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快穿:反派炮灰的爸爸 > 天才相师文的总裁爸爸(五)
巨大的宴会厅里,时勋一眼就望到站在人群中央的叶火舞,女子双手抱臂,天鹅美颈,钻石下颚线,骄矜的模样迷倒了在场的男人。

再转过头去看主角,果然丁一双眼放光,正痴迷地注视着叶火舞。

不论多美好的一见钟情,也躲不过见色起意的本质。

在小说中,叶火舞临时出现,与丁一竞拍飞星罗盘。正所谓别拿你的年薪来挑战我的零花钱,对上世家出身的大小姐,丁一当然争不过,最后则由叶火舞得到了飞星罗盘。

等晚宴结束,丁一就找上了叶火舞,设计邀她打三个赌来定罗盘的归属。

之后的打赌剧情里,着重点了丁一相术的强大,关于叶火舞则一语带过,女人在日常中发现自己爱上了主角,主动把罗盘赠给了丁一。

又是一个套路,时勋内心吐槽,小说真是怕亲儿子不幸福,真的是明目张胆在给女主团降智。前期描写女主有多聪颖灵慧,后期就有多恋爱脑,人设崩塌。

但是原书里叶火舞应该在拍卖会第一次登场,自己却在酒店门口遇上她,时勋觉得有些奇怪,

“007,叶火舞第一次露面不应该是竞拍吗,为什么会在酒店门口出现。”

脑海里的小娃娃本来正津津有味地左瞧瞧丁一,右看看叶火舞,满脸兴奋,突然听到宿主的疑问,连忙心神进入系统日志找起了答案,

“宿主,宿主,我找到了。每本小说都是依托在一个世界上存在的,这个世界具备完整的世界观。小说是以主角视觉展开的,主角虽然是这个世界的天之骄子,但是并不是唯一。”

“主角没出现之前,世界照样运转,这个悖论给了主神机会,让我们得以进入这些小说世界来完成任务。”

“小说所记载的情节有些一笔带过,比如林翔,书中只说有事没出现在拍卖会,但是具体什么事情,世界则会去补充。”

时勋点头,“所以叶火舞是在世界规则的影响下,才出现在酒店门口。这是随机发生的,就算不是叶火舞,也会有另一个人让林翔不能参加拍卖会。”

007附和,“是的,宿主,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在书中主角出现的场景,一般是不会出现改变的,所以叶火舞还是参加了竞拍。”

娃娃仰头看他,“不过,宿主,你是这个世界的例外,之前你就改变了丁一与林若然的缘分,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完成原身的心愿。”

看着007的星星眼,时勋一阵好笑,干咳一声,敛去笑意,

“马屁精,别给我带高帽子,教育时新就有得我头疼了。”

嘴里说着007,时勋却是把目光投向了丁一,不管怎样,先把主角给解决吧。

“叶小姐现在是场内最高价,刚刚那位先生,您还要跟价吗,不跟的话,3亿1千万一次”,主持人打破了寂静。

丁一回过神来,不对,不对,今天的状况不对,从有人争项链开始,他无论算什么,都是一片空白。盯着展台上的飞星罗盘,感受到周围人在自己身上的指指点点,丁一咬咬牙,大丈夫能屈能伸,等自己得势,这些人都要付出代价。语气复杂地看向一旁的孙易,

“大哥,能不能借我一些资金。你放心,我后面一定会还。”

从叶火舞开口,孙易就等着丁一低头服软。他知道丁一此人脑后有反骨,这番定要好好拿捏一二,让他不敢造次。

“二弟,不是大哥不帮你。亲兄弟也要明算账,你身上有什么可以抵押的吗,我们走个手续,我才好把钱借与你。”

丁一被气到肝疼,压住翻滚的气血,“大哥,你别开玩笑了。你也知道我现在除了身上这件道袍,啥都没有。”

孙易笑了笑,“不,你有。”

