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汇文学 > 其他小说 > 精灵别闹了 > 第四十九章 出门在外要注意
  正这么想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呼救声。

  “救命啊——”

  楼沛循着声音的方向走过去,不一会就见林子旁的一处空地上,两个壮汉正对一名少年纠缠不清,而求救声就是那少年所发。

  诶?

  诶诶诶?

  ——男孩子?

  那少年看着年纪要比楼沛要小,身型纤瘦,穿着看起来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楼沛扯扯嘴角:“果然是这种狗血桥段,我就知道这任务没那么好心……”

  楼沛自认不是什么烂好人,但也并非冷酷无情之辈。

  就算没有奖励,他遇到这种事情,能帮忙也会尽量出手帮忙的。

  楼沛仔细观察了一下周遭的位置和场上那三人的情况。

  这少年一看就手无缚鸡之力,明显没什么反抗能力,基本不算战力。

  那两名汉子除了身形高大强壮外,其中一位腰上还有三颗精灵球,显然是个训练师。

  ——能有三只精灵的,至少都是个初级训练师,肯定不是两山商会里那些草包能比的。

  若是正面与人家进行精灵对战,楼沛这一只精灵肯定输得找不着北。

  不过嘛,这里又不是对战场。

  精灵对战打不过,解决掉对方的训练师就可以了。

  训练者诡道也嘛。

  楼沛思考了一下,觉得胜算颇大,就算不小心失败,这边离育幼院也近,跑掉再搬救兵应该也不是问题。

  打定主意后,楼沛便压低身子,在林子中缓慢潜行,直至他们背向的一处树后。

  见距离差不多了,楼沛深吸一口气,猛地闪出树外,向前几步朝着那名训练师的后脑勺使劲扔出竹山球。

  竹山球,一种用料讲究、价格死贵,被市场轻而易举就淘汰的旅游纪念品。

  很多人只看到它作为精灵球上的缺点,却忽视了它的内在美。

  没错。

  它比普通精灵球要沉重坚固许多。

  用来当投掷品不仅可以锻炼臂力,杀伤力亦是不凡。

  偷袭砸脑袋的话更是有着奇效。

  ——这都是楼沛在训练丢精灵球时自己切身体会到的宝贵经验。

  那竹山球呼啸而去,砸中对方的脑袋后,对方自头带着整个身躯在动摇。

  ——明显很痛。

  竹山球受力反弹,在空中放出了可达鸭。

  楼沛一边往树林里躲,一边当机立断的下令:“可达鸭,头槌攻击!”

  先弄训练师这种事大家都懂。

  他自己也是训练师,当然也得提防着点。

  那壮汉后脑勺蓦然被砸,眼冒金星之下,手下意识就往腰上的精灵球摸,并强忍疼痛扭头查看情况,一看就是有颇为老练。

  不过楼沛知道与对方的实力差距,没打算给他反应时间。

  对方刚一扭头,就见眼前一只黄色的鸭头正朝自己砸来。

  “我——”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可达鸭一记头锤直接砸脑袋上,晃动一下便后仰倒地,连挣扎都没有,直接晕厥了过去。

  “你这家伙是什么人!”

  另一名壮汉见状抽出自己腰间的匕首,朝躲在林中的楼沛迅速靠近,就要将匕首扔过去。

  人与精灵在力量上差距悬殊,终究难敌。但对方那训练师明显就是个普通的少年,只要先制服就好办了。

  不过对方甚是狡猾,让精灵出来偷袭,自己却往林中躲藏,让他很是难以下手,只能拔脚直追。

  对方速度明显没自己快,他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打手,只要再几个呼吸,到了有效投掷距离,胜负便尘埃落定。

  但这几个呼吸的时间还没过,便遇到了飞扑过来的可达鸭。

  “这么快?”

  通常精灵被收服后,习惯了听训练师指挥行动,并不像发狂的野生精灵,见人就打。所以训练师若没下令,是很难自己快速作出判断进行行动的。

  更别说是主动攻击人类了。

  但这只可达鸭明明没听到命令,却在偷袭完他同伴后立马主动朝他攻击了过来。

  这壮汉下意识的便举起匕首想挡住,但匕首与可达鸭锤过来的脑袋仅仅是一碰,便应声断裂。

  可达鸭击裂匕首后,去势不减,紧接着便是朝着对方的腹部锤去。

  那壮汉的腹部被可达鸭这么一锤,只听他闷哼一声,连跪都跪不住,便一头扑倒在地。

  见两个敌人都收拾完,楼沛从林子里走出来,和可达鸭击掌“耶”了一声。

  现实战斗就是这样,甭管对方有多少只厉害的精灵,要是训练师晕菜了,啥用都没有。

  “楼、楼先生?”

  “谢谢你救了我!”

  那少年见着楼沛,先是面露喜色,随后很是激动的朝着他行礼道谢。

  “你认识我?”楼沛看向了他。

  这时走近了楼沛才发现这少年唇红齿白,眉清目秀,虽然一身粗布衣裳,但浑身上下收拾得干净整齐,明显并非寻常人家的子弟。

  少年的声音软软糯糯,偏向中性,若不是瞧见了他那隐约可见的喉结,楼沛都要以为这是一位女扮男装的富家少爷了。

  很明显,楼沛不认识他。

  他也不是楼沛那天在对战阁锤的人之一。

  不过,称呼自己先生?

  这剧情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我、我听院长讲的……”少年期期艾艾的回答道。

  “院长?”楼沛疑惑。

  其他人叫院长一般都是周老,会这么称呼他的一般都是育幼院里的人,不过楼沛对这个少年完全没有印象。

  “你不知道我是正常的,我小的时候就被领养走了……”

  听这少年讲述,楼沛才知道,他也是在育幼院里长大的,不过六岁的时候就被一大户人家领养成子给带走了。

  “冬楚是吧……中州那边天子脚下,富庶之地,你呆的好好的,干嘛跑宫州来……”

  楼沛一边说,一边走到那两个倒地的汉子旁,用脚轻轻踹了踹,确认对方是否真的昏迷过去。

  毕竟是连男孩子都不放过的匪徒。

  穷凶极恶。

  要醒了还得让可达鸭在锤他一锤。

  “楼先生,我……我就是想院长和院里的大家了,所以回来看看……”冬楚说着,眼睛却不敢看向楼沛,不自然的瞥向了一旁。

  这家伙明显在撒谎……

  不过楼沛对别人的事并不感兴趣,也没打算戳穿他,直接道:

  “行吧,那晚点我带你去育幼院吧,不过得先找条绳子将这两个匪徒绑起来,好送到县衙那边——你个小少爷,下次出门好歹带个随从,不然光看你模样就知道你是只肥羊,这些劫匪不劫你劫谁……”

  “楼先生……”

  “怎么了?”因为没有绳子,楼沛正推着可达鸭让它用爪子在林子里割一些藤蔓什么的。

  冬楚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他们就是我家里跟来的随从……”

  “……”楼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