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精灵别闹了 > 第十九章 栋山县热心县民奖
  楼沛简直不敢相信。

  一只口呆花竟然这么轻易的就把黑夜魔灵打倒了?

  战局一下逆转,让他实在兴奋不已。

  他走到先前被烧焦的‘口呆花’处——此时最早的那只‘口呆花’已经被烧得连灰都不剩。

  楼沛扭头看着口呆花,两眼冒光道:“院长,你的口呆花也太厉害了,竟然连替身都会用。”

  [一般系·替身],精灵利用自己的一部分体力制造出一个分身,用以顶替攻击或迷惑对方。

  这个技能虽然是一般系的技能,但修习十分困难。这比口呆花会用日光束——也就是阳光烈焰,还让他来得惊讶。加上先前的反射壁技能,院长的这只口呆花已经算是相当高水准的精灵了。

  院长听了,自豪的说道:“阿花当然厉害,不过那也是我教导有方。”

  “嗯,必须承认,院长您确实是非常出色的训练家。”楼沛非常认同的点头说道。

  看楼沛那么认真的在赞誉,院长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你这臭小子,突然不抬扛让老头子我觉得怪怪的……”

  楼沛确实是真心实意的夸赞。

  回想整场战斗,其实从一开始主动权就都在院长这边。

  口呆花吊在空中在喷射溶解液的时候,就已经为后续的日光束攻击做准备了。

  它之所以故意吊在空中使用,一提高命中率,二是为了迫使对手使用重力技能。

  黑夜魔灵本就是偏向肉盾型的精灵。在攻击手段上,比起远程类的特殊攻击,它更擅长接触类的近战攻击。从一进化,它便天生掌握了火焰、雷电、冰冻、暗影这四种拳击类技能,几乎可以应付所有系别的精灵。

  针对敌人的属性进行弱点攻击,配合重力、定身法、紧束等控制技能,再加上强大的防御力,近身战的话几乎可以说是无往不利。

  但院长反而利用了黑夜魔灵想延展自身优势的想法制定了攻击策略。

  口呆花在横梁上时便提前使用了替身技能。在替身被重力拉下落地,所有人的注意都放在那边的时候。真正的口呆花则借机利用藤蔓攀爬到屋顶上,吸取阳光,为等下的攻击做准备。

  由于对方的防御较高,为了能一招制敌,他还特意从两个方面分别着手。

  [毒系·溶解液],相比其他毒系技能显得伤害很低,但是被击中的敌人,对特殊类攻击的防御会减弱。

  用溶解液降低对方防御的同时,口呆花在屋顶边吸取阳光积蓄能量,边使用[生长]技能,使自己快速成长变大,从而提高自己的攻击力。

  此消彼长之下,配合威力强大的蓄力型技能从背后偷袭,这才一发就把对方给打倒。

  楼沛还注意到,院长一开始指挥口呆花时,说的是‘对近身战策略’这样的名词。也就是说,这是特别针对这种近战型精灵而制定的作战策略。

  黑夜魔灵是临时进化的,院长来之前肯定不知道,也就是说,院长与口呆花肯定还拥有其他许多强有力的作战方式。

  这是经验丰富、十分老道的训练师才有的能力。

  眼见战局已定,楼沛一边轻轻拍醒了昏过去的可达鸭,一边向院长问道:“院长,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小子你和我说这户人家的事情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奇怪了——我一个在本地住那么多年的人都没听说这几年有出过这档子事,怎么偏偏那么巧被你个刚来一礼拜的臭小子遇见了……”

  自从昨晚听楼沛谈过此事之后,院长心中生疑,下意识的便多留意了一点。今天他特意到县里衙门拜托了熟人,查了一下历年卷宗,翻了很久,才在十几年前的案卷里找到。

  他发现,楼沛所说的那位婆婆的丈夫是死于十五年前,那位婆婆自己也于十二年前就病死了。确认无误后,他立马按着案卷上记载的地址,赶了过来。

  “呃……院长,早知道你有关系能直接进衙门里查,我当时就不那么辛苦满大街的一个个问了……”楼沛感慨道。

  “这话不能这么说,事有因果,若不是你先调查了此事,告知于我。我又怎会平白无故跑去县衙里查卷宗呢……”

  两人闲聊了几句,便去通知了集市管理处的人。也许是听到有野生的超高阶精灵在,不一会儿,官府、本地精灵协会的人纷纷到来,抢着要处理。

  楼沛主动交代事情经过,并将发现并抓捕野生精灵的主要功劳归在自己身上,而院长则作为辅助楼沛抓获野生精灵的角色。

  这并非楼沛的本意,而是院长特意交代吩咐的。

  不然按照楼沛的想法,自己除了算是发现者之一,整场战斗就是在打酱油,根本没出力,哪有什么资格去领这功劳。

  但是院长却很坚持。

  他告诉楼沛,若自己得了这功劳,并非是什么好事,不但可能没得到嘉奖,反而还有可能引祸上身。

  见院长讲得那么严肃认真,楼沛即便不明所以,也只能先点头答应。

  不过事情的发展还是远超楼沛的预料。

  他知道五阶的精灵非常稀有,这次的功劳肯定不小。但总归是听来的,没有切身感受到。

  楼沛回育幼院没几天,就接到通知,让他去县衙里领奖状。

  理由是,楼沛作为栋山县百姓,心怀全县,见义勇为,为县里除掉了如此危险的一个隐患,维护了栋山县的和平与治安。为此,县里经开会研究讨论决定,给他颁布了一个《栋山县热心县民奖》,并奖励了不少银钱。

  楼沛领这个奖项本来就受之有愧,银钱更是收不下手。但县衙里的差人说这是已经申报上去的奖励款,不能退。且这钱数目确实不小,他觉得不收有点浪费。于是便和县里沟通,改成以善款的名义,直接捐给育幼院。

  楼沛前脚在县衙这边刚处理好,后脚又被精灵协会栋山县支部叫人拉了过去。

  在本地精灵协会的办公室里,他见了一位主管模样的大叔,对方扯了一堆或夸或褒的话,意思大概就是很楼沛作为精灵协会注册在案的训练师,为精灵协会做了很大贡献,值得褒奖。

  楼沛中途还有些尴尬的问道:“……我记得我好像是临时训练师来着。”

  对方回答得非常正义凛然:“精灵协会就是训练师的家,就是训练师的归宿和港湾,即便是临时训练师,期限内也是精灵协会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听到这,楼沛才算是理解了。

  感情县里和协会这边这么积极的奖励他,给他颁布荣誉,是为了把他拉为自己那边的人,好在争取黑夜魔灵所有权的时候,可以更加名正言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