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精灵别闹了 > 第十五章 光滑度
  楼沛算是知道那只野生地鼠为啥那么难缠了。

  感情是因为伙食太好了。

  泥豆果这种树果本身没有什么味道,吃下去也没像其它树果一样有解毒、恢复体力之类的特别功效。但是泥豆果却特别适合用来做成树果方块,它不单营养很高,最重要的是,它是所有树果中[光滑度]最低的两种之一。

  都知道树果富含各种精灵需要的能量与营养,食用树果对精灵成长极有好处。

  但并不是让精灵一次性吃掉大量树果,它就会通通吸收掉的。相反,除了刚开始的那几颗能被消化吸收,后面的都会因为精灵可吸收的能量体积已满,从而溢出而浪费掉,只是作为普通食物塞满了精灵的肚子。

  为了能把树果里的能量与营养尽可能的压缩,好让精灵可以一次性摄入更多,帝国结合了史前遗迹发掘的技术,这才创造了树果方块这种压缩糖果。

  每颗树果方块里蕴含的能量体积,便是精灵一次性可摄入的最大值。

  而精灵吸收这些能量的效率,除了精灵自身的个体差异,最重要的便是取决于树果本身的[光滑度]。光滑度其实是指能量概念上的光滑,树果本身的光滑度数值越高,精灵的吸收效率越慢。

  以常规的树果橙橙果来说,它的光滑度处于普通级别,由它做成的树果方块,精灵一般需要五至七天左右才能吸收完毕——这也是大部分树果方块的所需要的吸收时间。

  个别像沙鳞果这种被誉为隐藏着天空力量的稀有树果,光是直接吃就可以提高精灵反应与爆发力。但它的[光滑度]为超高级别,由其做成的树果方块需要接近一个月才能被精灵完全吸收。

  而楼沛眼前的这些泥豆果,光滑度处于最低值,仅需要两天时间!它特别适合拿去与其他树果混合制成方块,从而降低总体吸收时间。对于想快速提升精灵实力的训练家来说是很好的选择。

  那只地鼠时不时便有掉落在地的泥豆果吃,吸收得又快,自然非寻常野生精灵可比。

  楼沛看着这些树果,仿佛看到一串串新五铢钱挂在树上,乐开了花。

  当下见钱眼开,忘却了背上的疼痛,手脚并用的就往树上爬去,将树果一颗颗摘下,丢到自己精灵图鉴中的背包里。

  背包他之前就试过,只有和精灵相关的一些物品才能放得进去,像是树果、树果方块、空的精灵球之类的,但是精灵饲料不知为啥不行——也许是因为树果的成分太低了?

  楼沛数了数,这些树有七棵,大树两棵,小树五棵。小树上一般结着五六颗果实,大树则有十一二颗。这次摘完,等于是又发了一次横财,而且,这些树果还会再长!

  ——虽然泥豆果最大的缺点就是生长缓慢,成熟的时间是橙橙果的六倍长。

  他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线,边哼歌边干着活,心中畅快无比,不一会,就将树果几乎摘采完毕。刚准备从树上下来时,他眼尖发现,两棵大树后面的地上竟然还落了一颗——应该是因为果实成熟自然脱落而来。

  本着不能浪费与见者有份的原则,楼沛一边爬下树,一边叫了叫那边正在啃花果的可达鸭,让它别吃草了,过来这里吃好东西。

  虽然可达鸭刚吃过方块不久,这时候吃等同于浪费。

  但是——

  好吃啊!

  抛开营养与能量,树果对于精灵来说本身就是美味。这次因为有可达鸭的帮助,楼沛才能找到这些树果。作为零食奖励给它食用,楼沛觉得也不算太奢侈。

  可达鸭一听,把嘴里的花果使劲一咽,啪嗒啪嗒的朝地上的泥豆果走去。眼见离泥豆果只剩几步,可达鸭突然脚下一轻,泥豆果所处的位置突然裂开变成一个大洞,它这一下踩空,头往前栽,便要掉下去!

  危急时刻,刚下了树的楼沛往前一扑,眼疾手快的伸出右手揪住了可达鸭脑袋上的那三撮呆毛,这才止住了下落的趋势。楼沛不敢松懈,又急忙伸出左手,掏住它的下巴,把可达鸭弄了上来。

  呆毛被抓住的时候,可达鸭就疼得直掉眼泪,等上来后,它摸着自己脑袋上明显变稀的毛发,显得特别委屈。

  楼沛看着自己右手中刚扯下的那几根黑色毛发,很是不好意思:“抱歉抱歉,刚才事急从权,顾不上那么多,并不是有意要揪你头毛的……说起来,你也真是贪吃,都快掉下去了,还抱着树果。”

  直到刚才,那颗树果还一直抱在它怀里。

  “不过刚才真的好险……”楼沛把可达鸭搂过来摸头安慰,看着眼前的大洞,暗道庆幸。

  此刻这大洞边缘都是被扯断的藤蔓植物,想来先前是由于藤蔓长得太过茂盛,盖住了整个洞口,后续又因泥土累积,盖上了薄薄的一层,导致与周围的地面几乎看不出分别。加上树果的果实碰巧掉在那上面,这才变成了这么危险的一个天然陷阱。

  洞口倾斜向下,蹲下靠近隐约能听到对面洞口传来的凤啸声,若是掉下去,只怕是会直接掉到山底,摔得分身碎骨。

  ‘慢着,掉到山底?难道就是这里!’

  想到这,他才注意到,按照位置来算,这里掉下去的确可以落到发现尸体的溪流附近。

  之前楼沛一进来,便只顾着看树果,此刻他想到这个事情,开始四处仔细检查,很快在便一处植株堆中发现了自己想找的东西。

  那是一截明显人为加工过的藤带,楼沛抓住后,使劲向外一扯,便拉出了埋在土里部分——这是一个藤编的药筐。因为放了太久,变形、开裂得厉害,几乎看不出原样。

  ‘我记得藤编的东西挺结实的,这个不像是只放了两三年的样子啊……’

  楼沛带着疑惑,继续在土堆里翻找,很快就又找到了一把已经锈得不成型的药铲和一块脏兮兮的破布片。

  这布片依稀可以摸得出是丝质,虽然因为太过残缺,找不到如婆婆所说的字绣,不过加上药框与药铲,与婆婆所描述的也能对上号。

  药铲、药筐、绢制汗巾。

  这些东西,都是婆婆丈夫那一趟出门所带的东西。

  楼沛抿紧了嘴。

  看来,这的确就是他最后呆的地方了。

  过程也不难想象。

  婆婆的丈夫上山采药,跟楼沛一样,意外的发现这破石山的洞穴里别有洞天,长满了珍贵的树果。

  为了方便上树采集树果,于是便将背着的药筐先放在地上。之后也许是脚滑不小心,也许是也看到了落在地上的树果。

  总之,他从那个破洞里失足掉了下去。

  楼沛自言自语道:“果然还是没有奇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