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快穿:反派炮灰的爸爸 > 天才相师文的总裁爸爸(二十六)
赶着丁一打完招呼,时勋随手招来正在空中飞的另一台无人机,镜头对准了相一,直接进入下一个流程,“行了,开演吧。”

镜头突然就怼到自己身上,相一一阵头大,磨了磨牙。好气哦,你要说看相他那是责无旁贷。这突然的话剧安排,有他什么事啊,他该演什么啊,又没人给本掌门剧本。

心里惨兮兮,看着镜头倒映出来的影像,相一还要艰难维持住自己掌门仙风道骨的人设,笑不露齿。

毕竟这是全网直播呢,想想要是相门总部的人看到了,相一晃了晃头,甩掉可能成为黑历史的想法,更加注意起仪态,调整呼吸,站直,收腹,挺胸,微笑。

但是观众可不吃这一套,听时勋说开演,还以为要上演什么豪门秘辛,然后就看到跟他儿子差不多年纪的相一,眼里满是八卦。

全网激情在线吃瓜,镜头里小哥却一言不发,只是不停在调整站姿,笑得也像个木头人没有感情,就这一帧画面反复了几分钟,观众一呲牙倒吸一口凉气,嗯?就这,就这?

真笨,时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慢悠悠的开口,“看来演员还没有熟悉台词,那现在就转交给旁白了。”

哇,别以为我没有听到你话语里的嫌弃,相一怕自己一口气没喘上来。到底他现在这么尴尬的局面是该怪谁啊。

时勋自顾自地说完,同时画外音插入,“现在正式第一幕,归属。”

他向相一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动作跟上,“首先,这位a青年得到了一件信物,罗盘。”

叹口气,相一无奈的拿出了怀里的飞星罗盘,无人机旋转起来给它来了侧拍,俯拍,好一个三视图。

时勋把声音压的更加低沉,仿佛从遥远的天边传来,带人走进那辉煌的时代,“传说中,得到罗盘的人,就能够继承一个隐世宗门,获得无上加持。但是几百年前罗盘因为某些原因流落民间,宗门弟子那是苦苦寻找也毫无所获。”

“但是没关系,今天它又重见天日,出现在a的手上,所以a会……”说到这里,他一个停顿,伸出拇指轻轻敲了敲镜头,似乎在等他们作答。

弹幕,“啊,帅哥手真好看,敲到我心里去了。”

“楼上花痴无疑。这个故事继续编啊,怎么不编个得罗盘者得天下,那样背景才宏大,我们要做就做无敌流。”

“上面的都让开,这道题我会,a是不是要继承那个宗门了。”

看到满意回答,时勋点了点头,又想起观众看不到,说道,“没错。a可以继承相门了”。

说到这,他一挥手,无人机又向丁一贴近了一步,镜头里只剩他的大脸。

“但是,那个宗门还有个现任掌门,那就是这b,唉,可惜,为了宗门,二虎相斗,必有一伤。”

观看的人多了,也上了热搜,总有一两个相门总部弟子注意到,看到掌门人出现,再看到飞星罗盘,连忙联系了长老。关键时刻内部矛盾放一边,他们还是欣慰能够找到飞星罗盘,心里也多多少少对相一更加认可。

他们一群人聚集在会议厅看着直播,这会听到b是掌门人,都有点转不过来脑筋,这人谁啊?

丁一整个人暴露在镜头下,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每个镜头都是一个黑色旋涡,下一秒就会把他吞噬。

他眼睛已经被刺激的泛红,只有紧紧的咬住舌尖,表盘指针还在快速的走,舌头见了血脑子终于清醒过来,自己不能再由对方牵着鼻子走了,演这什么破烂话剧。

他一把拍掉一架正对着他拍摄的无人机,怒目对着时勋,“别说什么乱七八糟的,罗盘最后会属于我,我才是真正的掌门人。”

突然发飙,这已经算直播事故了,主机位镜头受了波及已经不能看了,候补无人机替了上来。

弹幕却更加激动起来,他们纷纷叫上线下伙伴,在线人数又一次猛增。

“可怕,那个镜头突然被摔在地下,我觉得自己也被踩在脚下了。”

“刺激,这才是演戏啊,你看这动作,看人表情,多逼真。”

“发怒,隐忍,想说不能说,下一个影帝,流量明星快进来挨打。”

喔嚯,时勋毫不在意,就在这时007突然在脑海里报幕“恭喜切断主角与相门的联系,获得100积分。”

他笑笑,意料之中,本来突发奇想的直播就是为了这积分,不过眼下有意外之喜。

丁一正发着脾气,瞥见对方态度随意还笑的潇洒,这是挑衅,这无疑是火上浇油,他也不管在不在直播,他现在脑里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击垮男人的精神。

似乎想到什么,他笑得不怀好意,“时勋,你进来身体没什么不对吗,就没有喘不过气吗?”

