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精灵别闹了 > 第十六章 黄字三十六号
  婆婆望着手里拿的那块残破的汗巾已经很久了。

  先前楼沛已经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她。

  她听完后,看起来很平静,既没有矢口否认,也没有情绪失控,就是拿着那块汗巾一直沉默着。

  楼沛从石山洞穴出来后,因为当时灰头土脸的,怕院长和小鬼们担心,所以没先回就近的育幼院,而是去了栋山县城。他和可达鸭在詹绯店里简单地清理了一下身体,随后便到了婆婆家。

  “婆婆,您没事吧……”楼沛有些担心的问。

  对方这般不言不语,反而比大哭大闹更让他不安。

  婆婆闻言,轻轻摇摇头,道:“没,想起往事了,我也确实老了,越来越喜欢回忆。”

  随后她又喃喃念叨:“这老头,都已暮桑榆之景,还揪着往日之事干嘛呢,日子能过就行了,我也从来都没有在意过那些身外之物……”

  说着,她有些摇摇晃晃的起身,楼沛想去扶她,她摆手示意不用。

  她走到床边,拿起竹制的枕头,打开套边,手伸进去摸了一个小布袋子出来。她走到楼沛旁,拉起他的手,把袋子放到他手掌中。

  “年轻人,这是答应你的佣金。”

  这袋子看着不大,入手颇为沉重,移动时可听到哗啦啦的脆响,正是满满一袋明光银币。

  楼沛赶忙推辞:“别别别,这个我可不能收——别的不说,任务我又没完成,没帮您把人找回来……”

  婆婆突然道:“人都没了还找啥啊……”

  “啊……”楼沛一时有些懵。

  明明之前官差把尸体找到了她可都不相信的,现下为何婆婆她又这么爽快的承认了……是因为那块汗巾吗?

  “老婆子没多少日子了,不愿意欠人人情,怕没机会还,你个年轻人就别磨磨唧唧的了。”婆婆又说道。

  楼沛赶紧把袋子放回了婆婆手里,退了好几步,连连摆手道:“那我就更不能收了……”

  楼沛看这钱藏的位置,明显就是婆婆压箱底的棺材本,要是都给了自己,婆婆她年事已高,万一还生个病什么的,那还拿什么生活呢。

  考虑到让老人家觉着欠着自己也不好,楼沛想了想,道:“要不这样吧……您把那编织喷火龙给我就成——”

  “不行。”楼沛话还没说完,婆婆就一口回绝。

  “为什么!”楼沛真的很纳闷,自己要个老喷周边就这么难吗?

  “我觉得她不喜欢……”婆婆说道。

  “他又是谁啊?”对方说得没头没尾的,实在让楼沛有些抓狂。

  “你要真的想要,不然就自己编一个吧。”说着,婆婆从箱子里找了一本册子,拿给楼沛。

  楼沛接过一看——《树叶编织图册》。

  他翻了翻,里头详细的讲了如何利用树叶纯手工编织成各种各样的动物与精灵。

  “这也太授之以渔了……”楼沛有些无奈,他并不打算为了一个精灵周边,然后自己花大把时间去学习做一个。

  婆婆没接他话茬,而是提起一大捆绑好的玉米叶丢到楼沛怀里。

  楼沛刚接稳,婆婆就推着他往门外走:“走吧走吧,这样就两清了……”

  “啊?”楼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路从房间推到小院子,接着又到了正门外,刚想回头问个明白,就见婆婆已经把门合上。

  “婆婆?”楼沛试着喊了一声。

  门又打开了,楼沛刚想问话,就见婆婆把先前落在院子里的可达鸭也撵了出来,哐的一声,门又合上。

  一人一鸭在门口面面相觑,最后相继笑出声来。

  也好,婆婆看起来那么有活力。

  这样就好。

  楼沛完成这事,本来想就先回育幼院里去的,毕竟背后还在隐隐作痛,手上提着一大捆干玉米叶,怪不方便的。

  但他突然想起一件事,便又去了集市里的一家店铺前。

  店铺老板姓单,是个嘴碎的老大叔,专门倒卖一些破旧的遗迹品。先前婆婆家里的一些事,就是他见楼沛在打听,主动朝楼沛搭话说给他知晓的。

  他打算找老板问问看,婆婆的侄子在哪,看能不能联系上。

  不管怎么说,老人家一个人独居总是不太让人放心,还是有人照顾好些。

  说起这单老板也是个特别的人,和其他在集市里的租赁商户不同,他的店铺是属于自己的。

  十几年前要规划建立集市的时候,他那栋老宅赶巧在征用范围之内,因此他可以获得不少拆迁补偿。

  据说当时单老板拒绝了金钱补偿,而是向协会提出要求,想在精灵集市拥有一个店面,本地的精灵协会不知怎么想的,还就真开了这个先例,答应了他。

  要知道,精灵集市的所有店铺摊位向来都是只租不卖的。

  “单老板,你当时是这么说服协会的?”楼沛想到这,有些好奇,不免随口问了一句。

  单老板摇头,道:“没,我哪有那能耐去说服那些人……这不当时有个钉子户一直不肯搬,搞得协会里的人焦头烂额的。我老宅又占地比较大,补偿款当时出了点问题,一直迟迟没下来,我就索性就不领,找他们要了这块地方。当时协会的人正头痛钉子户的事情,懒得与我这边墨迹,就直接给批了——说起来,这钉子户你也知道。”

  “老板是指三十六号的婆婆家?”楼沛想起,当时他确实有奇怪为什么精灵集市要特意删掉三十六号这个铺子,为此还改了街道布局。

  “可不就是,当时那老婆子大吵大闹的就是要协会的人帮她找回丈夫才肯搬,把协会的人都愁死了——”

  “单老板,你是说她丈夫之前还失踪过一次?”楼沛听着感觉不对劲,忍不住打断对方的话问道。

  单老板皱了皱眉头:“这人都死了,怎么失踪第二次?你这人也是奇怪。”

  楼沛闻言,表情顿时一僵。

  如果他没记错,集市应该是十四年前才开始建的。

  而婆婆又说她丈夫是差不多三年前失踪的……

  是婆婆年纪大了,所以有些痴呆了吗?

  单老板没理会他,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当时县长又刚上任不久,素以德行著称,也不愿意闹得太难看,后面就索性就把街道规划改了,还省心……其实他们家也是可怜人,那老婆子因为死了老伴疯疯癫癫的,后面还想自己出去找,得亏协会的人拦着。不过后面终究还是病死了,她侄子过来办后事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老婆子娘家还挺有钱的……”

  楼沛没把单老板的话听完就扔下那捆玉米叶,留了句“先寄放一下”就赶紧离开了。

  他面色很凝重的快步朝婆婆家走去。可达鸭见他走得快,紧紧跟在跟在后头,生怕走散了。

  “婆婆!婆婆!”

  到了婆婆家门前,楼沛赶紧敲门,但敲喊了许久也没人来开。

  他微一用力,木门开出条细缝,才发现门并没有上锁。

  他连忙推开进门一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