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精灵别闹了 > 第四十三章 花还是老的辣
  可达鸭突然发出的巨大吼叫,吓得小笃儿一抖,技能顿时停了下来。

  刚想继续施放,却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

  楼上的钟鹤见状一愣:“这是念力?”

  “不对……我从没见这么粗糙的使用方式……”

  场上的小笃儿正被一大团肉眼可见的洋红色的能量包围住,钟鹤一开始以为是可达鸭使用了念力技能。

  但这超能力系的能量实在太多太乱,与其说是技能,更像是一股脑的把能量丢出去而已。

  可达鸭此刻身上除了红色的气息,还多一层洋红色的能量,只见能量越来越多,越来越厚,不断的朝着它的头部那边击中,竟是在额头上形成了一个洋红色的能量光球!

  “糟了!小笃儿要是被这么庞大能量附着的意念头槌打中,只怕会有生命危险!”

  钟鹤见情形不对,当机立断的就冲到二楼栏杆前,拿起自己的精灵球就要往场上丢去。

  她的精灵是飞行属性,速度尚可,趁现在可达鸭还在聚集能量,打断它应该不是问题。

  其他人估计都以为只是比赛比较激烈紧张而已,还没发现事情的严重性。

  但若等发生,那就来不及了。

  这毕竟只是商会私底下的比试,要是弄出大事来,就算楼兄有周老护着,只怕也是麻烦事一件。

  ·

  楼沛现在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他只是来比赛顺便做做任务的。

  并没打算乱搞事情。

  更别说去袭杀对方的精灵了。

  但此刻可达鸭对他的话置若罔闻,根本无法指挥。

  怎么办?

  “果然还是只能靠我去感化它了吗……”

  楼沛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得自己亲自上去。

  只要可达鸭感受到与自己的羁绊,一定可以恢复神智,清醒过来……

  ——哪有那么容易啊!

  又不是在动画片里!

  小智吃个十万伏特还可以勉强挤出微笑,鼓励皮卡丘要相信自己。

  现实里中了十万伏特,别说微笑了,苦笑惨笑都木得有,尸体可能焦得连老妈都认不出来。

  可达鸭现在处于这种神志不清的发狂状态,自己这样贸然冲上去想抱住它,估计就是前脚刚凑上去,后脚就断掉好几根肋骨倒飞回来。

  ‘还是喊投降吧,这样楼上的人才会强制介入中断比赛……’

  楼沛刚想着要这么做,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直接从楼上直接一跃而下!

  “院长!”楼沛一脸惊喜。

  真是想啥就来啥。

  其他人下来楼沛还不知道怎么说明才好,院长是自己人,那就好办多了。

  不对……

  那可是二楼啊!

  就算是当看台用的,怎么着也有好米高,院长那样的老头子直接跳下来,怕不是得摔出病来。

  不过楼沛的担心显是多余的,周具在跳下的时候便从精灵球里将口呆花也一并放了出来。

  周具只是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没有其他指挥,口呆花便立马伸出了藤蔓开始动作。

  一支藤蔓卷成盘,托住了下坠的周具,成为他的落脚点;另一支如弹簧板盘旋支撑在地面上,用以缓冲周具和口呆花下坠的速度。

  这一幕并不是什么激烈打斗,观众看了可能感受不大,但楼沛看在眼里,却是再一次刷新了对院长实力的认知。

  我去……藤蔓还能这样用?

  这是口呆花还是路飞啊???

  要知道,普通的草属性精灵也就是把藤蔓当鞭子一样甩出去攻击,能准确把对手捆绑起来的那已经是算操控很优秀了。

  例如先前下场比试的田可,她的坐骑小羊更擅长物理类的技能,虅鞭就真的只是鞭子,施展不出紧束招式,所以才要依赖寄生种子来控制对方。

  相比之下,口呆花那灵活而精准的操作实在太过吓人。

  另一边。

  可达鸭脑袋上蓄足够了能量,便往小笃儿那冲了过去!

  无法动弹的小笃儿明显也感受到了危险,急得直叫。

  此时院长刚好落地,他走下托盘,对着口呆花指了指可达鸭。

  口呆花收到示意,眼里顿时发出绿光,可达鸭前行道路上的草叶猛然伸长并打成结。

  [草系·打草结]!

  这草结不论其本身的大小或出现的时机都十分恰当,可达鸭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便被重重绊倒。

  若是平常的可达鸭,在疾速奔走的情况下摔了这么重的一跤,肯定立马畏缩。

  但此刻它在发狂状态下,因为感受到了痛苦,身上的红色气息与洋红色能量交杂,不弱反盛,一下起身,怒从心头起,就准备朝着口呆花攻去。

  但还没走几步,一根藤蔓便灵巧的将其捆住。

  “库!”可达鸭发出不甘的怒吼,拼命挣扎。

  啪!

  另一根藤蔓抽打在了它的鸭屁屁上。

  “库哒哒哒……”

  可达鸭被这一抽,立马感受到锥心刺骨的疼痛,身上那些乱七八糟能量与气息瞬间垮掉,只剩下它哇哇大叫的声响。

  竟是一抽之下,就回复了正常?

  “闹够了吗?”院长走到可达鸭旁,面无表情的问道。

  可达鸭使劲的摇头。

  “嗯?”院长脸色一寒。

  意识到做错了动作,可达鸭慌张得要命,立马如同捣蒜,使劲的点头。

  赶过来的楼沛看到这一幕,知道可达鸭又回复回往日的小怂包,当即松了一口气。

  对于失去理智的这笨蛋鸭子,要让它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还真不容易。

  话说。

  它到底对口呆花的虅鞭是有多恐惧……

  “你这臭小子,我不是让你少惹事端吗?你话都听到哪里去了?老老实实赢一场不就得了,搞什么一打五,你觉得打赢这帮酒囊饭袋很自豪吗……”

  院长那边教训完可达鸭,见楼沛过来,转过头来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我的错我的错,是我猖狂,是我是肆意妄为,是我有失体统……”楼沛很老实的在那不断道歉。

  他知道是因为自己的个人选择给别人造成了麻烦,所以道歉的十分诚恳。

  院长听罢,脸上神色虽仍是不满,但还是哼了一声,道:“……行啦,跟我上楼。”

  “哎?要不要和其他人说一声……”楼沛指了指场上红方的那些训练师。

  此刻那些训练师正都各自奔向自己受伤的精灵处在照看,按照比试礼仪,不论输赢,双方在比试后应该相互行礼以示尊重。

  “臭小子,你挑了人家一伙人这会还跑人家面前讲什么礼貌?”

  楼沛一听觉得还挺有道理,讪笑一声后,安抚了一下可达鸭,将其收回了竹山球,也跟着上了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