辞。”

“骗子也要修养好吗,下次扮演前能不能事先调查一下。”

“你要是时勋,我就是院长女儿,不要再跟着我了,我没时间陪你玩。”

说完也不管后面人的表情,她扭头就走。

顺带翻了个白眼,真是的,说谁不好,非说是时勋,她可听说这位全城炙手可热的时医生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就那比她大不了多少的脸,还想冒充时勋。

她冷哼一声,胡编乱造也要实事求是,假设对方说是时勋儿子她都更相信一些。

步子还没迈两下,迎面就碰上来查房的祁以升,后面乌泱泱跟着一大堆实习医生。

社交恐惧让她本来想当个隐形人,没想到低头跟学生说着话的的祁以升恰好抬起眸。

目光对视间,江敏踌躇了一下,手举着刚想张嘴打招呼,就看到祁以升一脸惊喜地冲着她身后喊,“时医生,你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吗,有事您直接跟我说就好了,犯不着专门跑下来啊。”

什么?时医生,不会吧,哪个时医生,不会是我想的那个时医生吧。

不会是他刚刚说的时勋吧?

江敏不自然的咽了一下口水,她僵硬的转过头,直直撞进了对方似笑非笑的眼神中。

在线问,现在收回之前说的话来得及吗?

时勋抱着双手,好整以暇的站在那,看着对方逐渐纠结的面孔,哦,我是时勋,你就是院长女儿?

————

盥洗室外的乌龙暂且就这样过去了,除了江敏很是尴尬,时勋半点没受影响,平静的跟着她走进了目的地病房。

顺带的,祁以升听说了这件事,临时带着医学生们也一起来观摩,如果是时勋的话是真的,他就要见证医学奇迹了。

狭小的病房,密麻麻的瞬间挤进来十几个人,把闲聊的老夫妻吓了一跳。

他们捂着胸口,要不是看着大家穿的都是白大褂,还真会以为哪来的讨债的。

江敏跑过去小声跟他们解释起来,时勋则径直走向了靠窗的床位。

这么多人闹出来的动静,江军像是失聪一样,头都没抬起来一下。

如果不是盖在胸口的棉被还有轻微起伏,这个人就跟没有了一样。

看来如果他再不来,对方身体没死,心也快要死了。

也不磨蹭,时勋直接拉开了那床棉被,没了遮挡的阳光尽数照在江军的脸上,映得他举起手臂挡住光线。

他还没适应,江敏就急忙说道,“哥,这是时勋,时医生,他说有办法治愈你的双腿。”

“我们快试试。”

脸色苍白的抬起头,江军看了一眼江敏,又看了一眼时勋。

就算扫到后面的祁以升等人,眼睛里也没有兴奋的光。失望多了,也就能够淡然了。

他只是轻声呢喃一句,“麻烦了。”

此时他还以为时勋是妹妹偷偷找来的医生,为了不辜负妹妹的好意,再加上人都来了,总要让对方试试吧。

不过看着时勋那张年轻的脸,他内心叹息一声,看来等会又是失败,该怎么安慰妹妹呢。

他的心思已经跳到遥远的后面,面对他的冷淡,时勋轻轻一笑,直接从宽大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包裹。

手臂一展,亮出一排银针。

银针?在场人下意识的联想到针灸上面。

针灸?那不是中医的本事吗,想到电视里一个个年过花甲的老中医,眼前时勋却只有四十多岁,江敏明亮的眼眸黯淡下来,况且,她没听说过时医生善于针灸。

不止是她,看到银针的刹那,医学生们就惊呼阵阵了,他们接受的西医教育,学的是手术刀。

看着那排闪着寒光的银针,心里五味杂陈。

祁以升倒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时勋指尖在银针上面穿梭。共事多年,他相信对方不会打没把握的仗。

闭上眼睛,轻呼一口气。

再睁眼,时勋沉声说了一句,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说给他们听,“鬼门十三针。”

听到这话,祁以升睁大了眼睛,难道是那门传说中失传已久的针灸之术吗。

然后下一秒,他就看到,针芒飞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