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精灵别闹了 > 第三十五章 两山商会
  岩堡本是战争时期用以御敌的防御工事,闲置后被宫家改造成对战场,经多年扩建修整,才变成了如今这般气势巍峨的模样。

  岩堡大门在二层,得顺着一个长长的斜坡而上。马车一路到了门前,阿奎与守门的卫兵打了声招呼,便径直进去。

  一到岩堡内,人多了起来,马车降低了速度,徐徐前进。

  岩堡里头屋宇整齐,对战场众多。

  一进门,楼沛便自上而下看到了处于一层的一个巨大对战场。

  场内两个训练师正驭使着各自的精灵进行激烈的对战,眼见其中一只精灵被击飞,台上的观众顿时呼声震天,沸腾了起来。

  ‘阿柏怪对重泥挽马,属性不利的情况下还赢了,这个训练师好强……’

  见楼沛在看对战场内,阿奎扭头对他说道:“怎么样,小兄弟,这样一进门就能看到这么大的场面,是不是很壮观。”

  楼沛点点头,道:“嗯,确实很有冲击感,这是本来就这样的?”

  “那倒不是,这是现任的阁主大人特意花费重金改的,以前的正大门在楼下的位置……”

  说着,那名训练师还给楼沛讲了很多关于现任阁主的事情,不难看出,这位阁主在众人心中威望极高。

  闲谈间,不知不觉便到了楼沛今天的目的地。

  下了马车的楼沛看着眼前这座装饰华美的楼阁,门上的牌子标着“宰辅级对战楼”。

  这名字……

  直接把好端端的一座楼给糟蹋了……

  楼沛心里一边吐槽,一边问道:“我们到这是?”

  “先别问,跟我进去,进去后少说话。”

  院长说着,越过了楼沛,走进了楼内。楼沛闻言,也赶紧跟了上去。

  人还没走进门,就听见一个声音。

  “周老,可算把您等来了。咱两山商会的大伙可都等着您指点下自家子弟呢。”

  一进门就与院长搭话的是一位身着织锦长袍的中年男子,双眸深邃,身形挺拔,甚有威严。

  对方言语之间看起来对院长甚是敬重,不过院长却反应不大,只是淡淡回道:“甘会长说笑了,老朽就是过来凑个热闹,不用在意我,你们自便就好。”

  那甘会长瞅见跟在院长后面的楼沛,仔细打量了一番,问道:“这位就是您说的故人之子?”

  楼沛听了这话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他一穿越来的什么时候变成故人之子了……

  院长还真的是说谎不打草稿。

  院长嗯了一声,道:“待会得空就让他上场,甘会长将且看看。院里清贫,老朽也未曾指导,这些少爷小姐们还未出生精灵就准备齐当了,他自是比不得的。”

  对方笑着表示没关系:“无妨无妨,会里的子弟也就是相互比划比划,本就不计胜负。”

  甘会长说罢,就差下人引他们二人到二楼入场就坐。

  院长与商会那些大人物往西墙那边的东向尊座而去,楼沛估计是有院长的面子,混在一群少爷们的中间,坐在了北面。

  和楼沛想的一样,楼里的人不少,有男有女,大多衣着华美,看起来非富即贵。

  加上刚才院子与那甘会长的对话来看,这次果真是来当陪练打的。

  现在楼沛唯一的疑惑就是,等下要真打起来的话……

  自己能不能打得过?

  这宰辅级对战楼布局与一进岩堡看到的对战场有异曲同工之妙,一楼中央是个颇大的对战场,场上有人工摆造的地形环境:

  水池、岩山、草地,等等不一。

  对战场四周由做工精致的机巧木制栏杆所围,可以根据对战需要,调整栏杆所围的面积大小以及地形分布。

  调整起来也非常方便快捷,只要和楼里的仆役说一声,便会有人根据需求去调整对战场的环境和大小。

  ——某方面来讲也算是帝国特色的“人工”智能了。

  说是二楼,其实也就是围绕一楼对战场一圈的看台,除了准备要上场比试的,大部分人都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或饮茶静看,或闲聊讨论。

  坐了半天车马,楼沛也有些饿了。他见座位旁的小桌上有些糕点,也不客气,拿起便吃。

  不愧是宰辅级,糕点味道相当不错,就是一下吃得急了,有些噎口,楼沛赶忙四处张望,想找水喝。

  “给。”

  楼沛见有人递了一杯茶水过来,嘴里说了声谢谢,倒头就喝。

  入口后才发现这茶水味道甘甜,果味浓郁。

  加了果汁?

  楼沛细细品了下,说道:“蒲桃?不对,还加了紫柰?”

  因为可达鸭喜欢喝,楼沛时常自己去市场买鲜果来自己榨汁,长期以往,也有了一些经验。此时一喝这果茶,立马便尝出了味道。

  “想不到你不仅在精灵驯养上有一套,对鲜果也颇有研究啊。”

  楼沛就着果茶将糕点咽下去,顺了顺气,这时才看清说话之人。

  一个竖着马尾、劲装打扮的少女坐在自己邻座,拿着自带的皮囊给楼沛又添了一杯。

  楼沛拿着果茶,一度怀疑自己坐错位置了,转头望了望四周。

  自己坐的的确是年轻男子的区域,除了这个少女外,周边都是少爷公子及仆役,而那些小姐丫鬟坐的是对面的北向位。

  那少女看出楼沛疑惑,道:“两山商会又没规定女子不能坐这,且我知道你在这里,所以就先把位置占了。”

  “你是?”楼沛见她言语之间似乎认识自己,不禁出口相问。

  “看我这记性……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我姓钟名鹤,从樟乡县那边过来的。”

  “樟乡县?”楼沛打量了对方一眼,“你是钟婆婆娘家的人?”

  楼沛还记得,黄字三十六号的婆婆姓钟,而且她曾有个关系要好的侄子要接她到樟乡县去住。

  “对头。”钟鹤笑吟吟说道。

  “那你怎么跑到两山商会的聚会里来了?”

  刚才那甘会长说的两山商会,成员多是栋山和竹山周边的大户人家。

  樟乡县虽然也在平城郡,不过实在和栋山搭不上干系。

  “哎,还不是我爹,啥热闹都喜欢凑。甘铭一个外地人成为两山商会的会长后,他非觉得有猫腻,硬是交了一大笔钱也加了进来。但他好奇归好奇,每次商会聚会,人又犯懒不肯来,只能苦了我长途奔波了。”

  钟鹤说起自己的父亲,脸上一脸无可奈何。

  “你飞过来的?”楼沛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