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快穿:反派炮灰的爸爸 > 天才相师文的总裁爸爸(十六)
办公室内,有资料的翻页声,间歇夹杂着签字笔写在纸上的沙沙声。

外面敲门声突然响起,两个心不在焉的人同时回过神来,彼此对视一眼,多年的默契让时新和刘德立马行动起来,就像是小时候,怕被父母抓到偷看电视般的伪造现场。

时新上任天翼这几天,并没有急着开董事会找人立威,也没有新官上任三把火急着开发新项目。在员工看来,对公司易主的实感,大概就是总经理办公室新搬进了个大少爷,上下班的路上偶尔能够碰上他。天翼的运作依然按照之前定的一样,该怎么发展就怎么发展。

倒也不是不想大刀阔斧的闯一番,前几次的项目失败,还是教会了时新一些事情。赵括能够纸上谈兵,起码还读了十几年兵法,他个臭皮匠只知道天翼有个林珊,就更需要学习了。

天翼股东层一超多强,孙易也是凭借多年努力和稍许运气才能坐稳董事长的交椅。眼下天时集团夺了孙易的股权成为天翼最大的股东。那些小股东或许对于被商业霸主收购还会兴高采烈,但并不代表他们认可所谓的纨绔子弟来执掌天翼。

“听说了吗,时勋儿子会来接管天翼,那样个小娃娃,能做出什么成绩来。”

“时勋那么英明,儿子却蠢笨如牛,真是虎父犬子,听说之前也接手过几个项目,也不用他真做啥,专门让他镀金的,也赔的血本无归。”

“唉,天翼在他手上,可能一年就玩没了。人家没了天翼,还有个天时。我们这些普通员工可就惨喽。”

背地里更难听的话他都听到过,这些都不算什么。当然作为时勋的儿子,外人就算再怎么看不惯,也不敢跑到时新的面前摆脸色。

父辈的荣光可以保护他们,但是他们也要勇于做太阳,成为父辈的荣光。

那么躲在办公室闭门谢客,尽快掌握天翼的情况,就成了时新现在的头等大事。

这会有人上门拜访,时新和刘德都以为,是哪个管理层憋不住了,要来探探口风。

紫花梨木桌上,资料杂乱无章摆放,被人看到怪难为情的。时新和刘德连忙分工收拢作两团,抱在怀里,长腿一迈,乖乖排队把纸张送进了一旁的立式书柜。

柜门一关,一个连蹦带跳坐回了皮质老板椅上,双手合拢轻放在桌上;一个退了两步站在椅子后方,目不斜视犹如门神。

“请进。”

脚步声越来越近,时新刚想摆一个邪魅狷狂的微笑显示下自身的高深莫测,一抬眼,眼前人却是心上人,要笑不笑的嘴角僵在脸上,三分欢喜三分薄凉四分霸道狂放。

林珊初进来,就感觉办公室的气氛有些奇怪,不禁屏住呼吸,走了几步,穿过沙发,越过绿植,直到停在了紫色办公桌前。

心底默念,一,二,三,他恰好抬起了头,这样是不是能证明他们缘分多了一点点呢?她能看到,他的眼里透露着不可置信,嗯,就是笑得有点怪,有点滑稽,但有点可爱,她太喜欢他黑色的头发了,干净得就像酒吧的初见,想……

时新怔怔她看着她,站起身也不自觉。白皙的脸蛋,淡淡的柳叶眉,眼睛里有星星。他听到她轻笑了声,声音好甜,他看到她向自己眨了个眼,救命,这谁顶得住啊。

“咳咳。”不知过了多久,三人背后传来声响。

无视脑海里007的控诉“啊啊啊,宿主,你太坏气氛了”,时勋丝毫没有感到愧疚,他明明等了10分钟了,他还敲门了,结果都没人应。

他右掌摩挲起下巴,疑惑地来回打量后面的刘德,毕竟说起来,儿砸和儿媳妇甜蜜对视忘了时间还情有可原,小刘是咋个回事啊。

刘德其实也在奇怪,难不成自己是隐藏的磕cp第一人,连最最崇拜的时总来了也没有注意,反而清醒过来还带着一脸姨母笑,咦,有点恶寒。

当事男女主人公也终于回过神来,时新看着站在门口的父亲,眉毛一挑有点诧异,走出办公桌笑着招呼道,“爸,你怎么来了。”

林珊也把目光投向了时勋,越看越熟悉,这不是电梯里碰到的人吗,再听到边上人喊的“爸”,本来被打断尴尬的发烫的脸又红上几分,蒸熟的热气一阵恍惚,她这是见家长了?

