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快穿:反派炮灰的爸爸 > 天才相师文的总裁爸爸(十四)
时勋离开后,偌大的陈家大宅就只剩下陈平,玄空子,全真子和丁一等人。

陈平,陈老爷子精心培养给予厚望的继承人,作为陈家家主身居高位多年,不复时勋在时那般中庸低调,气势全开,只是不说话面色严肃地盯着丁一,端是一副不怒自威的模样。

被按在地上的丁一胸腔怒火燃烧,气的眼睛充起红色血丝,可恶,又是时勋。他一边试图从保安手中挣脱开来,一边大声争辩:

“陈总,我是诚心为解决你家困局而来,不能因为我口误两句就认为我心有不轨……”

“眼下陈家风水局困境已知是龙眼,何不去了龙眼桎梏,观察几日就可知我是不是真材实料。”

“哼,死不悔改。”陈平按捺不住,怒哼一声,质问丁一“你是不是以为没有监控,就不能证明你做了手脚。”

“上天有眼,今天我请时总进来,走到大厅正门处,因为屋檐龙角形难得多见,时总还专门拉着我驻足观赏了小会。所以我们二人都记得清清楚楚,那上面可是啥都没有挂,更别说镜子了。”

一串变故把丁一砸晕,他张嘴就想解释,“我”字还没开头,便被陈平冷笑着打断,“莫要再扯上时总了,我虽与他交集不多,但也知晓他是怎样的为人,他的人品我是当兄长敬仰。”

陈平越说越来气,继续数落道“再说时勋都走了,你这小子不能因为人家大度就张嘴闭嘴的往人身上泼脏水是吧,你这么锲而不舍地针对于一个不会风水相术的人,我看你才是那个真正的暗相士。”

丁一彻底懵了,这,这,这,自己还没说啥呢,就被对方怼到怀疑人生,而且还无法反驳,自己确实想把罪责嫁祸到时勋身上啊,自己确实是暗相士啊。

陈平说了一大堆也懒得再浪费口舌,向保镖摆摆手,“先把人捆了,找个房间关起来。”

全真子眼观鼻,鼻观心看戏看得津津有味,刚等丁一被架出去,就被右边的拂尘一扫,疑惑望去,就看到玄空子双手合十似有催促之意,心里暗暗嘀咕一句,牛鼻子这是惦记着去看相门信物了。但还是大喇喇站了出来说道,

“无上相尊,陈总稍等。”

听到招呼,陈平面色放晴,想到自家风水局还未解决,姿态端正起来,还了一礼,“让两位相士久等了,烦请二位帮我陈家渡过难关。”

全真子点点头示意不打紧,直接切入正题,“镜子大概是丁一画蛇添足,等会直接除去即可。至于这祖宅,龙形改成了蛇形,这也好解决,把四个水池的水抽干,底下埋上一块金子,再重新注水即可;至于龙角,把七寸位置的划痕去除就行。”

一连说完破局之法,全真子踌蹴片刻,对上陈平希冀的眼神,暗暗叹口气,还是强调道,“龙形屋改成蛇形,凶全家而吉一房。”

眼见陈平神色愈来愈暗沉,全真子还是指出线索,“陈老和陈总您为父辈和长房,你们如果出事,哪方获利最大,那他就最有偷改风水局的嫌疑。”

————

“叮,阻碍主角获得陈家友谊,获得积分100。”

飞驰的轿车里,时勋专注地把握着方向盘,突然听到007的电子音报幕,清俊的眉眼放松下来,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007则兴奋地在男人脑海里数着积分,“100”,“200”,“300”,“400”突然又想到什么,举起了胖乎乎的小手,“宿主,我们为什么这么早走啊,陈家还有好多戏看呢。”

时勋一踩油门,随意回复道,“家丑不可外扬,我又不会相术,呆那干嘛。再说,只要陈平没有失忆,就会知道怎么处理我们的主角。”

“宿主你好聪明啊,我完全都没想到……”007一大堆彩虹屁奉上,又问道,“那我们现在去哪呀?”

蜿蜒的车道上,伴随着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天翼娱乐”,黑色轿车再一次提速,没几秒就消失在车流中。

时新这几天过得很辛苦,原本以为接手天翼只是像以往应付一下,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就可以了,却没想到时勋会派来这样一个助理。

天翼娱乐总经理办公室,时新刚瘫倒在桌子上还没喘两口气,耳旁就传来一道阴恻恻的声音,“小时总快起来吧,我们还有好多材料没看哪。”

苍天啊,大地啊,来个人劈死他吧,熬夜两晚的时新在心里呐喊,歪头看过去,几大摞资料上面顶着一个笑脸,哭,助理怎么是刘德啊。

刘德,孤儿出身,原来小说中是由时勋资助学费。学有所成后,加入集团报答恩情,后来车祸去世,不用说就是丁一干的,本来那辆车上坐的应该是时新。刘德为人看着荒诞无经,实则赤子心肠。如果没有男主,刘德会成为时新的左膀右臂,就像时勋和周涛。

被盯得狠了,“嘿嘿”时新赔了个傻兮兮的笑脸,对面的刘德笑得更欢,转而面色一严“赶紧的,麻利点,别整有的没的,你再不看资料,我就去找林珊聊天。”

“你,你敢”时新被威胁,少爷脾气上来,就想撂挑子不干了,太惨了,自己用心想理由来找林珊,这小子就这么随意搭讪了,太浪了。

刚站起身,他就看到对面刘德拨打了林珊的电话,等通话过程中清了清嗓,骚包地对着手机理了理中分发型,还比了个wink。时新鸡皮疙瘩起来,恶寒地觉得面前是一只公孔雀迎风花枝招展。

时新瘪瘪嘴,摸摸自己的寸头,比比自己高大英姿,好烦,为什么这种花心的人喜欢的女生都没失手过,还要来撩他的小姐姐。

“喂,你好。”一道清冽女声响起,低情绪的时新惊得要跳起来,仅仅听着声音耳朵就变得通红,林珊声音可真好听。然后又意识到,卧槽,刘德还开着免提,长手一伸就想去挂电话。

和刘德争抢过程中膝盖碰上桌角,时新闷哼一声,但终于抢到了手机,可是没等女声说完就一把挂断“是……”。

时新把手机倒扣在桌面,愣愣地盯着看了一会,抬起头对上刘德,目光坚定“不要去骚扰她,我会好好看资料的。”

又抿了抿嘴,不自在的转移视线“她是我的月亮,永远干净,永远清澈的存在。不要把那些手段放到她身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