相一第一时间回身看向时勋,怪不得他在门口就有点奇怪,还问那个问题。最糟糕的是自己竟然没看出来,他有种挫败感。

听到丁一的话,周涛正在操纵无人机的手一个哆嗦,他的无人机就自然而然对上了敬爱的时总,镜头左摇右晃的查看,满是关切。

时勋不答话,侧过身,冷淡的吐出一口鲜血,相一一脸阴谋得逞的欣喜,直播间的人却给吓坏了。

“妈妈,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个动作都能做得这么a啊。”

“花痴出去。这是血还是番茄酱,好逼真啊。”

“楼上,肯定是番茄酱啊,你见过哪个吐血一脸淡定啊。说到这里,我要给他演技打差评。”

没管弹幕怎么闹腾,时勋心里默念,“007,帮我兑换《术藏》”。

007听话的兑换出一本厚厚的书,小脸埋在里面嘟囔着翻开页“宿主,我帮你找吧,智能搜索,一个顶两。”

又不知道从哪变出一副眼镜,大大的镜框搭着小小的脸蛋,滑稽有些可爱。

有样学样,时勋默许了,抬眸看向台上的男人,轻轻开口,“是的啊,喘不过气,胸口压的都吐血了。”

啊,不要一字一句像播音员面无表情的背书好吗,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丁一越发抓狂。

时勋转了一圈,四周墙壁一排挂的都是高山流水图,想到刚刚书里找到的内容,能对得上号了。

高山流水,国画丹青,水彩次之,但这些画给人第一印象就是浓郁的色彩感,有些惑人心神。高山流水图普通地方也喜欢挂的,要平常实在不起眼。

但是这里的画山势厚重,画卷高挂,自横梁而下,形成高山压人之势,房内这个摆放,给人造成压迫之感,会加重人心里的欲望。

所以他才会感到胸闷喘不过气,时勋摇摇头,但是在场的只有自己一个有这些症状。

他干站思考着,其他人也不敢动作,除了呼吸声,整个大厅又安静下来。

刚刚光顾着看人没有注意,这时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了流水声,时勋脚步一动刚准备去寻找,就看到丁一紧绷着脸目光牢牢的盯住他,似乎不希望他走动一步。

他故意脚步一顿,停了下来,丁一立马就松了口气。鬼知道他看着时勋观察起高山流水图有多心虚,还好,还好,他还没发现另一个布置,应该没看出来吧。

这就是典型的不打自招,时勋微微一笑,他总算弄清楚怎么回事了。

高山流水图,是针对大厅内所有人的,但只有自己胸闷压抑,可能因为高山为圡,土压过水,而自己又是场内唯一的五行缺水,这是丁一特意为他准备的“小点心”吧。

长生欲望为饵,相一等人豁达看透命运,林若然、叶火舞年轻还惜年少。没有欲望,就无法深陷。

山水画为虚,流水声为真。虚虚实实 ,晃人心智。玩弄大家于鼓掌之间,创术的人狠毒,而又工于心计,打的心理局。

想明白,时勋抬起头,对周涛吩咐了几句。

对面的丁一,就看着他一声令下,十几驾无人机竟然原地完成空中变身,中部外围机械组成一圈利刃,刷刷的旋转着,冷武器大战?

这还没有什么,更过分的是,它们一个个的升空,动作利落就划过一下,高山流水图横腰截断,截面整齐干净。

丁一还没来得及怒叱,几米长的画卷纷纷降落,一根画轴恰好砸在他头上,给人砸的晕了过去,他可能到死都不会相信自己的谢幕竟然这么草率,他的9点计划还没实施就直接失败了。

画也落在上宾客的头上,倒是把他们给砸醒了,他们拽过盖在头上的画纸,看着周围几十个人挤在一块,总觉得一阵恍惚,自己哪时候站这来了。

清算时间到了,时勋捏了捏拳头,把头发抹上去,众人跟着他一起走向倒在地上的丁一。

接下来场面可能不适合播放,周涛直截了当的关了直播。

“谢谢观看。”

据观看的人说,这场直播被评为21世纪最虎头蛇尾的话剧,最烂剧本之一,但同时它也被视为广告封神之作。

“大江无人机,质量杠杠滴。安全可靠。”

据相关责任人透露,天时集团通过无人机项目又一次大获成功,更上一层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