“你想要相门?”看着孙易笑眯眯的脸,丁一心里发寒,该死,早知道就不告诉他有关相门的事。

“3亿1千万二次”主持人又报了一次价。

“等会”时间很急迫,丁一直接打断流程,可是又不甘心把相门作为抵押,想到刚刚出价的叶火舞。理智上线,丁一抹去头上的汗水,满脸笑容地朝女子走去。

注意到丁一的小动作,时勋也往人群中央移动脚步。

外围的一个老板被轻轻拍肩,转头就想骂“谁啊”,看到来人是周涛,连忙切换神色卖了个笑脸,周涛回了个笑,越过他又轻拍前面的老板,落后两步远的时勋就映入老板眼帘。

看着面前老板大喘气激动的就要喊起来,时勋连忙伸出食指抵在嘴唇示意噤声,老板就捂住自己嘴巴拼命地点着头。

上面的一幕重复发生,本来水泄不通的的人群,突然安静下来,有序让出一条小路。

叶火舞没有注意后面的小插曲,看着丁一一步步上前,她觉得自己有点奇怪。

一看到飞星罗盘,就不自主地跟着出价,就算自己有钱,但是3亿1千万买个不中看的罗盘是要怎样?叶火舞啊叶火舞,你真的是人傻钱多。

因为内心火热的吐槽,叶火舞白玉脸颊上也沾了一丝嫣红,分外好看。

看着因为自己接近脸红红有些害羞的女神,丁一笑得漏出八个大白牙齿,

“你好,叶小姐。飞星罗盘与我有缘,希望你能割爱,如果你同意,我可以答应你三个条件。”

进入中心圈的时勋刚点头跟陈平打了个招呼,就听到主角说的三个条件,差点笑出了声。丁一是真的会玩,从三个赌约到三个条件,都能脑补出虐恋情深的剧本。

可惜,遇到自己这个无情的刽子手。不等叶火舞回答,时勋摸了摸下巴,开口,

“3亿2千万。”

时勋话一出仿佛下了恩令,刚刚噤声的老板们一个个接话,

“时总,您对罗盘有兴趣,我那有祖传的罗盘,哪天登门拜访同您一起赏鉴。”

“时总,早知道您想要,我们就不抬价了,大家说是吧。”

男人一出现,在场的目光便汇聚到了他身上。男士们爱戴他,女士们憧憬他。丁一注意到林琳琳也偷偷地观察着时勋,心里顿时不爽起来。

“这位男士,罗盘刚刚被这位小姐拍了。作为绅士,礼让女生可是第一教养。”

似乎没想到有人敢大言不惭地针对时勋,在场人都愣住了。叶火舞无语地看着自我良好的丁一,时勋出价,自己能够保住小金库高兴都来不及,这人真是毛病,暴脾气就上来了,

“姑奶奶都没说什么,你插什么嘴啊,我跟你很熟吗。再说这是竞拍,只要没有一锤定音,任何人都可以出价,真是多管闲事。”

本来在场的都是高素质人才,时刻秉持高贵端庄,这会见了叶火舞怼人也是觉得怼得好,夸赞一句真性情。

这样的主角有点令人失望,时勋没有再看一眼丁一,对主角的无视便是对他最好的羞辱。

他人异样的目光,叶火舞戳人的话语,丁一心里疼得出血,推开周涛,就走到孙易身边,

“我答应你,只要你借我资金,我得到罗盘,一旦继承相门,便会分给你一半。”

见孙易低着头没有反应,丁一急了,猛推了他一把,

“孙易,你说话,我都同意你条件了,你还要摆架子……”

孙易猛地站起身,吓得丁一憋了声,就见到孙易直接跑向时勋,“咚”地跪了下来,

“时总,时总,求求你,麻烦您出个声明,恢复与天翼的合作。您不知道,您终止合作之后,天翼参与所有项目都被人撤了资。。。”

终于收到消息了吗,看着跪在地上的中年人,时勋一点都不同情。

原身也曾这样跪在天翼的大门口,低下头颅只希望时新的平安,丁一和孙易是怎么做的,记忆太过心酸,时勋的眼球弥漫着红丝,一切不过是开始。

孙易一直拉不起身,见还没有保镖来处理,周涛一手把时勋护在身后,怒吼,

“陈总,这是什么样子,还不管管吗?”

不一会,陈平领着保镖跑了过来,“快点快点,把人拖出去,处理干净点,别上新闻”。

又环顾下四周,“拍卖会到此结束,现在让我们举行慈善舞会,开始庆功宴。”,见台下恢复了热闹,又上前到时勋耳边嘀咕,“时总,抱歉出了这事,飞星罗盘就送给时总当赔罪礼,望海涵。”

没看到丁一和林琳琳,想来主角偷偷跑了。时勋摇了摇头,

“不用,就按3亿2千万的价格成交,也算是我对慈善的一片心意。”

“那就谢谢时总美意了。音乐已经奏响,时总要不要邀请某个佳人跳支舞放松放松。家父已经从老宅出发,一会就能到达。”陈平笑着。

陈老可不会来,时勋暗叹一声,

“今天有点累了,舞会就不参加了,改天再上门拜访陈老。”

时勋摇了摇手示意不要再送,领着周涛就往外走,走了两步,还是回了头,

“陈平,小心些吊灯。”

说完,也不管人有没有听到,时勋就回头继续走,边走边扯了扯领带透口气,有点多管闲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