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科幻小说 > 快穿:反派炮灰的爸爸 > 武术高手文的校董爸爸(一)
丁一最后被相一带了回去,但是似乎被砸坏了脑子,留下了后遗症。

他经常性的神志不清,别人一近身他就焦躁狂怒,丢东西咬人更是家常便饭。但是偶尔也会安静下来,那时候他就整个人蜷缩在墙角,紧紧的抱住自己仿佛这样才有安全感,嘴里还会小声嘟囔着“长生”。

听医生说,是大脑神经受了损伤,不能正常接收外部的消息,可能一生都不会康复。

时勋想,这也许是他最好的惩罚。

是否真的存在长生,那夜之后,无人知晓。事实上,过好当下才即为重要。

倒是时勋和相一抓到了那位黑衣长老,两人掀开罩头一看,是真的出乎他们意料。

是陈安,这样说也许不够确切,他像是老了三十岁的陈安,头发变得花白,皮肤暗黄失去光泽,两眼透出人将腐朽的麻木浑浊。

时勋和相一对视一眼,暗相士要付出寿命的代价才能使用凶气入体。看陈安的状态,不难想象丁一使用了怎样的禁术,真正的黑衣长老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陈安嘴唇干裂,老态尽显,一副浑浑噩噩的模样,看样子也不能从他嘴里套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艰难的转头,一眼瞥到满脸不可置信的陈平,挣扎着“呜呜”起来,两眼折射出少年时代跟随在哥哥身后的亲近喜爱。

少年人眼里的光,让陈平不自觉屏息,连呼吸都怕惊扰对方,面前的人风年残烛似乎已经经不起一点折腾。

他想起两人一起长大,你为我挨打,我为你挨骂,毕业了又进了公司,一起谈过合作,后面却阴差阳错的发展成满是争吵和分歧。

以前的情谊是真,他想不通,明明不该这样的啊,他和父亲一起宠爱的小弟、从小一直乖巧的弟弟怎么就落个这么下场。

他强忍住眼角的泪水,上前小心的扶起陈安,头也不回的离去,他要带他回家。

时勋没有阻拦,抬手让下面的人一路放行。

月光打在两兄弟相扶的手臂,微风自然吹起他们的衣角,梦幻的像一幅海市蜃楼。人要是没长大该多好啊,永远草长莺飞,永远清风明月……

孙易的下场自然不用说了,他在这座城市是混不下去了,毕竟这场闹剧他得罪了山城所有的权贵,后来听说他去了外省,成了有这餐没下顿的流浪汉,一生乞讨。

相一走的时候,时勋去送了他,还把《术藏》作为礼物赠给了他。他当然没写下全部内容,他剔除了禁术,只留下使人受益和挡灾化煞的相术,至于那些不好的就让它不见天日,就此烟消云散吧。

对上年轻人欣喜的眼眸,他笑笑,衷心祝愿,“愿君初心不负。”

世界是属于年轻人的,回去之后他就把集团交给了时新,把周涛留下来辅佐他。

候机场里,他告别了眼角通红一脸倔强的儿子,看着已经长得跟他一样高的男人,轻轻拥抱了他,“你在爸爸这里,永远是最棒,最优秀的”。

时新身体一僵,好像大家成年了,父子之间就很少用拥抱来表达爱意,明明小时候觉得父亲的怀抱是世界上最安全的防空洞,只要缩在那里,任外面台风暴雨就什么也不怕了。

他紧紧回报住父亲,害羞的从耳朵红到了鼻尖。

但他又有一种难以言明的伤感,如果可以真的希望时间能够在这个瞬间暂停。他心里总有种预感,这是他们父子两的诀别。

世人都惊讶天时老总退休如此之早,感慨着小时总雷厉风行不输老时总的风范,又羡慕起老时总全球旅游乐得清闲。

他们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时勋已经去往下一个小说世界。

…………

时勋再次睁开眼,映入眼前的是一间十几平米的办公室,屋子里就他一个人,暖暖的阳光照在他的背上,驱散了颠簸的不适应感。

此时他正坐在办公桌前,他先抬眸环视周围一圈,正前面一套木制沙发正对着他,右手放着一个木制书架看上去有些年份,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文件。

左手靠窗摆放着一个两米长鱼缸,里面几条金色小锦鲤正在划水,他点点头,装修中规中矩。

前身右手拿着笔,刚刚应该是正在签署一份文件,因为他看到签名栏上,黑色墨水在“时”字那里戛然而止。

时勋并没有第一时间补上,而是放下笔,把手里文件夹翻到了第一页。

《关于天时高中年度预算执行方案》跃然纸上。

高中?恶寒的摇摇头,时勋还是向007要了一份小说背景。

新的世界,007早就摩拳擦掌一脸跃跃欲试按捺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这会听了宿主吩咐,一股脑的就把小说全部传进了时勋大脑。

还好时勋精神强大,不然这猛地刺激,普通人被直接搞成植物人都有可能。

时勋微微训斥了007的鲁莽,看到007挠着头一脸抱歉保证下次不会再犯,满意的笑了笑转身观看起小说。

这还是一本都市小说,主角叫严良,一个武术高手,落难时进入天时高中当保安混口饭,泡校花泡老师,后面还娶了天武城最大武馆的千金,带领武馆走向全国第一。

大众眼里武术是花拳绣腿,但是在这个世界,武术分为明劲,暗劲和化劲三个境界。每个境界又分为上、中、下三段。如果没有奇遇,每个阶段的晋级都要耗费至少五年的努力。

会武的人最大的愿望就是开一间属于自己的武馆,只要开了武馆,会有武术协会提供每年一百万的经费。而且每三年它会组织举办一次武馆弟子大比,按名次高低来获取对应资源,报酬丰富。除此之外,还可进行踢馆,赢了就可以得到对方的武馆和弟子。

拳脚无眼,死伤毋论。擂台上的死亡,是没有人会来管的。所以才流传出,会武的人,不值钱。

严良,天生武学奇才,十岁就跟师兄杜海坤一起拜在了一间小武馆,老师傅门下弟子就他们两个。

学武十年,他就达到了暗劲上段,离明劲就剩一步之遥,前途无量。但是后面遇上威远武馆扩张,老师傅被打死在擂台上,师兄为护他离开也失去了性命。

然后他就沦落到天时高中,时勋伸手按了按太阳穴,不用想,便宜儿子时新又是主角的第一个踏板石。

他继续看下去,突然眼神一凝,停留在那寥寥几行的叙述中,眉头越皱越低。

压着怒火,时勋一把拿过桌前手机,点开看了看日期和时间,但愿还来得及,他猛地拿起沙发上的西装外套,“砰”地就冲了出去。

一路狂奔,等电梯的当口,007屏住呼吸,抬头看了看宿主,绷紧的下巴,全身都冒着肃杀寒意。

它不自在的搓了搓小手,呵出一口气,有人要倒霉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