她双腿忽然有点发软,不知是羞的还是急的。咬了咬牙根强打起了几分精神不敢漏出怯意,第一印象可是很重要,露出了个标准微笑,端庄大方,“时总好。”

时勋没搭理时新,皮鞋在地板上平稳行进,走到一个单人沙发边上,面对着他们就坐了下来。虽然视觉是一个坐着,其他人站着,有着高度差,但是三个人都觉得眼前人是座巍峨高山,只能仰视。

小姑娘脸皮薄,时勋想着不要吓到未来儿媳妇了,气势稍微松懈,温柔地回句“你好。”

007盘坐成一团观戏,感受到宿主的温柔,点点头一副孺子可教,下秒就被刺激的一下站了起来,果然,都是假象。

“林小姐,其实你可以叫我爸的。”时勋笑着说道,一副大家长认可的模样。

一句话把时新和林珊惊得全身泛着粉红色,林珊已经无法思考了,一切都发生太快了,她连时勋下句问“你们哪时候结婚”都不惊讶了,可是又不好开口,只得无措的把目光投向时新。

时新则是被父亲的直球给击中,虽然他也幻想过带她见家长,想过他们的婚礼,想过他们的以后以后。她湿漉漉的目光望过来,他心就更化了,喉咙有些干痒,清了清嗓,期望道,

“爸,等结婚再叫不迟。”

似乎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回答,结婚,是与她吗?林珊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是他的私心,感受到她的目光更加实质的凝聚在自己身上,他偏了偏头,状似无意的转移话题,“爸,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等一对小儿女痴痴缠缠过,时勋收敛起笑意,冷静的目光对上时新,“准备一下,再过半小时,就会举行董事会议。”

————

华灯初上,夜色阑珊。

总经理办公室却没有亮灯,伊人早已离去,时新大大的躺在木地板上,抬手挡住月光,握拳一下就抓住了月亮,松拳一下又放开了月亮,乐此不疲。

一个人,夜晚的氛围,情绪来得快,总是喜欢想来想去的,他任万千思绪包裹自己。

他想到下午的董事会,父亲说了很多,统一一个意思就是,护崽。

他说,“在座的都是时新的长辈,背地里就别耍什么阴谋诡计,你一个下马威,我一个下马威,你累我累大家都累。实在看不惯时新的就把股份卖给我。当然,正当的建议敲打欢迎大家,这小子还欠□□。”

他虽然急于成功,但也能安心接受父亲的帮助,因为有退路,虽然压力大,但失败也不可怕。时新翻了个身,摸向了旁边的文件夹,这是周叔整理的,周叔还给董事会每人发了一份。

翻完文件,叔叔辈统一变了脸色,显得和蔼可亲些,但又显出几分同情。他不喜欢同情,因为这会显得他很可怜,幼时母亲去世,他已经获得足够同情了,这个他不需要。

文件他也全部看完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只不过是他以前做的项目,原来都有韦家父子的插足,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一个一个坑,项目失败在所难免。

他没什么恨意,毕竟韦家父子都进了监狱,那个会议厅之后发生了什么他都不记得了,他只是坐在那里,不知道应该产生怎样的情绪。

人都走完了,会议厅就只剩下父亲和他,他浑浑噩噩的站起来,父亲的手掌一下拍在他的肩上,手劲很大,拍醒了他,很普通的一句,“辛苦了。”

他却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拽紧一旁的文件夹,最终把它抱在胸腔。

看,他不是个笨小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